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师兄的要求
    李海似乎也不敢相信这个现实,眼睁睁看着那十几轻骑尽皆翻身下马对秦落烟行礼。

    秦落烟的余光里,将李昀扇和李海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脸上却是一抹无奈的笑,傅子墨这厮,似乎从来不肯吃亏,总要在关键时候给敌人沉重的一击。

    以傅子墨的势力,知道李昀扇对她的种种并不难,她起初还在疑惑,以傅子墨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会忍耐这种事的。现在才知道,那才是个最恶毒的,竟然在别人生出希望的时候才来了这么致命的一下。

    腹黑如墨,狡猾如狐,果然他还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武宣王。

    “你,真的是武宣王的女人?”李昀扇后头哽咽,终究问出了这句话。他一脸希翼的看向秦落烟,似乎想从秦落烟的脸上看见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结果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

    秦落烟缓缓地点了头,道:“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可能,我不只是武宣王的妻子,我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如果只是两个人的事会简单很多,可是一旦牵涉到孩子,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

    一瞬间,李昀扇身形摇摇晃晃,要不是李海在他身后扶住了他,他怕是要从骆驼上跌落下去。

    “武宣王而已,我未必就没有一拼的实力,可是孩子……”李昀扇哽咽出声,头低低的埋下,没有再去看那些轻骑一眼。

    那为首的将领将自己的马让了出来,自己则是一旁的副将同乘一匹,“侧王妃,王爷说您这一路辛苦了,所以特意让属下在最近的驿站准备了酒水替侧王妃接风洗尘。”

    这里是沙漠,最近的客栈也是在边关的城市之中,哪怕是骑马也有半日的距离,而这将领这时候提到接风洗尘,却也让秦落烟眉头皱了起来。

    她有一种感觉,傅子墨,应该是到了边关了。

    想到傅子墨,她才猛然惊觉,小别胜新婚,她对他的思念竟是比她想象中的还有浓烈。

    萧凡身体太过虚弱,无法同乘一骑,秦落烟又让那将领找了一个身材坚实的将士带着他走。

    他们离开的时候,秦落烟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李昀扇和李海坐在骆驼上,李昀扇一脸的哀伤和不甘,李海则是眉头紧皱满脸担忧。

    秦落烟扬起手,冲李昀扇挥了挥手作为告别,天边已然有了点点晨光,晨光下,她风姿绰约的骑着马,挥着手,轻风吹起了她飘舞的发丝,连眉眼都那般温顺。

    这就是她的告别,干净利落却又无怨无悔。

    她的嘴唇动了动,隔得太远,李昀扇听不见声音,可是从她的嘴型,他还是知道了她在说什么,她说,“相见,不若相忘。”

    十几轻骑不过转瞬的功夫就消失在了沙丘的地平线上,李昀扇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直到阳光彻底落下的时候,他干涩的眼眶里,才隐隐涌出了泪光。

    “叔父,你会帮我坐上家主的位子吗?”李昀扇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李海一怔,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往日里,李昀扇给他的印象总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这次月魂峡谷之行让他改变了一些看法,而现在,他却被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震慑住了。

    那是一种上位者的目光,一种冲破一切束缚的果决!

    “会!”李海斩钉截铁的答了一个字。家族里的嫡系子弟不少,以往他还在观望,甚至有时候觉得这个李昀扇未必是家主的最佳人选,可是这一刻,他却决定,他是时候选边站了。

    十几轻骑一路快马加鞭的往最近的边关城市而去,一路上,秦落烟都没有说话,她的脑海里,竟然慢慢的都是傅子墨的影子。回想两年前,她每每看见傅子墨就恨不得亲手了断了他,而现在,她竟然无时无刻的不去想她。

    也许,爱恨真的只是一线之间,有时候浓烈的恨转变为爱,真的太过容易了。

    太阳缓缓的从沙漠的边缘升起,橙黄色的光芒洒满大地,整个沙漠都显得金灿灿的,无边无际,只一眼就能让人震撼于大自然造物的神奇。

    当他们快要走出沙漠的时候,秦落烟忍不住停了下来,她叫住前面的将领道:“将军不如停下来歇会儿吧,这都跑了两个时辰了,让大家伙儿都歇歇吧,左右一斤出了沙漠,再往前走一两个时辰就能到达边关了。”

    “侧王妃说的是,那我们就停下歇歇吧。”既然秦落烟开了口,那将领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招呼着众人停了下来。

    很快就负责大家伙儿后勤的人挨个儿的发了烧饼,正是吃早饭的时候,众人也的确都饿了,拿着烧饼就着冷水就吃了起来。

    一路奔波,秦落烟早就觉得身体都快要散架,这一坐下就不肯再一动分毫。

    萧凡身体也虚弱,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拿了两块烧饼在一位将士的搀扶下坐到了秦落烟的身旁来。等周围的将士都去吃烧饼以后,他才将烧饼递给了秦落烟,脸上的表情自然,说出的话却险些让秦落烟吓得掉了三魂七魄。

    “师妹……我们离开吧。”

    “离开?”秦落烟以为自己听错了,笑道:“师兄,你在说什么呢,你身体不好,回凤栖城调理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们离开能去哪里?”

    萧凡摇了摇头,目光瞬间深邃了起来,他的语气也无限哀伤,“师妹,我记得我意识迷失的时候发生的所有的事……包括你替我……”他

    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后面的话,所以顿了顿,转了话头道:“我知道你已经为人妻,可是……我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性命了,所以,我只是想让你借三个月的时间给我,只要三个月……”

    “师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聪慧如她,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明白萧凡的意思,不过是不敢相信而已。

    萧凡悻悻的笑了笑,整个人虚弱的往她身旁的大树上一靠,“我知道,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我的不是,你是我的师妹,是我的亲人,可是我却对你产生了那样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