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相见傅子墨
    是啊,他可是她的师兄啊,一个被她当成亲人的男人,怎么能对她产生这样的情愫呢?

    秦落烟被吓到了,她在乎萧凡和吴懿,可是她能清楚的分辨,她对他们的感情是亲情而没有丝毫的情爱成分。

    可是,她没有想到萧凡也是一个男人,当一个女人为他做了那么多的时候,他感动了,他动心了。当他曾对她坦诚相对之后,他便再也回不到那种单纯的感情了。

    这能怪他吗?

    秦落烟无法怪他,这世上没有圣人,萧凡不是圣人,所以他动心何罪之有,只是,为何会是她?

    “那些你照顾我的日子,让我既觉得羞愧,又觉得幸运,你知道我和吴懿都是孤儿,我们自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天机阁,从小到大,在我们的印象里,最好看的就是云天青,我和吴懿曾经还开玩笑说,将来娶媳妇一定要找一个像云天青那样的好看的女子。可是,你出现了,你比云天青还要好看,可是,哪怕再好看,你也还是我们的师妹,我们和师傅一样,都想要宠着你,只可惜,造化弄人,一场变故,让我们连宠你的机会都没有。”

    萧凡像是在讲诉一个和他没有关系的故事,语气平静从容,只是眼神里的淡淡哀伤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思,“让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是武宣王的女人,在那个男人面前,其他的男人似乎都失了颜色,他在你的身旁,你又怎么能看见其他的男人呢?”

    “师兄……”秦落烟吞了吞口水,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可是一开口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萧凡摇了摇头,忍不住转身又揉了揉她的头,“师妹,我只想要三个月而已,既然生命之给我三个月的时间,那我就让自己自私一次吧,这三个月,你能不能陪着我走下去?”

    “师兄,你在说什么呢,我本来就要带你回凤栖城的。”秦落烟装作不懂他的话。

    萧凡眼神瞬间暗淡,沉默了许久,却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哽咽着,“师妹,你知道,我说的是我们离开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而你……作为我的妻子,陪我走完剩下的路程。”

    这一番话,当他说出口的时候,他便成了一个无耻的小人,他知道,也许,连他以往的付出和牺牲都会因为这句话而成为泡影,要建立一个好的形象很难,可是要毁掉一个形象却非常的简单。

    可是,哪怕如此,他也还是想试一试,试一试,这命运能不能给他短暂的幸福而已。

    秦落烟低下了头,视线落在自己的鞋尖上,因为一路的奔波,鞋尖上灰尘满布,可她就那么看着,似乎沉浸其中。

    “师兄,”秦落烟哽咽着,声音里带着颤抖的哭音,“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她不能答应,萧凡无错,可是,傅子墨又何其无辜,她爱一个男人,便不会让他被另一个男人所伤,这是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底线。

    萧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撑着大树站起了身,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好,好,不愧是我动心的女人,这样的你,才值得让人动情。”

    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萧凡也不再多说什么,在一名将士的搀扶下上了马,阳光下,他的背影却显得有些许苍凉。

    众人又整装上路,萧凡和秦落烟都没有特意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来,似乎先前休息时发生的一幕,不过是两人共同产生的幻觉而已。

    午时将近,连路奔波之后,一行人终于看见了远处边关城市的音乐轮廓,正午的阳光下,城墙越显斑驳,哪怕隔得那么远,却依旧能看见那城墙上明显的战争留下来的痕迹。

    这就是边关城市,不如凤栖城那般,给人一种奢华高贵的感觉,这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个沙漠中的硬汉,五官容貌,却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让人的心慢慢的沉稳下来。

    秦落烟拉紧缰绳,抬起头,远远地,就看见了城楼上站着的人,他一身黑色长衫,在斑驳的城墙上,像是一尊战神,只一个目光就能让敌人肝胆俱裂。

    “子墨。”秦落烟的心,在看见他的一瞬间便融化了,忍不住扬起手,奋力的往城墙方向挥舞着!

    她大声的呼喊着,“子墨!子墨!”

    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对他的思念竟然浓郁到了这般,一旦看见他的出现,整个人便像打了鸡血,恨不得一口气冲到他的面前。

    城楼上,傅子墨负手而立,一双眸子也看着远方,他目力惊人,早在秦落烟等人出现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见秦落烟那兴奋的样子,脸上的轮廓越发的柔和了几分。

    “王爷,侧王妃是在叫您呢!”金木在一旁乐呵呵的道,“看把王妃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也不枉您千里迢迢来边关迎她。”

    “本王是来迎她的么?”傅子墨凉悠悠的瞪了金木一眼,“本王说了是来巡视的。”

    是,是,是,您说什么就什么,这一年到头也不见您巡视边关,这王妃刚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追着来了,他金木就是再蠢笨,也不至于连这也看不出来。

    “是,王爷只是顺便看看王妃而已。”金木脸上一闪而逝的鄙夷,没有揭穿傅子墨的自欺欺人。

    傅子墨也没有心思理会金木的想法,反倒是故作无奈的道:“到底只是个愚蠢的女人,这么远的就开始吼起来,当谁都是顺风耳,这么远能听见她的话?”

    “王爷……以您的功力,可不就能听见么?”金木嘴角一抽,小声嘀咕着。

    傅子墨轻哼一声,金木便不敢再多说话,不过金木的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丝,真的只有一丝丝的笑意。

    只是,当金木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收敛的时候,突然便感觉到身旁传来的浓重杀气,他一怔,仓促抬头,就看见傅子墨整个人已经从城墙上掠起,下一瞬,傅子墨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城楼。

    金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傅子墨声嘶力竭的吼着:“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