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谁让人心疼
    “小心!落烟!”傅子墨的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只可惜,距离实在太远,黄沙慢慢之中,他的嘶吼被淹没在了风里。

    他一双眸子黑得黑滴出墨来,眼看着远处即将发生的一幕,他想也不想,拼尽全力往前拍了一掌,掌风赫赫,宛若扯开了漫漫黄沙,生生的在半空中开出了一条道来。

    可是这一掌却也让他付出了代价,他眼前一黑,整个人踉跄倒地,他再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视线却变得朦胧,再往远处看,就只能看见一些朦胧的影像而已。

    秦落烟不像傅子墨那般有着绝世武功,距离太远,她听不见傅子墨的嘶吼,她只看见傅子墨跳下了城楼!

    “小样儿,这么迫不及……”秦落烟嘴边带着甜蜜又嘲讽的笑,她以为是傅子墨急着想来见她,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一痛。

    她惊讶的低下头,赫然发现自己的胸前穿出了一支铁箭!

    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洞穿,那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只可惜,秦落烟根本没有时间来反应,只感觉到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叫声。

    她从马背上狠狠跌落,倒在沙尘之中,看见烈日炎炎,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一种极度的晕眩之中。

    不知从哪里杀出来的一群黑衣人,将十几轻骑都包围了起来,他们见人就杀,完全没有丝毫的手软。

    这十几轻骑,原本就是烈日军收下最精英的一个分队之一,他们不说以一敌百,可是也断然不是一般的角色,如果在战场上,就这样十几人,能轻而易举的从万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可是,当黑衣人杀过来的时候,他们竟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因为这些黑衣人不只是战士,更是武学高手!这样的高手任何一个放在军队里都是将军一样的人物。而这样的武学高手,却来了几十个。

    所以,战斗结束得很快,不过瞬息的功夫,烈日军的将士们就被全部歼灭了。

    也许,在烈日军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这么快速的失败,所以那十几名将士死的时候都还瞪大着眼睛,他们谁也不相信,世上竟然有人能让他们败得如此的彻底!

    萧凡手无缚鸡之力,被一名黑衣人提着衣领扔到了秦落烟的身旁,他狼狈的摁着秦落烟胸口的铁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根本说不出话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更是尽皆崩溃的模样。

    一名拿铁剑的黑衣人似乎是这些人的统领,他走到那拿弓弩的黑衣人面前,一巴掌就甩了过去,吼道:“主上说了,要抓活的!你倒好,直接在她胸口开了一箭,若这人死了,我们全都得陪葬!”

    “我是打算只将她射下马来着,可哪里想到那武宣王那般厉害,竟然隔那么远,竟然还能拍出一道这么强劲的掌风来!”那弓弩的黑衣人脸色也很难看。

    先前他不过是对准了这女人的胳膊而已,可是万万没想到在城楼上的傅子墨竟然隔得那么远都看见了,不知看见了,还匪夷所思的干预了!这里距离城楼少说也有百丈,他竟然还能让掌风袭来,就这恐怖的武学底气就足够让他们胆寒。

    拿铁剑的黑衣人一听,眉头也皱了起来,“真是没想到湘西容家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只可惜啊,这人却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所以注定了他在湘西容家一辈子也出不了头,哪怕做得再好,也不过是容家的一股外围势力而已。”

    “好了,我们赶紧带着这两个人离开吧,否则那傅子墨追来了也夜长梦多。”另一名黑衣人冷冰冰的出声。

    “嗯,也好。”那铁匠的黑衣人将秦落烟仍在了马背上,想了想,他又在秦落烟身上摸索了一阵。

    旁边的黑衣人看得疑惑,问:“你这又是做什么?”

    那人冷哼一声,却并没有急着说话,等到他从秦落烟的怀中掏出一块玉佩的时候,才走到了其中一名将士的身边,将那玉佩仍在了那将士的身上,“你不是说了,傅子墨追来会给我们很多麻烦,那我就给他制造点儿麻烦,然他没有心情来追杀我们。”

    说话的时候,黑衣人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他将瓷瓶里的粉末往那些将士的尸体上洒去,不过瞬息的功夫,一具具尸体就开始冒黑烟,在肉眼可见的变化下,尸体竟然化作了一滩脓水。

    其中一滩脓水上,只留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

    作为这一切之后,黑衣人们才带着秦落烟和萧凡离开。

    黄沙之中,傅子墨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身形摇晃,一看就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可他却咬着牙,一步步往秦落烟出事的方向走去,他的视线死死的锁住那个方向,眼睁睁看着一片黑影消失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上。

    冲下城楼的金木追上了傅子墨,却发现他身受重伤,赶紧上前扶住了他,“王爷,您这这是强行冲破禁制了?”

    金木一脸的悲痛,懊恼的道:“您身上的奇毒未解,用了三分功力勉强压住那奇毒,还要辅助不间断的喝麒麟血,才不至于毒发身亡,这么多年来,那么多的苦都受了,您怎么能这样轻易的冲破禁制呢?”

    “闭嘴!”傅子墨此刻没有心情听金木数落,一颗心都系在了秦落烟的身上,“快扶我过去,快!我不能让她出事!绝对不能!”

    金木的眼眶中忍不住腾起一股子泪水,这么多年来,金木还从未在他的眼中看见过害怕这种感情,可是这一刻,连金木都能看出来,他是在害怕!

    “王爷,我背您!”金木咬紧牙关,将后背露了出来。

    若换了其他任何时候,骄傲如斯的傅子墨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来背自己,那是极大的侮辱了他的自尊心,可是,他只犹豫了一瞬,便爬上了金木的背。

    只是,当他爬上金木的背的时候,金木脸上的神情越发的骇然,下一秒,金木的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

    在傅子墨爬上他的背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了明显的颤抖。

    原来,那么骄傲强大的男人,一旦害怕起来,竟然会让人如此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