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醒悟
    “属下……”

    霓婉正想谢罪,只是那“不敢”二字还没有说出口,便感觉身前一黑,傅子墨已然近身,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她的胸膛上。她一阵吃痛,生生的砸在黄沙之中,让沙土也凹陷了一个大坑。

    傅子墨身有重伤,这样的攻击对他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他一脚落下,也禁不住又喷出一口鲜血来。

    “主子保重身体,属下自己来!”霓婉见他吐血,一张脸也是既害怕又担忧,她一咬牙,索性抬手给了自己一掌,手上力道很足,丝毫没有要偷奸耍滑的意思!一掌下去,霓婉整个身形便摇晃得越发的厉害了。

    可是主子不喊停,她便不敢停,所以,在众人的担忧目光下,她一掌接着一掌的对自己落下,看得旁边众人都有些不忍心起来。

    就连金木,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开口劝说,只是,傅子墨脸上的愤怒太过彻底了,所以竟是谁也不敢上前劝说一句。

    “你以为,本王要的是那几张残图?”傅子墨嘲讽的笑了,笑中有泪,一边笑,一边摇着头,“几张图纸而已,算什么,算什么!”

    他的低吼,吓得众人跪在地上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和她比起来,哪怕是完整的图纸对本王来说也不算什么!”傅子墨嘶吼出声,踉跄的后退两步摔倒在黄沙上。

    风起,带起的沙尘落在他的脸上,融入他的眼眶中,带起眼睛阵阵酸涩。

    霓婉看着躺在地上的傅子墨,突然有那么一瞬,竟然觉得心脏阵阵的抽痛,她知道,他对那个女人的在乎,可是却没想到竟然能在乎到这个程度。

    她是他身边的亲信,自然知道这一路走来他曾经历了什么,他想要得到那图纸,想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去抗衡那些有着几百年底蕴的家族,她看见了他的努力和付出,正因为如此,他知道那图纸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而他现在说,完整的图纸也比不上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

    霓婉突然觉得有些想笑,她笑了,可明明在笑,眼中却流出了泪,她哽咽着:“主子,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对你来说那么重要……”

    霓婉泣不成声,如果她知道的话,她绝对不会因为去找那几张残图而让那个女人发生丝毫的危险,她更不会让他成为这样一个看上去像是没了灵魂的躯壳。

    空气,彻底的凝滞了,好一会儿,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一切的一切,都只剩下黄沙飞舞而已。

    突然,天空中一群黑色的雄鹰翱翔而过,乌云已经散开,烈日下,一群雄鹰像是细小的黑点在天空中一闪而逝。

    傅子墨猛然翻身坐起,低咒一声,“该死!本王竟然忽略了那么重要的线索!”

    众人还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又听他命令金木道:“金木,数一数这些血水有多少?”

    金木一怔,瞬间明白了过来,赶紧就去清理血水的数量,这一数之下,便大惊失色,“王爷,一共十五滩血水!”

    “十五,十五,烈日军这个分队正好十五人!”傅子墨脸色沉重,拳头忍不住握紧,“不愧是湘南凌家的人,竟然知道要用这种方式来扰乱本王的心神!”

    金木和霓婉也非常的激动,看见了先前傅子墨的状态,两人都是有种后怕的感觉,赶紧附和道:“对,侧王妃一定还活着!既然她是寻找剩余残图的关键,湘南凌家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让她死?先前是我们太过慌乱了。”

    傅子墨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后悔和庆幸并存,他猛然惊觉,曾经身上没有给敌人留下任何弱点的他,如今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敌人抓住了弱点所在。

    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他乱了,就失去了理智的判断进而做出了错误判断,这一次只是延误了追踪秦落烟的机会,那下一次,是不是会失去营救她的机会?

    “该死!”傅子墨低咒一声,目光扫向远方,远处,沙漠的地平线上,除了风沙什么也没有,他却迟迟移不开视线。

    天黑了,没有星月的夜色里,只剩一片浓如泼墨的暗。

    破败的屋子里,只有一盏微弱的桐油灯窜起点点星火,从窗户缝隙里挤进来的风,险些将火苗吹灭。

    沙漠里,昼夜温差很大,夜里更是冷得刺骨。

    角落里蜷缩着两个人,其中一人牢牢的将另一人抱在怀中,冷风吹过的时候,两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

    秦落烟觉得头很痛,像是要炸裂一般,她缓缓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萧凡,“师兄……”

    “你终于醒了。”萧凡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并没有放开抱着她的手。

    秦落烟怔了怔,赶紧撑着沉重的身子将他推开了一些,“师兄,这里是哪里?”

    萧凡摇摇头,“不知道,但是应该还在沙漠里吧,不然不会这么冷。吹了一整天的风,你先前已经发烧晕了过去,这沙漠中又没有药,我真怕你会熬不过来。”说话的时候,萧凡还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有些烫,不过比刚才已经好很多了。”

    那怪她觉得那么疼,原来是感冒了。秦落烟摇了摇头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些之后才打量起这个屋子来,屋子似乎是一个废弃的石屋,四周的石壁都破败不堪,连那盏桐油灯都是缺了一个口的。

    “那些黑衣人呢?”秦落烟又问。

    萧凡指了指外面,秦落烟爬到窗边往外看,就看见屋子外,那些黑衣人点了一堆篝火,正围在一起烤火,他们还带了烈酒和干粮,似乎感觉到屋子里的视线,有几个黑衣人回头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又无所谓的回过了头去。

    “大哥,那小娘儿们儿弱不禁风的,我们真要带他回本家?”一个黑衣人咬了一口干粮问对面的人道。

    “云天喜死在了湘西李家的人手中,这是湘西李家的人破坏盟约,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女人既然是湘西李家家主的准儿媳妇,我们当然得把她带回去交差,不然主家怪罪下来,我们也不好交代。”那人道。

    咬干粮的黑衣人点点头,“不过大哥,那小娘们儿的身材真是让人看了流口水了,我们都出来半个月了,都没时间碰女人,这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