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猥琐黑衣人
    谁知那被唤作大哥黑衣人一听,立刻一手就拍在了那黑衣人的后脑勺上,“你个蠢猪,那娘们儿再得劲,也是湘西李家家主的准儿媳妇,现在我们把人带回去,怎么发落是主家的事,可要是我们半路就把人给办了,回头主家怪罪起来我们可担待不起。你要是实在忍不住,那屋子里不是还有个小子吗?细皮嫩肉的,你就将就着用吧。”

    “大哥,我可不是短袖,再细皮嫩肉我也没兴趣。”咬干粮的黑衣人嘀咕了一句,又道:“不过大哥,那娘们儿我们带着就行,那男的我们带着做什么?”

    “那男的是云天喜找到的金匠,主家不是在找人在各个国家遍寻金匠吗?我们顺便带个回去,也算是立了一功的。”黑衣人的大哥解释完之后,似乎有些不耐烦旁边的人一直纠结这个问题,又从马匹上取了酒,径直到一旁喝去了。

    那咬干粮的黑衣人也悻悻的继续吃干粮,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猥琐黑衣人却将两人的话听进了耳中。

    石屋内,秦落烟收回了视线,距离那些黑衣人太远,她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可是看他们的动作神态,她的心中却越发的忐忑。

    她和烈日军接触过,烈日军的将领们的实力她是知道的,可是这些人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将烈日军十几名将士斩杀完毕,这种实力根本不是普通军人所有的。

    “你动作小心一些,可别把伤口弄裂开了。”萧凡守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胳膊,“那铁箭洞穿了你的胸膛,看着你倒下的时候我真是吓得三魂掉了七魄,不过幸好,这些黑衣人的金疮药似乎很厉害,拔了箭头给你附上金疮药之后,血很快就止住了。不过你的伤还是很重,所以还是小心些为好。”

    秦落烟点点头,当时亲眼看着自己被铁箭洞穿的时候,她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谁知道竟然还能活过来,那金疮药也的确厉害。

    “对了……”萧凡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又低头道:“你不要担心,哪怕你受了伤,我也没有让其他人碰你的身子。”

    “呃……”秦落烟怔怔的转过头看向萧凡,萧凡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了咳嗽了两声。其实,如果他不提这件事的话,秦落烟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上面来,毕竟,受伤的时候她是患者,为了治疗,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治疗病患的时候还要避讳男女之别,万一延误了治疗的时间,那就是生命的逝去,她还没有迂腐到来介意这种事情。

    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起来,在那种情况下,萧凡又是怎么说服那些人不碰她的身体的。

    看她眼中疑惑,萧凡以为她想问是谁替她上的药,犹豫了一下,又解释道:“我没有让他妈碰你,所以你的伤口是我处理的,希望你不要怪我。”

    秦落烟摇摇头,“我当然不会怪你,生命为重,这些事情真的不算什么。只是,你和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了吗?那些人可不像是好说话的样子。”

    萧凡大惊,似乎没有料到秦落烟的反应竟然如此的敏锐,“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他们的家主似乎是在找优秀的匠人要做一件大事,而我在这方面还是有自信的,我答应他们自愿为他们效力,所以他们才让我替你处理伤口。”

    说起来很简单,可是要在那种情况下,鼓起勇气和手握尖刀的黑衣人们谈判,也是极其需要勇气的。

    “做一件大事……”秦落烟忍不住沉思起来,天机阁没有取萧凡的性命,就是看中他的技艺,而天机阁想要的,也是李家想要的,就是那些能指引巨大宝藏的残图,凌家费尽心思,怕是也为了那东西。

    进入山洞拿到残图,就势必要破解山洞中的机关,这就需要实力强横的匠人,只是凌家不知道,破解机关,不只是需要强大的匠人,还需要特殊的血液!

    虽然她不知道,像她这样拥有特殊血脉的人这世上还有多少,可是,她不会相信萧凡也是这其中巧合的一个,这样说来,凌家现在只是知道要破解机关,还不知道特殊血脉这回事。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秦落烟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很快又困意袭来,萧凡见她眼皮在打架,便将身上的袍子脱下来将她裹住,温柔的道:“睡吧。”

    秦落烟的确是太虚弱了,所以根本不想虚伪的客气,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屋子外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大部分黑衣人都已经倒地而睡,只留了两名负责守夜的黑衣人围着篝火打哈欠。

    黑暗之中,睡在角落里的黑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做什么?”负责守夜的两人看见那人起来,立刻出声问。

    那人回头呵呵的笑了几声,“刚才喝了些酒,尿急。”说完之后提着裤头就往旁边黑暗的地方去。这队伍就这么几个人,彼此之间都是认识的,所以也就没有怀疑其他,两名守夜的人也不再多问就收回了视线。

    提着裤头的黑衣人刚隐没如黑暗,趁着那守夜的两人不注意,就折返往石屋的方向去。他来到石屋的窗户边上,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管,含着竹管往屋子里吹出了一道白色的烟雾。

    烟雾进入石屋内,很快就扩散开去,正在沉睡的秦落烟完全没有任何的知觉,只是呼吸越发沉重了一些。而萧凡,则是眉头一皱,回过头往窗边看过去的时候,整个人便觉得手脚发软,竟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一名黑衣人从小门处悄悄摸摸的溜了进来。那黑衣人小眼睛塌鼻梁,整个形象非常的猥琐,尤其是看向萧凡的目光,带着赤果果的欲望。

    几乎是一瞬间,萧凡全身的毫毛都竖了起来,当他清醒以后,有一些记忆就被他深藏在脑海的最深处,可是这一瞬间,那些痛苦的回忆却硬生生的闯了出来,几乎一瞬间,他就知道了那猥琐的黑衣人在做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