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章 险象环生
    黑衣人来到萧凡和秦落烟的身边,却并没有去看秦落烟一眼,反而很粗鲁的将秦落烟从萧凡的肩头上扒了下来推到一旁,然后很猥琐的伸手抚上了萧凡的脸颊。

    “真滑。”猥琐的黑衣人个子不高,一双手在萧凡的脸上来回的抚摸着,说话的时候喷出让人恶心的口臭。

    萧凡中了迷香,身体不能移动分毫,当黑衣人的手在他的脸颊上滑动的时候,他整个人脸色发白,浑身的冷汗瞬间涌出,打湿了他的头发,让刘海黏在了他光滑的额头上。

    “别出声,如果你不想让你最难堪的一面被其他人瞧见的话。”黑衣人的手中划过萧凡的嘴,引起萧凡一阵恶心的干呕,他又继续说道:“就算你出声,我的同伴们也不会救你,他们只是会看热闹而已。我喜欢男人,尤其是你这种细皮嫩肉长得又好看的男人。”

    萧凡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恐,他的余光里看见秦落烟安静的倒在一旁,心中却是痛苦万分,他不会出声,他怎么能出声?哪怕秦落烟中了迷香根本不会轻易苏醒,可是他也不愿意去冒丝毫的风险。

    他是她的大师兄,他享受着来自小师妹崇拜又心疼的目光,他怎么能让她看见如此猥琐肮脏的一幕?

    而且……

    萧凡的牙齿已经咬上了舌头,他哪怕不能反抗这猥琐的男人,难道,他还不能选择死亡吗?

    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那黑衣人猛地伸手掐住了他的脸颊,让萧凡的嘴被迫张开,根本咬不到自己的舌头,他再随手撤下自己的衣服下摆塞进了萧凡的口中。

    萧凡牙呲崩裂,竟是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了。

    夜晚是安静的,屋子里,只有黑衣人伸手去解萧凡衣服的声音,一件肮脏至极的事情即将发生,而周围的人却完全没有察觉。

    那一瞬间,萧凡的脸上,只剩下绝望,脑海里,那段噩梦般的日子和现实重叠,他几乎本能的就全身颤抖起来,然后,身体的反应总是比情绪上更真实,一股子恶臭从他的身下传出。

    那黑衣人一愣,猛地捂着口鼻后腿了两步,一脚就揣在了萧凡的身上,“臭小子!竟然大小便失禁了,真是扫了大爷我的兴致!”

    萧凡被踹到在地,但是眼神却已经涣散了,他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似乎已经忘记了黑衣人的存在,他只是被自己的记忆折磨得喘不过气来。

    到嘴的肥肉就这么泡了汤,黑衣人似乎很不甘心,所以从短靴里抽出了一把匕首来,他举着匕首,骂骂捏捏的低吼道:“你让老子不尽兴,老子就让你一辈子都尽不了兴!”

    说着,那黑衣人就要去掀萧凡的裤子。

    变故,只在一瞬间。

    当秦落烟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黑衣人的匕首已经落在了萧凡的腿根处,她想也不想一头便往那黑衣人撞了过去,然后一口就咬在了那黑衣人的手腕上。

    黑衣人吃痛,松开了匕首,却是一巴掌甩在了秦落烟的脸上,“小娘们儿竟然清醒得这么早?”

    他哪里知道,秦落烟先前苏醒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便将怀中周先生给的解毒丹药吃了一颗,所以这迷香虽然被她吸入,她却也很快便醒了过来。

    只是,她没想到,这群黑衣人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变态的断袖!她现在还在后怕,如果不是她早有准备,此刻,她的师兄是不是就被这黑衣人给……

    “你敢伤她分毫,信不信将来我要你祖宗十八代都体无完肤生不如死!”秦落烟声嘶力竭的吼着。

    “小娘们儿,事到临头还嘴硬,你现在是阶下囚,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老子可不是被吓大的,老子先毁了你这张脸再说,老子最恨你这种长得好看的女人,就是你们这种女人,勾搭了多少貌美优秀的男子!”

    黑衣人转移目标,拿着匕首往秦落烟去。

    秦落烟却根本不看他一眼,而是转头往窗户外看去,然后大吼起来,“快来人!我要和你们老大谈谈!”

    她的吼声,成功的惊醒了围在火堆身旁休息的众人,为首的大汉带着几个人就往屋子里来。

    “瘦猴儿?你在这里做什么?”那带头的大汉看了那猥琐黑衣人一眼,又看见了衣衫凌乱的萧凡,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想弄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情形!把你那东西憋回去,等回了本家,有的是小倌倌给你玩!”

    被称作瘦猴儿的猥琐黑衣人脸上表情愤愤不平,可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收起匕首往外走去。

    “等等!”

    开口出声的,却并不是那为首的大汉,而是秦落烟。

    众人都很诧异,这个时候秦落烟和萧凡逃过一劫便罢了,怎么还主动挑衅瘦猴?

    秦落烟却伸手对那为首的汉子招了招,“我和你谈谈,我保证如果按照我说的做,可以让你在家族中的地位提高好几个档次。”

    那为首的汉子一听,立刻仰头笑了,“小娘儿们,你别想耍什么花招,我们可不是江湖上那些走卒,一个个没头没脑……”

    “他是金匠,你们没有杀他,是不是因为你们本家在找厉害的匠人?可是,你知道你们本家找匠人的原因是什么吗?而我……知道!”秦落烟打断了为首汉子的话。

    果然,那汉子一听脸色就不自然的变换了一瞬,眼中立刻变得幽深起来。

    “你知道些什么?”

    一听他这么问,秦落烟心中的石头就落了地,看来她果然没有猜错,随即便自信的抬起头,对上大汉的眼睛道:“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找匠人,而且,我还知道连你本家都未必知道的一个秘密。”

    “秘密?”大汉的瞳孔瑟缩了一瞬。

    秦落烟又冲他招了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那大汉似乎有些犹豫,没有立刻上前,却听秦落烟道:“怎么,害怕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谋害了你?如果你只是这个胆量,也难怪在凌家只只有如今低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