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三百五十二章 蛮国
    “师兄?”秦落烟止住眼泪,小心翼翼的将萧凡抱在怀里,手掌抚摸着他的背脊,一下一下,温柔得连自己都陌生。

    过了好一会儿,萧凡的情绪似乎终于缓和了下来,只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一双眼睛已经充血,却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绝望。

    他很绝望,他终究还是没能在秦落烟的面前保留住自己最后的尊严,他哽咽着,道:“师妹,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大师兄,很脏,对不对?”

    大师兄,很脏,对不对?

    一句话,让秦落烟湿润了眼眶。她拼命的摇着头,泣不成声,她想说,不脏,不脏,一点儿都不脏,可是,话到嘴边,她却因为情绪太激动根本说不出话来,她除了哽咽的哭,根本做不到说任何一句安慰的话。

    她实在是心脏太疼了,太疼了,她好好的师兄,那么阳光的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卑微又绝望的问她这个问题,怎么可以!

    “我知道我很脏,这么脏的我,竟然还向你提出了那种要求,我不只是身体肮脏,好像连心,也脏得让自己厌恶。”萧凡说着这句话,一颗晶莹的眼泪就落在了秦落烟的肩头上,眼泪湿润了她的衣裳,明明只是那么轻微的一点湿润,却已经足够让秦落烟感觉到冰凉。

    缓缓地,缓缓地,只有沙漠夜色里寒冷的风在流动。

    萧凡和秦落烟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就那么相互拥抱着,没有人开口,似乎谁都不敢开口去提那个话题。

    过了好一阵,许是秦落烟终于哭累了,她才咬着下唇松开了拥抱着萧凡的手,她伸出手,手掌边缘落在萧凡的脸颊上,哽咽着,“师兄,我答应你。”

    萧凡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他的脸上才露出震惊的表情,“你是说,答应跟我走?”

    秦落烟咬着下唇,猛地点了点头。对,她愿意在他剩下的时间里作为他的女朋友生活,她愿意去背负不道德的罪名,如果因此而受尽世人的唾沫,因此得不到傅子墨的认同,甚至冒着失去傅子墨的危险,她也愿意答应他!

    萧凡,因为她而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就这份恩情就足以生命去回报的,所以,她愿意为他背负这一份苦楚,无怨无悔!

    可是,出乎她的预料,萧凡只是短暂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随即又摇了摇头,“罢了,师妹,师兄我一时魔怔了,你也不清醒吗?我左右都是一个将死之人了,又何必拉着你剩下的人生一起下地狱?人,总会死的,我死了,你的生活还在继续,我是你的大师兄,如果这时候拖着你下地狱,就真的太不是个东西了。”

    “师兄,我只是……”秦落烟眼眶再次湿润,这个男人,总是能轻易的让她心怀愧疚。

    萧凡惨然的笑了笑,“我知道你的心中只有那个男人,你对我,不过是恩情罢了,我都知道,所以,与其让你和我一起来欺骗自己,还不如让自己在清醒中死去。你说吴懿此刻在做什么呢,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再和他见上一面吗?”

    秦落烟知道,萧凡这是在转移话题了,他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她抹了抹眼泪,也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只是,她到底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儿,一旦冷静下来,一双眼睛又被仇恨充满。萧凡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那个侮辱他的人的身份,那就是说,那个人不是秦落烟如今能对付得了的,他在担心她,所以迟迟不肯说出真相!

    因为和那黑衣人首领达成了同盟,所以接下来的路程,秦落烟和萧凡的处境要好过了很多。在路上,经过一番交谈,两人才知道,那黑衣人的统领叫陈天,他们是凌家的旁支,虽然也是凌家的子弟,可是因为身份血统关系,他们在凌家的地位并不高,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武艺高强,所以被组成了一直完成一些外门事物的队伍而已。

    这些神秘世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家族里的人都是有血脉关系的,哪怕是一个负责杂事的下人,也可能和凌家有着好几代的血缘关系,不过是因为血脉的纯净程度和历代在家族中的地位来进行权利的划分而已。

    隐世家族很少会让外人的血液,除非是有特殊的原因,或者是一个并不比他们低贱的血液,他们才肯和外人联营。

    现在想来,李昀扇之所以能选择秦落烟,也是因为她特殊的血脉关系而已。由此,秦落烟倒是越发好奇自己的血脉来,她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娘亲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妾,父亲是秦天城,虽然是南越国一个将军,可是在这些隐世家族的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那她身上的血脉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可惜的是,她的娘亲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她的特殊血脉来源,也许一辈子都会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底了。

    一行人在沙漠之中走了十几天,终于穿过沙漠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从这里人的穿着打扮来看,不是南越国,也和北冥国不一样,应该是秦落烟不知道的一个国家。

    通过陈天介绍,他们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蛮国!

    蛮国,当秦落烟听见这个名称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想起了翼生的身世,翼生不就是蛮人闯进南越国边境一个小村庄的时候,玷污了村子里的女人而剩下的孩子么?翼生生来就力大无穷和一般的南越、北冥孩子都不一样。

    她也是从翼生的身世中才知道,在南岳与北冥边界的沙漠之中,还生活着一群蛮人,只是他们的名声并不好,似乎在南越国子民当中都是一种烧杀掳虐的形象。

    “这蛮国和南越边境的蛮人是有什么联系吗?”一行人骑马来到了一个蛮国城市前,排队等待进入核查的时候,秦落烟问陈天道。

    陈天笑了笑,“没想到你还知道蛮人,倒还这不是普通的妇道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