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凌家大少爷
    秦落烟淡笑,“我若是普通的妇道人家,也就不会让你们主家那么在意了,不是吗?”

    陈天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你还真是猜对了,那群在南越国和北冥国的夹缝之间生存的蛮人,的确和这蛮国有些渊源。你知道的,我们隐世家族一般不会参与到王朝的更迭之中去,不过每一个多家的王朝里,也一定有我们隐世家族的人。因为我在家族里的地位不高,所以很多秘闻我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个大概。”

    “愿闻其详。”秦落烟拉紧缰绳和萧凡并肩而立,经过近半月的修整,两人的身体都恢复了很多,如今已经能独立的骑马了。

    “我也是和族内的几个兄弟喝酒的时候听他们提起过,据说二十年前,蛮族皇室争斗的时候,主要的斗争存在于大皇子和二皇子之间,那大皇子的母家手握重病,二皇子收下也控制这几个朝中的大将,所以在先皇驾崩之后,大皇子和二皇子之间就开始会了厮杀,最后,大皇子不知用什么条件换取了我们凌家的帮助,所以在最后的战斗中,大皇子当然是胜利了,那二皇子被一路追杀,一直被赶到了南越国和北冥国之间的夹缝之间。”

    皇室,是最没有骨肉亲情的地方,父与子,兄与弟,到最后都逃不过利益的争斗。

    “那大皇子为何不将那二皇子赶尽杀绝呢?难不成驱赶到边界地方就算了?”秦落烟可不认为能掀起那么大风浪的大皇子会在最后的时刻放松警惕。斩草除根这个道理,一个帝王都不懂的话,那这个江山他也不会坐稳了。

    陈天点点头,看秦落烟的眼神带了一些赞赏,“没错,那大皇子就是如今的蛮国皇帝,那次宫变之后,他将所有的兄弟就斩杀了赶紧,怎么可能放了这个和他最有拼斗实力的二皇子,所以他一直派人在追杀那二皇子。不过那二皇子也还是有些实力,竟然在这么多年的追杀中都挺了过来,直到九年前,他们被逼到绝境,才被全部斩杀。”

    九年前?

    翼生如今八岁,那就是说,翼生是那群蛮人在快要被斩杀的时候留下来的血脉吗?这样看来,翼生也是属于二皇子一脉的人了,也许是那二皇子身边的哪个侍卫,不忍心没有后人,所以才做出了那种事情,然后有了翼生。

    这只是她最希望的情形,也只有这样,她觉得才能让翼生变得不那么可怜,至少,他不是在仇恨之中出生的。

    “不过,听我那几个关系好的兄弟说,那二皇子一群人死之前都是各自给自己留下了血脉的,就是不知道现在那些血脉是在什么地方了。具说现在的蛮国皇帝也还在派人追杀那些孩子,如果那些孩子的确存在的话。”陈天又说道。

    果然……听到这里,秦落烟终于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翼生果然是那些蛮人为了留下血脉才出生的,所以,那些蛮人也许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烧杀抢掠?也许,他们一个个村子的奔走,不过是为了留下自己的血脉而已?

    她真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翼生,只是,不知道翼生如今跟随他的师傅又游历到了哪里。她视线落向远处的城池,这里,就是翼生的故乡吗?那个没有根的孩子,有一天能找回自己的姓氏吗?

    “好了,我们快些进城吧,这蛮国并不多,一共才十多个城池,这个边境城池算是比较繁荣的了,周围还有几个小国家,不时会发生冲突,所以天黑之前赶紧进城,不然遇到小冲突的时候,难免会被误伤。”陈天提醒着,猛地一夹马腹开始前进。

    秦落烟和萧凡跟在队伍之中,因为陈天有路引,所以一行人很顺利的就进了城。

    城里,果然和陈天描述的一样,很繁荣,街道两旁也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铺,只是这里的建筑和南越国很不一样,有点儿半欧式的感觉,墙面多是用石头砌成的,道路两旁卖的一些小玩意也是秦落烟没有见过的。

    萧凡也没见过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两人一路走便一路问个不停。

    陈天和秦落烟虽然达成了同盟关系,可是骨子里却和秦落烟萧凡不是朋友,而是敌人,所以他也不耐烦对于这些生活中的小东西来做解说员,他随手指了一个随行的黑衣替两人解答了一些基本的问题。

    陈天一行人来到城中一家酒楼吃完饭,却并没有要住店安顿的意思,这让秦落烟和萧凡都很疑惑,不过他不说,两人也问不出个什么来。

    吃完饭,陈天冲旁边的黑衣人使了使眼色,黑衣人会意,便拿出两条黑布来,将秦落烟和萧凡的眼睛蒙了起来。

    秦落烟猜想,这里应该是有凌家的秘密据点了,所以陈天才会如此谨慎。

    半个时辰以后,蒙着眼睛的秦落烟和萧凡被带到了一个庄子里,当陈天替两人揭开脸上的黑布之后,周围的环境还是让两人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原来,这庄子里的装潢竟然都是南越国的构造,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璞玉,俨然是一个南越国的豪门大宅。

    而秦落烟和萧凡是被带到了一个八角亭前,亭子的四周挂着白色的沙曼,亭子里隐约有一个坐着的男人,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个棋盘,他拿着棋子,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棋子久久没有落下。

    “大少爷,这就是李家嫡系的准儿媳妇!这次李家撕毁盟约,还杀了天机阁的云天喜,属下去得外晚了,没有救下云天喜,所以就把这个女人带了回来!还请大少爷发落!”陈天在凉亭外单膝下跪,神色之间对那大少爷很是忌惮。

    亭子里的人听见他的话,好一会儿才放下了棋子,冷哼的声音从亭子里传来,“办事不利,以为带个女人回来就能分担惩处了?”

    “属下不敢!”陈天惊得磕了一个响头,态度极其卑微,看得出他在凌家的地位真的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