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有经验的女人更好
    “不敢,但是你还是做了。”亭子里的人语气中尽是不满,“而且,一个女人而已,带回来又有何用,难不成李家为了这个女人还能追到我凌家来不成?”

    从这话里行间,秦落烟不难听出亭子里的人是一个极其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似乎女人在他眼中都是微不足道的,在他看来,女人而已,随时可以换一个,所以骨子里,他不会相信一个女人能改变如今的局势。

    “不,大少爷,依属下看那李家嫡系长子很是看重这个女人,而且……这女人还和武宣王有些牵扯。”陈天唯恐亭中的人下达处罚的命令,赶紧又道。

    亭子里的人又拿了一颗棋子准备放下,却在听见“武宣王”三个字的时候动作顿了顿,“武宣王?你是说那个湘西容家上一代圣女流落在外的血脉,那个被湘西容家遗弃的弃子?”

    “对,就是他。”陈天应声道,“不过如今这颗弃子却不是容家想弃就能弃的了,他的势力俨然已经有和本家抗衡的底气。”

    “嗯,这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容家的弃子,用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在容家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出自己的势力来,倒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只是……容家,我凌家尚且不怕,又会惧怕他一个容家的弃子?”

    “属下的意思,倒不是我们怕了他们,而是既然这女人干系到两个家族里的关键人物,所以属下也不敢随意处置,这才给您带了回来。”陈天态度恭敬卑微,又起身上前走入亭中,“而且,属下还从这女人的口中听见了一个秘密……”

    亭中人挑了挑眉,等到陈天靠近他,在他的耳旁说了几句话之后,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意味深长的笑意,“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

    亭子里的人说完这句话,就从亭子里走了出来,他穿过白纱来到亭子前,这才看清了院子里的两个人,男人俊俏,可是却不足以吸引他的目光,当他看见秦落烟的时候,眸子里却还是生出了一股子惊艳。

    “果然是个尤物,也难怪迷得那两个男人神魂颠倒。”

    秦落烟和萧凡,这才看清了这个从亭子里走出来的男人的面貌,那是一张自命风流的脸,眉眼之间都透着一种居高傲慢的感觉,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哪怕就是在普通不过的眼神在他的眼中都会让人产生勾魂般的错觉。

    再加上他的五官也生得很精致,浑身上下又流露出上位者才有的威严,所以很容易就能吸引人的目光。

    这样的男人,身边肯定是不会缺女人的,甚至会有女人前仆后继的主动送上门去,也难怪他会不将女人放在眼中了。

    “秦姑娘,这是我们凌家嫡系的大少爷凌浩,你如果想保住你和你师兄的命就赶紧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的性命现在就掌握在大少爷的手中。”陈天在一旁冲秦落烟使眼色。

    秦落烟拧了拧眉头,她向来对这种生了桃花眼的男人最不感冒,这种一看就是花花公子的男人她实在是生不出半丝好感,尤其是这个男人自以为自己长得很好看,处处都是一种高人一等的模样,可她是对着傅子墨那张脸都能免疫的,更何况眼前这个长得并不如傅子墨的男人。

    “我知道的,已经告诉陈天了,至于凌少爷要怎么做,我相信凌少爷是个聪明人,绝对不会做愚蠢的事。”秦落烟背脊挺得很直。

    凌浩冷哼一声,缓缓走上前,抬手就捏住了秦落烟的下巴,“看着我!”

    “……”秦落烟一阵无语,搞不懂这凌浩做出这番调戏的姿态是做什么。

    “还从来没有女人看见我之后竟然露出这么厌恶的表情,怎么,你很讨厌我?”凌浩不但没有问关于残图的事,反倒是纠结于这个问题。

    秦落烟嘴角一抽,她这是不经意间打击了这凌大少爷的自尊心么?早知道,她会乖巧的摆出崇拜羡慕的神情的!

    “凌少爷说笑了,凌少爷容貌无双,气度绝伦,哪个女人会嫌弃你?不过是怕引起凌少爷的厌烦,所以我收起了崇拜的目光而已。”如果他很在意这个的话,她不介意说一句违心的话来缓解眼前的危机。

    “哦?”凌浩却没有松开她的下巴,反倒是嘲讽道:“忘了告诉你,我最擅长于察言观色,你先前厌恶的表情我已经看见了。我很不高兴,所以也决定不给你好日子过。”

    “呃……”尼玛,她真是觉得遇到个无法沟通的变态了,她刚才的厌恶真的只是在眼中出现了一秒钟的时间,竟然被这个男人发现了?

    “陈天,将他们待下去好生看管着,对了,这个女人……晚些时候送到我的房里来。”凌浩下了这个命令之后,除了他自己,其他的几个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尤其是萧凡一听见这句话冲上来就要反抗,只可惜,他武功不好,不过刚上前就被上前的几名护卫个钳制住了。

    “真是没想到凌家大少爷竟然也喜欢我这种人妻,生过孩子的女人,你也下得去手?”秦落烟气得牙痒痒,遇到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真是太难把控。她原本以为,因为自己血脉特殊,这大少爷要是但凡有点儿理智,都不会对她下手。

    “生过孩子的女人?”凌浩挑眉,“谁的?李昀扇还是傅子墨?”

    秦落烟猛地心头一跳,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极其愚蠢的话,如果她真的让凌浩知道她是傅子墨儿子的母亲,那她的处境反倒更堪忧,因为她便会成为傅子墨更重要的弱点。

    “你觉得那两个人会让女人轻易生下他们的孩子?就我这样的女人?”秦落烟干笑了两声,幸好她的身材很容易让人误会成不正经的女人。

    凌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倒是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淡淡的道:“没关系,生过孩子的女人有经验,不过是玩玩而已,没经验的雏儿反而扫兴。陈天,还不把人带下去?”

    陈天不敢再违背他的意思,赶紧拖着秦落烟往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