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百次的诸天万界 > 第026章 船越文夫
    “师兄,你让我去学数学?”

    陈真看着张玄一脸吃味,要知道他想学的可是电机,而张玄却让他去学数学。

    “是的,我需要人来帮我进行验算,其他的人,我信不过~”

    张玄点点头,现在核弹的框架已经打下,但是剩下的具体操作,此时关键所在。

    重核提纯,当量计算,模型构建,以及数量庞大的中子启动,都需要数学的帮助,一些账房先生倒是可以找到,但是这些人嘴巴不严。

    “师兄,你这神神秘秘的,是要做什么啊?找几个打算盘的不是很简单的吗?”

    陈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是你师兄,不会骗你的,将来你就知道了!你听我的,学数学没错的,再说,你学好了数学,机械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拓扑学而已~”张玄正色道。

    “陈真,既然张玄这么说,你就去学数学去吧~”

    霍元甲也劝慰道,一旁的小凝也是有点奇怪,以前张玄让她学点电气,不让她学什么摄影,而现在又让陈真去学数学。

    要知道现在各地实业发展迅猛,工厂建设不断,学机电大有作为,而数学这个东西,在其他人眼中只不过是账房而已。

    “好,那我就去学数学去,不过我不能保证能学下去啊~”

    陈真无奈,只能应下此事。张玄笑道:

    “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将来你就知道自己学的,有多么重要~”

    目送陈真上船,客船缓缓离岸前往岛国,回到精武门中,霍元甲道:

    “张玄,我对你的行事向来不问,只是你这一天到晚,神神秘秘,到底在干什么?”

    “师父,我在探索世界上最强的力量,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要不了多久,列强便会知道它的作用!”

    张玄低声道:“我要称现在没人关注的时候,进行研究和设计,也不能告诉其他人,不然消息泄露,将来必定会被追杀~”

    “莫非是什么新的炸弹?”

    霍元甲一下子就想到了军火。张玄点点头道:

    “是的,可以这么说,但是现在时机不到~”

    “那怎么不去找政~”

    霍元甲说了一半,便不再多说了,常凯伸这群人可没钱搞研究,连造飞机的钱都被拿去给夫人美容去了。

    张玄一边寻找合适的账房,一边在进行放射性试验,作为个体户的他,时常还打越洋电话进行学术交流。

    要不是张玄还得监督元素提纯,他都想去国外的实验室里,这一日张玄终于带着自己挑选好的十三位账房先生,来到了矿场之中。

    “这就是我要算的东西,当然,这些只是一小部分~”

    张玄搬出了一个一米五的木箱,里面都是这些年他推倒的算式。

    “哈哈哈,张先生,就这么一点账本,实在是不值一提~”

    一个长须账房呵呵直笑,但是他的笑容,在见到了算式之上二十多位的数字之后,便笑不出来了。

    二十多位的数字不算什么,但是一张纸上有四十行,这样的纸有一木箱子,起码几十万张,算下来半年都不止。

    “大家不用紧张,只要在三年内帮我算完就行了~”

    张玄笑道:“工作量不算大,当然,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希望你们不要把数据泄露出去就可以了~”

    “恩,三年时间,那这活倒是比较简单~”

    一个账房听到张玄的要求,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但是要是给人做苦力,他们也不愿意。

    噼里啪啦的算盘声在仓库里面回响,刘倩文时常来这里看星星看月亮,倒是对天文学很感兴趣。

    “你这钢铁厂里面不是有两个账房了吗?怎么还叫了这么多账房?算什么呢?”

    刘倩文笑道:“还有,你上次带给我的香水用完了,你什么时候送我?”

    “我这是要待半年,你要是要香水,我会托人带来,对了,听说你大哥搞什么烟草专营,能给我也带一份吗?”张玄眼睛一亮。

    军阀搞钱有手段,张玄缺钱自然来者不拒,刘倩文摇头道:

    “行了,不过是一个证书的事情,你看看你,一身的铜臭味,那有点学者的模样?”

    “嘿嘿,我要是有学者模样,也不会来婚外恋啦~”

    张玄嘿嘿直笑,立刻就哄了起来,你还别说,这女的就吃这套。

    时间流逝,这一日张玄隔着水泥房,在进行摩尔云观测,这是为了要分离235和239的观测。

    两种危险的元素,其形态和表现形式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他们的本质却完全不同,中子数看似不重要,但是实际上在爆炸的时候,中子数才是关键。

    张玄忽然心有所感,暗劲和抱丹,这两者的表现形式,都是完全爆发身体的力量,

    二者的劲力都是可以游走周身,毫无拘束,但其中的唯一的区别是力从哪里起。

    对于普通武者来说,力从地起,力从丹田,而抱丹武者则是摆脱了这二者的限制,

    但是在实战中,并不会因为这一点,而使得武者的破坏力提高。

    内家拳调动的是人体气血的力量,不同的人气血量是不同的,简而言之就是天赋,

    奥尼尔和周奇,即使技术都达到顶级,但奥尼尔会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张玄对于抱丹的感想,都是为了把气血集中一处,而后游走周身,

    但是实际上,人体本身就有一个气血集中的地方,那就是丹田。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那就是如何入丹田移动起来。

    只是丹田真的需要随意移动吗?

    例如霍元甲在平常时候,会把气血金丹随意周转吗?不会。

    而在实战之中,气血金丹是如何游走的呢?它会随着身体的动作而顺时而动,

    张玄心思一动,周身气血完全凝聚丹田,使得他整个人脸色发白。

    这气血金丹好像凝聚之后,便牵动周身经脉,好似坐网的蜘蛛一样,在网中间便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原来这就是抱丹,身处清灵,万法皆明,心中澄澈,反照世界!”

    张玄周身气血凝聚,感官却是更进一步,好像轻柔的羽毛,可以随风而动,又像一方明镜,照见他物。

    一旁的鬼脚七只见张玄忽然气息收敛,整个人若即若离,张玄的气息似乎就要消失不见,显然已经进入了更高的境界。

    “呼~”

    风动。

    张玄反手一抬,便挡住了鬼脚七的侧踢,张玄依旧背对着鬼脚七,

    鬼脚七眼睛一亮,以一招雁扑三重,分取张玄的上中下三路。

    地面微微震动,带着点旋转的沙沙声,呼吸声靠后,腿风盘旋而来,

    张玄感觉一切都是如此缓慢而清晰。

    乱箭打!

    拳出如箭,鬼脚七的雁扑三重全部被张玄防住,

    张玄更是借助这雁扑三重反馈来的力道,得知鬼脚七接下来会借势矮身,旋即一个狸蹬步,正好点在鬼脚七的额头之前。

    “老爷你已经进入抱丹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鬼脚七恭喜道,张玄摇头笑道:

    “以前听人说,天地万物,道理相通,没想到是真的,我这几年没怎么练功,没想到竟然也能突破~”

    气血凝聚,张玄进入了崭新的世界,功力的提高带来了更宽阔更单纯的视野,乱七八糟的事情,不会萦绕于心,心中的目标和使命感会被放大。

    贪恋名利的,会更加贪恋名利,胸怀天下的会更加胸怀天下,

    张玄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使命,并不是练武,也不是制作核弹,而是想看看别的风景。

    “霍师傅一直想让你继承掌门,老爷你进入了抱丹境界,看来霍师傅可以退休享福了~”

    鬼脚七兴奋道,作为习武之人,能做掌门可是无比光荣的事情。

    “算了,我可没有时间去管理门派,就让师父在辛苦几年吧~”

    张玄摇头道,这些年的时间里面,他的数据演算才进行了一半。

    不仅是核弹建设模型复杂,计算量庞大,更因为军阀混战,官吏贪污,豪强肆虐,民不聊生,那些账房先生换了好几拨,人数更少,算力不足。

    “这倒也是,霍师傅正值巅峰,坐镇精武馆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鬼脚七点点头,对于张玄要做的事情,他也逐渐明白张玄工作的意义所在。

    虽然张玄一直提防霍元甲与人比武会被下毒,但是这年头何人比武,简直就是和喝水吃饭一样频繁。

    所以张玄将一些简易的中毒急救办法告诉了霍元甲,中毒之后喝大量的蛋白质催吐,可以缓解症状,豆浆,牛奶都可以。

    这一日张玄正在和刘存厚吃饭,准备忽悠一些钱来采购设备,忽然就接到的电报,上面说霍元甲在比武的时候被人下毒,重伤不治。

    “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张玄大吃一惊,他可是早就把精武门的厨子换了,有嘱咐小凝,让师父比武的时候,别吃他人的东西,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清楚,电报上说,霍师傅现在医院抢救,生死不知~”

    鬼脚七道,张玄立刻向刘存厚告辞,返回上海去了。

    医院里面,霍元甲躺在病床之上,打着吊水,吸着阳气,面色苍老,和之前完全不同,这是功力大损的征兆。

    “师兄~”

    小凝和霍廷恩两个泪眼婆娑的看着张玄,张玄摇头道:

    “还好人没死,不管话多少钱,都要救回师父,还有这里不太安全,叫武馆的弟子轮番看守~”

    “我知道的,师兄,父亲本来打算联合上海的武术同仁,去军中传授技法,没想到日本人下了挑战书。”

    小凝擦擦眼泪道:“父亲在第三回合突然吐血,而后被打伤昏迷~要不是农伯伯带我们冲上去救人,只怕父亲已经被打死了~”

    “那么,谁下的毒你们查清楚了?”张玄问道。

    “没有,父亲的饮食都专门负责,这次打擂也只是喝了一点自带的茶水,是我亲自烧的~”小凝自责道。

    张玄对于探案也是一头雾水,不过他交友还算广阔,得知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个在印度游玩,便立刻给福尔摩斯去信一封。

    “看,华生,张玄的师父被人下毒,而凶手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可是真是奇妙的案件~”福尔摩斯看着谋杀案件立刻就来了兴趣。

    “不,福尔摩斯,我能不能从查案之中脱离,难得放松几天~”

    华生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收拾起了行囊。

    和福尔摩斯一起到的,还有留学回来的陈真,陈真比霍廷恩更像霍元甲,但是一见到张玄却是有点羞愧:

    “师兄,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师父,我还是数学学不下去,改学机械了~”

    “唉,行吧,你先去看看师父去~”

    张玄叹息道,陈真这才去医院看师父霍元甲,说起来陈真和霍元甲的感情比张玄和霍元甲的还要深。

    张玄幼年和霍元甲习武两年,之后霍元甲便失踪了,而陈真可是和霍元甲习武十三年,被一手带大。

    看着师父躺在病床之上,陈真泪眼朦胧,而后怒气冲冲的去了虹口道场,见到陈真如此鲁莽,小凝等人急忙追了上去。

    张玄倒是不怎么担心陈真的安全,毕竟虹口道场的那群人都不入流,别说是陈真了,就是霍廷恩过去,都可以打败他们。

    陈真在大闹虹口道场之后,虹口道场的人倒是没有来找茬,而福尔摩斯在探寻了一周之后,终于得到了问题的答案。

    “霍师傅之所以会中毒,而且也没有人有下毒的马脚,是因为这个毒分两步,一种是会场的烟,当日会场有人闻到了一股麻麻的味道,好像劣质的香烟,这是南美的紫裳叶~”

    福尔摩斯抽着香烟道:“还一种是霍师傅的食谱是每月变化,大部分的食物都是和大家一起吃的,只是不同实力的人,滋补食品不同~”

    “霍师傅的滋补品从海参,到人参,燕窝,鱼翅每周变化,它们大部分都是从农行药铺采购,但是鱼翅却不是~”

    “我察觉到这匹鱼翅是厨子从渔家采购,而这些鱼翅不是自然风干,而是熏干,上面有麻黄碱残留~”

    “这麻黄碱本来也没什么,普通人吃了没事,但是要是和紫裳叶在一起,便会引动食道痉挛,血压飙升~”

    “而我在追查这渔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被杀死了,这幕后凶手,想必就是把控这一切的人~”

    “只是巡捕房似乎放弃了这个案子,我倒是难以发现气推手所在,不过有一点的是,最近有一些人,似乎在准备对付你,张玄~”

    “我?”张玄有点莫名其妙,他向来十分低调,对外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商人而已,和人比武极少。

    “是的,本来我以为他们是为了帝国颜面,在武术的层面击败你们,但是为什么单单针对霍师傅?要知道中华武士会的会长可是宫宝田,国立武术馆的孙禄堂更是上海第一~”

    福尔摩斯叹道:“这么多的高手,为什么会选择霍元甲?我发现有人在关注你的行踪,监视你的电报~”

    张玄每日出现虽然有鬼脚七护卫,但是却感觉不到什么特殊的视线,这是因为那些监视的人,只是沿路上的商贩乞丐而已,不会长时间盯着他。

    听了福尔摩斯的讲述,张玄明白了这些日本人的目标,可能是核弹。

    在1900年的时候,放射性被发现,而后五年放射性物质被提取,之后便迅速的发展。

    及至现在,放射性元素的性质已经被研究的差不多了,只是由于实验设备的精度原因,现在对于放射性热量的观察还不够。

    但是学术界对于放射性元素的放射过程之中会带出热量,已经是普遍共识,相信要不了几年,便可以发现链式反应。

    不过,这些前沿的学术研究,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有钱进行实验的也没有几个国家,而图谋亚洲霸权的日本不差钱,注意到了张玄。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放射性元素爆炸的威力,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只是监视张玄了,而是立刻派人绑架。

    “好,我知道了!”

    张玄点点头,便立刻回到家里,薇黛儿见到张玄一脸肃然,却是奇怪道:

    “怎么了?这么严肃?”

    “你立刻带孩子会伦敦去,这里不安全!生意的事情我会处理掉!”

    张玄急忙道:“晚点只怕会有变故~”

    “那你呢?”

    薇黛儿紧张道,张玄道:

    “我还要去处理钢铁厂的事情,不要担心我,你们没事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张玄的猜测没有错,薇黛儿离开之后当天,虹口道场便在黑龙会的船越文夫的带领下,打着报仇的名义,向张玄下了挑战书。

    “师兄,这船越文夫是日本空手道高手,看来这次虹口道场是要玩真的了~”

    陈真脸色肃然,他在岛国见过几次船越文夫的表演赛,知道其人货真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