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百次的诸天万界 > 第002章 成长中的霍元甲
    “这是我爷爷,张成!爷爷,这是农劲荪农先生,他要雇我给他做翻译,包吃包住~”

    张玄给爷爷介绍起来,一脸的得意。

    “原来是农老爷,谢谢老爷抬举,谢谢老爷抬举~”

    张成急忙鞠躬施礼,农劲荪看着张成,又看了看张玄,心道:

    这样的老人家,竟然能培养出张玄这样的孩子,实在是不可貌相。

    “客气什么,也是张玄他有真才实学,二位跟我上车吧~”农劲荪笑道。

    张玄来到了这个世界好几年,但还是第一次做马车。

    ‘人生的境遇啊,还真是不一样啊,以前我开车,坐公交,坐地铁,坐飞机,都习惯了,没想到现在坐一个马车,都感觉这么幸福~’

    这时候没有什么生产力,别说汽车,就连水泥都没多少,

    郊区看起来是荒地,城市看起来是农村,牛马车已经是一流的座驾了。

    “张玄,你的英语是怎么学的?认得字吗?”

    农劲荪看着张玄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的问了起来。

    “别人说,我就记着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做,连蒙带猜的就会了一点,点头yes摇头no,遇人见面就喊hello~”

    “哈哈,不错,不错,张玄小兄弟你果然天资聪颖,是个神童啊!”

    农劲荪眼睛一亮道:“那么,你认得字?”

    “大街上的字我都认得,但是不怎么会写~”

    张玄老老实实道:“不过等我做工有钱了,我就可以好好写字了~”

    马车之上,张玄和农劲荪侃侃而谈,

    而老乞丐张成高兴的一脸褶子,农劲荪先带张玄二人回家,让二人换了个干净的衣服。

    “孙子,这农先生可是个好人,你可得好好帮他做事~”

    张成给张玄摆弄着新衣服,这么多年第一次从里到外穿新的,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农先生人不错,但是我们也不能老是寄人篱下,等我赚了钱,我们自己也买个房子住下,你就等着享福吧~”张玄自信道。

    这年头,会一门外语可不是什么翻译,这年头没有专业的翻译,靠翻译吃饭,自然不如做生意来钱快。

    所以翻译官有个其他称呼,叫买办,中外买卖办理中间商,农劲荪这些商人就是买办之一,他们处在对外贸易的垄断地位。

    张玄是个小孩,做翻译更能让那些外国人相信,所以农劲荪出去见老外谈生意的时候,就会把张玄带着。

    “农先生,这马龙度先生说他的布匹非常的细密,所以开价会高一成,一分钱一分货,绝不二价~”张玄翻译道。

    “那你告诉他,我需要先看看货,跨洋的布匹在海上会受潮,还会被船里的老鼠咬,品相不能保证~”农劲荪皱眉道。

    跟着农劲荪跑来跑去,张玄对这些老外越发感到厌恶,

    他们非常虚伪,悭吝,而且蛮不讲理,船上的货质量并不好,但是开价却不低。

    不过想想也是,这独门生意自然是要玩命要价,

    等其他国家的布匹杀进来,说不定价格会恢复一些。

    只是,外国布匹进来,国内织布的家庭就会分崩离析,许多织布工会吃不上饭,本来就拮据的家庭会雪上加霜。

    张玄对这种现状感到非常的无力,也只能努力的去赚钱,以备将来厚积薄发,说不定在变强的同时,能为社会做一番贡献。

    忙完了这一段时间,张玄的生活便空闲下来了,海运是有固定时间的,跨国越洋要很长时间,海上有季节性的洋流,这时候船会停下。

    “张玄,现在时间空闲,国家内忧外侮,我辈更要自强不息,光读书识字还不行,更要强身健体,读书的事情可以去学堂,但是强身的事情,却是要去武馆~”

    书房里面,农劲荪对张玄的未来做了一些计划:

    “路易考文学校最近在招生,我已经给你报名了,我的好朋友霍元甲是开武馆的,你去那里学点功夫~”

    “霍元甲?就是天津很出名,很能打的霍元甲?”

    张玄眼睛一亮,他跟农劲荪半个多月的,农劲荪终于要带他去见霍元甲了。

    “不错,就是他,只是他有点好勇斗狠,你可不能学,就是要打打杀杀,也得打打杀杀的有意义~”农劲荪嘱咐起来。

    “放心吧,农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张玄自信道,他练武,主要是为了学习武术,搬运气血。

    这诸天第一个世界,既然叫气血世界,那么重点自然是放在气血这个东西之上,内家拳就是搬运气血的好办法。

    至于打打杀杀的,用拳头杀人,自然比不了手枪,手枪杀人自然比不了大炮,大炮杀人自然是比不了原子弹,原子弹杀人,自然是比不了氢弹。

    所以张玄常常说,这知识才是最厉害的武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些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霍元甲的武馆在西大街,这里不富裕,住的大多是平头老百姓,地价也便宜,搞个大武馆也花不了多少钱。

    而且,这年头练武的属于三教九流,有钱人都不屑于学,毕竟学了也用不到,还不如去找点女人,喝点花酒。

    “嘿,哈~”

    霍元甲的武馆里面,不少汉子在扎马步打拳,他们是附近码头的搬运工,一部分是走江湖的镖师。

    霍元甲的爸爸是开镖局的,在江湖上很有威望,还是燕青拳的掌门人,这燕青拳又叫迷踪拳,只是还没有被发扬光大而已。

    只是现在天下大变,抢劫的除了刀枪弓箭之外,一部分还用洋枪火枪打劫,这可就不是拳脚功夫能抵挡得了的。

    所以霍元甲的爸爸就回到家乡,开了武馆和药铺,收点学费,卖点跌打药,也算是天津有点头脸的人。

    前些年霍元甲正式继承家业,武艺更加高强,在天津地界颇有一点功夫第一的名头,和北霸王秦爷齐头并进。

    “元甲,这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神通张玄,以后下午会过来和你练武~”

    进了大堂之中,农劲荪就叫了起来,一脸喜色。

    张玄只见堂中站着一个连杰模样的人,

    此人身材不大,但是肩背宽阔,壮实非常,但是他的眼睛不像是什么大师,反而是那种好勇斗狠的混子。

    “劲荪你来了~这几天就听说你做成了几笔大生意,可了不得啊~”

    见到农劲荪过来,这霍元甲却是有点阴阳怪气起来。

    农劲荪做生意很顺利,又不得罪人,温文尔雅的,是别人家的孩子,这几天霍元甲的爸爸没少在他面前念叨农劲荪。

    “是有点一些小生意,没想到你也知道了~”农劲荪倒是很习惯了霍元甲的酸气,他们从小玩到大,一直被比较。

    霍元甲做事带刺,不会委屈自己,这一点农劲荪很羡慕,而农劲荪脑子聪明,做事圆满,这一点霍元甲很嫉妒。

    “来,坐,来福,倒茶去~”霍元甲吩咐道,和农劲荪一起坐下,张玄是来拜师的,自然不能坐着。

    霍元甲和农劲荪自顾自的聊天,把张玄晾在一边,张玄经过多年的乞丐生活,对于别人的无视觉得无所谓,这点心理素质他是有的。

    只是张玄发现,这个霍元甲在用余光看他,和农劲荪的谈话内容,也是毫无营养的,就说昨天吃的宵夜,已经说了三次了。

    ‘莫非,这个霍元甲实在考验我?看看我是不是内心急躁?是不是有心性练武?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故事里面拜师学艺都有这个情节~’

    ‘是的,我是农劲荪介绍过来的,霍元甲一定要仔细认真,以示郑重,这要是收其他徒弟,只怕是过来叫个学费就行了~’

    果然,张玄等了没多久,那霍元甲和农劲荪皆是一脸笑意的站起来,看着张玄点头道:“好,不错,等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点都没动,也没有什么不耐烦,心性真不错!”

    “我早说了,这孩子很聪明,好好培养一下,将来必定是文武双全之辈,张玄,过来拜见师父~”农劲荪笑道。

    “张玄见过师父,请师父收下我吧!”张玄三两步上前,就跪在地上给霍元甲磕头,霍元甲倒是没有拒绝,任由张玄磕了九个头这才道:

    “好,你的心性不错,又是劲荪作保,我就收进我霍家门墙,我要告诉你,习武可是要吃苦头的,你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是,师父,我不会后悔的!”

    张玄激动道,

    拜师霍元甲,进行系统的学习,终于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气血这个东西了。

    “好,起来吧!”

    霍元甲笑道:“我们是迷踪门,打的是迷踪拳,也叫燕青拳,是北派短打拳法,技巧性很强!”

    “不过,你要练还早,你现在要做的是打基础,拉韧带,开关节,这之后我再正式教你,倒是急不得~”

    “是,师父!”

    “行了,今天我们难得有空,你又收了徒弟,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去!”

    农劲荪笑道:“我已经订好了位置,在鼎香楼里面~”

    “你不早说,我去跟你嫂子说一声~”

    霍元甲眼睛一亮,便急忙去了后堂知会老婆一声。

    这开武馆收徒弟,也是亲疏有别。

    有些徒弟是交钱,但不磕头来学武功,霍元甲是他们的老师,而不是师父。

    一些不交钱,但是磕头来学武功的,霍元甲是他们的老师,又是他们的师父,算是亲传弟子,继承门派衣钵的。

    张玄是后一种,算是霍元甲的大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