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百次的诸天万界 > 第014章 什么才算强
    “这次可是要多谢你了!”

    黄飞鸿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感激之情,

    他一心为公,却接二连三的遭受如此对待,心中一片死灰。

    张玄也觉得没什么,毕竟黄飞鸿是个儒雅君子,向来彬彬有礼,便客气道:

    “黄师傅不必客气了,我这只是随便说说,明天可没有什么舞狮表演,你~不对,黄师傅,你在散功?~”

    听到张玄的话,十三姨等人这才看向黄飞鸿,

    只见黄飞鸿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浑身上下,热汗直冒,汗气氤氲,从脑门飘起。

    “飞鸿!飞鸿!”

    十三姨不知道什么是散功,只道黄飞鸿是运动过量,急忙那手绢给黄飞鸿擦汗。

    “师父,你不要啊,你不要想不开啊,快收功啊!”

    梁宽牙擦苏等人倒是知道这散功的含义,散功意味着要死。

    武者修炼到了暗劲程度,便可以搬动气血,聚集气血,常运暗劲藏身,一来护身,二来练功,不可轻易散开。

    到了抱丹程度,周身气血聚集一处,乃是人的精气神所在,神死则功散,功散则身死。

    张玄一把扶住黄飞鸿,却见他的肌肉松软无力,好似馒头一般。

    要知道习武之人筋骨强劲,肌肉虬结。

    黄飞鸿乃是当世高手,看起来斯文,但是一身腱子肉也是罕见。

    “黄师傅,家国如此,更需要我辈勇猛精进,岂可弃之不顾?”张玄悲悯道。

    “我八岁习武,十六岁学有所成,十九岁跟随刘永福将军,不求功名利禄,扬名立万,只求保家卫国,百姓平安~”

    黄飞鸿叹息道:

    “但平生不平,十有八九,烛火之光,难照乾坤,本来以为朝廷几位改良大人可以扭转局势,可今夜~,唉,无望也~”

    哀莫大于心死,张玄倒不是不能理解。

    困难对于有志之士不过是磨刀石,但绝望则是英雄末路的悲歌。

    看着逐渐散功的黄飞鸿,张玄脑海急转,他师父霍元甲的迷踪拳谱里面有记载,所以他才能知道散功的事情。

    ‘年老散功,救无可救,那是人伦天理,违背不得,力壮散功,可截断其气血,而后谋其他,若斗志不复,人必不可活!’

    张玄忽然想起拳谱里面,记载的洪熙官散功的事情,

    洪熙官在火烧少林之后,心灰意冷有散功之事,被方世玉阻隔气血,这才停止了散功。

    “黄师傅,朝廷有眼无珠,上下沆瀣一气,蝇营狗苟,何必报效,你父生你,你尚无子,岂不可惜,请恕在下得罪了!”

    张玄高喝一声,当即握起凤眼拳,

    凤眼拳,握拳时食指关节凸起,是以点破面的拳法,用来截断气血,再合适不过。

    尾闾穴,肾俞穴,膻中穴,巨阙穴,风池穴,耳门穴,

    张玄挥拳连击,这几处皆是人体气血要门,张玄以明劲劲力打入,当即阻断了黄飞鸿逸散的气血。

    “黄师傅,想死也不必急于一时,心中若无激愤,又岂会心灰意懒,救国存亡,不仅需要百折不挠,更需要找准方向!”

    张玄劝慰道:

    “千古难者,无非一死,黄师傅你既然连死都不怕了,又何必担心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就是想死,也得把这些贪官污吏,横行洋人给宰几个,不然岂不可惜?”

    “唉~”

    黄飞鸿微微一叹,眼泪滑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中国男子感情内敛,吐露喜爱或者悲伤,都被视为小孩和懦夫,是不成熟的标志。

    牙擦苏,梁宽等还是第一次见到黄飞鸿流泪,心中越是暗淡无比。

    十三姨收拾一番眼泪道:

    “张玄,这次真是多谢你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看着十三姨好似妻子一样主持事务,这倒是让张玄对这个花瓶女人高看了一眼: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我会立刻去火车站,直接回广东!~”

    “可是,现在这么晚了,车票也不好买~”

    十三姨摇头道,张玄却是拿出了一张名片道:

    “这是英国领事的名片,拿着这张名片可以直接上火车,相信可以帮到你们~”

    “多谢了!”

    接过名片十三姨吩咐起来:

    “牙擦苏,你现在去会馆叫你师公他们,顺便把行李收拾好,我们在车站等~”

    看着十三姨,黄飞鸿等人离开,张玄几人这才回洋公馆,

    第二日一早,中堂大人被刺杀的事情就传开了,

    不过,上门来查案的衙役,倒是非常的客气。

    事情不了了之,是可以预见的。

    这一次出门的收获还是不小的,张玄除了得到了无影脚的绝学,还收获了一个朴实忠心的鬼脚七。

    “爷爷,农先生,这是刘七,叫他鬼脚七就好了,腿法不错,这次我出门可多亏了他护卫!”张玄介绍起来。

    “老爷好,农先生好~”鬼脚七有点紧张。

    不过爷爷张成和农劲荪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现在张玄也算是个有钱人,找个保镖也是很正常的。

    “张玄,这才你可做的好啊,你不知道,黄飞鸿回广东的时候,路过我这,他已经答应了要加入我们!”农劲荪低声道。

    “哦?他专门来找你?黄师傅他怎么样了?”

    张玄颇为惊喜,这黄飞鸿竟然专门来找农劲荪,看来是想通了。

    “黄飞鸿他在养伤,气色不怎么样,但是精神状态倒是不错!这才还是要多谢你了,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好说客~”

    农劲荪激动道,有了黄飞鸿加入,他们也算是有了一些武装了。

    “那就好!黄师傅没事就好啊!”

    张玄对于让黄飞鸿要进行什么样的事业,并没有兴趣,因为即使他投身同盟,其结果也会非常不理想。

    让理想主义者走在理想的道路上,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黄飞鸿要的国富民强,国泰民安,起码还有半个世纪。

    张玄对于这些大事无能为力,个体的觉醒不能成事,要想成事需要的是一大群人,而张玄不想做别人的人生导师。

    “嘿~哈~”

    “嘿~哈~”

    三年之后,张玄在院子里面打拳,这一次他打的不是套拳,而是迷踪拳,

    在十六岁年纪,张玄终于进入暗劲。

    男孩子的身体初初长成,筋骨也有了大人的模样,

    劲力从脚尖而起,沿着双腿及腰,再有双臂传递到拳头之上。

    拳头打在空气之中,发出了清脆的啪啪声,如同鞭子抽打一般,

    所有的劲力沿着柔软的躯体传导,而后集中爆发出来。

    张玄在丁连山的指导下,武功逐渐提高,暗劲的已经入门,

    虽然出招时还有声响,但是随着体悟渐深,相信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进入无形无响的地步。

    蛟龙出水,猛虎靠山,老僧推门,立地冲天,连环击耳,卧牛蹬蹄,

    这些迷踪拳的招数被张玄打的虎虎生威。

    “不错,不错,你的迷踪拳架势不错,就是动静太大了,等你练到无声,迷踪拳算是有成了!”

    丁连山抽着香烟笑道,

    他手里不是火柴,而是煤油打火机,美国牌的。

    “这好得多谢丁叔你的指导,对了丁叔,你真的要去北美吗?”

    张玄擦着汗水问道,丁连山参加了同盟,之前只是帮着农劲荪做事,

    而这一次,有事情需要他去北美的檀香山。

    这个地点,张玄自然实在历史书上看过的,也能猜的出来,丁连山要去做什么,

    这一年多以来,丁连山突然要学英语,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是的啊,怎么?舍不得我?我虽然年纪不小,但是心态却一直很年轻,我也想和年轻人一样,出门看看世界的~”

    丁连山的鞋拔子脸很平凡,但是不平凡的是他熠熠生辉的眼睛,清澄而明亮,坚定而从容,实乃生平仅见。

    “是有一点,丁叔,外面很不安全,外国人不吃你谦虚那一套,手下留情很没有必要!”

    张玄笑道:“即使一开始大家的目标都一致,但是路上分道扬镳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

    这是近代救国的一大弊端,刚刚开始,大家就嚷嚷着要分果实,连那些列强想归还霸权,都不知道该交给谁去。

    “你放心吧,他们不会的!”

    丁连山倒是对他们充满了希望,两日后,丁连山便和农劲荪一起坐船离开天津,前往檀香山。

    “师兄,今天下午你有安排吗?”

    小凝拉着张玄一脸神秘。

    “下午我得去工厂,还有练习腿法!出去玩的事情,你就别找我了~”

    张玄一眼就看穿了小凝的打算。

    “别啊,师兄,我今天和薇黛儿约好了,要一起去拍照片,你就来做模特吧!”

    小凝哀求道,拉着张玄的胳膊不停的摇起来。

    虽然张玄一在禁制,但是小凝还是不可遏制的喜欢上拍照了,再加技术的进步,无声电影也出现在天津了。

    这也不怪小凝,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没有太大的家国情怀,喜欢新奇的东西,也是天性之一。

    “师兄啊,也不是只拍照,我听薇黛儿说,最新的期刊已经到了,你不去看看吗?说不定会有什么大学招生的消息哦!”小凝蛊惑起来。

    清廷末年,国内没有系统的大学,只有一些官办学堂,除了国学之外,就是一些兵法,技术类根本没有。

    张玄的目的虽然是修炼气血,但是业余时间去学点有用的科学知识,正附和张玄的愿望,

    说不定将来可以做一个技术学科的奠基人,更好的改造世界。

    “你怎么不早说,真是瞎耽误功夫!”

    张玄眉头一皱,当时堆起笑容去找薇黛儿去了:

    “嘿嘿,薇黛儿,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转转吧~”

    “哼,上次让你教我你说你要看书,怎么,现在知道来找我了?”

    薇黛儿还记着上次的仇,

    张玄急忙把嘴巴一揉,送上甜言蜜语。

    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期刊,张玄还得知了牛津大学设立了罗德奖学金,并且开始招收世界各地的学生。

    虽然列强都有自己的大学,但是在这个时间,出色的大学并不多,对外招生的更少,除非你有关系。

    你要是去次一级的大学,难度便不会这么高,但是次一级的大学,水平就会低很多,也学不到太多的东西。

    “怎么样?你也想去牛津大学吗?只是这虽然说是国际招生,但还是要推荐信的,不然的话连名都报不了!”

    薇黛儿嘿嘿直笑:

    “毕竟这是大学,招收的是大学生,需要中学毕业证,还得有推荐信,这两个就卡住了不少人了~”

    “这倒是个难点,不过问题不大,我可以先去找个中学,混个毕业证,而后再去报名,我估计两年时间差不多,也是18岁上大学~”

    张玄琢磨起来,坐船去英国也得需要时间,在加上找学校安顿下来,学一年再毕业,两年时间差不多。

    “你真的要去英国读书?”

    薇黛儿眼睛一亮,虽然她在中国待了很久,但是她的家却是不在这里,

    随着年纪的增长,回去结婚生子的事情,也逐渐提上了日程。

    “是的啊,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我自然想好好读书,读个好大学!”

    张玄仔细的把招生篇幅给剪下来,又去看了看最新的期刊。

    “你要是想报名的话,我舅舅是中学校长,倒是可以给你写个推荐信~”

    薇黛儿收起折扇轻轻的拍打着。

    “是吗?那你给我写个介绍信,让你舅舅给我开个介绍信呗~”

    张玄谄媚道,他倒是没有什么吃软饭的概念,后世的压力太大,年轻人盼着吃软饭。

    不过,介绍信不是这么好拿的,张玄空手而回,

    而小凝则是有点不太高兴,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张玄要出国去。

    自从母亲奶奶被杀,父亲不知所踪,小凝一直就跟随张玄和农劲荪生活,又和张玄一起读书,比较依赖张玄。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出国去啊?外国也没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待在天津,反正我们在租界过得也很好啊~”小凝气鼓鼓道。

    “所谓的安全,也不过是暂时的,要想获得正正的太平,还是要足够强才行,不论是身体还是大脑,都要强!”

    张玄摇头道:

    “再说了,外国的武术也有独到之处,我还没有见识到他们顶尖高手,这些所谓的洋人大力士,不过是来讨碗饭吃的流民而已~”

    “那我能不能也跟你一起出国去?”

    小凝见到张玄意志坚定,便再次询问起来,张玄瞥了小凝一眼道:

    “外面世界太危险,我也没有把握能护住你,你就在家好好读书,将来替我管管饮料厂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