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百次的诸天万界 > 第015章 潇洒的花钱
    “张玄,你真的要去英国念书?”

    站在码头之上,爷爷张成泪眼婆娑,他已经很老了,实在见不得离别。

    “是的爷爷,不过你放心,短则两三年,长则四五,我就会回来了!”

    张玄倒是不以为意,爷爷张成现在不过六十三,在活个十年不成问题。

    “师兄,这一路上你可要小心啊,到了英国可得给我写信~”

    小凝也是依依不舍道,这几天她也劝过张玄,但是张玄却是心意已决。

    “张玄,你提前去英国,等我爸爸忙完了,我也会回英国的~”

    薇黛儿倒是没有什么离别的伤感。

    “行了,我都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生意的事情,小凝你和农先生多商议,爷爷你就安心在家养老就好!”张玄摇头笑道。

    “张玄,这次你去英国,若是有困难,不妨去找这几个人~”

    农劲荪递给张玄一个信封,脸色颇为郑重。

    “多谢了,农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办!”

    张玄接过信封笑道,农劲荪的朋友,自然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少爷,时间差不多了,该上船了!”

    鬼脚七提着行李道。这次出门,张玄只带鬼脚七,鬼脚七实力不错,又忠心。

    “知道了,爷爷,农先生,小凝,薇黛儿,那我就先走了~”

    张玄招招手,和鬼脚七一起上船,要去英国,坐飞机自然是最好的。

    但是,这年头飞机还没发明出来,去英国只能坐船,从天津港出发,去广东,穿印度,过运河。

    所以拥有无敌舰队的国家,才能获得霸权,而现在无敌舰队的主人,正是英国。

    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但张玄还是第一次坐船旅行。

    “少爷,你看,这大海的浪,可真大啊!”

    甲板之上,鬼脚七饶有兴趣的看着远处的波涛,出国留洋,没想到他也能遇上。

    这年头出国求学的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官派生,自费出国留学的也有一些,但是数量不算多。

    不过,留学的人不多,但是出国打工的人倒是不是。

    只是他们的生活比较悲惨,列强的发展和基建工程建设,这需要大量的人手,只是这些劳工过的和奴隶差不多。

    看着报纸上的排华法案,张玄感觉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令人讨厌。

    “唉,国家不强,这些工人也是无根之萍啊~”

    张玄正独自生气的时候,他身边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却是摇头叹息起来。

    “说的不错,慈禧她向来是以中华之物博,结与国之欢心,再加上这些自私自利的官员,哪里有什么出路!”

    另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青年也摇头不已,不过说是青年,他的面相更像中年人。

    这个人有点眼熟,因为张玄虽然是理科生,但是对于国父的画像他还是一清二楚的,因此张玄便留心起来。

    “哎,你可不能这么说,被别人听到了,你可性命不保!”

    那戴眼镜没想到此人竟有如此惊人之语。

    “不说就没有了吗?不过这种事情他们也做的很习惯了!”

    那年轻的国父一脸不屑。张玄噗嗤一声笑道: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你们两个,看起来不像是做大事的,就是有什么大事,你们也做不好吧!不过摇旗呐喊,你们倒是个天生的好喇叭~”

    “啊,说的是,在下张静江,浙江人,尚未请教二位?”

    这眼镜青年自我介绍起来,张静江,有钱人,还是那种潇洒的有钱人。

    “我叫张玄,天津人!”

    张玄拱手道,那国父道:

    “在下文中民,广东人,向来习惯畅谈大事,为民族谋取出路~~”

    还挺机警,知道用假名。

    鲁迅说过,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先驱者的作用,就是在充满沼气的房间里面呼叫,也许力量不足,但唤醒了其他人,必然会自有用处。

    听着张静江和文中民大谈特谈,张玄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及至最后,张静江也是眼露神光笑道:

    “既然文兄你已经有此气魄,我自然大力支持,只是家事繁杂,只能以金代工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要是需要一万洋鹰,就发个A,要两万就发个B,依次递推~”

    “你不怕我直接写一个Z?”

    文中民也颇为意外,要知道他为了经费可是天南地北的去跑,磨破了许多嘴皮子。

    “这有什么怕的,不过是钱而已!”

    张静江摇头笑道:“和天下百姓想必,这些钱根本不值一提~”

    “多谢了~”文中民感激道,

    张玄心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投资,实在是浪漫潇洒之极,他虽然也有钱,但是却不敢这么花。

    租界的房子可不算便宜,加上家里四个人,张成行乞多年,身子骨不算好,张玄小凝读书,再加上一个鬼脚七年纪不小,也得准备彩礼。

    虽然不差钱,但也没有剩下多少钱,再加上习武需要不少药材,这次出国的费用,所以张玄还得精打细算,说不得去了英国,还得做个小生意。

    船行数日,便到了广州港停下,要去英国还得在这转客船,需要等上几日,张玄却是想着要不要去看看黄飞鸿去。

    只是他还没决定,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张玄,你怎么来了?”

    张玄回头一看,只见来接船的人群之中,丁连山三两步挤了出来,一脸热切的看着张玄,

    而他身边则是一个儒雅男子。

    这儒雅男子一见到文中民也是激动非常,文中民笑道:

    “浩东,真是好久不见啊!”

    “是啊,三年没见,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精神!”

    那浩东笑道,此人名叫陆浩东,乃是文中民的好友之一。

    “你们认识?”

    陆浩东指着张玄和文中民,张玄摇头道:

    “在船上认识的,还未请教几位~?”

    一番介绍之后,张玄才得知,丁连山去了檀香山之后,便去保护要员,

    后来起事失败,几大领头各自躲避,另寻机会。

    丁连山就跟着陆浩东回到广东,一方面寻找更多有志之士,另一方面秘密收编黄飞鸿的民团,悄悄壮大组织。

    不过,丁连山现在在做大事,来去匆匆,丁连山道:

    “这次事情比较急,我不好多留,这是我习武心得,你拿去看看吧~”

    接过丁连山的小册子,上面是《形意八卦精要》,

    张玄颇为惊讶,要知道丁连山教导他多年,都没有传授他形意八卦拳,这是八卦门的拳,没有师徒关系,可传授不得。

    “你看看你,向来还以进步人士自居,怎么看到了这个精要就惊讶了?思想太封闭了,武术虽然师门传承很重要,但是什么人用更重要~”丁连山嘿嘿直笑。

    “丁叔,是不是有危险?”

    张玄收下这拳谱问道,丁连山无所谓道:

    “危险自然是有的,不过我乐意,行了,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丁连山护卫着陆浩东和文中民急急离开酒店,张玄让鬼脚七去打听佛山宝芝林,要是距离不远的话,倒是可以过去看看。

    “宝芝林啊,就在我们广州啊,前几年黄师傅就把宝芝林搬到广州了,西六胡同第十家就是~”

    酒店的服务员一脸得意道:

    “黄师傅看病可比西医更好!怎么,您几位生病了?”

    张玄心中一亮,想不到黄飞鸿竟然搬来广州,他倒是不用在舟车劳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