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一百次的诸天万界 > 第023章 骑士比武
    这大英帝国虽然很强,但是一直有个问题,那就是皇室的问题。

    现在的国王爱德华七世年纪不小,所以几个儿子便心有异动。

    而卡文特,斯米尔彻两个,则是王子乔治的骑士亲卫,

    他们之所以会找福尔摩斯,则是因为国王要求几位王子前往威尔士。

    也就是大英帝国的九龙夺嫡的把戏,

    因此乔治的身边不仅需要强力的护卫,还需要医生,谋士,以及可以抓住其他王子把柄的眼睛。

    张玄心中有意拒绝,毕竟这种政治事件,他们几个外人参与太过危险,说不定狡兔死就走狗烹了,杀人灭口的事情他可见多了。

    “张先生,这可是个好机会,要想最快的在这里立足,进入上流人士的眼中,可是最好的办法~”福尔摩斯笑道。

    这福尔摩斯并非追求名利之辈,而且他是个侦探,明哲保身的道理福尔摩斯自然是懂的,福尔摩斯都不怕,那么张玄自然也不怕。

    张玄看了一眼福尔摩斯,又看了看卡文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那就是大英帝国这些西方列强,虽然有国王,但是国王没有实际权力,只是个象征而已。

    这和青朝有本质的区别,思及此处,张玄便豁然开朗了:

    “既然卡文特先生如此诚恳,在下便应下此事,也给王子做个护卫吧!”

    “谢谢,有了鬼先生和张先生相助,王子一点可以顺利夺取威尔士亲王的名头!”

    卡文特也是脸色一喜。

    和卡文特几人商议一番,张玄和鬼脚七这才回去,张玄琢磨道:

    “鬼脚七,这英国皇帝没有权力,他们的国家掌握在议会和首相手里,我们护卫王子倒是不怎么危险!”

    “国王还不大权在握?这倒是奇了!那他有几个婆娘?是不是三宫六院的?”

    鬼脚七一脸震惊,他还是头一回听说皇帝没权力的。

    “怎么?你想怎么着啊?心野了是吗?”

    乔姐听到鬼脚七的话,当时就眉头倒竖,掐的鬼脚七连连求饶。

    “这国王之前被闹革命的搞得都砍头了,拿来的权力?他们虽然一夫一妻,不过外面找情妇还是简简单单的,反正外国女人对名分看的不太重,都瞎搞~”

    张玄摇头道:“不过危险虽然不大,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防,你去买两个软甲回来,我们穿了也好防防子弹~”

    “好,少爷,我这就去!”

    鬼脚七急忙搓着胳膊离开,乔姐撇撇嘴道:

    “少爷,你们这次去什么威尔士,要去几天啊?”

    “这英国本土不大,长则一礼拜,短则三四天,就回来了,你不要担心!”

    张玄安排道:“我们不在家,你就别出门了,我已经定好面包,那老板每天会送来的~”

    将家里安排妥当,张玄便和鬼脚七,福尔摩斯等人一起去了车站,

    火车之上,张玄才见到了这个乔治王子。

    虽然听名字是英国人,但是这乔治王子看起来却是个德国人,

    而实际上,这乔治王子不仅有德国血统,还有丹麦,西班牙的血统。

    这倒也是,这些皇族自诩高贵,只在同等级通婚,各个国家的皇室相互通婚,保持国家外交上的和平。

    欧洲虽然国家众多,但是地方却不大,西欧更是只有江浙沪大小,

    所以这些混血只是听起来很唬人而已,多国血统也就是江浙沪混血。

    “你好!华生,福尔摩斯,张,鬼,感谢你们加入我的护卫队,在这次途中,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乔治王子紧张道。

    张玄早已经和福尔摩斯打听过了,这乔治王子不是大儿子,做国王的希望不太大,现在还只是个加里克伯爵而已。

    而乔治的几个兄弟之中,好几个都已经是公爵了,比伯爵高了一个档次,张玄看着这有点秃的乔治,内心充满了同情。

    众人来到了威尔士,便跟随乔治东奔西走,张玄这才看明白了,原来这他们是来给民众做演讲,做慈善,拉高政府和皇室的形象。

    而最能拉高皇室名声的有两个方式,第一个就是撒钱,第二个办法就是树立权威:骑士比武。

    “恩,乔治,你怎么找了这两个小个头护卫?看来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啊!”

    艾伯特王子看着福尔摩斯和张玄等人,肃然的脸上带着点小讥讽。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们是我特意找的高手,这一次你想赢我,只怕不会这么简单了~”

    乔治虽然在放狠话,但是话却有点结巴,显出了他的不自信。

    张玄只见这艾伯特等人的身后,站着几个精干的侍卫,其呼吸绵绵,近不可闻,显然也是高手。

    “是吗?那我真是翘首以待了~”

    艾伯特王子嗤笑着离开,卡文特低声道:

    “明日比武,一共五场,前两场是平民前来挑战,后三场是骑士之间的对决~”

    “哦,你有安排?”

    张玄看着卡文特,但是一边的福尔摩斯却是抽着烟斗道:

    “王子已经把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对于明天的排兵布阵,我是这样的安排,斯米尔彻,鬼先生,你们两个在应付平民~”

    “我去和普通老百姓打?”

    鬼脚七颇为意外,他的实力在一行人之中可谓最强,按照道理是压轴出场。

    “是的,鬼先生你的武功很高,但是对于拳头上却有点疏忽,而且平民之中也难免有高手出现!王子的骑士,必定要赢平民,保持贵族的风范!”

    福尔摩斯吐出烟圈道:

    “要是输给平民,别说国王之位,只怕伯爵之位也不稳固了,全赢平民之后,张先生,卡文特,华生,你们三个进行骑士比武~”

    张玄看了看华生,本以为福尔摩斯会亲自上场,但是没想到他推荐了华生,莫非华生的实力还在福尔摩斯之上?

    这倒不是因为张玄年纪轻,看人不准,而是因为这些老外,年纪轻轻的就看起来很老,在加上胡子拉碴,根本看不出来年龄和状态。

    “既然是王子的安排,以及福尔摩斯你这个聪明的脑袋安排的战术,那么就这么办吧,鬼脚七,明天可得小心一些,不要丢人了!”张玄笑道。

    修整一夜,第二日众人来到了米姆兰广场,这里已经围满了观众,其中还有一些正在热身的壮汉,看起来就是要前来挑战骑士的平民。

    在地方官宣布了王子们的善举之后,比武便正式开始了,看着这些老外大呼小叫,张玄心中古怪之极。

    这年头,外国的平头百姓过得也不怎么样,大部分人也不认得字,月亮也不圆,聪明的是那些资本家和有钱人。

    不过有一点比较有优势的是,这些老外办学校,小孩入学率很高,现在1900年,到1920年时间,这些新一代的老外大部分都认得字。

    有了大批识字青年,再加上技术上的领先,列强再次变强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世界上其他国家不是殖民地就是内乱不休,衰败就自然而然了。

    “少爷,我上去了~”

    鬼脚七一声长啸,打断了张玄游离的思绪,只见擂台之上一个壮汉正在欢呼雀跃,而一边的斯米尔彻已经被落魄厉害,看样子是打输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玄好奇道,福尔摩斯肃然道:

    “他就是约得镇之牛的杰拉德,自小跟随教会修行,右拳有500磅,但是他的左拳起码有600磅,斯米尔彻没注意~”

    “小子,力气不错,不过还不够看,让你两只手吧!”

    鬼脚七刚刚可没有发呆,而是自仔细的看了比赛,他已经发现了这杰拉德的弱点。

    其实来英国这么就,鬼脚七发现这里的人不怎么注重下盘功夫,

    那些练家子骑士虽然腿力不小,但是不够灵巧,腰马几乎没练,下盘普遍不稳。

    “可笑,我会打得你满地找牙的~”

    杰拉德怒吼一声,双拳齐齐攻来,

    鬼脚七只是以莲花步便一一躲开,更是以反插秧的步法切入杰拉德的身后,肩头一撞,前冲的杰拉德瞬间便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怎么样,你还想打吗?”

    鬼脚七负手而立,他终于有机会学黄飞鸿一样,摆出一代宗师的模样了。

    “可恶~”

    杰拉德怒喝一声,周身筋骨暴涨,青筋蜿蜒,气势骇人,但是无论他如何进攻,都无法碰到鬼脚七的衣角。

    “去吧~”

    鬼脚七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卖了一个破绽,那杰拉德当即攻上,却是鬼脚七一个蝎子摆尾给踢中了大脑门,摇晃了两下便扑倒在地。

    “万德福~”

    “好~~”

    “呐艾斯~~”

    周围的观众当时就热血沸腾起来,这样的精巧的技法,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鬼脚七又轻松自在的赢了五个平民挑战者,这才开开心心的回来,乔治王子大喜过望:

    “鬼先生真是好武功啊!想不到你仅仅是随意走几步,就将他们给击倒了~”

    “王子过奖了~”

    鬼脚七喜不自胜,又低声对张玄道:

    “少爷,他们的下盘普遍不怎么样,想要赢还是用腿法比较好~”

    “我知道了!”

    张玄点点头,继续看向擂台之上,艾伯特的护卫也下场和平民进行较量,不过这群护卫都是里凶悍的力量取胜,让人看得血脉膨胀。

    不多时,骑士之间的较量便开始了,福尔摩斯道:

    “第一场是短兵,第二场是长兵,第三场是骑兵,张玄,选择哪一个?”

    “怎么还这样,我还没练兵刃呢~”

    张玄颇为意外,这内家拳是先拳后脚次擒拿,而后才进兵刃。

    因为朝廷以前禁武,刀枪之类容易被拉去砍头,而且基本功不扎实,拿着武器也容易被夺走。

    兵器是手足之延伸,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不会吧,那你会不会骑马?”

    福尔摩斯也有点诧异,张玄摇头道:

    “我不会骑马,如果其他人没意见的话,我第二场长兵吧,棍法我倒是练过几个架势~”

    “好,那我来第一场短兵,华生你骑战~”

    卡文特面色肃然,众人商议完毕,便一一登场,卡文特第一个,拿着牛角锤登场。

    牛角锤不大,尖端是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尖角,用来击破盾牌和盔甲可是一流,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有点重,所以出招的时机很关键。

    张玄只见这艾伯特王子派了一个瘦高个出来,却是使用一个轻剑,如同天线一样的武器,显然是要以速度取胜。

    只是这卡文特倒是有智慧,一上来就迅速逃离,

    那护卫急忙追上,而卡文特一个滑铲,而后回手一击,就打断了对手的脚踝,胜负在五个呼吸决出。

    “怪不得卡文特的话,斯米尔彻会听,这人的经验和实力,都是上上之选啊~”

    张玄心中一喜,便提着长棍登场。

    他的对手乃是一个蓝眼壮汉,手拿长矛,神色肃然,

    张玄只见这人身形不动,但是那明晃晃的枪尖却是不停颤抖,反射着太阳光照在张玄的眼睛上。

    “张玄他没事吧?”

    福尔摩斯有点紧张,鬼脚七摇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少爷他的少林棍倒是耍的不错~”

    二人谈论只见,张玄却是抢先进攻,这棍乃百兵之祖,练好了棍法,其余兵刃便可迅速上手,

    少林棍有三十六技法,分别对于刀剑斧钺,枪矛槊戟。

    张玄以暗劲起手,长棍舞动却是寂然无声,

    那护卫心中一笑,以矛尖直取张玄左脚,看来倒是手下留情。

    但是慢刀急棍,坚硬的长棍却是陡然一弯,棍尖迅速点在了矛杆之上,那长矛瞬间制住去势,

    张玄劲力一吐,一招毒蛇吐信点出,长棍瞬间笔直直接攻向了对手的胸口。

    “当当当当~”

    但是这护卫也有些本来,长矛一抬,抖动起来好似水波一样,把张玄的攻击一一挡住,

    张玄接连攻了三招,此人就是滴水不漏。

    “六合棍~”

    张玄一声暴喝,少林棍法之中的杀招,六合棍陡然爆发,

    虽然是棍法,但却是棍换枪,枪换辊的技法。

    “冲阵势~”

    那护卫也是低喝一声,却是身形一矮猛然冲向了张玄,

    但是张玄早已经等待对手的反攻,却是一招周处挑虎,三重劲力齐齐爆发出去。

    “啪~”

    棍矛交击之下,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那长矛从中间炸断,有一尺多的矛杆都炸成了碎片,

    而张玄的长棍却只炸了一寸的棍尖,而后急急点在了那护卫身前。

    “承让了~”

    张玄这才长舒一口气,这护卫实力不错,但是招法太过直白,而且长矛也不是步战之兵,若是骑马的话,张玄必败无疑。

    “好厉害的小子,有机会我格努曼还要在请教一二~”

    那护卫捡起断矛道,回到场边鬼脚七后怕道:

    “刚刚好危险啊,那小子看来练了不少年了,矛法很厉害~”

    “是的,不过这人似乎没有一上来就全力出手,不然的话我还不一定扛得住~”

    张玄笑道:“行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华生先生,能不能全胜就看你了~”

    华生也是有点压力,严肃的点点头便去准备了,不大一会,华生便一身盔甲的骑着黑马,手里拿着五米长的长枪。

    骑兵的对决比较简单,两方人骑马冲击,谁落地谁输,虽然有护甲,但岔气骨折还是免不了的。

    “啪~”

    一鞭子下去,马儿立刻奔跑起来,华生身体紧紧趴在马脖子上,长枪的枪尖包着棉花却是动都不动。

    好强的控制力!

    张玄心中惊叹,二人已然交击在一起,仅仅是微微拨了一下,而后同时跌倒在地,却是打了一个平手。

    “没事吧!”

    福尔摩斯立刻飞奔过去,张玄面色一囧,这二人关系有点不一般啊。

    “还好~”

    华生脱下盔甲,露出了毛茸茸的胸膛,下面通红一片,看来受伤匪浅,福尔摩斯道:

    “幸好这次我们带了膏药,涂上就没事了~”

    “哈哈,没想到我竟然赢了~,真是多谢你们~”

    乔治王子大喜过望,那艾伯特王子脸色严肃,没想到这次竟然输给了这个弟弟。

    “国王说了,这次谁做的好,谁就能做威尔士亲王,只是王子还是伯爵,这次之后会升公爵,而后才是亲王~”

    卡文特低声道:“成了公爵,或者亲王,那么就有册封的资本了,王子不会忘记你们的~”

    张玄心中一喜,有了王子的人情,可以在这外国混个身份,做事也更加方便,本来他还打算走爱尔兰路线。

    这爱尔兰穷,买块地就能在男爵,也就是挂名的最低级男爵,本地人自然是不屑于顾,但是唬其他人不懂的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众人开心返回伦敦,不过数日就听说了乔治王子从康沃尔公爵,而张玄和鬼脚七则获得了男爵的身份,算是有了立足的资本。

    出国在外,传统的赚钱就是开饭馆,张玄便是如此打算,

    不过他做的都是中式快餐,招了一些劳工和留学生,生意红红火火。

    半年之后,薇黛儿和父母回到了伦敦,在接风宴上,薇黛儿兴奋道:

    “嘿嘿,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混了一个男爵,这下倒是好了~嘻嘻~”

    近一年没见面,薇黛儿倒是更漂亮了,张玄笑道:

    “我也没想到,还能走上王子这条线,对了,天津那里还好吧?”

    “挺好的啊,你爷爷身体也好,对了你师傅霍元甲回来了,还带了个新夫人,有了儿子,你没想到吧!”

    薇黛儿嘿嘿一笑,食指戳着张玄的脸,一次又一次。

    “师傅他回来了?”

    张玄心中一动,不过算算时间,师傅霍元甲是该回来了,只是接下来的剧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是的啊,你看,他们让我给你带信,信在我房间里面,待会拿给你啊~”

    薇黛儿挽着张玄的手,拉着张玄去跳舞去。

    忙活了半夜,张玄这才回去,看着信件,张玄这才了然,原来师父霍元甲遇到了一个哑女,在她的帮助下走出了心理阴影,重新开始正视武道。

    “看来师父突破暗劲巅峰是水到渠成的啊!不知道接下来,是师父比武,还是师父收徒弟,陈真他们,活几十年在上海被暗算?”

    张玄心有不已,立刻写信回去,嘱咐师父霍元甲一定要注意饮食安全,防止宵小。

    因为不论是哪个剧情里面,霍元甲都是死于中毒。

    远洋信件十分艰难,张玄托几个回国的人带回去,在半年后收到了回信,

    信中师父霍元甲说他准备建立精武会馆,招收了几个出色的弟子。

    其中有个出色弟子叫陈真,霍元甲除了教授武功之外,还想让他武艺有成之后,去东渡留学。

    之所以东渡而不来英国,是因为农劲荪在岛上留学过,有些关系。

    “原来是这样,这样我就放心了,起码师父还能活很久,这陈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不会也是和师父一样是连杰的脸吧~”

    张玄受到信件心中担忧这才放心,旋即便开始专心读书,

    他已经进入大学之中,专攻理工科,研究无线电和理论物理。

    虽然脑海之中有一些基本公式,但是要验证这些公式可是极其复杂的,而探究这些成因,却是让张玄体会到了农民收获果实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