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第三十七章:最后板块,田町正誉!
大名坐在窗前,他前面放着一副棋盘,正是阿斯玛最喜欢的将棋,不过大名的对面没有对手,他是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大人,丞相的筹款很成功。”一道身影出现在窗下,半跪着向大名报告明镜筹款的全过程。大名一边听着,一边用扇子抵着棋子移动着。等到那人报告完成,大名的这一盘棋也分出了胜负。

沉默了片刻之后,大名才缓缓的说道:“鞍马一族不愧是最擅长幻术的家族啊!这样也好,咱的那钱就投入到其他地方吧!不过那些商人居然这么有钱,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加税了呢?”

对于大名的问题,半跪在窗外的人不敢搭话。他可记得他的上一任就是因为自作聪明接了大名的话,不久之后就调到雨之国边境去了。

“嘛…算了,看看明镜先生接下来的动作吧!”大名想了想,微微一笑,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棋盘之上。

……

第三天,当月息正在统计善款的时候,明镜却带着青岩又一次出门了。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散步,而是有目的性的拜访一个人。田町正誉——火之国最著名的农业专家、水利学家、木土工程专家,现今六十岁。

田町正誉住在王都外围的小山上,他在山上种满了东瀛红枫,风一吹仿佛整座山着火一般。明镜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景象说道:“看来这位田町正誉先生是个热忱的人呢!”

“少爷怎么知道的?”青岩不愧是最佳队员,又给了明镜一次卖弄的机会。

“因为红枫的花语是热忱啊!走吧!”明镜笑了笑把握住了机会,这才心满意足的朝着山上的建筑走去。

两人走到院子前,看到一个年纪不到十五岁的小女孩正拿着扫帚认认真真的扫地,明镜对比了一下,还是决定让青岩叫门比较好,谁叫青岩长得老成呢?

于是,明镜往后退了一点,青岩走上来,对着院子里的小女孩喊道:“小姐,请问田町正誉先生在家吗?”

“你们找我爷爷有什么事吗?”小女孩抬头看着青岩问道。

“重要的事情,麻烦小姐跟田町正誉先生通报一声,丞相鞍马明镜前来拜访。”青岩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冷酷,语速也特地放缓了一些。

“哦哦,那你等一下哈!”小女孩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青岩身后的明镜,把扫帚放一边跑进屋里了。

“有劳。”青岩礼貌的对着小女孩的背影喊了一声,然后又退回了明镜身后。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传出了动向,一个清瘦的老人走了出来,他腰杆直,每一步都苍劲有力。走进了之后明镜才发现,这位老人还挺高,接近一米九了。

“我是田町正誉,听说丞相找我?人呢?”田町正誉看着青岩,歪着头问道。

“抱歉,我就是丞相,鞍马明镜,见过田町先生。”明镜不得不举起手示意道。

“嗯??”田町正誉低头一看,然后这位老人就半蹲下来,一手摸着下巴说道:“长得不错啊!可惜没报纸上好看,对了,你有没有对象?要不跟我家孙女交往一下怎么样?”

“……”明镜表情一囧,这货真的是火之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水利专家兼土木工程专家?居然第一次见面就推销孙女,这老头子心里是有多嫌弃他孙女啊?!话说刚才那一瞬间的不靠谱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吧!

“爷爷…”就在明镜发呆的时候,一支扫帚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的拍在了田町正誉的头上,接着小女孩压着怒火道:“快给我请客人入座啊!”

嗯…这对爷孙的相处模式还真特别啊!明镜和青岩对视一眼,心中默默想着。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两位里面请!”田町正誉哈哈大笑,站起来往里面一引。

“先生客气,请!”明镜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刚刚入座,小女孩就泡好茶端了上来。

田町正誉满意的朝着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问明镜道:“真的不考虑一下?看看我孙女多懂事啊!”

明镜暗自翻了翻白眼,懒的接老头子的话,他直接进入正题说道:“田町先生,我叫鞍马明镜,暂为火之国丞相。这一次冒昧上门打扰,是希望能请您出山,主持一条运河的开挖。”

田町正誉也立刻进入状态,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嗯,我看了今天的报纸,丞相在报纸上可帅多了。咳咳…我的意思是,丞相的想法感情上我是支持的,但在技术上,有点异想天开了啊!”

我不上镜真是太抱歉了啊!居然让你老人家提醒了两次!

明镜吸了口气,提醒自己这一次来的目的,他调整了一下心态问道:“水利、土木工程方面您是专家,专业方面最有发言权。我想问的是,您认为的技术难题如果依靠忍者的能力可以解决吗?”

田町正誉闭着眼睛思考着,然后从书房里拿出了几份地图和数本书籍,翻阅计算了一阵之后才说道:“嗯……光靠木叶村的忍者怕是有点麻烦,毕竟我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木叶村的土属性忍者并不多。不过,有雷属性忍者的话,应该也能做到。”

“既然忍者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明镜霸气的说道,木叶村的忍者做不到怎么办?明镜就去雨之国忽悠某个大BOSS好了,实在不行就去土忍村挂任务好了。

“哟,看到丞相这么有信心我就放心了,那么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田町正誉盯着明镜表情严肃的说道:“我孙女不许我出远门。”

这是什么鬼问题?!

明镜不甘示弱的盯着田町正誉:“先生是在开玩笑吗?您孙女看上去不到十五岁吧?能决定您的行程?”

谁知明镜刚刚说完,一支扫帚从天而降“啪”的一声砸在他头上,一旁的青岩也是目瞪口呆,小女孩刚刚不是出去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青岩的神色一下凝重了。

“不好意思,我田町琪琪已经二十二岁了,只是发育比较晚罢了!我不让爷爷出远门是因为外面太危险了,一个老人家很容易出意外的。”田町琪琪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握着拳头,好像随时会暴走一般。

“呵呵呵…田町小姐果然驻颜有方啊!”明镜眼角抽了抽,人家都是只长胸不长个子,这位倒好,胸和个子都不长。恭维话说完,明镜语气一转,充满慈悲的说道:“可是在边境,数万灾民无家可归。他们也是父母生养、有血有肉的人啊!田町小姐忍心看着他们这么受苦吗?”嗯,如果头上没有盖着扫帚肯定效果更加!

“可、可外面到处都是流寇强盗,我爷爷年纪大了,不能这么奔波劳累……”田町琪琪咬了咬牙,有些动摇了。

“这样吧!”明镜将头上的扫帚拿下来,他看着田町琪琪说道:“田町先生的安全,由我们来保护!我保证,却不让田町先生受半点伤害!”

“你们?你和他吗?”田町琪琪瞄了一眼旁边的青岩,语气有些自傲的问道:“你们连我的扫帚都躲不过,怎么保护我爷爷?”

“我总不能让田町小姐把杯子打倒,让茶水淋湿座椅吧?”明镜微微一笑,反问道。

“你!…”田町琪琪瞪着明镜,没想到这个家伙嘴巴这么厉害,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不如这样吧!”明镜不等田町琪琪说完就接话:“你我二人比试一场,如果我侥幸赢了,田町先生就跟我走,如何?”

“好!这一回我不会留情的。”田町琪琪立刻点了点头,一旁的田町正誉饶有兴的看着两人打赌,仿佛一切跟他无关一般。

片刻之后,田町琪琪换上了一身剑道服,腰间别着武士刀站在院子里,画风一下子就漂亮了起来。明镜则单手握着汉剑,静静的看着田町琪琪。

“小心了!”田町琪琪提醒了一句,猛地朝着明镜冲了上来,大拇指一弹,刀微微出鞘。

明镜则意外的看着田町琪琪,这不是武士常用的顺刀冲锋吗?这个女生是忍者世界里的武士啊!她跟三船有没有关系?

眨眼间,田町琪琪靠近了明镜,一道寒光中,刀出鞘了!

明镜眯了眯眼睛,脚不离地的往后滑。田町琪琪把手中的刀鞘朝着明镜扔了过来,然后双手握刀一往无前的突刺。

就在这时,明镜脚下停止往后滑,上身继续往后倒避开了刀尖。同时手中汉剑往上一挑,正好抵在了田町琪琪的胸口。

两个人动作一顿,下一刻明镜因为没有力量在后面支撑而摔倒在地。田町琪琪一愣,接着懊恼的咬了咬嘴唇。

田町正誉走到孙女身边,笑眯眯的说道:“这一回意识到了吧!平时爷爷说你你还不信。”

“哼,这次算他运气好!”田町琪琪哼了一声,心中也不禁疑惑自己是不是太急功了?这家伙从头到尾就两个动作,往后退加一个上挑。真是的,失败了真讨厌!

明镜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田町正誉说道:“这下先生可以跟我走了。”

“丞相果然心系灾区,咱们什么时候出发?”田町正誉也急不可耐的问道。

“明天,我来这里接您!”明镜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