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万理之理 > 411.妈妈我不想死

411.妈妈我不想死

    翠绿色的眼睛和亚麻色的头发,还有那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纪女孩脸上的苍白和憔悴,高帅确定这就是费多西娅的主体意识了。

    高帅心念一动,穿过窗户,来到卧室里边。

    卧室到处都是粉红色的,除了靠窗的床外全部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娃娃,由此可以看出卧室主人对娃娃的喜爱。

    城堡是费多西亚灵魂的投影,这个卧室则就是费多西娅灵魂的核心了。虽然经历了五百年的时间,女孩的心理年龄依然没有变化。

    随着高帅的到来,费多西娅的眼睛也随之移动,可她的眼睛和之前比起来并没有变化,还是那么的空洞,目光完全没有焦点,高帅知道这表明女孩只是本能的感应到自己的存在而已。

    理论上此刻的费多西娅已经醒过来了,可长久以来的禁闭已经永久性的破坏了她的意识,女孩现在更像是一台根据固定程序运行的电脑,当灵魂承受不住的时候就解封意识,当意识承受不住的时候就将其再度封闭起来。

    意识和灵魂并不是一个概念。意识是灵魂运行的结果,是灵魂对外部信息接纳运用的表现,是灵魂产生的信息集合。

    意指的是信息,识就是对信息的认知,合在一起就是意识。一个人诞生之初仅有一点点固化在灵魂里的本能信息,比如对身体的控制,又或者进食这样最基本的欲望。之后随着人类的成长,不停的接受外部信息,通过学习理解这才产生独立的意识。

    所以意识基于灵魂又不完全属于灵魂。

    谢克列捷娅重衍的量子云团里就包含了大量死后的人类意识,因为强烈的执着,在灵魂消亡或者回归灵魂海之余,生前的意识信息却被遗留下来,这些信息以量子态存留在宇宙中,能够通过灵魂之力的驱动再次运行起来。

    可也正因为没有了灵魂的支撑,这些意识也就不会再有进步,只会被冻结在死前的那一刻。就像瓦尔瓦拉,她可以和生前一样指挥舰队,也认得她的姐妹,但是无法像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去接受新事物。

    这也是为什么谢克列捷娅不能去重衍特鲁斯的第五舰队的原因,因为意识的冻结,特鲁斯将会是第二性永远的敌人,不会再有改变的一天。

    同时,因为重衍这些信息的并不是它们的主人,所以必定会由所偏差,这些量子态的信息必然会被观察者干扰,所以重衍的结果往往会和原本的信息有所偏差,就如同松岛幸八重衍下的武藏号的战斗力明显高于原版。也正因为这种偏差,所以这个能力才会用衍这个含有衍生意义的字来命名。

    高帅的灵智之光不能重衍已经存在的意识,它的能力是让灵魂产生独立的意识,是意识的起源。布拉列瓦在遇到高帅之前只会本能的求生呼救,只有被灵智之光点亮之后,才真的能够思考交流。

    现在的费多西亚就有些像布拉列瓦当时的状态。

    “妈妈!”费多西亚忽然张开干涸的嘴巴,嘶哑的说道:“是你吗?妈妈,我终于等到你了!”

    女孩竟然将自己认成她的母亲,高帅闻言一愣,想了想,可能还是灵智之光的原因。灵智之光不只能赋予灵魂以灵智,更是灵魂的本源,一切灵魂本能的会亲近灵智之光。

    “妈妈救我!”女孩哭喊着说道。

    高帅闻言,伏下身,握住费多西亚的小手,来自灵魂的抚慰让费多西亚暂时安静下来。

    意识已经破损严重的女孩甚至丧失了分辨能力,她本能的感觉到了灵魂上的亲近,潜意识里已经将高帅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高帅感觉到费多西亚通过灵魂传递过来的各种感情,有对母亲的爱和依恋,也有忐忑不安。

    “妈妈,费莎知道错了,费莎不应该离家出走。妈妈说的对,外边真的很危险,坏人好多,费莎打不过他们。”

    “不过费莎也没有给妈妈丢脸,妈妈你知道吗,费莎可是从那群卑劣的骑鲨鱼的臭海盗手里救下了十万人呢!他们的族人几乎要被那群海盗杀光了,我就像妈妈一样,将他们收容到庇护所里。”

    “你知道吗,妈妈,费莎最崇拜你了,你是边荒地带最伟大的庇护者,费莎也要和妈妈一样,而且费莎做到了!”

    忍受了五百年的恐惧和孤寂,费多西亚说起来滔滔不绝。

    高帅倒是听的一愣。边荒地带的庇护者?这个女孩的母亲竟然是边荒地带的六王之一,与国王洛巴诺夫和狩猎者戈尔纳克斯齐名的,六王之中唯一的女性,庇护者奥斯托亚.利特克维奇!

    如果说边荒地带大多是流放的罪犯,卑劣的海盗以及各种各样的恶人,那么六王之一的庇护者奥斯托亚则是少有的好人。庇护者奥斯托亚的名声遍及整个边荒地带,以向弱者提供庇护出名,她的星域也是边荒地带里最和平繁荣的。

    奥斯托亚拥有庇护他人灵魂的能力,在这一点上正好与狩猎者相反,狩猎者要用人类的灵魂去喂养他们的食魂鲨,所以六王之中,这两方是死对头。

    这么一来,倒也能解释为什么狩猎者要如此残忍的虐待一个小女孩了,而且他们将流放舱扔到空寂之海里也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

    只不过谁都没想到费多西亚竟然支撑了五百年,而自己恰巧又跳跃到空寂之海,意外的发现这个流放舱。

    就在这时,城堡再一次晃动起来,费多西亚的眼睛缓缓的合了起来,按照老者的说法,费多西亚的意识支撑不住,再次封闭起来了。

    意识再次封闭之前,费多西亚也好像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得救,而且似乎妈妈一直没有理睬自己!

    “妈妈,你为什么不理费莎?费莎不想死!”费多西亚不由得再次哭喊起来,向高帅求救着,直到她与高帅的灵魂连接中断。

    高帅松开握着女孩的手,脸色阴沉的回到城堡底层,老者还在那里恭敬的等候着。

    “告诉我发生的一切!”高帅沉声说道,来自灵魂的寒冷让老者止不住的颤抖。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3/3697/4703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