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12章 怕我关键部位被别的女人看了?
    第112章怕我关键部位被别的女人看了?

    “卿少,我们回病房吧!”许久,旁边的程叔道。

    卿少这才反应过来,想了想,他开口:“派一个人在这里看看,一会儿手术室的病人出来,告诉我他在哪个房间。”

    “好。”程叔点头。

    又等了很久,‘手术中’三个字的灯光终于灭了,贺梓凝这才猛地直起身子,看向里面。

    因为维持了一个姿态许久没动,她的腿有些发麻,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

    看到手术室的门打开,她心中一紧,扶着旁边的墙面站好,声音发颤:“医生,他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而是只是外伤,所以没有大碍,他应该很快会醒。”医生道:“现在需要转移到病房,但是我们没有单独的……”

    话还没有说完,赶过来的沈南枫已然递上名片,道:“医生,院方那边我们已经打了招呼了,有独立套间,另外,请您不要将霍总受伤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医生看向贺梓凝,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他儿子房间里贴的海报女主,所以……

    他立即明白过来,点头:“好的,那马上给霍先生转移独立套间!”

    五分钟后,霍言深被护士推了出来,贺梓凝连忙跟随着到了套间。

    护士开口道:“因为病人的伤在腹部,所以这三天都不能下地,要等拆线后才能出院,另外,如果病人想坐起来,动作千万要慢,不要勉强。”

    “好的。”贺梓凝又听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送走了医生,来到霍言深的病床前。

    他静静地躺着,不过,经过止血,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她握着他的手,守着他,一动不动。

    旁边,沈南枫问道:“夫人,要不要吃点什么?”

    贺梓凝摇头:“没事,我不饿,另外,宸晞那边,你都安排好了吗?”

    沈南枫点头:“嗯,都安排好了,小少爷还不知道。等明天霍总好些了,我再接他过来。”

    “嗯。”贺梓凝道:“静染小姐那里,我自己来通知吧!”

    “好的。”沈南枫道:“夫人,我现在安排人送点儿您和霍总的衣服过来。”

    沈南枫出去打电话,于是病房里安静了下来,贺梓凝看了看霍言深吊瓶里的液体,然后,又重新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即使是躺着,他也眉目精致如画,英挺俊朗。她好似受到蛊惑一般,慢慢靠近,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安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她想,要是在平时,估计他早就马上睁开眼睛,冲她挑眉:“凝凝,你在引诱我?”

    想到这里,贺梓凝唇角不自觉扬起了几分,可是,片刻之后,又被担忧所取代。

    她轻轻碰了碰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深吸一口气:“言深,我会不会反而连累你?”

    这时,霍言深的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线,在贺梓凝面孔上聚焦,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清晰起来。

    他心头一个激灵:“凝凝,你没事吧?”

    她听得心头一颤,他醒来竟然第一句话是问她好不好?

    “言深,你救了我,我没事。”贺梓凝握紧他的手:“你知不知道,当时那么危险,你为什么……”说着,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没关系,我不是没事吗?”霍言深抬起那只没有输液的手,去帮贺梓凝擦眼泪:“笨宝宝,哭什么?”

    她听到他放柔的话,眼泪掉得更加汹涌。

    当时情况千钧一发,他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宁愿自己被撞,也要将她推开,根本就是本能!

    生死一线的时候,最能说明心意。她怎么可能不为之动容?

    不过,怕霍言深手抬累了,贺梓凝还是忍住了眼泪。她红着眼睛看他:“我好害怕你有事……”

    他笑:“老婆这么漂亮,还给我生了个聪明儿子,马上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怎么舍得离开?”

    听到结婚,贺梓凝的心猛地一颤。

    她想要告诉他,可是看到他现在的状态,决定还是等他稍微好一些了再说。

    于是,她冲他道:“言深,你没吃饭,饿不饿?医生说可以吃点流食,我去给你熬点粥?”

    霍言深原本不想吃的,不过一听贺梓凝熬的,马上食指大动:“好,不过宝宝也别累着了!”

    她笑笑:“我没事,那我现在去厨房!”

    助理之前已经备了一些日用品,贺梓凝看到,有些养胃的小米,还有点儿别的杂粮,于是,她淘米烧水,开工起来。

    粥煮在了炉子上,她这才返回床边,冲霍言深问道:“言深,你的伤口疼不疼?”

    他摇头:“没事,只是皮外伤。那辆车之前就撞过,前面有个尖锐的东西,划伤了我而已。我身体没事!”

    他说得无所谓,她却听得心头发紧:“能不能给我看看?”

    他拉住她的手:“别看,你们女孩子小刀割伤都怕,别吓着了。”

    她摇头:“我想看看。”

    说着,贺梓凝掀开被子,然后打开了霍言深的病号服。

    因为伤在肚脐下面一点,所以,他下面穿的裤子只是提到了一半,贺梓凝脸颊一红,平复着心绪,这才将目光落在霍言深的伤口上。

    上面贴着的纱布有大概十五厘米长,中央处,有轻微的血丝。

    她看得心头微颤,正咬着唇没有说话,霍言深就开了口:“凝凝,你是不是担心你老公关键部位被别的女人看了?”

    “啊?”贺梓凝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他都在想什么?!

    贺梓凝无奈地看向霍言深:“我看了,今天手术室里都是男医生和男护士,所以……”

    他顿时唇角微扬:“你没吃醋就好!”

    她担心他的伤都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这个而吃醋?

    贺梓凝给霍言深盖好被子,认真道:“言深,谢谢你救了我。”

    “笨死了,不救你难道救别的女人?!”霍言深捏了捏贺梓凝的脸。

    “我去看看火怎么样了!”贺梓凝说着起身,跑去厨房看。

    霍言深看到她的背影,心头好笑,他的小娇.妻好像又害羞了?

    不得不说霍言深体质真的不错,受了伤输着液,精神却很好。

    等到粥都熬好了,他依旧还很有精神。

    贺梓凝盛了一碗过来,冲霍言深道:“还有点烫,我一会儿喂你?”

    他愉悦地点头,心想,原来还有这样的服务?

    “凝凝,你也没吃晚饭,你先吃了再喂我!”他吩咐道。

    她知道他下了命令向来说一不二,于是点头,又盛了一碗边吹边吃。

    霍言深躺在病床上,只觉得看贺梓凝吃饭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直到她吃完,她来到他的床边,道:“言深,你伤口不能动,我帮你把床稍微摇上来一点儿,你如果哪里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说着,贺梓凝走到旁边,给霍言深将床头升起了大约三十度,然后转头过来道:“现在怎么样?”

    “没问题!”霍言深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贺梓凝。

    她重新在他身边坐下,舀了一勺粥,在唇边试了试温度,这才递了过去:“尝尝味道合适吗?”

    霍言深就着贺梓凝的手尝了一口,眼底都是愉悦的光:“很好吃。”

    只要是她做的,哪怕是他之前不爱吃的甜点,也觉得香!

    房间里,气氛变得温馨极了,以至于过来查看的护士,都不自觉放轻了脚步。

    而这时,卿少得知了霍言深的病房号,于是走了过来。

    护士看到他,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就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里面的场景。

    房间里,贺梓凝舀着粥,一勺又一勺地喂霍言深。

    他虽然看不到她的眼神,却能感觉到那种无处不在的温馨。

    只觉得脚底有凉意一点一点蔓延,似乎房间里和走廊上,已然相差两个季节。

    里面温暖如春,而外面却是冰天雪地。

    卿少恍惚里想起,他第一次看到贺梓凝的场景。

    那也是一个冬天,可是,为什么他却感觉到温暖?

    直到,走廊的另一头,有脚步声传来,卿少猛地反应过来什么,连忙快步往前走,直直地没有回头。

    沈南枫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看已然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顿了顿,他正要走进去,便看到了房间里的场景。

    这样的情况,他老板肯定是不想见到他的了,所以,直到贺梓凝喂完了饭,沈南枫这才走了进去。

    他先是问候了霍言深,然后汇报了一下这件事的后续处理情况。

    最后,他将燕窝放在了茶几上,随口道:“对了,夫人,刚刚有人进来过吗?”

    贺梓凝摇头:“没有人知道言深受伤,所以没有人来探望。”

    “哦,可能是正好经过的。”沈南枫道:“背影看着有些眼熟。”

    “谁啊?”贺梓凝问。

    “没事,那人已经不在了,只是相似而已。”沈南枫道。

    贺梓凝和霍言深也没有多想,霍言深又吩咐了一些事,而因为药物里有镇定的效果,所以,这才感觉到困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贺梓凝见霍言深的情况好了很多,于是,让沈南枫派人把霍宸晞接了过来。

    小家伙一进来,看到霍言深躺在病床上,于是,马上跑到了床边:“爸爸,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