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14章 走?想都别想!
    第114章走?想都别想!

    霍静染却没有过去,而是开口道:“夜先生,没关系,您想谈什么,我站着说就好!”

    “很好,那我看你就在这里站一.夜!”夜洛寒的眸底猛然迸发出冷光。

    随着他的话落,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门口关了门还落了锁,金属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霍静染的心,随着那声落锁,倏然凝固。

    夜洛寒则是站起身,走到霍静染面前:“想清楚了,上楼找我!”

    说完,他直接转身上楼。

    霍静染听到楼梯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渐渐远去,然后,一切归于静谧。

    她转头,看到有灯光从二楼落下,她看了一下别墅的格局,很明显,他是去了他的卧室!

    这一刻,她感觉到尊严和现实在她的心底叫嚣厮杀,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内心,早已兵荒马乱。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似乎都很有耐心互相消耗,直到,别墅的灯光突然熄灭,一切,归于黑暗!

    骤然的黑暗只是吓了霍静染一跳,随即,她就平稳了心绪。

    过去的她,的确是很害怕这样的黑暗的。

    记得小时候,一次打雷,家里的电突然短路,正在卧室玩玩具的她吓得尖叫。

    那天,恰好大人们带着霍言深兄弟俩出去了,就她和夜洛寒、还有一些佣人在家。

    夜洛寒在她隔壁,听到她尖叫马上就跑过去陪她,将她抱在怀里,说不用怕,他是男子汉会保护她的。

    想到过去,霍静染嗤笑一声。

    刚刚断电,是他故意的吧?可是,他以为她还是过去的那个她么?

    十年,她在黑暗里生活了十年,又怎么可能再害怕这样的黑暗?!

    而且,她觉得,此刻的黑暗,比起刚刚的光明,似乎更有安全感。

    霍静染按照记忆,走到门口,试着开门,却发现门的确不知道怎么锁了,她打不开。

    看来,夜洛寒是不可能放她走了。而且,他故意将电闸关了,就是让她害怕,让她主动去找他、好羞辱她吧?

    只是,他失算了。

    霍静染走到沙发上,坐下,闭上眼睛,安静地等待着时间。

    而楼上,夜洛寒仔细倾听,却没有听到楼下传来任何声音。

    她不是最怕黑暗的么?是在撑着没有尖叫吗?

    很好,他倒是要看看,她能撑多久?!

    想到这里,夜洛寒不知道为什么,心头都是烦躁,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楼下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难道,她直接吓晕了?!

    这个念头一起,夜洛寒已然大步向着楼下跑了下去!

    其实,这十年,他也经常不开灯,就那么感受着黑夜。

    曾经的那段黑暗时光,是他一生中最开心也是最痛苦的时光。

    他不知道是在缅怀过去还是要刻意提醒现在的自己,所以,他竟然也那么习惯这样的黑暗。

    因此,他没有开灯,便已然跑到了楼下大厅。

    可是,因为他早就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所以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他根本看不到她。

    下来的时候,他因为跑得太急忘了带手机,所以,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什么照明设备。

    夜洛寒大步来到门口,检查了一下门锁,的确是关好的,所以,她还在。

    他安静下来,仔细听着,似乎,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她真的晕了?

    就一片黑暗就晕了?!没用的女人!

    他不知道在烦躁什么,大声喊道:“霍静染!”

    霍静染掀开眼皮,听着黑暗里夜洛寒的动静,又听到他在叫她,心头微动。他这是以为她晕倒了?

    她自嘲一笑,霍静染,你看,这就是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的对比。过去你总是依靠别人、害怕黑暗;现在呢,已经被经历锻炼到了无坚不摧了么?

    “霍静染?!”夜洛寒又喊了两声:“霍静染,你给我回答!”

    “小染……”

    听到他最后一声,沙发上的霍静染身子猛然绷紧。

    “滴——”而就在这时,霍静染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夜洛寒马上转身,拿起手机,然后打开了屏幕上的光亮。

    借着屏幕的光,他看到了霍静染正坐在沙发上,静淡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她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眸底都没有什么波澜。

    她的淡定,正好是他此刻暴躁的对比,仿佛他是个跳梁小丑!

    他心头的火,猛然升起!

    他大步走到沙发前,双手撑在她身侧的沙发靠背上:“霍静染,你装什么死?!”

    她抬眼看他:“我装?夜先生您是不是太抬举自己了?在你面前,我没必要装任何东西,来故意让你喜欢或者厌恶!”

    夜洛寒的瞳孔猛然缩紧,骤然的压力从周身散发。

    手机屏幕已然黑了下去,顿时,空气充斥着浓郁而压抑的气息。

    即使什么都看不见,夜洛寒还是能准确地捏住霍静染的下巴,此刻的他,已然冷静下来,语气带着几分轻嘲:“霍小姐,你大晚上来我这里,还说什么都没想?!”

    她还没回答,他就继续嘲讽道:“我有没有对你强调过,必须晚上来?没有!那你为什么不选择白天?”

    她呼吸一窒。

    这一刻,尊严落进泥土,从她来到他家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百口莫辩。

    “所以,还装什么纯情?!”他冷笑着,直接压了上去。

    一瞬间被他的气息包围,霍静染瞬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惊恐地用力推他,可是,夜洛寒却紧紧禁锢着她,丝毫不能动弹。

    霍静染的双手,被他用力钳住,然后,狂风骤雨般的吻就那么落了下来。

    熟悉又陌生的触感,在黑夜中更加清晰。

    以前,那样的吻让她觉得多温暖,此刻,就有多冰冷。

    明明他的身体也热,可是,她却觉得很凉,凉到彻骨。

    黑夜里,衣衫摩挲的声音被无限放大,耳鬓厮磨间,霍静染的衣扣早已被拉到散开。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已然变化的身体,烙印一般,死死抵在她的身上。

    这一瞬间,心底深处猛然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霍静染一把推向夜洛寒:“你放开!我要走!”

    她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即使染印记是她的梦想,也不要了。

    她要捡回自己在他身上遗失的尊严!

    她又要走?!所以,一走就是十年吗?!

    当初,她对不起他,被他发现,一走十年,让他恨了十年。现在,什么都没有还清,竟然还要走?!

    夜洛寒的心底,涌起难以抑制的怒火,他猛地扣紧她:“走?!想都别想!”

    说着,他抓住她的衣服,猛地一拉——

    一道清晰的帛裂声在黑夜里炸开,霍静染的心一下子收紧,甚至,她能感觉到有凉意掠过皮肤,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是,这样的凉意不过两秒,便马上被覆上来的温热身体所取代。

    夜洛寒强势地分开了霍静染的双腿,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推拒,却根本将他推不下来!

    直到,身体猛然被贯穿,两人一下子惊住,都有短暂的停顿。

    因为紧张,霍静染的身体根本没有打开,他这么闯进来,让她感觉到一道干涩又磨砺的痛,让她不由死死地抓住了夜洛寒的手臂。

    因为用力,指甲几乎扎破了他的皮肤。

    不过短暂的停留,夜洛寒便猛然反应过来,他冷笑:“这么紧?看来,你这几年你那老公也根本没兴趣碰你嘛!”心头,蓦然升起一阵愉悦。

    她听到他的话,心底涌起耻辱的同时,都是叛逆的情绪:“夜先生,你恐怕不知道吧,现在那里都能做超声刀了,只要定期去保养,就能收紧和处女一样!你觉得,我家那么多钱,我可能不去做?这样,我老公才会更爱我啊!”

    她的话仿佛一柄带着倒钩的刀,猛地击碎他心里所有的防御,扎入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拔出来的时候,带得那片血肉早已模糊不堪。夜洛寒猛地用力撞向霍静染的身体:“闭嘴!”

    “怎么,不想听?”霍静染虽然痛极了,可是,却依旧笑着:“你逼我过来的时候,不就应该想到的吗?我都结婚了,怎么可能没和别人睡过?!今天早上,我和我老公还……”

    他猛地低下头,堵住了她的唇,将她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都封入了腹中!

    接着,他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似乎是纯粹的发泄愤怒,又似乎是无法抑制生理冲动。

    开始,霍静染还能挣扎几下,到了后面,她被疼痛凌迟到麻木,渐渐放弃了抵抗,任着身上的男人发疯。

    这时,她的手机连续来了几条消息,不断亮起,房间里的光,忽明忽暗。

    黯淡的光影能遮住很多细节,因此,霍静染看到的夜洛寒面孔还是十年前那般俊逸,只是,却凉薄了温度,淡漠了距离。

    她,好容易想要从新过一段生活,可是,依旧还是奢望么?

    这一刻,霍静染突然有些想哭。

    可是,她却发现,只是鼻子酸了一下,却没有流出眼泪。

    看来,最深刻的痛苦,是没有眼泪的。

    或者说,眼泪只在在乎自己的人面前,才有用。在恨自己的人面前,反而是他用来嘲笑和攻击她的武器!

    霍静染咬牙受着,收起了所有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