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15章 你睡着了,就偷偷摸我胸肌
    第115章你睡着了,就偷偷摸我胸肌

    夜洛寒发现,即使身下的人就好像死鱼一样,他的身体还是因此发了疯一样得兴奋!

    他不由想起,几年前,他为了报复她,找了女人。那女人也脱光了爬上他的床,可是,他到了关头,却还是觉得无法忍受,直接将一丝不挂的女人赶出了门。

    之后,也遇见过各种类型的诱.惑,可是,他竟然连一点儿兴趣都提不起来。

    难道,只有霍静染可以?为什么?!凭什么?!

    他一边冲击,一边疯狂地吻她,直到她的身上,布满了他的痕迹,她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二字,恨得红了眼睛,却同时在她身体深处释放。

    铃声响了很久,一直到屏幕熄灭,房间里的疯狂才跟随着慢慢退温。

    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情.欲后的味道,有些腥味儿。

    夜洛寒从霍静染身体里抽出来,然后,转身冷漠地离开,就好像她是他招过来临幸的女人,结束了,她就该滚了。

    耳膜里,有男人上楼梯的声音。好半天,沙发上的霍静染这才慢慢动了动身子。

    她跌跌撞撞坐起来,拿到了茶几上的手机,给保镖回了电话过去:“卢敬,不好意思,刚刚睡着了。”

    “哦,大小姐,我看您一直没回来,您没事吧?”卢敬问道。

    “没事。”霍静染声音干涩道:“今天在朋友家,估计不回去了。”

    卢敬道:“好的,大小姐,您照顾好自己,有任何事,第一时间给我电话。”

    “好。”霍静染挂了电话,关上手机,唇角,却涌起一抹自嘲。

    她伸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却发现完全碎裂,根本没法再穿。

    而房间门被紧锁着,她也根本无法出去。

    她重新回到沙发,闭上了眼睛……

    夜,越来越浓,直到许久,霍静染因为浑身酸痛,终于无法支撑,睡了过去。

    而在她睡着后不久,早就去了卧室的夜洛寒却从楼上下来了。

    他已经重新打开了电闸,顿时,便看到了沙发上睡着的女人。

    她的衣衫破碎,身上布满了他刚刚留下了痕迹,青青紫紫。

    她双眸紧闭,秀气的眉蹙着,似乎在梦里也不开心。

    他慢慢地向着她走过去,低头凝视着她。

    她缩了缩身子,蜷在沙发里,似乎觉得有些冷,无意间将手臂都抱得很紧。

    黑色的沙发,白皙的女子,强烈的色彩对比。

    夜洛寒俯下身,眸底翻滚着激烈的情绪,可是,抱起霍静染的时候,动作却很轻,好似捧着易碎的泡沫。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到了他的卧室,再轻放在了床上。

    他躺上去,看了一眼在他身侧的她,只觉得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关了灯,房间的一切再度陷入黑暗,夜洛寒伸出手臂,将霍静染揽入了怀中。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哼了一声,却没有醒。

    *

    而医院的病房里,却是另一番气氛。

    不得不说霍言深的体质很好,他的伤口恢复得很快,这天,已经能够下地了。

    能下地,便已经不再用导尿管,半夜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想去洗手间,于是,从床上撑了起来。

    他一起来,旁边守夜的男护工就被惊动了,走过去扶住霍言深下床。

    他用完洗手间,冲护工道:“你去休息吧,我去里面的房间。”

    护工知道霍言深去找贺梓凝,于是点头:“霍先生,您小心!”

    霍言深轻手轻脚地来到贺梓凝的门口,走了进去。

    她似乎睡得颇香,他能听到她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借着微光,他看到她将自己裹得好似一个蚕宝宝,只露出大半张脸在外面。

    看了一会儿贺梓凝,霍言深这才坐到了床边,然后,慢慢躺了上去。

    她似乎有所察觉,翻了个身。

    他伸手,勾了勾被子,将手伸了进去,拉住了她的手。

    黑夜能将人的感官无限放大,所以,她的手在他的掌心,显得比过去更加柔.软。

    只是,依旧还有浅浅的茧,在她柔.软的手心里,格外突兀。

    他好想抱抱她,可是,又怕把她弄醒,于是,就这么牵着。

    可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她已经将他的怀抱当成了习惯,所以,在霍言深觉得不盖被子稍微有些凉的时候,身侧的贺梓凝便掀了掀被子,直直地向着他的怀里滚去。

    他一把伸手抱住,虽然她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伤口,可是,他依旧扬起了唇角,

    霍言深拉过被子,将他们都裹在了被子里,裹成了一个合体蚕宝宝。

    第二天,贺梓凝醒来,感觉到浑身上下不但暖,还有些热。

    她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窝在霍言深的怀里。

    她不由愣了愣:“言深?你怎么在这里?”

    他侧头吻了她一口:“没有你,我睡不着。”

    她一下子想起什么,连忙稍微远离他的身体:“我有没有在你怀里乱动,有没有碰到你的伤口?”

    霍言深正要说没有,却心念一动:“有。”

    “啊?”贺梓凝心头一惊,连忙道:“我看看怎么样了?”

    说着,贺梓凝掀开被子。可她没有看到霍言深伤口的纱布有血迹,反而看到了距离纱布十厘米的地方,高高竖起的旗帜。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你——”

    “宝宝,都是你干的!”霍言深一脸无辜:“你主动爬到我怀里,还伸手在我身上乱摸。”

    “怎么可能?我睡觉不会乱摸的!”贺梓凝申辩道。

    “你睡着了就爱乱摸我。”霍言深说着,指着自己打开的睡衣扣子:“这里都被你霸王硬上弓扯开了,就为了摸我胸肌。”

    贺梓凝看到他衣服扣子的确开了三颗,心头怀疑,她睡觉难道真有这嗜好?!不会吧……

    “宝宝,要不然为什么我每天早上起床,都会要你一次呢?”霍言深道:“就是你点火点的!”

    贺梓凝语塞。

    “小宝宝,是不是想要?”霍言深凑近贺梓凝,呼吸落在她敏.感的耳垂上:“但是我现在伤着,暂时还不能运动,就算你坐上来,因为伤口太靠近,也……”

    “啊啊啊!”贺梓凝抓狂,一大早就听他这些浑段子!

    都受伤了,满脑子还是这些!

    “宝宝,你不用害羞,因为我也想!”霍言深抱住贺梓凝,气息不稳地道。

    他受着伤,她又不敢乱动,只好任由他亲.吻她的耳垂,弄得她几乎要疯了,身体里竟然还真升起了空虚感。

    这样的状况,一直到护士进来查房,贺梓凝才得以解放。

    她的脸颊红的、耳朵粉色,整个人明显一副春心萌动的模样,走进洗手间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她又羞又恼。

    她匆匆对霍言深说了一声去楼下买点东西,就快步去了病房外。

    一路出去,贺梓凝因为脚步太快,没有注意脚下的地砖是刚刚拖的,她的脚底一滑,就向着前方摔了过去。

    她心头一惊,本能地伸手抓可以攀附的东西,却抓住了一只手臂。

    接着,面前的男人将她扶起,声音温柔:“没事吧?”

    她回过神来,抬起眼睛,便看到了一张惊.艳的面孔。

    这样的面孔太特别,所以,她一下子就记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那天,霍静染突然晕厥去医院,她下楼拿外卖的时候,就遇见过这个男人。

    “谢谢您!”贺梓凝站稳,放开卿少的手:“刚刚不好意思,没有抓伤你吧?”

    他微笑地凝视她:“没有。”

    她感觉他的表情怪怪的,就好像他认识她一样,于是,贺梓凝马上戒备地道:“那打搅先生了!”

    说罢,连忙绕开卿少离去。

    卿少转身,看着贺梓凝消失的背影,只觉得手臂上还停留着她刚刚留下的触感。他的眼睛里,还停留着她绯红着脸颊、抬眼看他的模样。

    贺梓凝走到楼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竟然下了雪。

    应该是从昨夜开始的吧,已经给整个城市镀上了一层银装。

    她很喜欢下雪,于是,伸出手,去感受雪花落在指尖的感觉。

    直到有些凉了,她才反应过来,她是到楼下买她想了一天的烤红薯的。

    她将衣领立起来,快步跑到医院门口烤红薯的摊前,选了一个看起来又香又干的,伸手要去给钱,却发现自己刚刚太匆忙,根本忘了带钱包!

    而且,她手机也放在病房没拿,此刻,看到小摊老板包好递过来的红薯,一脸尴尬。

    “八块五。”老板道。

    贺梓凝唇.瓣动了动:“老板,我把钱忘病房了,马上回去拿……”

    真是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了,都怪霍言深,大清早的弄得她大脑都混沌了!

    “我帮她付。”这时,一道男声传来,贺梓凝转头一看,顿时惊讶道:“先生,您也买红薯?”

    “嗯。”卿少指了一个:“老板,帮我把这个包起来,一起算钱。”

    贺梓凝有些不好意思:“先生,谢谢您,您在哪个病房?一会儿我回去把钱还给您!”

    “1209。”卿少道:“我的病房号。”

    这,算不算是她也去病房看他了?卿少偷偷地勾了勾唇角。

    *作者的话:

    呃,夜洛寒断粮十年,终于吃上了肉~

    我另一本书章节被锁住了,我没权限解锁,更不了,一会儿等编辑上了班才能更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