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16章 今后只准有我一个男人!
    第116章今后只准有我一个男人!

    小摊老板将红薯分别打包给了二人,卿少付了钱,两人一起往住院大楼走。

    有些沉默,贺梓凝便问道:“先生,您住院还是看望家属?”

    “住院。”卿少道。

    其实,他昨天就可以出院了,可是看到贺梓凝和霍言深在医院,所以他故意没有出院,准备再拖两天。

    贺梓凝点头:“哦,您没事吧,穿这么少出来,不怕加重病情?”

    “我是外伤。”卿少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装得严重些,于是,突然放慢了步伐,捂住了自己的腰。

    “先生,您怎么了?”贺梓凝见他突然慢了,连忙问道。

    “伤口有点痛。”卿少说着,扯了扯嘴角:“没事,别担心。”

    刚刚,算不算是她紧张他呢?

    而且,此时此景,和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很相似。

    落满雪花的雪地、女孩,他们并肩走着。

    二人一起到了电梯,贺梓凝在卿少楼上一层,她见他到了,于是道:“先生,谢谢您,我一会儿就把钱给您送过去!”

    他点头,出了电梯点头,看着她离开。

    贺梓凝回到病房,霍言深的基本检查都结束了。

    他看到她的头发上有雪花,于是道:“凝凝,过来。”

    她依言过去,将手里还烫着的红薯递过去:“言深,我们吃红薯!”

    他点头,却是先伸手将她头发上的雪花拂下来,然后伸手焐了焐她冰凉的脸蛋:“要买红薯让保镖去就行了,你冻感冒怎么办?”

    “没关系,就一会儿……”贺梓凝看到霍言深帮她拂去雪花的认真模样,只觉得格外好看,动人又温馨,于是,冲他一笑。

    霍言深刚刚给贺梓凝整理好头发,一抬眼,就见着他的小娇.妻冲他展颜一笑,顿时,只觉得暗香萦室,芳香馥郁。

    他的喉结滚了滚:“小宝宝,又来引诱我!”

    贺梓凝刚刚心头涌起的柔.软感觉,顿时被霍言深的话驱散,她哭笑不得:“人家就只是对你笑了一下!”

    “笑得那么好看,就是引诱我。”霍言深将贺梓凝往怀里一揽,凑在她的耳边:“宝宝别不好意思,等老公出院回家,好好补偿你!”

    还把‘好好补偿’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听了他的话,贺梓凝提前几天就开始觉得腿软了。

    她狠狠瞪了霍言深一眼,然后拿出红薯:“言深,你吃吗?”

    他点头:“要你喂我才吃。”

    她无语,不过还是一边吃,一边喂他。

    两人将红薯吃完,贺梓凝冲霍言深道:“刚才我笨死了,出门没带钱,红薯是一位病人帮我给的,我现在拿钱给他。”

    “男人还是女人?”霍言深警觉地道。

    “男的。”贺梓凝老实回答道。

    霍言深眉心一沉:“不许去,我让保镖给他送去。”

    “没事吧?”贺梓凝道:“他就是楼下的病人,也住院的,我还一下钱而已。”

    霍言深搂紧她:“我不要我老婆被别的男人看了!”

    好吧,她无奈,只好拿了十块钱给保镖,让人送下去。

    而楼下,卿少到了房间后,就马上将程叔遣走了,病房里只剩他一个,他甚至还排练了一下,一会儿贺梓凝来,他对她说什么。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她都没来,直到,他一点点失望,病房门口才响起了敲门声。

    他心头一亮,连忙道:“请进。”

    可是,进来的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卿少的心,瞬间冰冻。

    他怎么忘了,霍言深是什么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去见别的男人?!

    果然,保镖进来道:“先生,我是过来是待夫人还您红薯钱的,谢谢您!”

    “不客气。”卿少说着,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位小姐没事吧?”

    “没事,她让我过来的。”保镖道。

    “好,我知道了。”

    房间门再次被拉上,卿少坐在病床上,手里捏着的钱已经发皱。

    而此刻,楼上霍言深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接听:“御辰,查到了?”

    傅御辰道:“深哥,我让墨涵帮忙查了,最后追踪出来的地址显示在马来西亚沙巴岛的一个码头……”

    二人又说了几句,霍言深放下手机,对贺梓凝道:“凝凝,那个私信的账户,是没有认证的号,而发信人的IP是马来西亚。那边码头鱼龙混杂,无法确定发信人的身份,所以,你这两天再试试联系一下,我继续派人追逐。”

    贺梓凝点头:“好,那我要不表示一下犹豫,刺激他给我回复?”

    霍言深点头:“可以。不过,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何打算?”贺梓凝问道。

    “婚礼,让记者写你落跑。”霍言深道:“但是实际现场,我不会请任何记者,所以,他们写的,完全是子虚乌有,我们的婚礼会照常进行。”

    贺梓凝一下子明白过来:“言深,这样的话,岂不是打了你的脸?对你不公平!”

    “所以说这是最坏的打算了。”霍言深的手指摩挲着贺梓凝的脸颊:“宝宝,别担心,事情都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我保证,你爸妈绝对不会因为我们在一起而出事!”

    “好。”贺梓凝点头,将头靠在霍言深肩膀上,顿时觉得安全了很多。

    而此刻的南山别院,雪停了,太阳从云层里出来,洒满了整个房间。

    霍静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夜洛寒的怀里,顿时,心底涌起一阵警戒!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掀开了眼皮。

    只觉得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晚,夜洛寒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八点多了。

    过去,他有多少次天还没亮就醒来,然后坐在床上,怔怔无法入眠。知道看着外面的天色从发白到大亮,他这才开始一天的枯燥生活。

    而此刻这样一.夜醒来满目阳光的日子,已经多少年不曾有过了?

    所以,他的视线慢慢落到怀里霍静染身上的时候,眸底都还带着几许余温。

    清晨的她,美得好似幻梦一般,让他几乎不敢大声呼吸,生怕将她惊走了。

    可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好像电影一般在眼前回放,命运的链条带动着血肉,撕扯得他连呼吸都疼痛起来。

    因此,霍静染才刚刚动了一下,夜洛寒就马上扣紧了她,接着,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她反抗挣扎,他跟不给她任何余地,狂风骤雨一般,掠夺她的氧气。

    她昨晚本来就几乎什么都没穿,所以,他们之间,连点儿布料的障碍都没有,他便已经冲进了她的身体。

    “夜洛寒,你滚!”霍静染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只觉得日光下,将他们紧密连在一起的身子被照得纤毫毕现,恍若古代城楼上竖起的白旗,满满都是耻辱!

    “你不是喜欢早上再来一次的吗?!”夜洛寒想到昨晚霍静染说的,她和她老公早上还做过,就恨得牙痒。

    “但不是和你!”霍静染红着眼睛看他。

    “可惜,现在你只能和我!”夜洛寒加快了频率和深度:“以后,也只能和我!”

    “你什么意思?!”霍静染心头一凉。

    “你说,我要是把我们现在的视频发给你那个老公,你觉得他会怎样?”夜洛寒恶劣地道:“恐怕,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吧!”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用这样低劣的东西,来威胁他曾经深爱的女人!

    霍静染也没料到,夜洛寒竟然这么无耻,她睁大眼睛:“你什么意思?!”

    他俯身抱紧她,恶魔般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以后不许和任何男人上床,而且每周末都搬过来和我住,否则我会把我们上.床的视频发给你身边的人!”

    “夜洛寒,你真是我见过最恶心的男人!”霍静染喊道。

    “所以,你是答应了?”他发现,心头竟然涌起愉悦。

    她咬唇,胸口起伏,眸底都是恨意,显然气得不轻。

    可是,夜洛寒却觉得,原本狂躁不已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于是,他的动作逐渐变得深沉而又温柔,他一边吻她,一边寻找她敏.感的地方。

    直到,他撞向某处后,她倒吸一口气,他顿时勾了勾唇。

    那里,恍惚是十年前同一个位置,所以,她依旧还是没变,或者说,她的身体还是没变……

    于是,他不断进攻着,她原本推拒的动作,也渐渐没了力气,甚至,他感觉到她身体开始升温,他们紧密连在一起的地方,水渍越来越多……

    最后结束的时候,夜洛寒只觉得浑身毛孔都跳动着愉悦,这样身心契合的感觉,比起昨夜的发泄,美.妙了太多!

    他再看身下的女人,她的脸颊绯红,眼底弥漫着水气,双唇晶亮红肿,就仿佛一朵刚刚盛开的睡莲,让他怦然心动。

    他心有所感,伸臂将她抱进怀里,叹息一般叫她:“小染,小染……”

    如果,如果能忘了过去该多好,或者说,如果一切都没发生过该多好。夜洛寒收紧了手臂,低头吻了吻霍静染的发心。

    此刻,冬日的阳光落了满室,夜洛寒的目光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的大树不知什么时候,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晶莹,就好像昨夜看到微光里霍静染的肌肤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