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17章 不好意思,我是她老公
    第117章不好意思,我是她老公

    只是,再多的情动,结束的时候都会退温。

    下床之后,二人之间的关系再度降到冰点。

    “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那衣服的原料……”霍静染看着夜洛寒,面无表情地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她的冷静,心头就升起怒火:“霍静染,是不是今天如果不是我,而是别的男人,提出同样的要求,你为了你那个染印记,依旧还是要和他上.床?!”

    霍静染很好笑地看着他:“难道你不觉得,我和你上.床应该比和别人更勉强吗?!”

    夜洛寒的瞳孔蓦然缩紧,浑身煞气弥漫:“你怎么就这么贱?!”

    她轻笑:“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么贱,十年前就很贱,否则也不会主动和你上.床,还怀了你的孩子!”

    听到‘孩子’二字,夜洛寒大步过来,伸手卡住霍静染的喉咙:“不要给我提孩子!”

    “呵呵!”霍静染冷笑:“那孩子应该是你杀死的第一个人吧?怎么,怕我说了之后,他的冤魂会找你报仇?”

    “霍、静、染!”夜洛寒眸子猩红:“给我闭嘴!滚!马上滚出去!”

    他几乎用尽了毅力,才遏制住将她捏死的冲动!

    那个孩子是禁忌,是他所有恨的根源!

    他胸口起伏,觉得浑身比针刺还要难受。他一拳一拳打在旁边的墙面上,发了疯一样自残。

    霍静染也没料到夜洛寒竟然这么恨他们的孩子,她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快步走出了房间。

    可是,她的衣服都破碎不堪,她能怎么离开?

    她从另一个房间里找了一个毯子裹着下楼,却发现,茶几上已经放了一套女式衣服。

    她打开一看,正好是自己的尺寸。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昨夜吗?

    霍静染检查了一下衣服,发现没有问题,于是,走到洗手间快速换上。

    此刻,别墅的大门已经没有从外面反锁了,霍静染终于脱身,开车离去。

    刚到公司,助理Lily就兴奋地跑过来,说绫盛公司已经同意继续按照原价供货,第一批货将会在今天上午送到。

    见霍静染听了竟然没有喜悦,Lily不由道:“静染姐,怎么了?合约没问题吧?”

    “没事,挺好的,送过来就让服装师马上剪裁。”霍静染勉强笑笑,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桌上,放了一个手袋,霍静染打开一看,是之前设计的另外一套,为贺梓凝发布新专辑时候用的。

    于是,她打电话过去:“梓凝,什么时候有空,过来试试衣服?”

    贺梓凝道:“静染,言深在医院,受了点外伤,明天我过去可以吗……”

    “言深怎么了?”霍静染担心道。

    “没事,被车擦伤,腹部缝了几针,我们打算明天就出院,在家休养。”贺梓凝道:“那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忙,我就没有说……”

    “我一会儿就过去看他!”霍静染道。

    下午,霍言深的病房颇为热闹,霍静染走后,傅御辰、时衿言和颜慕槿都来了。

    傅御辰是先到的,看到时衿言和颜慕槿手拉手走进病房,不由挑了挑眉:“行啊,入戏还挺快,这会儿连手都拉上了!”

    时衿言还没说话,颜慕槿反倒先开口了:“我们不是演戏,是来真的!”

    “噗!”傅御辰差点呛到,他眯了眯眼睛:“来真的?小胸妹妹,你知道什么是来真的吗?!”

    “衿言哥哥,臭鱼辰又说我!”颜慕槿马上找时衿言告状。

    “慕槿,他是酸葡萄心理,你别和一个单身狗计较。”时衿言凑在颜慕槿耳边:“再说了,你又不小,我都知道。”

    颜慕槿听了,脸颊红了红,靠在时衿言手臂上,一副乖乖媳妇的模样。

    “行,这是在我面前秀恩爱?!”傅御辰想到什么,马上道:“你们真要搬到一起住了,我才能给你们送一个大写的服!”

    “看来,御辰你该去我家参观一下我和慕槿的卧室。”时衿言一字一句:“我们每天都在同一间床上睡觉!”

    “真的?!”傅御辰看向颜慕槿。

    她得意得扬眉:“我都搬过去几天啦!”

    “行了,衿言,我谁都不服就服你!”傅御辰道:“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你都能下得了口!”

    “她是我老婆,什么时候是我妹妹了?”时衿言说着,揉了揉颜慕槿的头发。

    颜慕槿马上道:“衿言哥哥说,他从小就是把我培养做他的乖老婆的!”

    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傅御辰吐血:“……”

    旁边,贺梓凝听得笑个不停,连霍言深都笑了,不过又不敢幅度太大,怕拉扯到腹部的伤口。

    众人聊了一会儿,时衿言这才说起正事:“言深,你再把微博上那张照片给我,我拿去分析周围环境,或者嫂子父母瞳孔里倒影的图像,看看能不能在资料库里找到类似的场景。”

    霍言深点头,让贺梓凝将照片保存到手机,再断网用电脑拷贝转给了时衿言。

    她有些紧张地问:“衿言,这个容易分析出来吗?”

    “说不准。”时衿言道:“需要看这样的环境是否特殊,如果太普通的话,即使有我公司的资料库自动计算,也无法筛选出目标。不过嫂子也别太担心了,毕竟伯父伯母还是对方的筹码,他们暂时应该安全。”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下了楼,傅御辰凑到时衿言耳边道:“真吃了?”

    时衿言眸子深了深:“你觉得我家缺花瓶吗?”

    显然不缺。所以,将小萌妹娶回家自然就是做老婆的。

    “靠!”傅御辰摆手大步往自己的车那边走:“看着,我一周内必然脱单!”

    “衿言哥哥,刚刚他问你什么?”颜慕槿好奇地问。

    “他问我你的cup是多少。”时衿言道。

    “那你说多少?”颜慕槿红了红脸。

    “我说刚好和我手掌一样大,比着长的。”时衿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呀呀呀,好羞啊!衿言哥哥怎么能说这样露骨的话?颜慕槿心脏狂跳转过脸,耳朵红成了一片。

    晚上,她洗漱好爬上.床等着时衿言。

    这些天里,他们躺在一个床上睡觉,虽然开始时候她不习惯,可是后面几天,她发现其实两个人一起挺好的,时衿言就好像暖炉,抱着她暖暖的,她都不用担心半夜凉。

    坐在床头,颜慕槿正玩着手机,微信却接连来了几条消息。

    她打开一看,是她‘前男友’发来的。

    那个叫陈驰的男孩道:“慕槿,其实,我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们在一起好吗?”

    颜慕槿还没回,他又道:“我之前真的是没办法了,才会找了个借口和你分手,因为我开朋友的车,撞坏了需要陪七万,我没有钱,但是那个女孩说借给我……”

    时衿言刚洗澡出来,颜慕槿就马上道:“衿言哥哥,有人给我发消息……”

    她现在是他的乖老婆,所以所有的动态都要对他汇报。

    时衿言很自然地坐在了她旁边,拿起手机,看向微信的内容,于是道:“乖慕槿,交给我。”

    于是,时衿言回复:“可惜,我已经结婚了,你的颜值又当我的男小三都不够!”

    陈驰:“亲亲宝贝,都是我的错,你别开这样的玩笑了,我们在一起好吗?”

    时衿言:“我结婚了,老公又帅又有钱。”

    陈驰:“宝贝,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都穷,所以我才对你说了那些话,但是我后悔了!”

    都穷?原来是因为这个!时衿言转头看向颜慕槿,幸好,当初他再三叮嘱她,出去交朋友,千万别说她家有钱。

    真是听话的乖宝宝!想到这里,时衿言伸臂揽住颜慕槿,侧过脸,亲了她一口。

    他继续回复:“你王者荣耀的账号是什么?”

    陈驰马上将账号报了过来。

    时衿言:“你去登录你账户,三分钟之后,再看看你的装备。”

    陈驰很开心,以为颜慕槿要送她装备,可是,到了三分钟之后,他登录账户,看到全部清零的信息,傻眼了。

    这时,一条消息跳进来:“不好意思,我是她老公,刚刚一直都是我在和你聊。”

    时衿言发完信息,直接将陈驰删掉,然后冲旁边的颜慕槿道:“搞定了!”

    “他以后都不敢来了?”颜慕槿星星眼。

    “嗯。”时衿言眸底有杀气,下次,就不是清装备这么简单了!

    “衿言哥哥真棒!”颜慕槿主动爬进时衿言的怀里。

    这些天,他都抱着她谁,她习惯了这样安全的怀抱。

    而时衿言看到主动爬到自己口中的小萌妹,心头一动。

    看来,是饱餐一顿的时候了!

    所以,他调暗了灯光。

    颜慕槿往他怀里缩了缩:“衿言哥哥,今天睡这么早吗?”

    时衿言的心跳加速了几分,血液里燃起兴奋:“以后都睡这么早,因为,有功课要做。”

    “什么功课?”颜慕槿困惑地看着他。

    “床上运动,有助于消食减肥、保持体形,还能让身心愉悦。”时衿言诱.惑道:“小慕槿,你想不想我教你?”

    “好啊!”颜慕槿马上点头:“是瑜伽吗?衿言哥哥,你什么时候学的,教我吧!”

    时衿言喉结滚了滚:“因为做起来会比较热,乖,来帮我把衣服都脱了!”

    *作者的话:

    大灰狼张着口,等着小白兔跳进来啦!

    静染这对也不用担心哦,一起住神马的,最容易升温啦,而且,夜洛寒快绷不住啦!

    谢谢夏天,HEART,Green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