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21章 粉色的墙,粉色的床
    第121章粉色的墙,粉色的床

    “嗯。”贺梓凝答应着,眼泪却忍不住越落越多。

    她发现,她真的开始习惯有了依靠,以前她还是一个人的时候,再难过或许都不哭的。

    可是,现在却好像他一安慰,她的委屈就化成了水。

    “宝宝,不哭了。”霍言深帮她擦眼泪:“照片很有可能是合成的,我们别怕,相信我,都会解决的,嗯?”

    “嗯。”她继续点头,将重心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霍言深环住她,单手给时衿言加密发图片。

    慢慢地,贺梓凝的心情平复了些许,这才意识到,霍言深受伤了,她连忙道:“言深,我靠在你身上会不会让你的伤口……”

    “没事,你老公又不是纸糊的。”霍言深道:“你那么小巧,现在把你抱起来都没问题。”

    “嗯。”她依赖般,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手臂环住他的腰。

    不一会儿,霍言深的手机响起了加密电话。

    他拿起接听:“分析出来了?”

    时衿言道:“深哥,我让DR团队那边查了,从照片里匕首倒影的画面分析出了地址,我已经发消息给你了。”

    霍言深捏紧手机:“好,我马上派人过去!”

    贺梓凝听到他的话,也是浑身一震,心头紧张,不由抓紧了霍言深的衣角来寻找安全感。

    他已然顾不得抱她,只能争分夺秒赶时间,电话一通,他就马上吩咐道:“马上派人去我说的这个地址!用最快的速度!把囚禁的人救下来!”

    挂了电话,他想起什么,又给时衿言回了过去:“衿言,你让联盟科技那边的看了吗,图片是真实还是合成?”

    “图片应该是真实的。”时衿言道:“不过,现在拍影视剧都有道具这样的东西,所以也不排除是道具,或许是否真实,还得让摄影方面的专家来分析。”

    “好,我来安排。”霍言深挂了电话。

    “言深,怎么样了?”贺梓凝紧张地问他。

    他这才有时间将她冰冷的手放在掌心捂着:“凝凝,衿言那边已经追踪到了图片拍摄的地址,我派人马上去救人了,我们只能等消息。”

    贺梓凝点头:“好。”

    说完,她又担忧道:“他们的人会不会很多,会不会打草惊蛇?”

    霍言深看着她,认真而笃定道:“你手上戒指所代表的力量,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要么成功,要么,彻底不做,我也从来不做毫无把握的事!”

    她看到他自信的模样,心头骤然安稳了许多,冲霍言深点头道:“言深,谢谢你,幸好有你!”

    这一刻,她竟然真的有些感谢简安安。

    不是赌气,而是真的感谢。

    如果七年前,她没能和霍言深在一起,那么七年后,即使他们有婚约,以霍言深的性格,必然不会将当初的婚约当一回事。

    所以,她没有这么聪明可爱的儿子,她的父母遇到事情,她也没有任何营救的能力。

    看到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娇.妻,霍言深低头吻了吻:“凝凝,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她点头,扬起唇角,眼底都是泪光。

    今夜,是一个注定不眠之夜,平时过得很快的时光,却仿佛放缓了脚步。

    贺梓凝和霍言深耐心地等待着那边的消息,终于,在午夜十二点,霍言深的手机响了。

    贺梓凝的心仿佛瞬间被扼住,紧张得快无法呼吸。

    霍言深滑了接听:“怎么样?”

    “深哥,成功了!”那边的声音很是嘈杂:“我们救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但是他受了重伤,我们已经将他送到了医院抢救。”

    “只有一个男人,没有女人?”霍言深蹙眉。

    “没有,只有一个男人,但是他昏迷了,不知道他的身份,不过,我们拍照片了。”对方道:“我马上发给你。”

    很快,霍言深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打开照片,递到了贺梓凝面前:“凝凝,你看看,是你父亲吗?”

    贺梓凝屏住呼吸,慢慢将目光移了过去。

    是她的父亲!

    而且,胸膛上没有受伤!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于是,伸臂抱紧霍言深,浑身颤.抖。

    霍言深轻拍她的后背道:“凝凝,虽然你.妈妈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他们手里,但是,现在你爸爸被救出来了,他们手里就只剩你.妈妈这个筹码了,更不会动她。”

    “对,你说得对……”贺梓凝哆嗦着嗓子:“我妈妈不会有事的!”

    “不过你爸爸受了伤,伤势也不轻,这么久以来,估计也存在营养不.良的问题,所以暂时只能先在就近的医院,等病情稳定后,才能回来。”霍言深又道。

    “嗯,好,那我去看他!”贺梓凝道。

    “不行!”霍言深马上道:“你即使和保镖去,我也不放心。那种东南亚国家,我虽然有人,但是,不比在宁城这里,而且,我的伤没好,没法和你同去。凝凝,我不能让你去冒任何危险!”

    她听了他的话,心绪也慢慢放松下来,于是,贺梓凝点头道:“好,言深,我就在这里等着爸爸稍微康复,再转院过来!”

    “乖。”霍言深道:“如果他恢复快,我会安排让他参加我们的婚礼!”

    “好!”贺梓凝顿时扬起笑容,不过随即又被担忧所取代:“但是我妈妈……”

    “别担心,等你爸爸苏醒之后,我们再问问情况。”霍言深握住贺梓凝的手。

    贺梓凝的父亲贺耀宏,在周五晚上,终于悠悠转醒。

    而这周五晚上,对于霍静染来说,却是格外痛苦的时刻。

    这就意味着,她马上要搬去夜洛寒家,虽然只是一个周末,可是,对她来说都是耻辱!

    她随意地收拾了衣服,挑了最难看的几件,带上她的日用品,一起放入了旅行箱里。

    佣人见她傍晚拉着行李箱出门,不由问道:“大小姐,您要出差吗?”

    她点头:“嗯。”

    走到门口,她看向旁边的保镖卢敬:“你送我上车就好,我自己开。”

    “大小姐,您这样我不放心。”卢敬是霍言深安排保护霍静染的,见她自己行动,心头不免担忧自己失职。

    “其实是这样,我交男朋友了。”霍静染发现,她说出‘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了。

    不过,还是继续用很随意的语气道:“我实在不方便带一个男人,他会生气的。”

    卢敬没办法:“大小姐,那您小心,霍总那边……”

    “我们地下恋,所以你不要告诉任何人。”霍静染说着,钻进了车里。

    一路上,她故意开得很慢,直到十一点五十五分,电话响了。

    夜洛寒冰冷的声音道:“霍小姐,我想我应该提醒过你,十二点之前到我这里,否则……”

    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锁了车,走向夜洛寒的别墅。

    正烦躁不已间,门铃响了,夜洛寒觉得,这似乎是今天以来最悦耳的声音。

    他踱步过去,从猫眼里看她。

    她静静地站在门口,手里拉着拉杆箱的手把,就好像很多年前。那时她考上大学,先到学校的他,去校门口接她时候,就是这般模样。

    心,蓦然漏掉了两拍。

    顿了顿,夜洛寒这才打开了门,只是,先前眼底的柔.软却已然消失不见。

    他让开门,她走进去,两人零交流。

    霍静染走到玄关处,发现地上放了一双女式的棉拖,粉色的,上面有一只可爱的小猪。

    她微微蹙眉,转眸看向身侧的他:“这是给我的?”

    夜洛寒点头:“佣人买的。”

    她直接脱了穿上,没有犹豫,也没有表示喜欢或者厌恶。

    径直来到大厅,霍静染坐到了沙发上,沉默地看着夜洛寒。

    这一刻,他竟然觉得有些尴尬。

    他拉着她的拉杆箱,清了清嗓子:“你的房间我已经布置好了,你跟我上去。”

    呵呵,挺道貌岸然的嘛,明明心里想的是龌蹉的事情,可是,还假惺惺地给她安排了独立的房间!

    霍静染也不揭穿,抬步随着夜洛寒往楼上走。

    打开房间的一刹那,她怔了怔。

    面前的房间,完全就是给小女孩布置的。

    粉色的墙、粉色的床、天蓝色的被褥、还有淡黄.色的纱幔。

    房间里随处可见毛绒玩具和蕾丝,活脱脱一个公主房。

    她蹙眉,驻足不前。

    夜洛寒看到霍静染蹙着的眉,开口的声音依旧带着凉薄的气息:“霍小姐,你将来还要在这里住很长的时间,所以,你可以对你的房间提意见。”

    “没有,挺好,什么样不都是住吗?”霍静染淡淡道。

    似乎,他最恨的就是她此刻这样,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模样。

    甚至,他还希望她说,她喜欢或者讨厌这里,至少证明,她的心情是有波澜的。

    可是,他失败了!

    夜洛寒的眸底温度彻底降到了冰点,他愣愣地看着她,吩咐道:“去洗澡,洗完澡脱光了躺在床上等我!”

    呵呵,这个男人的恶趣味么?就是让她这样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躺在她曾经喜欢的少女风的房间里,接受他的临幸?!

    霍静染冷笑,走进了浴室。

    *作者的话:

    要不要给夜洛寒颁奖,最口是心非奖?

    谢谢戳妞小香香,HEART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