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23章 给女友买女生用品的男人很man
    第123章给女友买女生用品的男人很man

    而且,她虽然说有那种手术,可是,夜洛寒却觉得自己的直觉欺骗不了人,她生涩的表现和十年前一般,分明就是很少有过!

    难道她其实和她那老公感情不和?表面上维持着婚姻关系,可是早已貌合神离?

    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看下去,夜洛寒关了电视,快步上了二楼。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放轻了脚步。

    借着外面的灯光,他看到了床上静静躺着的霍静染。

    她在粉色的大床上,盖着天蓝色的被褥,头顶的纱幔垂了一半,俨然就是她小时候房间的模样。

    只是,昔日的小姑娘早已长大,长发散落,好似丝缎一般,铺在那片暖调之中。

    他走过去,将她的左手抬起来,看到无名指上空空如也,就连长期戴戒指的印痕都没有。

    这样的认知取悦了他,夜洛寒的指尖摩挲着霍静染的无名指,心头,竟然涌起了一个欲.望。

    十年前,他曾给她买过一枚戒指。

    那时候,他从火灾中逃生,离开霍家,眼睛看不见,身上除了大学打工时候的一点钱,什么都没有。

    之后,她找到他。那一.夜,她将她自己给了他。第二天,他便摸索着用自己卡里所剩无几的钱,给她买了一枚店里最小的钻戒。

    他一直在等待着他能恢复光明的时候对她求婚,可惜,他后来能看到了,他们却已然陌路。

    那枚戒指,他曾经从他租的公寓楼19层,往一楼的绿化带扔下去过,也曾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跳进绿化带,将那枚仅仅三千块的戒指找到。

    他想,他不是舍不得她,而是,用它来提醒自己那个愚蠢的过去!

    现在,这枚戒指就在他的卧室里……

    夜洛寒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去了自己的卧室,从保险柜里拿出了那个戒指盒。

    红色的戒指盒,周围都磨白了,处处透着廉价和岁月的气息。

    他缓缓打开,将戒指取出来,然后,走到了霍静染面前。

    明知道她不会醒,可是,他却还是无端有些紧张。

    他抬起她的无名指,只觉得冥冥中有一道力量,召唤他将戒指戴上她的手指。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当看到她白皙的手指上,那枚很小的钻石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熠熠生辉的时候,他的手紧握成拳,眼眶竟然有些发烫。

    一个念头,在心底逐渐清晰明了,就仿佛魔咒一般,让他疯狂着。

    他想让她和那个男人离婚,然后,和他结婚!

    虽然他恨她、虽然她背叛他、虽然她所有的爱不过都是欺骗,可是,他依旧还是想将她锁住自己的世界里!

    这个念头从产生到此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却已经演绎成了执念。

    他的眸光深深地锁住她,她是他的,即使互相恨着,也得纠.缠一生!

    第二天,霍静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在夜洛寒的怀里。

    她深吸一口气,动了动,准备起来。

    可是,就在她这么一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双.腿之间有一阵热意涌出。

    她以为是他昨夜残留的,可是,小腹里逐渐清晰的感觉,却否决了她的判断。

    她用力一动,从夜洛寒的手臂里挣脱出来,低头看去,果然,是例假来了。

    这十年,她一直混沌,也不知道例假是不是规律,可是,她清醒后的确来过一次的,却似乎和今天相差了不少日子。

    似乎,这次提前了一周多。

    夜洛寒是几乎天色发白才睡的,所以此刻虽然九点多了,他还没醒。

    直到感觉到怀里一空,他才蓦然睁开眼睛。

    阳光里,他亲密相对的女人,脸颊绯红,脸上带着几分局促的表情,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而这样的表情,有别于之前他们重逢以来她流露出的厌恶、痛苦或者其他,要生动得多!

    他心底涌起惊喜,几乎脱口而出:“小染,怎么了?”

    霍静染只觉得丢脸死了,以至于无名指上多了戒指都没有发觉。

    可是,她又明白,她即使不说,他看床单也能发现。而且,她没有带卫生巾,又能怎么出门自己去买?

    她咬着唇,有些懊恼:“我那个来了。”

    夜洛寒一愣:“什么来了?”

    霍静染蹙眉,他是装的还是什么?可是,她还是只能继续道:“例假来了……我没有卫生巾。”

    夜洛寒这才反应过啦,他低头看了一眼床单,大脑也有片刻的空白。他问道:“那怎么办?怎么处理?”

    他虽然以前和她住过一个多月,可那时候他看不见,所有的都是她自己处理,他完全没有经验。

    霍静染道:“你能不能让你的佣人帮忙,在附近的超市买点?或者,你告诉我这里有没有送货上门的超市,我打电话……”

    “这边在南郊,最近的超市都得开车,没有送货上门的。”夜洛寒道:“是不是分什么牌子?你告诉我,我让人去买?”

    “牌子没关系,勉强对付一下就好,主要是买一包日用的,再买一包夜用的。”霍静染断然没有料到,她和夜洛寒这样的关系,竟然演变成了她给他普及卫生巾知识……

    “哦,日用夜用,我记住了。”夜洛寒说着,又看了一眼霍静染:“你现在需要帮忙吗?”

    她摇头。

    他于是起身:“我去买,你在家里等我。”

    说完,连忙起身回了自己的卧室,换了衣服就走了出去。

    他想过了,他女人这么私密的东西,怎么能让佣人去买?所以,虽然有些尴尬,还是必须他亲力亲为!

    夜洛寒开车去了最近的一家超市,走进去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有鬼,总觉得店员都在看他。

    他快步去了日用品区,很快便看到了放卫生巾的货架。

    那里,满满的一个货架,花花绿绿的盒子和袋子,让他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而这时,偏偏有顾客经过,看了他一眼。

    或许觉得他长得帅,于是,又偷偷看了他好几眼。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小偷一样,紧张得有些脸热,然后,快速地拿了好几包,也没看清,就全都装入了购物篮里。

    这时,他又看到有一种上面写了日用加夜用,于是,又抓了三包,便转身大步去了柜台。

    结账的时候,他很尴尬,可是收银员却微笑:“一共

    夜洛寒要掏钱包,却发现自己走得急竟然忘了带,于是,只好问道:“能微信付款吗?”

    “可以,扫码就行!”收银员说着,笑道:“先生,不用不好意思,男人买这种东西又不是娘,而是man,证明你对女朋友好啊!我们女生最喜欢让男朋友帮买这些女生用品了,感觉好暖!”

    夜洛寒怔了怔:“暖?”

    “对啊!”收银员道:“给女朋友或者老婆买卫生巾的男人最帅了!男友力爆棚!”

    说着,将袋子递给夜洛寒。

    他接过去,说了声谢谢,走出去的时候,心头有类似幸福感一样的东西升起。

    男朋友、女朋友?

    他突然很喜欢这个词,或者,想到她手指上的钻戒,他想到更让人心动的词——夫妻。

    霍静染去洗手间勉强处理了一下自己后不久,夜洛寒就回来了。

    她看到他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愣了:“怎么买这么多?”

    他的心依旧还想着那个念头,所以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几分暖意,唇角微扬:“没关系,用不完就放着下次用。”

    霍静染的心一下子沉下来,是啊,她怎么忘了还有下次?

    她从里面挑了一包日用的,于是起身:“谢谢你,我去换一下。”

    他点头,眸子没有离开过她。

    所以,霍静染出来的时候,发现夜洛寒还在她的房间。

    她看着他:“既然我来例假了,不能那个……所以,我现在就回去了。”

    夜洛寒只觉得心里的愉悦一下子被她的话冲刷得干干净净,他冷声道:“我允许你走了吗?霍静染,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了?”

    她呼吸一顿,片刻后,已然恢复了冷静。

    霍静染将左手抬起来,指着那枚戒指:“身份么?那夜先生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给我戴上这个廉价戒指,是故意羞辱我、表示我只是你床客的身份吗?”

    廉价、羞辱、床客……

    夜洛寒猛地往前一步,伸手紧握着霍静染的左手手腕。自自如刀:“对,因为这是我要送给我深爱的女人的,让你戴上,的确是羞辱你!因为,你不配!”

    终于说出真话了,他最爱的女人?呵呵,只怪她当初识人不清,自己掏心掏肺,却换来他的无情和残酷!

    原来,只是因为,他一直都有深爱的人,她,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房间里,随着夜洛寒那句话,蓦然一片安静。

    只是,喊出那句话的他,却后悔了。

    因为,他看到她突然变了色的瞳孔,还有脸上那种冷嘲和最后彻底的死寂。

    “小染——”夜洛寒心头一慌,本能地想去解释。

    片刻之前,他甚至想过,他不论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或者威逼,或者其他,只要让她同意和他领证。

    可是……

    *作者的话:

    夜洛寒是要从逼着一起住到逼婚了,哈哈哈~

    不过,话说今天给买卫生巾是不是还蛮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