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24章 和他离婚,和我结婚!
    第124章和他离婚,和我结婚!

    霍静染避开夜洛寒伸过来的手,语气很淡:“是吗?那又何必戴在我的手指上,玷污了你的真爱?!”

    说着,她将戒指取了下来,往夜洛寒方向一扔:“我不喜欢戒指,最讨厌这种将自己套住的东西。所以既然宝贵,那请你自己收好,免得我一不小心扔到马桶里,被水冲走了,你想找都没地方找去!”

    说完,她径直绕开他,往卧室外走去。

    夜洛寒手里握着那枚戒指,只觉得钻石的棱角硌得掌心有些疼。

    她说,她不喜欢戒指,所以,她无名指上才不会戴的么?并非因为她和她老公关系不好?

    可是,她刚上大学那会儿,不是很喜欢戒指的吗?

    那个时候,他记得,她会在珠宝店门口停留,说将来他们结婚,她要他送他一枚最别致的,而不是最贵的。

    夜洛寒想到这里,又不由甩了甩头。

    他是又忘了么,十年前她将他骗得那么惨,她说过的话,又有几句真、几句假?

    霍静染下楼后,直接去了餐厅。

    她是真的饿了,她也想过了,既然目前只能过这样的生活,何不让自己过得舒心一些?

    所以,她饿了就去吃,也不用管什么。

    虽然偌大的别墅中平时似乎见不到人,可是,霍静染走到厨房,还真看到了厨娘。

    女人四十多岁的模样,见到她,马上微笑道:“小姐,您叫我陈嫂就行,您饿了吗,早餐已经好了,我给您端上来?”

    霍静染点了点头:“好的,谢谢陈嫂。”

    山药粥,似乎是后来才放的红枣,所以,红枣还没有煮烂,里面有些细小的姜丝,颜色倒是不错。

    还有葱花饼和煎荷包蛋,以及一些小菜。

    霍静染刚坐下,夜洛寒就坐到了她的对面。

    陈嫂连忙又给夜洛寒上了菜,然后,便退了出去。

    餐厅里只剩二人,霍静染默默地吃着,一直都没有抬起眼睛看过对面的男人。

    他似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默默地吃着他面前的食物,房间里,只有筷子偶尔碰撞盘碟发出的声音。

    霍静染吃完,放下碗筷正要起身,对面,夜洛寒便叫住了她:“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抬起眼睛,语气静淡而疏离:“请说。”

    夜洛寒看着霍静染冷静的猛然,心头涌起一阵烦闷,只觉得自己酝酿了整个早餐时间的话,都被她毫无波澜的情绪弄得无法开口。

    他站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起来,往楼上走,直到到了他的卧室,他这才开口:“你马上和你那个老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霍静染一愣:“啊?”

    夜洛寒深吸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和我结婚!”

    “啊?!”霍静染是真的吃惊了。

    “别忘了,你和我上.床的视频还在我手里!”夜洛寒冷笑:“只要我想,随时都能让你身败名裂!”

    她听到这里,恨得哆嗦:“夜洛寒,我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呵呵,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夜洛寒冷笑:“当年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霍静染看着他,一字一句:“当年的事,我问心无愧!我付出的,只怪我自己傻,可是孩子无辜,夜洛寒,你亲手打掉我的孩子,我恨你一辈子!”

    “孩子,又是孩子?!”夜洛寒额头上青筋绷起,眸子猩红:“不要在我面前提孩子!我夜洛寒再差,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女人怀上别的男人的种!”

    “别的男人的种?”霍静染恍若不可置信一般,她看着他,好似看一个陌生人:“你在说什么?!”

    “当初,我眼睛附近皮肤被烧伤,植皮和整容期间,吃的药有杀精的作用,又怎么可能让你怀上孩子?!”夜洛寒冷笑:“霍静染,到了现在,你还在装吗?还要为你的背叛找借口吗?!”

    霍静染听到这里,不可思议地看着夜洛寒,然后,慢慢地笑了。

    笑着笑着,有眼泪一颗一颗砸落下来,滑过凝脂般的肌肤,落到木地板上。

    原来,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

    原来,他以为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她为了他,连角膜都可以捐出来,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呵呵,果然是因为不爱,果然是因为他有深爱的女人,这才一直将她当床客、将她的孩子当成是别的男人的野种!

    药有杀精作用又怎样,如果他真的肯信任她,又怎么会连问都不问一句,不听她半句解释,就直接给她判了死刑?!

    还有他们那个无辜的孩子,连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为了血水,从此消失!

    “夜洛寒,我认清你了!”霍静染隔着泪帘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爱上你!”

    夜洛寒听到这里,心头猛然涌起巨大的恐慌,可是,他却依旧还是习惯用冷漠来武装伤口:“霍静染,你凭什么?”

    “就凭当初我躺在手术台上,被医生强行从我身体里拿掉的生命!”霍静染看着他,眸底都是刻骨的恨。

    “强行?”夜洛寒蹙眉:“什么意思?”

    当初,他亲耳听到了她和别人说的那番话。她说,她不过是耍他,而且,等她回家,就说自己怀孕了,其实不过是假怀孕,就算有孩子也不可能是他的。

    还有很多,他悄悄听到,心头疯了一样痛苦着,然后,她消失两天,回去见他的时候,果然说她怀孕了!

    那一刻,他只觉得有一把刀直直插.入他的心底最深处,所以,刚做完手术还不能睁眼的他,直接丢给了她两个字:打掉。

    他听到她在外面不断地让他开门,他没有开门。

    可是,他却没有让任何医生打掉她的孩子啊!再说,那个时候,他哪里有什么手下或者势力强行逼她?

    想到这里,夜洛寒伸手去按霍静染的肩膀:“你说清楚,什么强行打掉孩子?!”

    他的碰触,却让她好像碰见了什么病毒,猛地一把,她掀开他,冲他大吼:“夜洛寒,滚!你不配提!你就是我见过最恶心的男人!”

    夜洛寒被霍静染掀开,他退了两步,想要澄清:“那个孩子的事,跟我无关!”

    “对,是和你无关,因为,那是我和我喜欢的人生的!”霍静染抬眼,冰冷地道。

    而那个她瞎了眼喜欢的人,在十年前的大火里就已经死了!

    他的眼睛,倏然眯起,心跳在这一刻几乎停止。夜洛寒锁住霍静染:“你再说一遍?!”

    即使早就知道是这样,可是,亲耳从她口中听到的,比起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痛!

    “夜洛寒,你不爱我,我不爱你。对于十年前的那些事,我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了。”霍静染却平静了情绪:“我们到此为止吧,以后,我连恨可能都没有了!”

    夜洛寒心头一紧,已经顾不上孩子是谁的事,而是扣紧霍静染的肩膀:“不可能!你必须和我结婚,就算是相看两厌,也得一辈子!”

    “不可能!”霍静染挣扎。

    “别忘了还有视频!”夜洛寒觉得自己卑劣极了,可是,依旧还是用上了这样的威胁。

    “你真无耻!”她推他,推不动,于是抬脚乱踹。

    而突然,夜洛寒一下子放开她,竟然跌在了地上。

    霍静染发现,她刚刚踹的地方,是他火灾时候受过伤的地方。

    这么多年,竟然还没好么?她冷冷地看着他。

    他按住腿,因为疼痛,额头上已然弥漫了一层汗珠,可是,依旧抬眼锁住她,吐字清晰地道:“你必须嫁给我!没有退路!”

    许久,直到夜洛寒的疼痛都逐渐远去,他从地上站起来,正要说话,面前的霍静染就开口了。

    她的声音,平静地好似在说和自己全然无关的事:“好,不过当天,你必须把视频还给我。否则,我会忍不住杀了你!”

    他心头猛地一颤,说不清到底什么滋味,眼睛,一下子红了:“好,我答应你。”

    她得了承诺,绕开他,转身下楼,再不回头看他一眼。

    他却在听到她咚咚咚下楼的时候,唇角慢慢扬起了弧度,笑了。

    *

    而今天,是贺梓凝父亲贺耀宏的第二次苏醒。

    这次,显然比之前的精神好了一些,已经能够吐字了。

    沈南枫已经在霍言深的安排下,来到了医院。此刻,视频直播接通,沈南枫将摄像头对准了贺耀宏。

    家中,贺梓凝的目光落在屏幕上,心颤.抖得厉害:“爸爸?爸爸,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

    贺耀宏慢慢将视线落在屏幕上,当看到贺梓凝的时候,眸底突然发出明亮的光。

    他的唇.瓣动了动,好半天,才发出类似哽咽的声音:“凝……”

    “爸爸,你怎么样了?”贺梓凝红着眼睛道:“还有妈妈呢,你知道妈妈在哪里吗?”

    “我很好,你别担心。”贺耀宏的手指动了动,又过了几秒,他才摇头:“但是你妈妈,不知道……”

    这时,沈南枫扶住他,给他喂了水,贺耀宏说话的声音,也慢慢清晰起来:“他们把我和你.妈妈分开关起来了,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但是,我们在地下室,没有太阳,我不知道时间……梓凝,现在是哪年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