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28章 至始至终,想要的都只有你
    第128章至始至终,想要的都只有你

    陈驰看了颜慕槿的动作,整个人坐在那里,就好像被扇了耳光一样。

    原本,他还想着,他认识了有钱的女朋友,以后还能找颜慕槿出来玩玩,给她买个施华洛世奇哄她,让她更喜欢他,却不料……

    这时,他身边的女人也意识到了什么。身为商场老手的,怎么可能这点关系也看不出来?

    她转眸,目光凌厉地看着陈驰:“你和颜慕槿什么关系?”

    “我……”陈驰笑了笑:“就是以前同学而已。”

    “我最恨别人背叛我!”女人道:“还让我看上已久的杯子落到别人手里!你可以滚了!”

    “宝贝儿……”陈驰哀求。

    可惜,女人说翻脸就翻脸,直接将手从陈驰手里抽出来:“今天慈善会后,带着你的行李,爱去哪去哪!”

    此刻,时衿言捏了捏颜慕槿的鼻子:“乖慕槿,回家老公给你奖励!”

    她眨眼,谨慎地问:“哪种奖励?”

    “让你气色变好的奖励。”时衿言一本正经道。

    颜慕槿咬了咬唇。

    “不想变好?你看,你嫂子今天夸你了呢!”时衿言诱.惑道。

    “想变好……”颜慕槿声如蚊呐。

    时衿言听了,顿时笑了,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大方道:“好,满足你!”

    “谢谢衿言哥哥!”颜慕槿有些脸热,不过想到贺梓凝都夸她了,顿时觉得,为了美,拼了!

    这时,礼仪小姐呈上来一张清代晚期的山水画。

    坐在前排的霍静染见了,顿时坐直了身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这幅画的瞬间,就喜欢上了。

    她转头冲保镖卢敬道:“一会儿你来举牌,帮我拍下来!”

    “好的,大小姐!”卢敬点头,也认真起来。

    起拍价45万,不算高,但是,一般这样的名人字画最终的成交价都会比起拍价高上很多。

    果然,字画出来,就有不少人加价。

    霍静染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冲卢敬点头,示意他可以出价了。

    而就在这时,角落某处,夜洛寒眯起眼睛,看向了正在举牌的男人。

    霍静染只是周末在夜洛寒那里住,今天周五,距离他上次见她已经有五个整天,而他给她的期限,不过只有一周。

    可是今天看来,她根本没有和那个男人离婚的打算!

    夜洛寒想到这里,手指紧握成拳!

    就算恨,她也只能说是他的,绝不容许别的男人染指!

    这时,前方的竞价还在继续,而霍静染也不出意外地得到了这件拍品。

    她听到主持人宣布拍品成交的时候,顿时扬起了笑容,冲旁边的卢敬道:“卢敬,成功了!价格也还不错!”

    卢敬微笑道:“大小姐很喜欢这幅画?”

    “嗯,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喜欢。”霍静染道:“我回去把它挂在书房里!”

    可是,刚刚说完,突然又想起夜洛寒的胁迫,顿时,蹙了蹙眉。

    “大小姐,没事吧?”卢敬问道。

    霍静染摇头:“没事,接下来其他拍品应该没有喜欢的了,你反正帮我留意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好的。”卢敬答应道。

    霍静染起身走出大厅,用完洗手间,正要出去,手臂突然被男洗手间里伸出的一只手拉住。

    接着,那道力量猛地一带,她便跌入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带着末日气息的吻,就此压了下来。

    动作太快,她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呼救的时间。

    而在她的整个身子被禁锢的瞬间,她也知道了男人的身份。

    除了夜洛寒,没人会这样!

    而他,什么时候来的?还是说,刚刚拍卖会他也在现场?!

    可惜,她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他便已经将他的气息侵占了她所有的呼吸。

    她无法动弹,甚至在他胸膛的禁锢下,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夜洛寒好似疯了一样,直到霍静染被吻得迷离,他才稍微放开她的唇,然后顺着她的脖颈吻下去。

    她今天参加晚宴,穿的是一字肩的礼服裙。

    他的吻落在她的锁骨上,再一路辗转往下。

    霍静染终于能大口呼吸,她看到他竟然吻向她领口的位置,又气又急:“夜洛寒,你发什么疯,这是公众场合!”

    他抬眼,眸底是阴霾和烈火掺杂的汹涌:“公众场合,你就带着那个男人?!”

    她狠狠地瞪着他:“与你无关!就算是我们的合约,现在也没到午夜12点!”

    “合约?!”夜洛寒胸口起伏,是,他和她之间,除了合约,什么都不是!

    想到这里,他觉得心底被撕扯得厉害,先前在大厅里看到的画面,再次清晰。

    他看到她对那个男人笑,看到两人互动,看到男人担心她的眼神……

    所有的所有,都让他嫉妒得发狂!

    “现在的确没有到12点,但是,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让你和他离婚?!”夜洛寒眯着眼睛:“但是,我只看到,你根本没有这个打算!那么那个视频……”

    霍静染怒目看着夜洛寒,冷笑:“你就是这么想把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娶回家?!夜洛寒,你真是够失败的,娶不了自己最爱的,只能娶一个最不爱的,回家发泄!”

    “闭嘴!”他听不得她说她是不爱他的女人。难道,她爱她那个没本事的老公?!

    仿佛被千万只毒虫啃噬着骨血,夜洛寒一把扣紧霍静染,低头又吻了下去。

    他实在找不到别的办法,能够改变她的思想。所以,他吻她、占有她的身体,想要让她的身体里,都是他的气息,盖上他的烙印!

    听起来很悲哀,可是,却别无选择……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霍静染心头一惊,要推开夜洛寒,他却带着她,进了其中的一个格子,关上了门。

    脚步声掠过男洗手间,去了旁边的女洗手间。

    霍静染听到这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是,夜洛寒却不给她任何的喘息余地,他的吻,又再次席卷。

    逼仄的空间,耳鬓厮磨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霍静染气结,抬腿要去踹夜洛寒受伤过的那里,却被他趁机分开了双.腿。

    她大惊,还没来得及反抗,他的手,便探入了她的裙摆。

    “夜洛寒,你——”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的眸子发红,似乎除了她,什么都看不到。

    她挣扎,他将她扣紧,再往上托起,猛地抵了进去!

    霍静染的眼睛,一下子睁大!

    可是,此刻这个姿势,她没有任何攀附,要不是身子被夜洛寒拖着,早就摔下去了!

    他将她抵在洗手间的隔板上,用力地冲撞着。她无处借力,不得已,只好抓住夜洛寒的肩膀。

    可是,他一用力,她又差点滑下来,而且,洗手间动静太大,如果一会儿有人来了……

    霍静染不得不伸臂环住夜洛寒的后脖颈,将重心落在他的身上,声音低了很多:“能不能别在这里?”

    似乎,这是他们重逢以来,她第一次主动亲近他、对他服软。夜洛寒只觉得心跳漏掉了几拍。

    他停下来,似乎冲她商量一般:“那我们换一个地方?”

    偏偏,这时又有人进来。

    卢敬见霍静染许久没有回去,不由有些担心,而她的手机放在包里没有拿,他联系不到她,只能出来寻找。

    女洗手间他找过了,没有人。

    而男洗手间这边,他觉得应该不可能,不过还是过来看看。

    霍静染之前对他交代过,如果在外面的场合,就叫她名字,所以,他看到洗手间有一格紧闭的时候,于是敲了敲:“静染?”

    一门之隔,霍静染身子一颤。

    她从未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本能地伸臂将夜洛寒抱得更紧,将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或许因为她的依靠,让夜洛寒心底的嫉妒都化解了几分。

    原本,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他告诉外面的男人,霍静染在里面,那么……

    可是,他却放自然了声音,道:“谁?”

    卢敬听到是男人,似乎也没什么动静,于是道:“不好意思,打搅了!”

    说完,便走了出去。

    格子里,霍静染依旧还有些发抖。

    夜洛寒也没有再继续,而是抱紧她,没有说话。

    外面,卢敬心念一动,杀了个回马枪。

    不过,当他再次进来的时候,发现似乎真的没问题,这才离开,准备去别的地方寻找,或者通知霍言深。

    霍静染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她抬起头,看着夜洛寒,一字一句道:“你到底要什么?”

    他凝视着她,他们的身体依旧还紧密结合着,他发现,他要得很简单,至始至终,都不过只有一个她而已!

    “你。”夜洛寒凝视着他:“马上和我结婚!”

    好半天,霍静染才掀开唇.瓣,声音淡淡的:“好,知道了。”

    他的心涌起惊喜,紧张得无以复加:“你们什么时候办完手续?”

    霍静染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道:“等言深和梓凝结婚那天,我和他办手续,然后,马上和你结婚。”

    “还有六天。”夜洛寒的心砰砰直跳:“好,我等你,不要让我失望。”

    霍静染道:“我和你领证后,你马上把我的视频还给我,并发誓,不会留任何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