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29章 地下情人和得宠妻子的区别
    第129章地下情人和得宠妻子的区别

    “我答应你。”夜洛寒道。

    实际,他根本没有什么视频。

    而且,就算是有视频,他也不可能将自己女人那样的画面让别人看了去!

    “好,那就说定了。”霍静染眸子里,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即使有那张证,她也不会任由他威胁,老老实实和他成为夫妻的!但是,她必须先拿回视频!

    夜洛寒见她答应,顿时心头一松。

    他抱着她:“不想做了?”

    她的手握紧:“不想。”

    他将她放下来,伸手将她的礼服裙整理好,然后道:“我先出去,看到没人后,你再出来。”

    “嗯。”霍静染答应了一声。

    夜洛寒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出去,看到没人,于是,转头冲里面的霍静染道:“小染,可以了。”

    霍静染应一声,连忙推开门,快步出去。

    哪知道,地面有些滑,她因为着急,踩到格子下方地砖的时候,被带得猛地一滑,不由惊呼出声。

    门口的夜洛寒一听,连忙转身过来,伸臂去抱她。

    可是,却稍微晚了一步。

    霍静染虽然没有摔倒,但是刚刚不知道伸手去抓了什么,手掌被划开了一道伤口。

    “啊——”她倒吸一口气,低头一看,掌心已然渗出鲜红的血。

    “小染,怎么了?”夜洛寒心头一紧,连忙拉起霍静染的手。

    当看到上面的鲜血时候,他好像被刺痛了,马上道:“我带你去包扎!”

    “不用了!”霍静染道:“我自己去就行!”

    他蹙眉,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快步往外走。

    拍卖会门口有服务生,夜洛寒说明需要之后,服务生连忙道:“小姐的伤口有些长,我们只有普通创可贴,但是门口有救护车……”

    话还没说完,夜洛寒已然抱着霍静染去了楼下。

    隆冬季节,虽然只是几步,霍静染还是被冷风吹得一颤。

    夜洛寒几乎是抱着她跑去的救护车。

    “医生,她的手受伤了!”他着急道。

    医生见惯了大伤口,见到一点儿小伤竟然就送来救护车,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看在夜洛寒紧张的模样,还是道:“别担心,我们马上帮她消毒处理一下!”

    见要擦酒精,夜洛寒连忙拉住霍静染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握紧:“小染,可能会有些疼。”

    她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了态度,于是,没有吭声,任由医生处理着。

    这样的疼痛感对她来说,似乎在十年前就已经尝过很多了。

    所以,霍静染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夜洛寒看到鲜血清理后的伤口的时候,觉得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咬了一口。

    伤口有五厘米长,医生进行了简单包扎,叮嘱道:“结痂之前,都不要碰水,以防伤口感染。如果夜里的话,可以适当敞开伤口,这样好得快些。”

    夜洛寒点头,问道:“应该不会发炎吧?”

    医生笑笑:“不会的,这么点儿小伤,又不是在很脏的地方弄破的,不会有事!”

    “好的,谢谢医生!”夜洛寒点头。

    医生道:“不客气!”说罢,又转头对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霍静染道:“小姐,你男朋友真紧张你!”

    霍静染的心头微微一缩,转开了眼睛。

    而夜洛寒听到这句话,却扬起了久违的笑容。

    他冲医生打了招呼,正要将霍静染抱起,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将身上的西服脱了下来,披在了霍静染的身上。

    她一动,他马上按住她的手,眼睛眯了眯。

    霍静染怕他在救护车上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只好任由夜洛寒将她又抱了起来,向着拍卖会的酒店走去。

    二十多米的距离,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得有些过分。

    可是,夜洛寒却是自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升起满满的愉悦满足情绪。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霍静染,放柔了声音:“小染,我一会儿去你家接你?”

    霍静染明白,她得先回去,但是,不到两小时,就得去夜洛寒那里,完成先前的合约。

    她咬了咬唇:“不用,我自己去。”

    他心头有些不悦,可是,又不想打破两人此刻难得柔和的气氛,于是商量一般道:“小染,你的手受伤了,不适合开车。”

    她的心头,涌起一阵颓然:“好吧,随你。”

    夜洛寒点头:“好,那拍卖会结束后,我就开车去你家门口等你。”

    此刻,他们已经到了电梯前,霍静染动了动身子:“我自己上去。”

    他虽然有些不甘、虽然想到她上去后,又会和那个男人坐在一起,可是,夜洛寒隐约觉得,他如果再逼她,说不定还会造成很坏的结果。

    所以,他点头,将她放了下来。

    霍静染站稳,将身上的西服递给夜洛寒:“谢谢。”

    他接过去,只觉得他的西服上,似乎有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这样的认知让他愉悦,他见她要先进电梯,于是叫住了她:“小染!”

    她抬眼,静淡地看着他。

    “没有,就是想说,你今天很漂亮!”夜洛寒说完,觉得自己心跳都加快了速度。

    “谢谢。”霍静染说完,没再看夜洛寒一眼,直接关了电梯的门。

    看到电梯门缓缓关闭,夜洛寒拿起手里的西服,深深地嗅了一口。

    拍卖会完美收官,今天霍言深和时衿言在捐赠榜上并列第一。

    助理去办完了相关付款事宜,此刻,霍言深的手里,已经多了那枚羊脂玉手镯。

    他拉着贺梓凝的手从大厅走出来,却没料到,竟然在出口还遇到了乔南之和简安安。

    霍言深仿佛没看到二人一般,伸手揽住贺梓凝,低头吻了她一口:“宝宝,手镯没有油不好戴?等回家老公帮你戴!”

    贺梓凝抬眼:“好啊!”

    简安安听到‘手镯’二字,心头更加难受。

    她也很喜欢,可是,她只是乔南之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地下情.人,即使一枚普通的首饰,他都不会给她买,更何况……

    “梓凝!”擦肩而过的时候,乔南之却突然开了口。

    贺梓凝困惑地抬眼,冲他淡淡道:“乔先生,有什么事吗?”

    乔南之见到贺梓凝此刻的表情,就知道她对他和简安安在一起必然是误会了。

    可是……

    虽然霍言深就在贺梓凝身旁,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还是想和她说句话:“你今天很漂亮!那个手镯也很配你!”

    “谢谢——”贺梓凝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霍言深就开口了。

    “乔先生,我妻子是很好看!不过,她再漂亮也比不上乔先生眼光的独到程度!”说着,霍言深扫了一眼乔南之旁边的简安安,微笑道:“乔先生,如今世界大同,具有独特鉴赏能力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再接再厉!”

    说罢,好似长辈一般,拍了拍乔南之的肩膀,然后,揽住贺梓凝,继续往前走。

    简安安听到霍言深讽刺的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不敢发作,只得将拳头捏得死紧。

    而乔南之看到贺梓凝离开的背影,心头微叹,梓凝,你终于遇到了一个很爱你的人,从前的我以为只能是我,现在才明白,终究不是。

    我得到了开头,却终于错失了结局。

    当晚回家,霍宸晞还没睡。霍言深拿出拍卖会送的一个小玉佩来到霍宸晞的房间:“晞晞,爸爸送给你的!”

    他有些自责,他好像习惯性记得老婆不记得儿子。老婆的首饰是他花大价钱拍的,而儿子的却是赠品……

    只是,霍宸晞哪里知道?

    他看到一个漂亮的白玉玉佩,不由眼睛一亮:“爸爸,我要找漂亮妈咪给我做一条腰带,把它挂在腰带,就好像电视里的大侠一样!”

    霍言深不由笑了:“大侠都有名号,你的名号是什么?”

    “晞楚霸王!晞就是我自己的那个晞!”小家伙拍着胸.脯,一脸得意道。

    “西楚霸王最后被刘邦打败了!”霍言深无情地揭穿他。

    “我晞楚霸王能灭掉无数个刘邦!称霸世界!”

    两人正对话着,贺梓凝进来了。

    她微笑道:“在聊什么呢?”

    “晞晞有称号了,叫晞楚霸王。”霍言深说着,从贺梓凝手里接过手镯和油。

    “西楚霸王?”贺梓凝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问儿子:“那谁是虞姬呢?”

    “没有虞姬!”霍宸晞道:“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什么?!”霍言深听到这里,瞬间不淡定了:“臭小子,难道你对男人感兴趣?!”

    “哎呀,孩子还这么小,怎么就说这个!”贺梓凝摇了摇霍言深的手臂:“别把儿子教坏了!”

    “这叫赢在起跑线上!”霍言深说着,冲霍宸晞挑眉:“改天看到哪个喜欢的小女生,告诉你爸我!”

    霍宸晞听了,冲霍言深眨了眨眼睛,就好像父子俩的暗语。

    贺梓凝见状,噘嘴。

    “好了,儿子该睡了!”霍言深说着,一把将贺梓凝抱起来:“我们不要打搅儿子!”

    小家伙见到二人离去的背影,只觉得霍言深真正想说的是:不要让儿子打搅到我们……

    他过河拆桥啊,追到妈咪就忘了儿子,这是什么不靠谱的爹?!

    不行,他得把妈咪抢回来,给忘恩负义的爹一个教训!

    *作者的话:

    夜洛寒今天表现在开始转好哇,继续努力!

    深哥,你儿子要抢你老婆了,还不快哄好小的~

    谢谢HEART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