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30章 有了老婆忘了儿,你怎么看?
    第130章有了老婆忘了儿,你怎么看?

    霍言深拉着贺梓凝回了卧室,他抬起她的手,给她在手背的地方抹了点儿油,然后拿起手镯,给她慢慢地戴了上去。

    白皙的手腕上,细腻如羊脂一般的手镯,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手镯好漂亮!”贺梓凝感叹道:“我以后都要小心了,这么贵,可千万别打碎了。”

    “没关系,碎了老公再买!”霍言深说着,捏着贺梓凝的手,亲.吻她的指尖。

    她看到那颗掉了的水钻,推了推他:“指甲不好看了!”

    “我让助理买一颗钻石,再买个502?”霍言深商量道。

    贺梓凝不由笑了:“言深,你这样也太土豪了吧,谁美甲用真钻石?”

    霍言深却道:“别人没有怎么了,等老公回头给你美一个甲!”

    说着,他的视线又被她的手指吸引了过去,于是,继续亲.吻起来,一直顺着贺梓凝的手指,吻到了手心。

    “啊呀,好痒——”贺梓凝笑道。

    霍言深见她眉眼都笑弯了的模样,只觉得再动人不过,顿时,看贺梓凝的眼神都变得灼热起来。

    可是,他正要将她扑倒,她却突然停了笑,捂着小腹:“啊呀——”

    “宝宝,怎么了?”霍言深紧张道。

    “好像那个来了!”贺梓凝说着,连忙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处理好出来,刚坐下,霍言深便将手掌放在了她的小腹上,他从身后环抱着她:“疼不疼?”

    贺梓凝摇头:“就是有点不太舒服,但是,没有像以前一样那么疼了。”

    “看来,那个小白脸还是有点本事的!”霍言深说着,拉着贺梓凝在床头上坐下。

    “你别这么叫人家好不好,人家帮了我忙、而且医术又好的!”贺梓凝好无奈。

    她只是在霍言深面前夸过两次俞天熠长得好看,说一般中医都是花白胡子的老头子,他却是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大帅哥。

    于是,之后霍言深提起俞天熠,不再说俞大夫,而是说小白脸……

    “真不疼了?”霍言深还不确定道:“要不然,我让厨师给你来点红糖姜水?”

    “嗯,好。”贺梓凝点头。

    霍言深出去吩咐的时候,她不由起身,走到梳妆镜前。

    似乎,最近她的气色也好了,脸颊比以前红润,就连唇色也更加红润明亮了。

    她不由扬了扬唇角,只觉得一切越来越美好。

    第二天是周末,贺梓凝和霍言深带着儿子去游乐场。

    小家伙虽然昨晚对霍言深极为不满,但是,听到要去游乐场顿时又高兴了。

    天气虽然冷,但是今天阳光不错,三人买了通票,贺梓凝问儿子:“晞哥,想先玩哪个?”

    小家伙正要说激流勇进,突然看了一眼身旁的霍言深,于是咬牙道:“过山车!”

    贺梓凝一听,就觉得头疼,她还是小时候敢玩,越大了越怕。

    “言深,你陪晞哥去吧……”她看了看前方的休息椅:“我在那边等你们。”

    “好。”霍言深说着,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将贺梓凝缠成了一个蚕宝宝:“凝凝,这样就不冷了吧?”

    她点头:“你脖子露着不冷吗?”

    他摇头:“我是男人,能有什么事?!”

    说完,拉着儿子就去了排队那边。

    因为冬天,游乐场人不多,很快,上一轮的结束,霍言深便带着霍宸晞走了过去。

    “爸爸,你不怕?”小家伙见着霍言深淡定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惩罚不够啊!他听到同学说,他们的爸比带着他们去玩,下来爸比脸色苍白,连走路都困难了。

    “这有啥好怕的?”霍言深道:“我小时候也常玩!倒是你这小子,一会儿可别哭鼻子!”

    霍宸晞拍胸.脯:“我才不会怕呢!我们一会儿比赛,看谁勇敢!”

    过山车慢慢往上,两人互相对视,眼底都是轻松。

    只是,当爬到顶端的时候,突然俯冲——

    “啊——”霍宸晞尖叫。

    可是,他叫完之后,才想起来他在比赛,顿时,后悔死了。

    而此刻,贺梓凝手里抱了一个热奶茶,喝着等上面的父子,刚刚坐下,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咦,是你?”贺梓凝讶然地看着卿少。

    “是啊,好巧。”他微笑着,坐到了贺梓凝旁边的椅子上。

    “你带家人来的吗?”贺梓凝问。

    “朋友。”卿少点头:“你呢?”

    “我也是。”贺梓凝指了指前方:“我老公孩子在玩过山车。”

    他听到她的话,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不过,随即便转开了话题:“你怎么不玩?”

    “我有点怕。”贺梓凝笑笑。

    “你小时候……”卿少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她小时候,明明是不怕的。那时候,他牵着她的手一起将欢乐谷最可怕的项目都玩了个遍。小小的她,都是兴奋,却没有惧意。

    “我小时候什么?”贺梓凝随口问了一句,随即又道:“不过我小时候还真不怕这个,甚至觉得特别好玩。记得一次,我家人带我来,他们不敢上去,还是一个大哥哥带我坐的呢!”

    卿少听到这里,呼吸一下子凌乱。只觉得心跳加速,撞击着胸腔,一下一下得,激动得厉害。

    原来,她都还记得吗?那段记忆,不止是他一个人记得!

    贺梓凝继续道:“但是,后来我就没再玩过,到了现在,看到这种高的东西,却是怕了。”

    其实,他也只玩过那么一次,和她。

    卿少正想要说什么,却察觉过山车那边已经快结束了,于是,他起身:“我得去那边找我的朋友了,小姐,再见!”

    “再见!”贺梓凝也微笑点头。

    很快,霍言深牵着霍宸晞过来,贺梓凝道:“晞哥,玩得开心吗?还想玩什么项目?”

    小家伙发现霍言深不怕高,于是灵机一动:“我要玩旋转木马,要爸爸陪!”

    “都是女人和小孩喜欢的!”霍言深头大。

    “爸爸,你最帅了,就陪我玩吧!”霍宸晞卖萌:“妈妈给我们拍照!”

    于是,霍言深去了,全场就他一个男人在里面,其他都是妈妈陪孩子骑木马,因此,他显得分外突兀。

    小家伙见状,心里偷乐。

    可是,当木马开始旋转,霍宸晞却高兴不起来了。

    只听众人议论:“啊,你看人家爸爸,好有爱啊!”

    “是啊,那么年轻、还那么帅!又愿意陪儿子!”

    “这样的老公好暖哦!”

    霍宸晞:“……”

    在游乐场玩了大半天,开始霍宸晞还各种不爽,可是,他发现霍言深其实对他也是有求必应,渐渐地,心情好了起来。

    他抬眼看着老高的霍言深:“爸爸,我同学的爸爸说,有了老婆忘了儿子,你对这句话怎么看?”

    霍言深看着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儿子,心头一动。

    难道,他今天一直粘着他,是觉得没有安全感?

    于是,他马上道:“这句话简直大错特错!有了老婆,再有了儿子,这才是完整的家!不管老婆还是儿子,都是拿来宠的!不过老婆富养,儿子穷养,将来儿子才能更好得成才!”

    说着,他一把将霍宸晞抱起来,放在自己肩上:“晞晞,其实我不在的这几年,幸好有你陪着你.妈妈,你才是我们家的大功臣!”

    小家伙一听,心头顿时暖了,他扬起唇角去抓掉光了叶子的树枝,心里想,有爸爸真好!

    下午,三人在外面吃了饭,贺梓凝例假没有不舒服,于是,霍言深提议去逛逛商店,给霍宸晞买身新衣服。

    一楼是珠宝,童装在楼上,就在三人走向电梯的时候,贺梓凝转身给儿子拉衣服,却见着一个男人拉着霍静染的手走进了商场!

    她震惊地长大嘴.巴,而霍静染显然也看到了她,顿时,心头一沉,连忙冲贺梓凝摆手。

    她反应过来,霍静染是不想让霍言深知道吗?

    而此刻,她的手机响了,她从包里翻出来接听:“静染?”

    “梓凝,别告诉言深,拜托!”霍静染刚说完,旁边的夜洛寒心头就有些微妙,他不由转头,看向身旁的霍静染。

    似乎得到了贺梓凝肯定的答案,所以,霍静染松了口气。

    她刚刚挂掉电话,就察觉到了身旁男人的眼神。

    “我们结婚的事……”夜洛寒看着前方霍言深一家三口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心头有些堵得慌。

    “我暂时不方便家人知道。”霍静染道。

    今天早上,夜洛寒非要带她出来逛街。她也没料到,竟然一出来就碰见熟人。还好,霍言深没看到,否则——

    夜洛寒听到她的话,手上不自觉用力。

    “啊——”霍静染吃痛,低呼了一声。

    “小染,是不是捏痛你了?”夜洛寒反应过来。

    “没事。”她抬眼看他:“你带我来做什么?”

    夜洛寒道:“小染,你真不喜欢戒指?”现在,他可以给她买漂亮的戒指了,可惜,她却不喜欢了吗?

    “嗯,不喜欢。”霍静染道。

    可是,结婚都是要戒指的,那……

    夜洛寒眸子一转,看向四周,突然眼睛一亮。

    他拉着霍静染去了其中一家珠宝店,低头看起了首饰来。

    这家卖的是翡翠首饰,夜洛寒看到霍静染光秃秃的手腕,于是道:“小染,有喜欢的手镯吗?”

    昨天,霍言深给贺梓凝拍手镯的画面还在眼前,夜洛寒记得,当时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全都尖叫羡慕。

    那么,他给她买个手镯,当做新婚礼物,她会不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