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以我深情,与你白首

    殿内,两边各走来一个花童,男孩穿着漂亮的燕尾服,五官精致漂亮;女孩穿着粉色公主裙,挽着花篮,俏皮可爱。

    他们走在霍言深前面,随着他们往前,花篮里的花朵撒开,落在了红色的地毯上,好似纷飞的夏花。

    也是到了此刻,贺梓凝才第一次见到这个超五星宾馆的真容。

    两旁的方形石柱有四五米高,上面刻着古老而精致的雕花,每隔五米便有一根,撑起整个镂空的回廊。

    回廊有足足十米宽,地面中央是厚厚的红毯,两侧的铺满了白玫瑰和粉玫瑰,而墙面上,全是统一的红色纱幔,被廊柱上安装的隐形空调吹动,随之摇曳。

    整个回廊完全露天,仿佛古埃及神庙,开放式的格局,庄严、肃穆、大气。

    霍言深抱着贺梓凝,一步一步走到回廊的尽头。

    殿堂两旁,宾客早已坐好,此刻,见到主角登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最前面的两个小花童仿佛是橱窗里的娃娃,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抱起来啃上两口。而身后的新郎新娘,更是惊艳了众人的眼。

    男人身材高大,英俊贵气好似天神下凡,而他怀里的女人,仿佛夜空里落下的月光、空谷中绽放的幽兰,让人忍不住怀疑,到底是不是一场虚幻的美梦。

    在他们身畔,三位伴娘和三位伴郎也是女的优雅、男的帅气,让人移不开眼睛。

    众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生怕打破了此刻几乎无可挑剔的视觉盛宴。

    霍言深抱着贺梓凝一直走到了用厄瓜多尔玫瑰搭建的台上,这才轻轻放下了她。

    此刻,阳光从殿堂的穹顶落下,贺梓凝裙摆上的钻石在阳光里折射出炫目的光,合着白玫瑰上露珠的斑斓,美得好似花海里的花神。

    主持人此刻都有些激动道失语了:“这是我主持过的最美也是最大气的婚礼现场!更是我见过颜值最高的婚礼现场!刚刚,我提前打过无数次的腹稿一下子全忘了,只是因为,我们的新郎新娘和伴娘团、伴郎团,实在太美了……”

    此刻,霍言戈听着主持人的话,他的目光,一直都锁在贺梓凝的身上。

    无数次,他梦想着和她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而此刻,梦想成真,可新郎不是他。

    甚至,婚礼之后,他再不能叫她‘小凝’,而只能叫她‘嫂子’。

    他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了西服口袋,里面,那根红线的触感渐渐清晰。

    他微微用力一拉,红线在手指上勒出印痕,有痛感传来,才稍稍让他找到了几分存在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郎才女貌,我只想问一句——”主持人看向霍言深:“霍先生,您和贺小姐,是互相一见钟情的吗?还是谁先追的谁?”

    霍言深听了他的话,转头看向贺梓凝,毫不犹豫道:“我对她是一见钟情!是我追的她!”

    “wow!”台下一片掌声。

    霍言深继续道:“我追了她七年,终于追到了!”

    “wow!”台下开始起哄。

    “我们之前都听过霍先生在霍氏娱乐音乐会上对梓凝小姐求婚的话,但是,对于当初的故事知道得并不多。”主持人道:“霍先生,您能分享一下吗?”

    霍言深握住贺梓凝的手,眸光落在前方的霍宸晞身上:“其实,我和凝凝的故事,归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他说着,凝视着贺梓凝:“七年前,我见过她之后,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七年后,我找到她之后,回顾过往,甚至都不知道我那七年怎么过来的。”

    台下众人听了霍言深的话,全都震惊当场。

    众人的印象里,霍言深是个杀伐决断、在商场上雷厉风行,有时候近乎无情的男人,他从来不会在媒体面前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更别提任何关于感情的表达。

    上次求婚,虽然他也说了一些话,但是,大家都以为,那只是因为他们之前已经有了孩子。而且,当时贺梓凝面临舆论刁难,霍言深那么做,一方面是维护她、另一方面,也是为霍氏娱乐挽回形象。

    可是,此刻的他,竟然如此袒露心扉,毫不掩饰地表达对贺梓凝的感情!原来,这才是真爱!

    由于今天的婚礼,有霍氏娱乐专门合作的媒体现场直播,所以,网络上的所有人,全都看到了此刻的盛世婚礼。

    乔南之坐在酒店的电脑前,看着屏幕里并肩站在一起的新人,眸色好似看不到光明的永夜。

    他点起一支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正要继续看,旁边,有人伸出一只手,猛地关了他的屏幕。

    简安安披着浴袍,看他的眼神都是哀求:“南之,别看了,你会心痛的!”

    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然后直接拿开了她的手,重新打开了电脑屏幕。

    他不会痛的,他是替她高兴。

    真的,替她找到幸福而高兴!

    “南之——”简安安被烟呛得咳嗽起来:“别看了好吗?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你的胃本来就不好,我让服务生给你送点儿热粥好吗?”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眸子依旧死死锁住屏幕里那个面孔。

    简安安看到乔南之的反应,心底,涌起一阵难言的情绪。

    原来,这几年来,她一直当贺梓凝是头号劲敌,却不料,一切竟然是她的独角戏。那个女人,根本从来都不屑和她抢男人!完全不屑!

    此刻,婚礼现场,主持人对刚上台的霍允南道:“霍老先生,您有什么话,想对两位新人说?”

    霍允南拿起话筒,满意地看着身旁的二人,冲贺梓凝道:“梓凝,言深从此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和他互相包容、互相信任,和晞晞一起,好好生活,和和美美!”

    说着,他又将目光落在了霍言深的身上:“言深,梓凝过去受了很多苦,现在,她的父母不在,我就代表他们,将梓凝交给你,希望你能够好好照顾她、疼爱她,不离不弃!”

    “爷爷,我会的!”霍言深认真点头。

    而此刻,殿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坐在轮椅上的贺耀宏见到这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他的女儿,从此会有更多的人来疼了!

    他呼唤着妻子戚雪玲的名字:“雪玲,你看到了吗?梓凝终于幸福了……”

    讲完贺词,霍允南走了下去,殿堂两旁的乐声渐渐变低,而婚礼也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主持人也肃穆了表情,看向霍言深,认真地问道:“所以,霍言深先生,您愿意娶旁边的贺梓凝小姐为妻,一生一世照顾她,无论是富贵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都会一直不离不弃吗?”

    霍言深凝视着贺梓凝的眼睛,郑重宛如誓言:“我愿意。”

    而此刻,一直同样注视着贺梓凝的霍言戈在心里也轻声地道:“我愿意。”

    他看着她,等待着主持人问她同样的话。

    只是,他的听觉自动将‘霍言深’三个字,换成了他的名字。

    他看到,自己喜欢了整整一个年少加一个青春的女孩掀开唇.瓣,对着另一个男人微笑:“我愿意。”

    那一刻,手指上缠.绕的红线割伤了皮肤,有鲜血随之冒出,霍言戈却丝毫感觉不到。

    “现在,我宣布,霍言深先生和贺梓凝小姐,正式结为夫妻!”主持人道:“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霍言深打开戒指盒,里面的鸽子蛋在阳光里极为炫目。

    他缓缓抬起贺梓凝的手,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凝凝,我爱你。”

    贺梓凝被他的话撞得心跳漏掉了一拍,她也拿起男款那枚戒指,给霍言深缓缓套上。

    前方,霍宸晞看到这一幕,高高地扬起了唇角。真好,爸爸妈妈终于在一起了!

    而台下,陈玉婷夫妇见到这一幕,也打心眼里替贺梓凝高兴。他们认识贺梓凝七年了,终于,看到了令人心疼的女孩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主持人的话音刚落,霍言深就伸出手臂,扣住了贺梓凝的腰,低头,灼热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的唇.瓣微颤,带着难掩的激动和紧张,心底满足地喟叹。他,终于娶她为妻了!

    一个深吻,许久才结束,台下早已被这样的吻感染到沸腾。

    台上,主持人借着此刻的热烈气氛,冲贺梓凝问道:“霍夫人,之前一直都是霍先生开口,现在,我想替大家问问,您最想对霍先生说一句什么?”

    贺梓凝思索片刻,看向面前的男人,想到他们在一起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他给她的温暖和安全感,眼眶也不由发烫:“言深,从现在开始,我把我自己交给你了,我会相信你、全心全意支持你,一直都陪在你身边!”

    霍言深第一次听到贺梓凝在大众面前表达对他的心意,他感觉自己的心也跳得厉害,他凝视着贺梓凝绯红的面颊,一字一句开口:“凝凝,以我深情,与你白首。”

    *作者的话:

    幸福的是男女主,伤心的是男女配~

    谢谢芥子须弥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