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2章 小深深,你这胸肌长得不错嘛!
    第142章小深深,你这胸肌长得不错嘛!

    霍言深顿时呼吸不稳,全身肌肉猛然僵住。

    他没转身,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感受着。

    然后,他感觉到那双手在慢慢地伸手往上摸。

    摸了一把,让他痒痒的,似乎她还嫌不够,于是,伸手捏了捏。

    可是,或许因为摸到的是肌肉,捏不动,她懊恼,热气喷在他的后背。

    于是,似乎有什么阀门瞬间开启,再也止不住任何收势!

    霍言深将身上的小手抓下来,然后一下子转身,直接将身后的贺梓凝抱起,放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她长发披散,若海藻一般散落在大红的床单上。

    因为只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比基尼,所以,大片白色的肌肤就那么暴露在了他的视线里,刺眼得诱人。

    喝过酒,她的脸颊绯红,双唇晶莹,一双平日里澄澈透亮的眼睛弥漫着水气,看他的眼神勾魂摄魄。

    霍言深根本不可能忍得住,再也忘了所谓的什么准备的节目,俯身就开始疯狂地吻贺梓凝。

    她没有像平日里那么羞怯地躲闪,而是主动伸手勾他的脖颈。

    他吻她,她就好像一个妖精一般缠在他的身上,因此,他的大脑一片轰鸣,觉得鼻腔深处有些发热,一摸,竟然流鼻血了……

    霍言深仰起头吸了吸,感觉好了些,然后继续俯身去吻贺梓凝。

    她轻轻地哼着,柔.软的手在他的身上点火,让他再也无法克制,也不管她有没有准备好,便将她身上的障碍也都剥掉,深深地沉了进去。

    她叫了一声,在他俯冲的时候,咬了一口他锁骨处的皮肤。

    他不觉得疼,却觉得疯狂的刺激,于是,搂着她的腰,更加卖力了。

    床上的纱幔摇曳,霍言深只觉得今天的贺梓凝柔.软如水,又妖娆似妖,让他几乎差点很快就缴枪投降。

    他生生忍住,暂时没动,喘着气看她:“凝凝,你真是老天派来收拾我的小妖精!”

    贺梓凝听了他的话,勾唇一笑,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点向霍言深的胸膛,咯咯地笑着:“好啊,那我给你来个定身法!”

    她这么一戳,他感觉到无数电流疯狂乱窜,最后汇聚到了小腹,然后——

    他竟然不争气地释放了!

    霍言深抓狂,他实在是太丢脸了!他气息不稳地出来,一把将贺梓凝抱起,又爱又恨道:“宝宝,我们去跑温泉!”

    她在他怀里撒娇:“我没力气,你帮我穿衣服!”

    他何时见过她这般样子?一时间,觉得鼻子又开始发热。

    生怕自己再流鼻血,霍言深将贺梓凝放在床上,他走到一边连喝了一大杯水,这才回来,忍着狂奔的荷尔蒙将她的衣服穿好,又穿好了自己的,这才松了口气。

    做完了这些,她便已然主动爬到了他的怀里,让他抱:“你说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出门都不用带腿的……”

    “嗯嗯,我家宝宝不用带腿!”霍言深哄着,拿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现在准备,还有多少分钟能好?”

    “霍总,大约需要15分钟。”电话那头道。

    “嗯。”霍言深挂了电话,将贺梓凝抱到了沙发上,打开手机,开始刷微博。

    果然,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他们大婚的图片,而且,几乎满满都是祝福。

    可是,他想到贺梓凝忙了一天,还没来得及发微博,于是,摇了摇怀里的人儿:“凝凝,来,登录你的微博,发一条我们的合影!”

    “哦。”贺梓凝懒洋洋地抬起手,从霍言深手里接过她的手机,发了最简单直接的几个字:“今天,我们结婚啦!”

    合影么?

    她拿起手机,点了自拍,靠在霍言深的肩头,拍了一张。

    正要发上去,手机就被霍言深抢去了。

    他无奈地看着她:“宝宝,你把我们这样的照片发上去,明天醒来会后悔的!”

    贺梓凝迷糊地抬眼,便见着霍言深将照片裁切了一下,脖子以下都被裁掉了。

    他这才将照片发了上去,低头吻了吻怀里的小娇.妻:“新婚快乐,凝凝!”

    微博一发上去,很快,评论转发和点赞就开始疯涨。

    霍言深看到一楼的评论写着:“好甜蜜哦,一看就是嫁给爱情的模样!”

    他再仔细看照片,两人的表情说不出得和谐,能够看到一种温情萦绕其中,隔着屏幕都能被感染。

    而此刻,同样看着微博的,还有霍言戈。

    中午,他随着大家回了老宅后不久,便一个人出来了。

    他回到了之前自己的住处,打开了酒柜。

    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的脚边已经有好多个空酒瓶了。

    程叔劝不动他,在一旁无奈地叹气,而那只忠实的坎高犬因为好几天没有见过主人,想念得厉害,即使主人一身酒气,依旧紧紧陪在霍言戈的身旁。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合影,眸底都是哀伤的情绪。手机从掌心滑落,他拿着酒杯继续喝。

    喝着喝着,他便被手上的创可贴吸引了目光。

    那是她给他的,他还记得,他们跳舞的时候,她咋然看到他的伤口,眼底的表情,透着关心。

    “小凝——”他轻声地唤了一声,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有一滴酒落在手指上,旁边的坎高犬想要去舔,可是,他却一下子缩过手。

    他拂去手上的酒,低头,吻了吻那个创可贴。

    此刻,温泉别墅中,霍言深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拿起来看后,便将贺梓凝抱了起来:“宝宝,我们去泡温泉!”

    “好啊!”她有些兴奋,话说,她也已经很久没有泡过温泉了。

    只是,当贺梓凝被霍言深抱到温泉入口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她的眼底都是喜悦的光:“言深,怎么这么多莲花灯?好漂亮啊!”

    霍言深唇角勾了勾:“喜欢吗?”

    “好喜欢!”贺梓凝开心,勾住霍言深的脖颈,亲了他一个:“言深,你真棒!”

    “叫老公。”霍言深扣着贺梓凝的腰,二人已经到了大约到贺梓凝胸口水位的地方。

    她将重心都靠在他的身上,软软绵绵地叫了一声:“老公。”

    霍言深喉咙一紧,浑身肌肉绷起,这个小妖精,叫一声‘老公’都能让他把持不住!

    “还想听。”他道。

    “你是不是耳朵不好啊?”她笑得眉眼弯弯,踮起脚尖,凑在他的耳边,拖长尾音:“老公——”

    霍言深瞳孔猛地放大,不过一秒,身体下面已经坚.硬似铁。

    贺梓凝被顶了一下,她推了推他,不满:“老公,你把人家顶得不舒服了……”

    声音魅惑如妖,霍言深感觉自己被她叫得脑袋一片混沌,浑身血液疯狂奔涌。

    而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她却率先开口了,欢呼道:“放灯啦,好美!”

    只见漆黑的夜空里,有红色的天灯缓缓升起,一盏一盏,将整个夜空点缀得如梦似幻。

    霍言深忍着难受,冲贺梓凝道:“宝宝,想不想许愿?”

    贺梓凝点头,一脸期待。

    霍言深将她的身子扶正些,然后道:“宝宝,你可以许愿了。”

    贺梓凝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喃喃地道:“我希望……”

    霍言深见她迷迷糊糊地竟然说出了声,想要提醒,可是见到贺梓凝虔诚的表情,于是又住了口。

    只听她道:“我希望爸爸健康,再救出妈妈,然后我和言深、晞哥全家人一起,永远不分开!”

    霍言深听到这里,喉结狠狠一滚,在贺梓凝睁开眼睛的瞬间,再也忍不住,扣紧她便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的氧气被他抽空,于是也很主动地和他抢夺较量,此刻水压让胸肺的压力感增大,给人一种窒息般的感觉,却让身体的某种感觉无限放大。

    贺梓凝感觉自己想要更多,她搂紧霍言深,在他将她的身体托起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抬起她的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他狠狠一颤,大手摩挲着她的肌肤,剥掉了她身上的障碍。

    他就要进去,她却一把按住了他,眯了眯眼睛,因为被他举高了,所以视线是居高临下看他:“你、乖乖地躺好!”

    霍言深眼睛一眯:“嗯?”

    贺梓凝被酒精和温泉的热气弄得更加迷糊,只觉得,每次都是她被欺凌,这次,她要厉害一次!

    她于是凶巴巴道:“躺好了,我要办了你!”

    霍言深一愣,随即兴奋道:“好啊,宝宝,我看你怎么办了我!”

    他说着,就好像小学生一样问道:“我怎么躺,你喜欢什么姿势?”

    贺梓凝看到旁边有台阶,于是发号施令:“你去那里乖乖坐好!”

    霍言深担心贺梓凝自己摔倒,于是将她抱起,他坐好后,将她放在一边等着。

    贺梓凝扑过去:“小深深,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霍言深听到她的称呼,忍不住大笑,胸腔振动,满满都是愉悦。

    他好像在鄙视她?贺梓凝不满,眯了眯眼睛,凑过去,堵住了霍言深的唇,不让他笑,然后,在他的身上一通乱摸。

    “小深深,你这胸肌长得不错嘛!”贺梓凝笑着:“怪不得你说我夜里总是偷偷摸你胸肌!手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