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3章 同一大厅,结婚证,离婚证
    第143章同一大厅,结婚证,离婚证

    贺梓凝夸完,又感觉霍言深心跳得厉害,于是,她趴到他的身上,耳朵侧过去听。

    果然,咚咚咚的心跳声,振动得她耳朵都发晕。

    贺梓凝抬起头,笑看着霍言深,捏了捏他的脸:“小深深,你长得真好看!”

    霍言深:“……”

    他的喉结使劲滚了滚,下面的旗帜竖得更高。

    她的头发扫在他的胸口,痒痒的,他已经接近隐忍的边缘,她却浑然不知。

    她笑得欢悦:“小深深,你真的是那个霍言深吗?为什么让我随便搓圆捏扁都不反抗啊?我以前听说过你,很厉害的呢!现在怎么这么乖?”

    还好意思问?真是来收伏他的小妖精!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凝凝,你真想我发威?”

    贺梓凝凑过去,轻薄了霍言深一口:“乖,听话!”

    很好,看他回头不好好征服她!霍言深长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火焰。

    贺梓凝见霍言深格外‘乖巧’,心里十分有成就感,于是,凑过去吻他。

    他任由着她吻着,用他的坚.硬时不时拍她一下。

    她被拍得烦了,懊恼:“它怎么那么讨厌啊!”

    “因为它想吃肉。”霍言深沙哑着嗓子道:“你满足下它,就不拍你了。”

    贺梓凝晕乎乎地甩了甩头,伸出手,摸了摸。

    霍言深猛地绷紧,闷哼出声。

    贺梓凝觉得,好像动作不是这么来的。

    她依稀想了起来,然后好像突然领悟了一般,坐了上去。

    从地狱到天堂是什么感受?形容的就是此刻的霍言深。

    他浑身细胞疯狂叫嚣着,一把抱紧贺梓凝:“宝宝,我爱你!”

    她却点了他一下:“你乖乖地不许动,今天我说了算!”

    他闷着嗓子答应:“好。”

    可是,贺梓凝本来就喝晕了,再加上温泉一泡,更加没力气,不过动了两下就累了,顿时,趴在霍言深身上不动了:“我累了,要睡觉了!”

    这还了得,她挑起来的烈火,点燃了,她要走了?!

    霍言深一把将贺梓凝抱起,放在了台阶上。

    然后,他俯身再次沉入了她的身体。

    虽然很喜欢享用小女人的服务,但是,还是自己主动更好啊!能吃饱!

    霍言深抱紧贺梓凝,一边疯狂地吻,一边不知疲惫地索取。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落雪花,贺梓凝仰面躺在池壁边缘,有雪花落到她披散的长发里,很快融化不见。但是,却偶尔有丝丝凉意钻入皮肤,清新的感觉,格外舒服。

    她抬腿缠紧霍言深,他的胸腔因此而重重地震动着,最后,身体控制不住攀直顶点,终于释放。

    她也跟着大口喘气,身子柔.软得好似要和周围的水融为一体。

    霍言深好半天才从刚刚几乎窒息的快感中缓过来,他俯身将贺梓凝抱进怀里,又是开心又是无奈:“宝宝,你太诱.人了!”

    她无力地软在他的怀中,脑袋枕在他的肩窝,仰头看着天空,声音娇软:“好美啊!”

    此刻,周围的莲花灯在水波中轻轻飘荡着,天空里飘落的雪花渐渐变大,在周围忽明忽暗的灯光里,显得圣洁而柔美。

    霍言深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女子,只觉得这样的画面,美得让人一生铭记。

    贺梓凝抬起手,雪花在她的指尖融化,她打了个哈欠:“好舒服啊,霍言深,我喜欢你……”

    霍言深心跳漏掉了一拍,再低头看时,怀里的贺梓凝已经睡着了,有一朵细小的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很快,便成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他低头吻了吻那粒水珠,轻声道:“老婆,我爱你。”

    因为雪越来越大了,所以,周围的莲花灯相继开始熄灭,霍言深抱起贺梓凝回到了房间,帮她冲了冲澡,又吹干了长发,这才拥着她入睡。

    所以,第二天,贺梓凝睡到大亮,掀开眼皮,看到外面的世界一片洁白的时候,都不由吃了一惊。

    她推了推坐在床头看书的霍言深道:“言深,什么时候下雪了?”

    他低头,笑睨着她:“凝凝,你都忘了?”

    “唔?”贺梓凝仔细想了想,朦朦胧胧想起了一些画面,心头一颤。

    天哪,她昨夜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她似乎主动把他办了?!

    不不不,千万不能承认!

    所以,贺梓凝假装不知道,揉了揉眼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霍言深放下书,低头去吻她:“真的都忘了?小妖精,嗯?”

    “言深,你在说什么?”贺梓凝单纯地笑着。

    看她又恢复了清纯可爱的模样,霍言深无奈地捏了捏贺梓凝的鼻子:“饿不饿?我让厨房做早餐?”

    “嗯,还真饿啦!”贺梓凝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从被窝里出来,这才发现,她什么都没穿。

    于是,她又慢慢地缩了回去。

    昨天那么大胆的小女人去哪里了?霍言深觉得好笑,不过怕贺梓凝饿着,所以还是先打了电话,然后又给她拿了衣服。

    两人一起吃了早餐,贺梓凝想看雪,于是,拉着霍言深去露台看雪。

    他怕她冻着,从身后抱着她,看到她眼底的光,于是开口道:“宝宝,再给我唱首歌。”

    她欣然答应,对着远山清唱。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光洁白皙的面颊上,一刻也舍不得移开。

    直到,她唱完,他马上封住了她的口。

    于是,衣服一路走一路散落,到了温泉里的时候,两人已经什么都没穿了。

    依旧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结束时候,霍言深抱着贺梓凝在水中看雪:“宝宝,瑞士有座雪山,山顶上有无边温泉,周围都是积雪,温泉却很温暖。风景很美,等抽个时间,我带你去!”

    “好啊!”贺梓凝刚说完,马上意识到什么:“那你会不会醉翁之意不在泡澡?”

    他一听,顿时笑了:“那里可不比我们现在这里,那边不是我家开的,我怎么能让别人把你看了去?”

    而且,她昨夜喝醉的样子简直不要太诱.人……

    想到这里,霍言深发现自己又把持不住了。

    昨天需要忍,是为了天黑让她看灯许愿,但是现在还忍什么?

    他又低头吻她,接着一路攻城略池,再次结束的时候,她靠在他的身上,双臂缠着他,免得身体滑落:“言深,我想给你取个绰号!”

    他搂住她,挑眉:“什么?”

    “霍狼狼。”贺梓凝道。

    *

    此刻,南山别院中,霍静染推开窗,冷风灌入,她不由抱了抱手臂。

    而满目的莹白世界,却惊.艳了她的眼。

    雪竟然又厚了?

    沸沸扬扬的雪花落下,美得好似童话,曾经是她最喜欢的画面。

    她不由想起昨天……

    按照约定,霍静染参加完霍言深的婚礼,就要开车去她公司。

    夜洛寒会在她公司的停车场等她,然后两人一起去领证。

    一路上,霍静染故意放慢了车速,到达停车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夜洛寒等得有些着急,可是,看到霍静染出现,紧绷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他给她拉开车门:“小染,证件带了吗?”

    她点头,坐进了车里。

    从包里取出户口本,霍静染有些恍惚。

    之前,她就已经以为了自己办公司方便为由,将户口单独迁了出来。

    所以,此刻的户口本上,就只有她一个。婚姻状况那里,也是未婚。

    夜洛寒对这方面没有经验,所以,看到未婚二字,也只是以为霍静染和那个男人离了婚。

    他意识到这里,心头一阵愉悦。

    二人开车去了南城那边的民政局,今天那边的人不算多,他们拿了号,便在座椅上静静等着叫号。

    夜洛寒用余光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霍静染,心头一动,伸出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

    她似乎有些不自在,要收回去,可是,他却握得很坚定。

    她的手凉,他的手暖。

    他握了一会儿,便转身将她另一只手也捉了过来,一起捂着。

    南城这边的的民政局不大,结婚和离婚都是一个大厅,只是不同的窗口。

    而霍静染和夜洛寒身后,就坐了一对来办离婚的夫妻。

    两人开始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到了后面,女人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男人就开口了:“又是哪个男相好给你打的吧?”

    “怎样,跟你有关吗?”女人搓了搓刚刚出去打电话冻凉的手:“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都帮我暖手,现在,估计都是给别的女人暖吧!”

    男人沉默两秒:“我现在帮你暖,我们可以不离婚吗?”

    “为什么?”女人转头道。

    “能帮你暖手,证明关心你心疼你,对你还有感情。”男人说着,指了指前面:“你看,人家前面那对,肯定就是来办结婚的。”

    女人心头一动:“那你能不给别人暖吗?”

    “我从来都没给别人暖过。”男人道:“那你能别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吗?”

    女人道:“刚刚是我舅舅给我打的电话……”

    “那我们不离了?”男人问。

    女人点头:“不离了。”

    接着,霍静染和夜洛寒听到了身后有起身的动静,然后,便看到二人手拉手走了出去。

    手上的触感突然清晰,霍静染和夜洛寒一起不自觉地低头,看向了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作者的话:

    小深深抗撩能力是不是太差了,根本梓凝一醉他就把持不住的节奏~

    猜猜静染夜少能顺利领证么?

    谢谢Geiana的打赏,么么哒!

    大家都记得到了8点再看哈,之前是在上传,早8点才准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