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5章 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爱你
    第145章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爱你

    最后,他似乎只是嫌她的手挥舞着烦,于是,将她的手扣住,举过头顶,然后凑在她的耳边道:“小染,今天之后,没有回头了。”

    钢印盖下的那一瞬间,已经注定了他们会纠.缠一生。他和她,不论如何,都不会有回头路了。

    她放弃反抗,平静地,仿佛等待他的结束。

    可是,他偏偏攻击她最敏.感的地方,带着她的冰凉也开始加温,最后,彻底在他的身下沉.沦。

    结束的时候,他看着她绯红的面颊,低头在她的耳畔温柔地道:“我绝对不会离婚,你是我夜洛寒一辈子的妻子!”

    她的气息还有些不稳,茫然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爱你。他在心里低叹。

    可是,现在的她,又哪里稀罕他这样的话?不过是给她一个嘲讽他的笑料罢了!

    他的尊严和感情,还不容许被这样轻慢地对待!

    所以,夜洛寒从霍静染身体里出来,拿了纸巾帮她擦干净,又捡起了衣服递给她:“小染,至于什么原因,时间会证明!”

    二人穿好衣服,霍静染这才意识到现在是白天,而刚刚他们竟然在车里就……

    不过,好在夜洛寒平时家里连佣人都没有,所以倒是不会有人看到。

    他抱着她走进别墅,她却觉得今天的房间,有些不同。

    原本黑白灰的色调,此刻多了几分明快,好像让整个房间都多了几分暖人的气息。

    霍静染这才发现,沙发换了,还换了一盏灯,都是暖色调的。

    夜洛寒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然后解释道:“我记得你不喜欢太单调,所以换了沙发和灯,你看看还有什么想换的,随你喜欢,怎样都行。”

    反正,之前他一个人,真的是从未在意过这些色调,但是有她在就不一样了,他记得她过去很喜欢花花绿绿的东西。

    而现在,染印记工作室的服装他也看了,虽然并不花,但是色彩也是丰富明快的。

    “没关系,我也不在意。”霍静染道。

    夜洛寒心头有些不快,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他想,他们才刚刚在一起,慢慢来就好了。

    他抱着她上楼,来到卧室门口。

    她蹙眉:“不是刚刚才有过一次,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他心头想要让她参观卧室的心一下子变得有些失落,不过还是道:“我是想告诉你,以后我们都住这个房间!”

    霍静染算是一下子明白了,他之所以要领证,不过是为了睡她而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呵呵,他什么时候也这么虚伪了?

    她应道:“嗯,我知道了。”

    她无心去看,而夜洛寒已经打开了房间。

    霍静染有些惊讶,卧室的大床上,是大红喜被,周围,的茶几和沙发,也都是鲜艳的颜色。

    茶几上放着红蜡烛,有点儿古代结婚的味道,窗台上,还放了好几株绿色植物。

    她记得,她周末来的时候,他家里除了外面的园子,屋里是没有任何绿色的。

    而此刻,多了几分代表生命的颜色,让整个房间还真有些像家的味道。

    夜洛寒见霍静染眼底似有冰雪消融,他的心也渐渐染上了几分明亮:“小染,窗帘我没换,你如果不喜欢……”

    她转头:“没有,挺好的。”

    她语气平静,他听不出来喜怒,一时间,谈话有些僵硬。

    他硬生生转弯:“饿了吗?晚上想吃什么?”

    霍静染见他似乎真要刻意忘了视频的事,不由道:“夜洛寒,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冻结,过了片刻,将她放在了沙发上:“你休息下,我先去做饭。”

    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头有些烦闷,不过,她不知道视频在哪里,似乎,也无法做什么。

    脚踝似乎也不那么疼了,慢慢走到窗前,霍静染看了看窗台上的绿色。

    有几颗仙人掌,还有一些多肉植物,竟然有她比较喜欢的桃美人。

    她不由多看了几眼,眼底带着几分欣喜。

    看到植物似乎需要浇水了,于是,拿了一旁的喷壶接了点儿水,给花洒上。

    所以,夜洛寒本来是上楼来拿东西的,却看到了这一幕。

    阳光里,他喜欢的女人拿着喷壶,在细心地给窗台的花浇水。

    瞬间的画面,柔.软了心底最深藏的心意,他看得发怔,泪水几乎模糊了眼眶。

    直到,她似乎要转过身,他这才猛地从门口逃开,不想打破此刻房间里的温馨。

    他知道,她根本不想看到他。

    夜洛寒虽然自小在霍家长大,可是,却比不得霍言深、霍言戈这样流着霍氏血液的孩子。

    他只是他们领养的,他一直都知道。

    所以,他从小比别人懂事,也更早熟。

    他和佣人之间没有距离,甚至,过去为了哄霍静染高兴,他还找厨师学过做饭。

    此刻,打开冰箱里早就准备好的东西,他算是驾轻就熟。

    不过一个多小时,夜洛寒便已经做好了菜。

    他走上二楼,见霍静染在窗口前发呆。

    不同于给花浇水时候的轻快,她此刻背影里的忧郁,看得他心头一痛。

    他忍不住,从身后抱住她。

    她微微一僵,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

    他收紧手臂:“小染,饭做好了。”

    说着,他将她抱起来,一步一步往楼下走。

    她安安静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让他猜不出任何情绪。

    他将她放在座位上,这才坐到对面,拿起酒杯:“小染,祝我们新婚愉快!”

    她看着面前的红酒酒杯,好半天,才抬手和他的碰了碰。

    两人一饮而尽。

    夜洛寒心头稍松,于是又给霍静染夹菜:“尝尝喜欢吗?”

    她也算是来者不拒,直到后面真的吃得有些撑了。

    夜洛寒见她那么喜欢吃他做的,凉凉的心也逐渐升温。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夜洛寒提议道:“小染,家里有投影设备,你想看电影吗?我们……”

    她摇头:“我休息一下就好。”

    他点头,将她抱去客厅沙发,把遥控器塞在她的掌心:“想看什么自己换台。”

    说着,打开了电视。

    夜洛寒去返回厨房去收拾,耳畔隐约听到电视声传来,他想,这是他这么几年的独居以来,最像家的一天。

    只是,当他收拾好来到客厅,却见电视里放着某手机的电视广告,而霍静染显然没看,早已经神游天外。

    他微微蹙眉,坐在她身边,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电视剧频道。

    正播放的是一个宫斗剧,最近很火。他转头道:“小染,你们女孩子是不是爱看这种?”

    她转头,抬眼看着他:“忙完了吗?”

    他心头略沉,不过还是点头:“嗯。”

    霍静染开口:“那个视频,你什么时候给我?”

    还是那句话……他心绪翻滚,恨着怨着,可是又转念一想,她要视频,不过是在乎她的名誉权而已。

    所以,他垂眸看她,认真道:“小染,你很想拿回视频?”

    她不由笑了:“否则,我怎么会答应和你……”

    他一把按住她的唇,不想让她继续说下去。

    “没有。”夜洛寒一字一句道:“小染,根本就没有视频,我那天没有录,也从来没有录过任何我们亲密的画面。”

    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仿佛不可思议一般。

    他再次重复,用装着她角膜的眼睛和她对视:“真的没有,我那天只是骗你的。”

    支撑什么信念的东西轰然坍塌,霍静染仿佛看到‘结婚证’红色的本本上写满了讽刺。

    她胸口起伏,内心翻涌着愤怒、委屈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所有的情绪在他承认骗她的时候,彻底点燃。

    她抬起手,一个巴掌狠狠地对着他落下!

    即使有电视的声音,那道巴掌声也那么清晰可见。

    “夜洛寒,你无耻!”他该是有多恨她,才会让自己的婚姻和幸福变成套住他们一生的枷锁?!

    “对,视频根本子虚乌有,我那么做,不过只是逼你和他离婚,和我结婚!”夜洛寒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他笑着:“我就是无耻,你明白就好!”

    她一把推开他,实在控制不住情绪,趴在沙发扶手上,泪水汹涌。

    原来,她纠结了那么久,被她自己彻底放弃了的婚姻和幸福,根本是他用不存在的东西胁迫来的!

    原来,她之前的挣扎,不过都是跳梁小丑的笑话!

    夜洛寒原本正恨着,可是,此刻看到霍静染哭得那么伤心,又觉得自己做得是不是有些过了?

    只是他才伸手碰了她一下,她就反抗强烈:“你走开!马上走开!”

    他的手僵硬在半空,好半天,才讷讷地收回来。

    视线聚焦在她颤.抖的肩膀上,他轻声问:“小染,和我结婚,让你那么难受吗?”

    不过,即使她再难受、再不愿,他也绝对不会放手了!

    霍静染其实不想哭的,可是,原本郁结的情绪似乎庆幸在此刻终于找到了决堤口,根本无法控制。

    她哭了许久,这才意识到,她要的是什么。

    她只是想要拿到视频,既然视频没有,那就再没有什么束缚她的东西了,那么,她是不是可以按照原计划……

    *作者的话:

    恭喜夜哥终于持证上岗,话说他这个算不算骗婚?猜猜,小染的计划是什么?

    谢谢alina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