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6章 青梅竹马,当年情
    第146章青梅竹马,当年情

    霍静染直起身,刚要伸手去抹掉眼泪,身旁的夜洛寒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他带着她上楼,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小染,你不是喜欢下雪吗?刚刚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明天我们起来堆雪人吧?”

    她没有说话,任由他抱着上了楼。

    他将她放在床上,拿了睡衣要给她换,她摆了摆手:“我自己来。”

    他定定地看了她好几秒,然后沉默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去浴室冲了澡,可是,因为家里都是他惯用的洗发液和沐浴露,似乎,无论如何,身上都是他的气息。

    他似乎掐着点回来,从她手里夺走吹风机给她吹头,等她头发吹干,他摊开她手,将手里的东西放入她的掌心。

    霍静染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卡和两把钥匙。

    她抬眼,询问地看着他。

    他开口解释道:“这两把是家里的钥匙,一把是外面院子的,一把是别墅大门的。”

    说罢,他迟疑了几秒才道:“这个卡是我的附属卡,密码是你生日。虽然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是我们结婚了,我希望你能用这张。”

    她有些吃惊,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似乎,打算真和她过正常夫妻生活的模样?

    可是,十年前,他对她说的她还清晰得记得。

    还有,十年后那次重逢,他的羞辱她也记得。

    而且,他也清楚地说过,他有他心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所有缠.绕在唇齿间的疑惑悉数化为泡沫消散,霍静染拿起钥匙和卡,淡淡地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

    他面对她此刻的态度,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什么。

    只是觉得,现在的她似乎变得有些淡,明明在眼前,却抓不到、留不住。

    她毕竟被他折腾累了,所以,躺下后不久就睡着了。

    他等她睡熟,才在她身旁躺下,看了她一会儿,将她抱进怀里。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轻叹:“老婆,新婚快乐!”

    她在梦中,他所有的叹息都只是一抹她听不到的青烟。

    直到半夜。

    她起来上洗手间,他因为有她,睡得安稳,还不曾醒。

    她上完洗手间,觉得家里的地暖有些热,于是,走到窗边,想看看外面是不是真的下雪了。

    打开窗,顿时就有冷风灌入,她打了个冷颤,却透过院子门口的路灯发现,雪花纷纷扬扬,已然将周围镀上了一层莹白。

    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去堆雪人。

    于是,穿上了外套,踩着棉拖,悄悄地走了出去。

    她想,她明天就要离开了,此刻,算是她和他之间,最后的交集吧!

    从此,天涯相隔,再不相见!

    夜洛寒是在霍静染离开后一刻钟感觉到不对的。

    或许因为潜意识,他感觉到怀里空了,以为她走了,顿时,心头一惊,睡意全无。

    他掀开被子一看,房间里果然没人,他不由失声叫出了她的名字。

    那一刻,莫名的恐慌将他缠.绕,仿佛勒住脖颈的绳索,担心到无法呼吸!

    拖鞋穿反也尤不自知,他拿着车钥匙就冲到了楼下,发誓要将她找回来,锁在家里,再也不放开!

    只是,他急匆匆地开门出去,风雪吹了他一脸,他看到的,却是蹲在院子里堆雪人的她。

    那一刻,画面仿佛穿过了时光,他看到了十多年前的她。

    那个少女,站在飞雪里堆着雪人,她的脸颊、鼻子都被冻得通红。

    看到他过来,她抬头冲他嫣然一笑,惊.艳了他整个苍白的人生。自此,此生再无幸免……

    夜洛寒说不出心头什么滋味,仅仅只是穿了睡衣的他,大步过去,走到了霍静染面前。

    他有些生气,她身上是套了一件羽绒服,可是,脚后跟却露着,不是纯心想感冒吗?!

    “霍——”他才叫出来一个字,她便已然发现了他,抬起眼睛,晶亮的目光看着他。

    顿时,他口中所有的指责冻结在喉咙,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的声音却格外清晰,没有平时面对他的厌恶或者冷漠:“我就是突然想堆一个雪人了!”

    她记得,多年前,久远到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久远到她对他,还仅仅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而那个下雪天,她从家里找了几个道具,便开始在院落里堆雪娃娃。

    他似乎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身风雪,大步来到她的面前。

    她冲他笑,他却呆呆地愣住,直到她调皮地将手上的雪花弹到了他的脸上,他才反应过来。

    正准备逃的她被他捉住了手,以为他要惩罚,他却将她的手放在掌心暖着,虽然是责备,声音却格外温柔:“为什么不戴手套?冻上冻疮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这样的事情过去不是没有,她却在那个瞬间,看着高大的他,第一次心跳漏掉了一拍。

    此刻,似乎情景重现,他将她拉起来,蹙眉:“大半夜的堆什么雪人,明天早上起来再堆!而且,怎么穿成这样?!”

    为什么大半夜?只是因为,明天一早,她就要走了。现在,她要彻底和过去做告别了。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她因为当初的那个雪人对他动心,现在,再堆一个雪人离开。自此,所有的爱恨情仇,就都是前尘往事了!

    夜洛寒见霍静染呆呆地看着他,不由蹙眉,一把将她抱起:“要堆我明天早上陪你!”

    “别。”霍静染拉住他的衣服,声音柔软:“洛寒哥,就现在好吗?”

    他听到她的称呼,整个人彻底僵住。

    心跳,从正常到剧烈,再到几乎撞破胸腔。

    幸好有夜色遮挡,否则,她必然能看到他几乎红了的眼眶。

    “好。”他点头,折回房间,拿了一件外套套上,又给她拿了一条围巾、一副手套,再和她蹲在雪地里堆雪人。

    原本她就已经堆了大半,此刻有他帮忙自然快了很多。

    所以,不到十分钟,她安上装饰,一个小小的雪人便已经成型了。

    她看着雪人,眼底露出笑意;他看着她,眸光里都是温柔。

    一阵冷风吹来,惊醒了他,于是,连忙将她抱起,带回了卧室。

    虽然穿得厚,可是她的手脚都是冰凉的。他将它们放在掌心里捂着,直到渐渐回暖。

    他抬眼要叫她睡了,却发现她一直在看他。

    霎时间,四目相对,整个时间仿佛都停止了脚步。

    霍静染看到夜洛寒凝视着她,她想,她走了之后,他眼睛里的角膜或许是他们唯一牵扯的东西。

    想想,真的有些伤感啊,她付出了所有,最后换得的却是十年的混沌和一身伤。

    她想,这种铭心刻骨一次就够,今后她再也不会傻傻喜欢上谁了!

    再见了,夜洛寒。

    她在心头默默道,有泪光在眼底聚集,终于滚落。

    他却被她的泪水烫到了一般,心头一颤,只觉得似乎有什么要离他而去,彻底不见……

    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夜洛寒一把拥紧霍静染,力量大得几乎要将她揉入身体。

    她的眼泪落得更多,他心疼到无法言喻,只能吻她。

    她第一次没有躲,就好像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们彼此的第一次。

    房间里,暧.昧开始加温,他克制住情动点上了两根红烛。

    烛火里的她更加美得不可方物,他无法克制,身体交缠里,他想,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洞房花烛。

    夜里,夜洛寒不知道要了霍静染多少次。只是隐约记得,最后那两根蜡烛终于燃尽,而天空也已经发白,直到天明。

    他抱着她睡了过去,唇角都是笑意,透着无尽的满足。

    她也体力不支睡了过去,只是因为心里有事,在阳光落满房间的时候醒来。

    身旁的他,依旧还沉睡着。她轻轻起身,看向窗外的雪。

    原来,一.夜之间,竟然厚了那么多,就连她在院落里堆的雪人,都大了一大圈。

    霍静染抱着衣服赤着脚走出了房间,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轻轻带上了门。

    半小时后,机场的标志已经赫然在目。

    她深吸一口气,宁城,这个她从小长大、承载了太多喜怒哀乐的地方,终于要彻底成为过去了。

    机场大厅,卢敬拉着行李箱,道;“大小姐,您真的决定了吗?”

    “对。”霍静染道:“记得,不要告诉言深我昨晚在哪里。”

    这样,霍言深也不知道夜洛寒在那里,自然不会对付夜洛寒。她和他也就彻底画上了句号。

    “大小姐,这……”卢敬为难道。

    “你如果说了,我就告诉言深,说你非礼我!”霍静染道。

    “大小姐,霍总他有自己的判断……”卢敬道。

    “是吗?”霍静染说着,突然往前一步,身子几乎贴到了卢敬的身上。

    他本能地伸手将她扶住,怕她摔倒。

    而她却将早就准备好的手机拿起,快捷自拍了一张。

    拍完,她推开他,将手机晃了晃:“证据都在这里了,你说言深如果看到会怎么做?”

    卢敬无奈妥协:“大小姐,我们过海关吧!”

    “明智!”霍静染说着,收了手机。和卢敬一起,走进了出关通道。

    而此刻,南山别院的夜洛寒手机亮了一下,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一条彩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