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8章 垃圾桶里,有用过的Durex
    第148章垃圾桶里,有用过的Durex

    酒店之中,安静极了。

    直到,响起了扣门声,贺梓凝才迷迷糊糊有了些许意识。

    只觉得身子酸软无力,她掀开了沉重的眼皮。

    周围的格局明显是一个酒店房间,很是陌生,她怎么会在这里?

    正疑惑间,她突然察觉到不对,艰难地转头一看,顿时三魂吓掉了七魄。

    旁边,怎么会是穆清歌?而且,他们竟然躺在同一间床上!

    穆清歌显然也被外面的声音惊动,睁了眼。

    当看到贺梓凝在旁边的时候,他也吓了一大跳,但是唇瓣动了动,似乎发不出声音。

    而此刻,敲门声更加剧烈了。

    只听有记者在门口道:“凝菲小姐,我们接到线报,说您在酒店和穆清歌先生约会,是真的吗?”

    “穆清歌先生,请问您是在房间里吗?”

    甚至,已经有人拿起话筒开始现场直播:“各位,我们收到消息,刚刚大婚的贺梓凝小姐其实一直仰慕钢琴师穆清歌先生的才华,所以,趁着录制之际,偷偷与穆清歌先生私会。但是,我们相信贺小姐和穆先生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使他们都在房间,那应该也是谈合作……”

    “穆先生,请您开门为大家澄清一下行吗?”

    “贺小姐……”

    贺梓凝听到这里,一下子明白过来什么了。

    当时,她和穆清歌正要听他刚作的曲,突然就被人从身后袭击了。看来,是袭击他们的人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贺梓凝聚起力气,努力掀开了些许被子,低头一看,心头稍微松了口气。

    她的衣服还好好的,只是衣领被拉下去了一截,露出小半肩头,而旁边的穆清歌,也只是解开了上面的两个纽扣。

    “梓凝……”穆清歌的声音很微弱,宛若蚊吟:“我起不来。”

    贺梓凝试着撑了撑身子,也绝望道:“我也是。”

    她挣扎着想要爬下床,可是,才动了动手臂就无力地软倒在了原处。

    此刻,外面更加热闹了。

    接着,就听到有酒店的服务生过来,说要请记者们离开。

    可是,有记者说这里可能从事非法交易,服务生一听怕了,连忙叫了值班经理,于是,经理让前台送来了房卡。

    “我们都相信,我们收到的图片只是一场误会!”有记者对着直播镜头道:“所以,现在就是为贺小姐和穆先生澄清的时刻!”

    说着,她用门卡打开了房门。

    一瞬间,所有记者齐齐涌了进来,当看到贺梓凝和穆清歌还真都躺在床上时,也震惊了那么两秒。

    反应过来的众人连忙拿起相机,开始狂拍。

    顿时,闪光灯亮成了一片。

    甚至,还有人看到,地上扔着一个打开了的避.孕.套包装!

    一个细节,顿时点燃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于是,所有的问题铺天盖地涌来。

    “穆先生,您和贺小姐是早就认识,所以今天录制之后,才会情不自禁吗?”

    “贺小姐,您在和霍先生大婚时候说过的那些话,我们都还感动于心,难道,那些不过都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您的真爱是穆清歌?”

    “贺小姐,你有想过,你这么做,对得起霍言深先生么?!”

    “穆先生,您在钢琴上的造诣和谱曲方面的天才思维我们都很认同,但是,您今天的做法,难道不担心自毁前程?!”

    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记者将整个大床围住,话筒递到了贺梓凝和穆清歌面前,非要二人一个说法,否则,绝不罢休!

    而此刻,却有记者走到了洗手间,然后,一道声音蓦然尖锐:“各位,我有发现了!”

    说着,她连忙对着洗手间的垃圾桶拍照,还将里面那个用过、还带着液体的避.孕.套拍了好几个大特写。

    站在外围的记者全都看到了,顿时,似乎铁证落实,整个房间完全炸开了锅。

    贺梓凝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辩驳,问题太过尖锐,而且接二连三,她浑身发虚,甚至都无法插嘴。

    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如何才能让谣言不攻自破?

    闪光灯亮得更频繁了,记者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贺梓凝很想逃离,可是因为连躲避的力气都没有,她只能继续暴露在这样的镜头下。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原本围着他们的记者看清了来人后,一下子蜂拥了过去。

    “霍先生,请问您也是刚刚得知贺小姐和穆……”

    记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霍言深一个冷眸扫了过去。

    她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吓得住了嘴。

    于是,原本喧哗的房间,此刻倒是突然一片安静。

    霍言深大步走到床前,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场有记者不怕事大刻意为之,还是什么,当霍言深走到床边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个用过的避.孕.套和包装。

    他瞳孔缩了缩,转而将目光落在床上。

    贺梓凝衣服已经被她自己拉好了,而穆清歌完全不能动,所以衬衣扣还开着,胸膛半敞。

    众人都等待着霍言深的反应,所以,房间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贺梓凝对上霍言深不知喜怒的目光,心头一沉。

    她唇.瓣动了动,发不出声音,却有满满的委屈流露出来。

    她向来都知道,他的性格,从来不容许任何人染指他的东西。

    而此时此景,她虽然没有做过,可是拿不出任何证据,百口莫辩。他,会相信她吗?

    此刻,霍言深倾身过去,叫她:“凝凝?”

    贺梓凝一听他的声音里似乎没有发怒的迹象,心头微松,终于能够发出颤音:“言深,我没有……”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霍言深和穆清歌能听清。

    霍言深却听得身子微微一僵,然后,他伸臂将贺梓凝抱了起来。

    这时,记者又拿起话筒:“霍先生,您对贺小姐这次……”

    贺梓凝被霍言深抱在怀里,只觉得身子渐渐回了温度,她无力地去抓他胸口的衬衣:“言深,我真的没有……”

    “霍先生,这件事,会对您和贺小姐的婚姻造成影响吗?还有贺小姐之后的专辑和明年春季的电影……”记者的话说到这里,蓦然被霍言深打断。

    他一边将贺梓凝搂着,一边盖着她的脸,不让闪光灯继续落在她的脸上。

    他的眸底都是冷锐的光,声音掷地有声:“你们没听到她说没有吗?!她说没有就是没有!这件事,明显是有人陷害,如果各位再继续造谣,很可能面临刑事责任!”

    说罢,抱着贺梓凝大步往外走。

    两旁,有记者仍是不甘,还在身后追问,可是,却都被霍言深完全漠视。

    他大步往前,记者也好、看热闹的也好,全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这时,赶过来的沈南枫快步走进房间,收拾残局。

    记者捉住了人,连忙问道:“沈先生,请问您的回答是霍先生授意的吗?能不能给我们和广大凝菲的歌迷、穆先生的粉丝一个解释?”

    “对,现在我能代表霍先生说话!”沈南枫说着,转身看向床上的穆清歌,道:“穆先生,您身子有否能动?”

    “不能动,”穆清歌被喂下的药剂量比贺梓凝要大不少,说话虚弱又艰难:“我们是被人打晕的……”

    “各位看到了,情况显然并非如大家猜测的那样。”沈南枫道:“霍先生已经报警,各位今天也算是目击者,所以,请都留下来,不要乱碰房间内的东西,配合警方调查!”

    记者们不由面面相觑,互相对视:难道,这里面还真有什么阴谋?

    而此刻,霍言深已经抱着贺梓凝到了车里。

    他将她放好,正要给她系安全带,她又开口了:“言深,你相信我……”

    说着,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尝过舆论压力的她,深知舆论能够造就一个人,也能毁灭一个人。

    而他,会不会觉得她和别人躺在一起过,嫌弃她脏?虽然,她和穆清歌根本什么都没有。

    或者,觉得她让他丢了他的面子,生她的气?

    贺梓凝心里没底,突然有些怀念过去她心底用来伪装坚强的防御墙。

    “宝宝,怎么哭了?”霍言深伸手去给她擦掉眼泪。

    见越擦越多,他连忙将她从副驾驶座捞过来抱在怀里:“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我没力气。”

    “我们去医院!”霍言深哄道:“到了医院让医生好好看看。”

    贺梓凝却抓住他的手:“言深,你相信我吗?我和他真的没有做过什么……”

    “宝宝,我当然相信你。”霍言深抱紧贺梓凝:“就好像我刚刚说的,你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她听得心头猛地一震,刚刚那样的情况,几乎是铁证如山,他依旧相信她?!

    心里说不出滋味,眼泪落得更快。

    霍言深见状,连忙搂紧她,轻哄道:“宝宝,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说着,他的眸底一片杀气,到底是谁做的,他一定要揪出来!

    而这时,突然有个人影跑来。

    霍言戈似乎从很远赶过来的,因此,到来的时候,都还有些喘气。

    他看向霍言深怀里的贺梓凝,紧张地道:“哥,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我马上送她去医院检查,我怀疑她身体里有麻药的成分。”霍言深说完,抬眼看向霍言戈:“你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