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49章 你的爱,只会毁了你和她
    第149章你的爱,只会毁了你和她

    “我开车过来的,路上耽误了一下,来晚了。”霍言戈解释道。

    幸好,程叔打了车,从后面追来了。所以,交通事故他让程叔去处理了,而他,则是一脱身后就一路狂奔而来。

    “我们现在去医院,你……”霍言深问道。

    “哥,我也去医院看看嫂子。”霍言戈道。

    “好吧,坐后排去。”霍言深吩咐道。

    说着,他将贺梓凝放回到了副驾驶,然后,一路开车去了霍氏的附属医院。

    贺梓凝被抽血检查确定问题不大,霍言深一直陪同,而霍言戈则是坐在沙发上一直默默看着输液的贺梓凝。

    此刻,网络上已然铺天盖地炸开了锅。

    霍言深看完内容,暴躁地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床上,贺梓凝又睡着了,他帮她盖好被子,站起身来,去给时衿言打电话。

    “衿言,能不能查到发消息的人?”霍言深问道。

    时衿言道:“正在查,不过希望不大,因为对方是通过一个专门发广告的机器发出来的,而且这种机器没有任何独特性,再加上他不是为了盈利,所以没有任何与钱财有关的交易记录,所以,基本上无从查起。”

    霍言深蹙眉:“那我们所有人的,都是通过这个机器发出来的?”

    “是的。”时衿言道:“短信我觉得无法着手,可能查酒店或者工作室监控比较容易。”

    “好的,我知道了。”霍言深答应道。

    他打完电话走进房间,看了看贺梓凝,然后冲霍言戈道:“你帮我看好你嫂子,我去处理一件事,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霍言戈点头。

    “她如果醒来,马上给我打电话。”霍言深又吩咐了一句,这才离开。

    今天的事情,明显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那么,目的是什么?

    霍言深冷静下来分析,对方无非不过是为了几点:

    一、挑拨他和贺梓凝之间的关系,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就好像当初让贺梓凝在婚礼上当众悔婚一样,让霍家和贺家决裂。

    二、毁掉贺梓凝的事业,让她在舆论面前抬不起头。

    三、如果他正中下怀,那么,以他的个性必然无法克制这样的愤怒,势必,霍氏各种决策有可能被影响,股价下跌。

    不过,难道对方是傻子吗?这样的布局,虽然现场有用过的避.孕.套,但是,只要他冷静下来,应该就能知道这么多巧合只能是有心人设的局!

    而且,这个人显然留意了他身边的人,才会让他的好友都收到了消息。

    可是,发给所有人,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霍言深觉得自己有些想不通,不过,想到第一种可能,他的心头就有些微的不安,于是,快步赶去了贺耀宏的病房。

    那边,似乎一切如旧。

    他走进病房,见贺耀宏正在睡觉,心头还是有些不放心。

    于是,霍言深叫了医院负责人过来,让他安排医生现场抽血化验。

    他等到报告,确定无恙,心里却依旧有些不太放心,于是,打电话让助理在门口装了一个指纹机,只有贺耀宏的专属医生和两名特护能够进入,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进来。

    而这时,门诊那边的病房里,霍言戈坐在贺梓凝的床边,静静凝视着她。

    也只有在此刻,他才敢毫无顾忌地打量她。

    比起小时候,她早就没有了脸颊两边的婴儿肥,看起来秀气了很多。可是,他却怀念她脸颊圆圆时候的模样。

    她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睡着,随着呼吸,她的睫毛似乎也有轻微的颤动。

    阳光从窗口斜照进来,睫毛在她的眼窝处落下一片精巧的暗影。

    她的脸颊上细看还有一层细小而透明的绒毛,就好像婴儿一般,让肌肤就好像镀上了一道光。

    “小凝……”他掀开唇.瓣,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轻唤。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只觉得心跳加快,甚至,想要去吻她。

    可是,所有的不过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再多的亲近,他都只敢在梦里实现。

    所以,此刻的他只是坐在床边,静静地守着,甚至怕护士进来觉得什么,他都不敢流露出过多的情绪。

    她今天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吧?因为,他看到她在霍言深的怀里哭得那么无助。

    那时候,他多希望是她可以依靠的人,可惜……

    而这时,贺梓凝觉得喉咙很干,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在病房,她之前的记忆回归,于是,开口道:“言深……”

    一旁,霍言戈好似被她转过来的视线电了一下,心跳变得有些剧烈。

    他按捺住此刻的紧张,稍微倾身:“嫂子,我哥不在,他一会儿就回来。”

    贺梓凝见是霍言戈,于是冲他道:“言戈,能不能帮我打一杯水,我好渴?”

    “好。”霍言戈连忙去接,因为紧张,还差点烫到了手。

    他试了试水温,确定正好,于是来到贺梓凝床边:“我扶你起来?”

    “好,谢谢。”她继续冲他客气地微笑。

    霍言戈将水杯放到凳子上,然后走到床头,正要去扶贺梓凝,她却开口:“言戈,床头应该能升起来吧?”

    他的动作一下子绷紧,似乎小心思被察觉,脸颊有些热:“哦,我竟然忘了。”

    原本,他想扶她靠在他肩膀上喝水的……

    心头有失落涌起,蔓延成灾。

    贺梓凝喝了水,感觉身子也在逐渐恢复力气,于是问道:“言戈,你哥哥去哪里了?”

    “他没说,只是说一会儿就回来。”霍言戈垂下眼睛,不想和贺梓凝继续与霍言深有关的话题,于是道:“对不起,我当时收到短信,但是路上遇到交通意外,来晚了,没能帮上你!”

    “交通意外?”贺梓凝转眸看着霍言戈:“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她可是记得,之前他手受伤都没反应,就好像没有痛感一样。

    “没事。”霍言戈看到贺梓凝眼底的关心,顿时,忍不住扬起了唇角,连眼底都是笑意。

    贺梓凝难得见他笑,不由夸道:“言戈,其实你这么放开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平时怎么不见你笑呢?”

    霍言戈听得心跳漏掉了一拍,竟然有些无措。他解释道:“我不太习惯。”

    贺梓凝道:“以前听你哥说,你从小就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没事的,我和言深结婚了,你就好像我的亲弟弟一样,虽然你比我大,但是不介意吧?以后多来我们家玩,宸晞也喜欢热闹!”

    霍言戈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火山车,因为她说像亲弟弟而难过,却又听到她的邀请而雀跃。

    而就在这时,霍言戈的手机响了。

    他看到是程叔,于是起身去外面接听。

    “卿少,我这边已经处理好了,您没事吧?”程叔道。

    “我没事。”霍言戈低叹:“我还是到晚了!”

    她最需要人的时候,却是霍言深在她身边。他想抱抱她、安慰她,却无能为力。

    “我却说,幸亏了那场车祸!”程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卿少,别怪我这个老人家多嘴,您想过没有,如果您当时赶上了会怎样?”

    程叔继续分析道:“您看到那样的场景,能冷静吗?那您的所有反应,就全都暴露在了镜头之下。就算你哥不知道你的那份心思,只觉得您是因为霍家的荣耀才会失态。但是记者呢?”

    “记者个个都是人精,人家必然一眼就看出来,您对贺小姐不一般!”程叔想想都后怕:“豪门之中,弟弟爱上亲嫂子,这样的事情,比起贺小姐本身的新闻都不小!他们到时候还会如何添油加醋!而霍言深看到新闻,会不会和您反目成仇?!”

    霍言戈听到这里,捏紧了手机。

    的确,关心则乱。

    当他看到那张照片,又听说记者在贺梓凝门口等着的时候,他觉得比杀了他还难受。

    而此刻冷静下来分析,他如果当时赶到了,或许,对贺梓凝才真的是双重打击。

    毕竟,如果被人知道他喜欢贺梓凝,他是男人,或许还没事。但是,舆论对于女人似乎更加苛刻。

    说不定,还会有很多难听的话泼在她的身上,说她引诱老公的亲弟弟、不知检点之类!

    所以,他们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吧?霍言戈想到这里,口中都是苦涩。

    挂了电话,他看向房间里的贺梓凝,只觉得那短短的几步距离,似乎是一个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而此刻,霍言深回来了。

    他走到门口,见霍言戈站在那里,不由问道:“言戈,凝凝呢?”

    “她刚刚醒,我给她倒了一杯水,还没来得及给你电话。”霍言戈正解释着,却见霍言深已经走进了病房。

    他大步来到贺梓凝面前,凑过去吻了吻她:“小宝宝,好点了吗?”

    贺梓凝点头:“嗯,好多了,只是身体还有些发软,但是能动了。”

    她抬眼:“言深,到底是谁做的啊?我微博下面是不是又一片骂声了?”

    “别担心,我会查清楚的。微博你也别看,等证据出来,相信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霍言深说着,碰了碰贺梓凝的脸颊,柔声道:“宝宝,以后要相信你老公,我不会那么傻的!我会用心去看东西,而不是只用眼睛和耳朵。”

    *作者的话:

    深哥能在那个位置上,自然不会冲动无脑,所以,大家觉得这个幕后的人目的是什么?

    谢谢芥子须弥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