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50章 身材好、尺寸棒、体力好
    第150章身材好、尺寸棒、体力好

    贺梓凝听到这里,心头狠狠一震。

    她抬眼,看着霍言深:“你真的一点都没怀疑过?”

    霍言深凑到她的耳边:“宝宝,我相信你的眼光!”

    贺梓凝眨了眨眼,正要问他什么意思,他就解释道:“你老公我长得帅、身材好、尺寸棒、体力好、技术优、服务到位,你又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弹钢琴的?”

    虽然知道贺梓凝和穆清歌没什么,不过霍言深想到穆清歌竟然和自己女人躺在一间床上过,就有些不爽。

    于是,他又补充道:“那种成天弹琴也没个女朋友的,不是gay就是娘娘腔!”

    心头原本的感动和复杂,一下子被霍言深这样话驱散,贺梓凝因为输了液好了些,有了力气,挥起空着的那只手就要砸霍言深。

    他连忙将她的拳头握住:“宝宝,你输着液,要打也输完了再打!”

    她无奈地看着他,又想笑,又觉得暖。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上次脸上的痛感我现在都还记得,乖,记得以后别打脸,嗯,其他地方可以……”

    说罢,凑过去低声道:“欢迎摸胸肌!”

    贺梓凝:“……”

    而霍言戈站在病房门口,虽然听不见霍言深说了什么,可是,看到贺梓凝瞬间红了的脸颊,他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刺痛。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病房,外面就来了几个熟人。

    时衿言、傅御辰和颜慕槿是一起到的,手里提着东西,见到他,冲他问道:“嫂子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你们进去吧!”霍言戈这么说着,自己却没有进去。

    于是,房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颜慕槿从小长大一直顺风顺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见到贺梓凝躺在床上还在输液,心一下子揪起来:“嫂子,你是不是很难受?”

    “没事,就是乏力,现在已经好多了。”贺梓凝笑道。

    “嫂子,想吃什么水果?”颜慕槿拿出一个保鲜盒:“我给你削!”

    “哟,结了婚就是不一样,都会削水果了!”傅御辰在一旁凉飕飕地道。

    “我本来就会!”颜慕槿白了傅御辰一眼:“我以前都削给衿言哥哥吃!”

    “什么时候和你老公学会乱撒狗粮的?”傅御辰道。

    “我家慕槿说的只是实话而已。”时衿言道:“御辰,你看,深哥和嫂子怎么不觉得这是狗粮?问题已经很清楚了,你还是赶紧找个女朋友,免得肾功能失调!”

    众人闻言,齐齐大笑。

    傅御辰胸口愤愤不平:“我肾好着呢!倒是你,悠着点,别到时候还得抓中药补!”

    “谁需要抓中药?”一道女声传来,接着,宗佳玥走了进来:“我过来的时候,还正好路过了中医科!”

    “当然是这里长期吃狗粮的人!”霍言深道。

    宗佳玥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冲霍言深指了指门口:“二哥他怎么不进来?”

    “你去叫一下他。”霍言深道:“人一多,他就喜欢一个人。”

    “二哥!”宗佳玥将手在霍言戈面前晃了晃:“进去和大家聊啊!”

    “不用了,我走了。”霍言戈说着,还真转身就走。

    “二哥,喂?”宗佳玥见霍言戈走了,也很无奈,走进房间,她耸了耸肩:“不叫还好,一喊反而走了。”

    贺梓凝听到这里,也哭笑不得。

    话说,都是同一个爹妈生的,为什么性格差距这么大?

    病床边,颜慕槿拿着苹果认真地削着,时衿言坐在旁边,拉她削下来的苹果皮玩。

    她去拉开他的手:“衿言哥哥,别弄啦,我那天在网上看一部电影,里面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时衿言饶有兴趣问道。

    “男主角说,他.妈妈能把一个苹果从头到尾削下来,皮都没断过。”颜慕槿道:“他说在他印象里,他.妈妈是世界上最贤惠温柔的女人。”

    时衿言眼睛亮了几分,唇角勾出笑意:“小慕槿,所以你想做最温柔贤惠的妻子?”

    颜慕槿心思被说中,耳朵慢慢爬上一抹红晕。

    时衿言看着觉得可爱,于是,凑过去,亲了一口:“真乖,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可爱!”

    颜慕槿心跳漏掉一拍,整张脸都红了,手抖了一下,苹果皮断了。

    她顿时懊恼,抬眼看向时衿言:“没有连起来……”

    时衿言捏了捏她的脸颊:“没关系,我觉得你是你就是,跟苹果皮没关系!”

    “真的?”颜慕槿发现,最近时衿言老夸她,连看她的眼神都比过去更有温度,让她觉得他好像也越来越喜欢她了。

    “当然是真的。”时衿言将手指卷成了一个筒状,凑到颜慕槿的耳边:“小慕槿,你就是我心目中最贤惠的妻子,没有之一了。”

    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涌上来的血液烘烤得晕乎乎的。

    一旁,傅御辰看不过去:“小胸妹妹,时衿言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不许你说衿言哥哥的坏话!”颜慕槿凶巴巴地说完,转头冲时衿言道:“他又说我胸小……”

    “小慕槿,他肾功能失调,你别和他计较!”时衿言道:“而且,你的又不小,自从嫁给我后,都变大了!”

    颜慕槿一听,高兴了,开始切苹果丁,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在保鲜盒里给贺梓凝吃。

    一旁,宗佳玥冲傅御辰笑了:“傅少,我看你段时间是翻不了身了!”

    傅御辰开始广撒网:“我看你也单着,要不然我们来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吧!亮瞎他们!”

    “我比你大。”宗佳玥笑道:“我怕人家说我老草吃嫩牛!”

    “没事,我不介意,要不然我们下午就去领证?”傅御辰道。

    贺梓凝不由笑着拆台道:“御辰,你好像在一个多月前还骗过我好姐妹,让她和你去领证吧?”

    傅御辰仰天长叹:“兄弟姐妹们,人艰不拆……”

    这时,门口响起敲门声,接着,顾沫漓也来了。

    贺梓凝眼睛一亮:“沫漓!”

    “小梓凝!”顾沫漓连忙过去:“你没事吧?吓死我了,我给你打手机打不通,还是问了傅总才知道!”

    “我没事,现在好多了。”贺梓凝道:“今天都不用住院,输了液观察一会儿就能回家。”

    “嗯嗯,那就好啦!”顾沫漓一路赶来的,她这才脱了外套擦了擦汗,冲大家打招呼。

    众人坐下来,这才聊到了到底是谁做的。

    可是,霍言深接到消息,酒店那边是一周前摄像头就都坏了没修,所以没有房间里的画面。

    而酒店附近来往停放的车辆都很多,进出停车场的也很多,所以,一一排查还需要时间,到时候,说不定人早就跑了。

    所有的情况都说明,策划这件事的人,蓄谋已久!

    “不过,那个保镖也太没用了,如果以后梓凝去别的地方演出什么的,又有类似情况怎么办?”顾沫漓道:“这次还好是有惊无险,但是以后呢?”

    “其实也不怪他。”贺梓凝道:“毕竟有时候不能保镖随时陪同。”

    “我倒是有个提议。”宗佳玥道:“深哥,要不你给嫂子请个女保镖吧?可以24小时随身的!”

    “这个倒是不错!”霍言深眸子一动:“不过不用24小时陪同,我和你嫂子睡觉就不用外人围观了!”

    此话一落,众人都不由笑了。贺梓凝十分无奈地看着霍言深,这家伙脸皮用什么做的?

    正说笑间,霍言深手机响了,他见是霍静染打过来的,于是走到一边去接听:“静染。”

    “言深。”霍静染道:“我刚刚夜里打开手机才看到照片,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霍言深蹙眉:“你竟然也收到了?!”

    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道:“所以,我一直都想不出来对方是什么目的。不过,你在总部也好,随时注意有什么情况,我怀疑这不仅仅是针对我们个人,更是针对整个霍氏!”

    “好的,我会留意。”霍静染道:“如果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电话。”

    她回到总部,就连染印记的工作,也都是网络上进行。好在现在网络发达,而工作室那边的事情,霍言深都有派人帮忙盯梢。

    那天她走,霍言深也很是不解,不过霍静染说她只是回总部一阵子,因为美国那边有一些圈子里的朋友,她打算过去学习半年。因此,霍言深才没有多想。

    自从那天后,霍静染换了手机号,原来的手机,也只是每天会打开看一下就关掉。

    正要关机,手机又响了,霍静染只以为是霍言深打过来的,看也没看,就接听道:“言深,还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沉默了两秒,然后,熟悉的男声响在耳畔:“是我。”

    “夜……”霍静染捏紧手机:“你怎么打来了?”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夜洛寒经过了几天,心头的怒火平息了不少,不过,此刻听到霍静染竟然问他为什么打电话,他就觉得,心里的情绪再度被打翻!

    他竭力隐忍着情绪:“霍静染,我觉得你和别的男人走了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你到底是谁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