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52章 傅御辰,你不会是想追我吧?
    第152章傅御辰,你不会是想追我吧?

    “你好,我是贺梓凝。”贺梓凝伸出手,和白念倾的握住,她微笑道:“念倾,你刚刚的身手好漂亮!”

    “漂亮是漂亮,不过也太不给面子了吧,美女?”傅御辰爬起来,弹了弹灰。

    好歹,他也是霍言深请到霍氏娱乐公司来做指导的副总,竟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摔在了地上,要不要这么虐?!

    最近要么被喂狗粮,要么被摔,也太点背,傅御辰觉得自己该去某庙拜拜。

    “对不起,傅先生,刚刚没有看到更合适的道具。”白念倾一本正经地道,声线干脆,微冷。

    “行了行了,我一向对美女都是很宽容的!”傅御辰笑笑,冲贺梓凝道:“嫂子,宗小姐找的这个保镖你还满意吗?”

    贺梓凝点头:“很好!你们辛苦啦!”

    “嫂子,我先让人事带她去报道,以后她也是我们霍氏旗下的员工。”宗佳玥说着,吩咐了一下旁边的助理。

    于是,助理带着白念倾下楼,而贺梓凝则是先去录音棚那边工作。

    宗佳玥和傅御辰暂时没事,也跟着去看贺梓凝录制。

    众人到了录制间,里面的助理还在做准备工作,贺梓凝拿起桌上的稿子看着,正要和旁边的宗佳玥说话,却被她一把拉了过去。

    “小心!”她将贺梓凝猛地扯开,接着,伸手挡在了贺梓凝的后背上。

    于是,铁架子上的那个设备落下来,砸在了她的手上!

    贺梓凝站稳后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看向宗佳玥的手:“佳玥,你的手……”

    宗佳玥的手被上面的设备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鲜血很快流了满手。

    “快叫医生!”贺梓凝冲着助理大喊:“这里有没有止血的东西?!”

    助理反应过来,连忙拿起手机打电话叫楼里的医生过来。而贺梓凝目光一扫,看到房间里有一张干净毛巾,连忙拿过来给宗佳玥止血。

    她按压着,焦急地看向门口,却发现傅御辰站在那里没动,不由道:“御辰,你怎么在发呆?快过来帮忙啊!”

    傅御辰好像突然惊醒一般,连忙过来:“我来按压。”

    说着,他一把按住宗佳玥的伤口,因为力气大些,顿时,比贺梓凝按压的效果要好很多。

    很快,医生已经带着医药箱赶了上来,傅御辰连忙道:“医生,您看看她的伤口。”

    他打开毛巾,当看到宗佳玥白皙的手掌内侧有一道十来厘米的伤时,心重重地收缩了一下。

    “中间这里伤口太深,需要缝几针。”医生道:“小姐,我先给你打麻药,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宗佳玥点了点头,不敢看,转开了眼睛:“嗯。”

    而这时,她完好的左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掌包围,傅御辰在她的旁边道:“别怕,打了麻药就好多了。”

    “嗯。”宗佳玥点头,捏紧傅御辰的手。

    医生开始打麻药,贺梓凝连忙去接了一杯热水,找了一根吸管放进去,冲宗佳玥道:“佳玥,喝水分散一下注意力。”

    宗佳玥扯了扯嘴角,可是因为疼,表情又有些扭曲:“我感觉我都成了公主了。”

    “你刚刚怎么那么傻,用手挡……”贺梓凝很是内疚:“佳玥,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怎么……”

    “没事!”宗佳玥笑笑:“幸好没砸在你的脸上,要是砸坏了你的脸,深哥不得疯了!”

    说罢,她又可惜道:“可惜念倾刚好去办入职手续了,要不然她在的话,谁都受不了伤啊!”

    傅御辰听到这里,心头有些恍惚。

    从小的时候,他就听过自己父母讲他们当初恋爱的故事。

    其实,他的爸爸和妈妈当年也并非一见钟情的,但是,却因为一件事,让他的爸爸喜欢上了他的妈妈。

    当初,他.妈妈为了救她的闺蜜,被车撞了,他爸爸到了医院,看着病床上那个女人,心里就在想,能够不要命救另一个人,这样的傻瓜,世上还很没几个了。

    所以,他之后就越发注意她,直到,他们相爱结婚。

    当初,傅御辰听到这个故事,虽然什么都没说,却一直幻想着自己也能遇到这么一个傻女孩的。

    可是,他身边的女孩子,几乎都是因为他家境优越外表帅气,所以跟在他的身边。

    而如果他褪.去了一身繁华,或许,那些女人早就走了。

    他羡慕那样一段纯真的感情,却用玩世不恭的外表掩藏着,好像想让人觉得,即使他没有,也不稀罕!

    而此刻……

    傅御辰不知道是因为父母恋爱史的影响,还是因为其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女孩似乎和之前不同了。

    而且,掌心里的柔.软触感似乎也变得清晰刻骨起来,第一次,善于言辞的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他一直沉默着,直到医生将宗佳玥的伤口缝合包扎完毕,傅御辰都紧紧握着她的手。

    医生处理完了伤口,又给宗佳玥开了三天的消炎药,道:“小姐,这几天都需要换药,等一周后拆线,你这只手都不要沾水,平时睡觉注意别压着了。

    宗佳玥点头,谢过医生,转头自嘲一笑:“看来,是老天要给我放一周的假啊,偏偏伤的是右手,回头吃饭都得用勺了吧!”

    傅御辰却接话道:“吃饭我喂你吧!”

    “这么贴心?”宗佳玥笑。

    傅御辰扬了扬唇角:“是啊,就看你敢不敢让我喂!”

    “切,你以为你是豺狼虎豹啊,我干嘛怕你?!”宗佳玥挑眉。

    “行,那说定了啊,你这一个星期,被我承包了!”傅御辰说着,只觉得心里多了几分期待。

    贺梓凝向来见惯傅御辰这番模样的,也没多想。因为宗佳玥是救她才会受伤的,心头不免内疚:“佳玥,都是我连累了你,言深说你平时工作忙,这一周,我让他安排别人过去帮忙,你好好休息下,等手拆线后,完全好了再上班吧!”

    “嫂子没事!”宗佳玥摆摆手:“我平时属于那种闲不下来的,过几天稍微能自理了,我就去公司啦!”

    晚餐时分,霍言深从贺梓凝那里听说了这件事,专门赶了过来。

    他看了看宗佳玥的伤口,认真道:“佳玥,谢谢你。”

    “没关系啦。”宗佳玥笑笑,开玩笑一般道:“深哥,如果嫂子脸上真受伤不美了,你会怎样?”

    霍言深看向贺梓凝,想也没想,很自然地道:“我喜欢你嫂子又不是因为外表!”

    当初,那个‘李晓菲’长得那么普通,他不也喜欢?

    “真的,变成丑八怪也喜欢?”宗佳玥抬眼看向霍言深。

    “当然!”他的眼底都是坚定的光:“她不论是什么样子,都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

    没想到他竟然当众这么大方地说,贺梓凝听得心头一震,说不出话来。

    傅御辰则是哀叹:“大哥,表白回家关上门行不?”

    宗佳玥听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我怎么遇不到这样的感情呢?”

    听她说得伤感,贺梓凝连忙安慰道:“佳玥,你这么好,肯定也会遇见的,只是早晚而已!”

    “嗯,我也这么觉得!”宗佳玥收起情绪,扬了扬唇角。

    旁边,傅御辰匆匆移开了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服务生上菜,傅御辰还真的开始喂起了宗佳玥。

    对面,贺梓凝见状,不由冲霍言深笑:“言深,我怎么突然觉得他俩还蛮有默契的?”

    霍言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我们更有默契。”

    贺梓凝:“……”

    宗佳玥虽然从小在霍家长大,但是,其实当初是霍家的奶娘收养的她。奶娘过世后,在宁城留下一处公寓,她回国后,大多时间都住那里。

    只是因为这次受伤,手不方便,所以又住回了霍家老宅。

    之后的几天,宗佳玥休假在家,因为霍家老宅有佣人,倒是真不用傅御辰去当男保姆。

    直到,三天后,宗佳玥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她搬了回去,傅御辰才出现在了她的门口。

    她听见门铃声,打开了门,看着斜倚在门口的小伙道:“傅先生,你这是探望生病员工?”

    傅御辰举了举手里的保温桶:“我妈熬的猪蹄汤,给你送来,以形补形!”

    宗佳玥伸手接过:“谢了!”

    说完,见傅御辰还在门口,不由挑眉:“还有事?”

    他冲她抛了个媚眼:“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她让开门,见他轻车熟路一般进去,不由问道:“傅御辰,你不会是想追我吧?”

    能这么直接问出来的妹子可不多了,傅御辰坐在沙发上,耸了耸肩:“对啊,我就是在追你!”

    “我比你大。”宗佳玥道。

    “不就大两岁吗?”傅御辰找到厨房里的碗筷和勺子,打开保温桶,给宗佳玥盛了一碗:“姐弟恋多带劲,敢不敢来试试?”

    *

    自从那天见过欧阳米之后,霍宸晞时常在网上和欧阳米发表情和语音,听到霍言深要赴美国参加霍氏在纽约第一家酒店建成百年的晚宴,就提议让霍言深带着贺梓凝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