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53章 你的角膜是从活人身上摘下来的!
    第153章你的角膜是从活人身上摘下来的!

    霍言深想到贺梓凝还没去过家族总部,于是,欣然答应。

    而他们都去了美国,儿子总不至于一个人留在国内吧?所以,顺道‘捎上了’霍宸晞,还专门又给他请了一周的假。

    此刻,宗佳玥的手已经拆线,而霍言戈回归之后还未回过家族,所以,众人一同前往。

    这是霍宸晞第一次坐长距离飞机,小家伙十分兴奋。

    可是,到了第三个小时,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一会儿在走廊上跑跑,一会儿回座位睡觉,终于撑到了飞机着陆。

    霍言深一手抱着睡着了的霍宸晞,一手牵着贺梓凝走出大厅。贺梓凝身边,是她如今的贴身保镖白念倾。

    身后,霍言戈静静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背影,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二哥,七年没有回家,有没有很兴奋?”身边,宗佳玥问道。

    “没有。”霍言戈淡淡道。

    “不过这次回去不同了,深哥带了嫂子和儿子,你们同岁,你说爷爷奶奶会不会在晚宴上给你安排相亲对象?”宗佳玥眨了眨眼道。

    “不知道,没兴趣。”霍言戈继续往前走。

    宗佳玥见他冷冷的模样,不由笑了:“二哥,你总是这样,估计喜欢你的女孩都会被吓跑的哦!”

    霍言戈听到这里,脚步微微顿了顿。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好。他不合群、不会和女生说什么好听的话。

    他看向贺梓凝的背影,心里想着宗佳玥的话,他的小凝,会不会也不喜欢他这样?

    众人刚出关,就看到了黎美芝。

    霍言深不由讶然:“妈,您怎么来了?”以前,不都是司机过来就行么?

    “我不是来接你,是来接我们晞晞的!”说着,她凑过去,亲了亲霍言深怀里睡着的孙子:“真可爱!比你爸小时候漂亮多了!”

    霍言深:“……”

    话说,这么快他的地位就降下来了?

    众人一起回到霍家,这也是贺梓凝第一次见这样的大家族。

    霍言深的叔伯亲戚都在总部这边,虽然有的在公司有的在出差,可是,单是霍言深给她介绍,她挨个儿叫,也都叫了半天。

    不过好的是,似乎霍家的等级很是森严,霍战毅是上一代的继承人,所以,地位在兄弟姐妹里无法撼动。而霍言深作为这一代的继承人,即使是叔伯对他,也绝对得尊重。

    而此刻,小宸晞在家里的地位,就更别提了。

    老太太老太爷喜欢得很,爷爷奶奶也宠着,小家伙甚至都不想回国上学了。

    安顿好后,霍言深来到霍静染的房间,两人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然后,便提起了周三的晚宴。

    霍言深道:“静染,晚宴那天我们几个算是中心人物。你自从回归家族后,还没有正式在霍氏的宴会上亮相过,那天,你的男伴定好了吗?”

    “就让卢敬陪我吧!”霍静染笑道:“反正在国内的时候,他已经不止一次扮演我‘老公’的角色了。”

    “静染——”霍言深无奈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回来了,一切也好了,可以找个人一起生活了。”

    霍静染听到这里,眼前蓦然回忆起那两个红本本,顿时,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言深,这么怕我嫁不出去啊?其实我们霍家不缺钱,养我一个老姑娘不也行么?”

    “静染,我们一起长大,我真的希望你能够找个对你好的人。”霍言深道:“那天,我会邀请一些我的朋友,你到时候看看……”

    “言深,你真不用操心我。”霍静染看向远方:“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啊,真的,你和梓凝这样的太少了,我也不强求……”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放不下他?”霍言深锁住霍静染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还放不下夜洛寒!”

    霍静染心头一缩,心跳变得有些慌乱:“怎么会?好啦,别乱猜了,我要是遇见合适的,肯定不会错过的,你就别操心了!”说着,霍静染将霍言深推了出去。

    “总之,他当初那么害你,如果让我遇见他……”霍言深眯了眯眼睛,杀气弥漫:“必然让他生不如死!”

    只是,霍言深不知道的是,在他和贺梓凝出发的前一天,机场里,夜洛寒拉着行李箱,来到了登机口。

    进入机舱,当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冲入云霄的那一刻,夜洛寒对着下方的灯火缓缓开口:“小染,我来了。”

    抵达纽约的时候,也是在夜晚,夜洛寒在酒店办理了入住。

    或许因为要见她了,所以,即使经过了长途的飞行他也毫无睡意。于是,拿了钱包和手机,一个人走了出来。

    此刻,街上的人不多,他漫步在哈德逊河边,看到旁边有一家咖啡厅,于是,走了进去。

    夜洛寒随意点了一杯果汁,正在思考着明天该怎么见霍静染,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看到来电显示,不由有些急切,连忙接听:“陈哥?”

    “小夜,当初你的主治医师因为贩毒,进了监狱,一年前死在了监狱里。”陈哥道:“不过,他应该还有一名助理,听说去了菲律宾,我已经派人过去了。”

    夜洛寒道:“太感谢了,陈哥,一有消息马上告诉我!”

    “嗯。”陈哥道:“不过,有个很奇怪的事就是,听当初你主治医师的狱友说,当时你的角膜是从活人身上摘下来的!”

    “什么意思?”夜洛寒心头一紧:“不是死人身上的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因为具体的他也没说,这些都是从监狱那些犯人口中听说的!”陈哥道。

    “好的,我知道了。”夜洛寒放下手机,却觉得心头有些难以言喻的翻滚。

    好像有什么秘密要揭开,令他的心砰砰直跳,久久无法恢复平静。

    他慢慢地喝着果汁,觉得心头稍微平复了些许,这才站起身来,准备再出去走走。

    而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断然没有料到,才刚刚到美国,竟然就能遇到霍静染。

    此刻,她和那个男人一起并肩走在街上,身旁,还有一个年轻的美国女孩。

    她和女孩说说笑笑,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而身旁的男人,走在她的身侧,在她高跟鞋似乎崴了一下的时候,马上伸臂扶住她。

    然后,他就没再拿开那只放在她肩膀上的手。

    夜洛寒站在他们身后,任凭冬日里呼啸的冷风吹过脸颊,一动不动。

    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吗?有她深爱的前夫、有亲人、有朋友的陪伴。似乎,她的身侧再也不需要一个他的位置。

    可是,他却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她是他的,不能让任何人染指!

    夜洛寒深吸一口气,任凭冷风冲入肺腑,带来难言的刺痛感,才觉得自己稍微清醒了些。

    这一场战争,马上就要拉开了!

    夜洛寒的手放在了口袋,那里放了一张霍家百年晚宴的邀请卡。

    他,会用另一个身份去见她!

    时间,很快到了周三。

    贺梓凝作为女主人,一早便被黎美芝安排去做SPA。

    白念倾虽然是保镖,但是因为要跟在贺梓凝身边,得穿礼服,因此,也加入了SPA的行列。

    上午一番全身美肌,下午试礼服化妆造型,贺梓凝发现,结婚都没有这么麻烦。

    不过,当她走到镜子前,看向镜中的自己时,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她穿的是深V领的冰蓝色长裙,长裙将整个身材曲线包裹得非常完美。

    长裙腰线很高,下方的裙摆有竖条纹的银色丝线,因此,更显得几乎可以说是九头身。

    她的一身行头,也都是同样的冰蓝色系。耳环、钻石项链,全都好像人鱼公主清透的眼泪,在灯光下,仿佛能够听到大海的声音。

    因此,当霍言深穿着今天专门为配贺梓凝而定做的西服走过来的时候,也被此刻面前的女孩惊.艳了眸光。

    他感觉自己心跳加速,牵着霍宸晞的手都分泌出了汗液。

    他一步一步走到贺梓凝面前,凝视着她:“凝凝,你好美!”

    “漂亮妈咪,你快要迷晕本宝宝了!”霍宸晞也夸赞道。

    贺梓凝笑:“你们不知道,我今天做了一天的美容,第一次知道,女人包装起来可真是工序复杂!”

    “只是差了一道工序。”霍言深说着,走到一旁,拿了一朵冰蓝色的花别在了贺梓凝深V的地方,挡住了原本的沟.壑,只觉得发热的鼻腔也得到了些许缓解。

    “宝宝,你的身材只能露给你老公我看!”他吻了吻她的手背。

    贺梓凝不由笑了:“其实,我之前也觉得有点露,你这么一遮,我也自然了。”

    她说着,看向霍言深身后的霍言戈,笑道:“言戈今天也很帅啊!对了,有没有带女伴?”

    霍言戈其实在看到贺梓凝第一眼的时候,就无法挪动脚步了。

    他想,他曾幻想过很多场景,似乎,这样的就曾在梦里有过。

    只是梦里的他却不曾想到,他只是现实里看着他们幸福的那一个旁观者。

    “我没有女伴。”他开口道:“也不需要女伴。”

    因为,我从头到尾,都只喜欢你。他在心头补充道。

    *大家都来了,要发生点大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