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56章 一言不合,直接抢回家!
    第156章一言不合,直接抢回家!

    恰恰,此刻的烟火已经完全结束,天际只剩下最后一点绚烂的余光,耳畔,突然安静下来,仿佛为了此刻的答案,给二人一个无限的留白。

    霍静染慢慢睁开眼睛,好似没听清一般,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夜洛寒心头的疑惑莫名得越来越浓,他脱口而出:“小染,你的眼睛为什么不能见光?我眼睛里的角膜是不是你给我的?”

    虽然,这个推断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

    因为,当初她离开他后,他恢复光明后怎么找也找不到她,最后才得知她回了霍家美国总部这边。

    而且,她足不出户,他无法探知她的消息。

    那时候,他就在想,就这么也好,他们之间的恩怨,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他心里恨着,恨她的背叛、恨她的无情。

    可这十年,他没有听到过任何与她有关的消息,更没再见过她一面。他也渐渐觉得,所有的爱恨似乎都可以随着时间,埋葬了。

    直到,她又重新出现在媒体面前。

    那一刻他才明白,很多东西,不过只是深埋于心底深处,仿佛一座沉寂多年的火山,不是死了,而是等待那一个喷薄的时刻。

    所以,他知道他再也不可能放手了!

    而她都回到家族十年了,就算当初的角膜是她的,凭借霍家的财力,一个角膜怎么可能拿不到?她怎么可能不做手术、让自己失明十年?!

    所以,即使此刻他问了,理性也告诉他,不应该是她的。

    而她当初都能背叛他,怎么会捐出角膜呢?

    霍静染看到夜洛寒眸底的光一点一点变了温度,心头不由一阵冷嘲。

    他,问一个连自己都不信的问题做什么?难道她说是,他还真的会信么?

    她有些懊恼,刚刚她在心里,竟然因为他这么一个问题而欣慰!这十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夜洛寒,那个角膜,是一个傻瓜捐给你的。”霍静染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幸好她死了,否则,活着也是多余!”

    夜洛寒的表情瞬间凝固:“她死了?”心里,仿佛有什么裂开,带来大片空洞。

    “对。”霍静染笑:“她死了十年了!那个蠢女人!”

    夜洛寒难得再问了一句:“她是谁?怎么死的?”

    “被人杀死的。”霍静染的眸底没了温度:“她是谁不重要,只是我将她亲手埋了!”

    说罢,她推开夜洛寒,大步往前走。

    夜洛寒被她的话弄得有些莫名,刚刚升起的疑惑又再度复苏。

    她说十年前死的,还说她埋的?

    为什么,他又觉得她说的是她自己?是她的过去?

    他追过去:“小染,那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的么?”霍静染转身:“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夜洛寒封住了唇。

    她挣扎反抗,他却咬了一口她的唇,趁着她本能痛呼撬开了她的牙关,接着,喂了一个东西进入她的嘴里。那东西被他的舌顶入了她的喉咙,滑了下去。

    她心头大惊,渐渐有无力感迅速蔓延全身。

    她想,他肯定是疯了,他在霍家晚宴迷晕她,到底要做什么?!

    只是,她并没有失去意识,而是睁着眼睛不能动也说不出话。

    她慢慢软倒,夜洛寒将她一把抱起,回到了凉亭。

    凉亭的角落,放了一个袋子。

    他打开袋子,快速地给她换装。她只能用眼神瞪他,可对他来说没什么威慑力。

    金色的发套、黑色的裙子、再加上简单的化妆和装饰,再看时,除了霍家自己人能够认出霍静染,恐怕其他人都会以为是一个美国女郎。

    夜洛寒重新戴上眼镜,抱着无法动弹的霍静染正大光明地走向出口……

    他知道,霍家人发现霍静染不见或许不需要一小时,而这短短的时间,就是他争取到的最后时间!

    而此刻,众人观赏完烟火,又回到了宴会厅。

    时衿言眸子一转,便看到了自己的亲姐姐时矜菀,还有姐夫欧阳俊。

    于是,他冲着霍宸晞道:“晞晞,你不是要带米米回家吗?自己去和叔叔阿姨讲吧!”

    霍宸晞听了,心头一动,深吸一口气:“好!”

    说着,他一手牵着欧阳米,一手去拉贺梓凝:“妈妈,我们去和米米爸妈打招呼吧!”

    贺梓凝之前也听说了,欧阳米是赛尔家族的小公主。

    赛尔家族一直以来垄断奢侈品市场,她的不少服装配饰,也都是赛尔旗下公司的。

    而霍氏自从进军娱乐圈后,和赛尔也有诸多合作。

    霍言深见欧阳俊和时矜菀来了,于是,也和贺梓凝一起过去打招呼。

    众人互相介绍后,霍宸晞开口了:“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米米的好朋友,你们可以叫我宸晞!”

    “宸晞,我们听米米提起过你哦!”时矜菀说着,弯身将霍宸晞抱起来,笑道:“抱惯了米米,突然觉得男孩子好沉!”

    旁边,欧阳俊连忙将霍宸晞接了过去,笑道:“米米上次从宁城回来就总提宸晞哥哥,今天也是,老早就让我们带她过来玩。”

    霍宸晞眨眼,开始卖萌:“我也是!上次米米回美国后,我都没有小伙伴了!所以这次专门请假让爸爸带我来玩!”

    “这么喜欢我们家米米?”时矜菀笑。

    霍宸晞连忙点头:“米米好可爱,长得又漂亮,跟阿姨你一样漂亮!所以我经常听衿言叔叔说,他姐夫可疼他姐姐了!”

    “这孩子真会说话!”时矜菀笑了。

    “没有,小孩子不说谎的!”霍宸晞一脸认真:“阿姨,我说的是真话!叔叔看你的眼神,和我爸爸看我妈妈的眼神是一样的!”

    他一句这样的话,逗得几个大人都笑了。

    时衿言拍了拍霍言深的肩膀:“深哥,你儿子这情商可比你当年高多了!”

    霍言深挑眉:“你也不看是我和谁生的!我家凝凝聪明,自然能生出聪明的儿子!”

    时衿言:“深哥,我谁都不服,就服你……”

    霍宸晞见大人们似乎都心情很好,连忙准备展开自己的目的。

    他摇了摇欧阳俊的手臂:“叔叔,你家三个宝宝,平时多热闹啊,我就一个,好可怜,好羡慕你们!”

    欧阳俊揉了揉霍宸晞的头发:“那让你爸爸妈妈再给你生个小妹妹或者小弟弟?”

    霍宸晞眼睛一亮点头,随即又叹息:“哎,我都六岁多了,再生一个,相差七岁,有代沟!”

    说着,他看向时矜菀怀里的米米道,眨着大眼睛冲欧阳俊道:“叔叔,把你家的三个宝宝借一个给我们家呗!让米米去我家玩,我一定把我所有的玩具都给她!”

    终于说出了目的,大呼一口气,霍宸晞有些紧张。

    “不过米米明年就满六岁啦,回头该上小学了。”欧阳俊道。

    霍宸晞连忙道:“没关系啊,我也上小学,高米米一个年级,她可以去我们小学,到时候我带着她一起上下学,多好呀!”

    贺梓凝都快听不下去了:“宸晞,人家米米自己有家的,哪能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呢……”

    “妈妈,我一个人好可怜的!”霍宸晞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众人:“一个小孩子,才六岁多,天天被大人喂狗粮,自己也没个小伙伴!这对孩子的心灵发育影响多大啊!”

    时衿言忍不住大笑:“晞晞,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学的?”

    霍宸晞指了指胸口:“我只是说出我内心的声音。”

    时矜菀被他逗得忍俊不禁:“不过,你问过我们米米了吗?她想去吗?”

    霍宸晞一听有戏,连忙看向欧阳米,笑得一脸阳光:“米米,我和爸爸妈妈回家,你也跟我们去好吗?你看,你在宁城还有舅舅、还有外公外婆!”

    欧阳米听了,连忙点头:“好呀好呀!我要去和宸晞哥哥玩!”

    欧阳俊:“……”话说,自家女儿怎么这么好哄?

    “阿姨,你看,米米同意了哦!”霍宸晞一脸期待地看着时矜菀,大眼睛里都是灼然明亮的光。

    时矜菀被小孩子看得心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由转头去看欧阳俊。

    “菀菀,你来定吧,我都听你的。”欧阳俊道:“反正米米还没上小学,怎么样都可以。”

    时矜菀看到不论是女儿还是霍宸晞都期待地看着她,她只好道:“要不然,让米米过去玩一段时间?”

    “太好了!”霍宸晞高兴,亲了欧阳俊一口:“谢谢叔叔!”

    欧阳俊笑:“是阿姨答应的,为什么反而谢我?”

    “我不敢亲阿姨呀,怕叔叔吃醋!”霍宸晞笑得十分纯良。

    这时,欧阳米则是亲了时矜菀好几口:“谢谢妈妈!我可以随便亲妈妈!”

    于是乎,事情说定了,这次回家,让时衿言带着欧阳米回去,和霍宸晞一起待一段时间。

    正好,时衿言就快结婚了,所以,两个现成的花童也是有了。

    欧阳俊平时也比较忙,这次难得抽出空来,所以和霍言深开始聊起了后续合作的事。

    而女人们则是带着孩子,一起去了休息区吃点心。

    两个小家伙吃得开心,霍宸晞见欧阳米唇角沾了奶油,还拿了纸帮她擦嘴,一副细心的哥哥模样。

    贺梓凝再次被儿子刷新了认知,不由看向另一头正经谈生意的霍言深,真不知道儿子这些都是跟谁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