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57章 我是卿少,小凝,我爱你
    第157章我是卿少,小凝,我爱你

    这时,又有一个小孩加入了霍宸晞二人的阵营,于是,三个孩子玩得更加开心。

    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听谁说外面有个儿童乐园,于是,提议大家一起去玩。

    贺梓凝无奈,只能跟着去,作为她的贴身保镖白念倾自然也要同往。

    白念倾一走,霍言戈就会落单。因此,他也随着众人一起去了后面的乐园。

    乐园建在露天泳池旁边,孩子们在乐园里玩,贺梓凝和白念倾、时矜菀在外面的泳池边吧台处坐着聊天。

    不知不觉,就说到了白念倾的名字。

    贺梓凝问道:“念倾,你的妈妈名字里是不是有一个‘倾’字?”

    白念倾摇头:“没有,不过,我很崇拜的一个人,他姓白,他的妻子叫倾倾。”

    “崇拜的人?”贺梓凝猜测道:“那必然身手很好了!”

    “嗯,他是很年轻的少将,以前,救过我们整个孤儿院。”白念倾道。

    “你在孤儿院长大的?”贺梓凝道。

    “嗯,小时候在孤儿院,经常听院长讲起他们的故事。”白念倾道:“所以后来我被白家人领养,也就把名字改成了白念倾。我其实当初也想参军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试被挤下来了,所以没能完成梦想!”

    贺梓凝看到女孩眼底的光,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让言深帮你……”

    白念倾摇头,认真道:“没事,保镖也是我的工作,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

    一旁,时矜菀都笑了:“念倾,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这么男友力爆棚的!”

    三人一直聊天,而旁边的霍言戈则是一直沉默。

    直到,三个孩子齐齐从乐园里跑了出来,边跑边嚷着:“城堡里面有一只大怪兽!”

    贺梓凝不由笑了:“哪里有什么怪兽?”

    “真的,我们听到怪兽的声音了!”欧阳米道。

    霍宸晞也点头:“妈妈、阿姨,我们没骗你们!”

    小孩子这种话,贺梓凝等也就当玩笑听听,见孩子们玩出了汗,于是道:“要不要喝点水?”

    “对面有冰激凌!”加入进来的小孩说着,兴奋地往对面跑。

    “小心点,别掉水里了!”贺梓凝见霍宸晞也跑,连忙道。

    而就在这时,一名服务生端着东西过来,那个小孩似乎被什么一绊,没有站稳,向着露天泳池跌了下去!

    贺梓凝见状,脸色一变,正要叫人,她旁边的白念倾已然快步跑过去,跳入了水中。

    虽然穿着礼服裙,可是,白念倾的动作依然很快,几个眨眼功夫,便已经游到了小男孩身边,然后,将他托了上来。

    小男孩还好及时得救,所以咳嗽了几声,除了冷,倒是没事。

    时矜菀拉了男孩的手:“梓凝,我知道他的父母,先带他过去找家人换衣服!”

    “好!”贺梓凝冲时矜菀点头,见白念倾浑身是水,而且白色的裙子太容易暴露内衣,于是道:“宸晞,你也和阿姨一起带米米回大厅,我一会儿去找你们!”

    说着,她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挂了之后,冲白念倾道:“念倾,你去二楼休息室换身衣服,别感冒了,我让他们马上把衣服给你送过去!”

    这时,撞倒小孩的服务生也过来道歉:“对不起,刚刚我端着东西没有注意!两位小姐,喝点儿热的东西吧!先暖一下身子!”

    说着,她拿了一杯给白念倾,又给贺梓凝和霍言戈一人一杯。

    “夫人,我先去换衣服了。”白念倾喝完,放下空杯子道。

    “好,我们在这里等你,你一会儿换了就来这里找我们,不用着急!”贺梓凝道。

    “嫂子,冷吗?”众人都走了,霍言戈这才一边喝水,一边问道。

    贺梓凝摇了摇头:“不冷,其实刚刚大厅里挺热,还有点闷,正好在这里透透气。”

    她说完,霍言戈也没说话,于是,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喝完了热水,贺梓凝道:“言戈,听你哥说,你自己开了公司,不打算回霍氏吗?”

    霍言戈摇头:“公司里有他就可以了。”

    贺梓凝想,霍言戈这么做,是为了表明他的立场吧?因为七年前的事情,他为了证明自己不会再对霍言深动手,所以……

    想到这里,她不由都有些好奇,霍言戈看起来根本不是醉心名利的人,七年前为什么要那么做?

    “言戈,你从小都这么不爱说话吗?”贺梓凝总觉得,两人坐在一起太沉默有些尴尬。而且,她作为嫂子,是不是应该开导一下小叔子?

    “嗯。”霍言戈说完,看了贺梓凝一眼,犹豫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坐在一起很难受?”

    贺梓凝笑了:“没有,我就是觉得你和你哥虽然是同胞兄弟,但是性格差距好大!”

    所以,她那么喜欢霍言深,肯定不喜欢沉默的他吧?霍言戈想到这里,心头有些黯然。

    他拼命想找话题,一个个想法冒出来,却又挨个儿被他否决。

    只是,渐渐地,他却发现身体有些不对。

    而此刻,贺梓凝也是察觉到了。

    她觉得身体里似乎有什么火升起,浑身都变得有些怪异。

    而且,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喉咙发干,心跳加速。

    她微微蹙眉:“言戈,我觉得有些累了,我想去休息一下。”说着,站了起来。

    霍言戈连忙也跟着起身:“你去楼上休息室吗?我送你。”

    他努力压下身体里的异样,心头庆幸,他终于有一次机会‘送她回家’。

    走进电梯的时候,贺梓凝感觉到那种怪异的感觉越发清晰了。

    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却好像有些徒劳无功。

    从电梯到休息室,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而贺梓凝却感觉似乎走不到尽头。

    她身体内的感觉越发强烈,双.腿发软,不由停住了脚步。

    “嫂子,怎么了?”霍言戈也竭力隐忍着,此刻,他心头已然有了一个猜想,他喝的水有问题,应该是被人下药了!

    “言戈,我……”贺梓凝说着,身子软软地靠在走廊壁上,脸颊绯红,眼底都是水雾。

    她就那么看着他,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让他觉得勾魂夺魄。他心跳疯狂加速,身子不自觉地向着她靠近。

    “怎么了?”霍言戈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轻。

    “我走不动了,等我缓缓。”贺梓凝声音也很轻,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霍言戈感觉呼吸困难,大脑也一片迷蒙:“我抱你。”

    说着,他过去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他刚刚也喝了不少的水,所以,此刻同样没有多少力气。

    只是,在抱起她的那一刻,身上的火仿佛找到了可以纾解的方向,全身血液疯狂加温,不过从走廊到房间几步的工夫,便已然沸腾!

    霍言戈打开房门,顺手带了一下,房门关了,但是没有落锁。

    他走到床边,将贺梓凝放下,努力控制住想要靠近的冲动:“你休息一下,我走了。”

    他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却没动。

    只是那么凝视着她,看到她微微张开的唇,血液里就有疯狂的念头叫嚣着:吻她!

    这或许是这辈子他唯一一次靠近她的机会,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两个人在打架,厮杀之间,内心兵荒马乱。

    霍言戈双手撑在贺梓凝身侧,手臂发抖,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溢出。

    “小凝……”他呢喃一般叫她。

    而此刻,贺梓凝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她的大脑开始混沌,视线也逐渐模糊。

    身体里,有刻骨的痒意涌出,迅速弥漫到了全身。

    她不由动了动,想要摆脱这样难受的感觉。

    她这么一动,对于霍言戈来说简直是比之前千百倍艰难的考验。

    他感觉似乎有重锤落到他的心口,他的身子晃了晃,几乎就要低头吻下去。

    只是,那天程叔的话,还赫然在耳。

    豪门之中,如果弟弟爱上哥哥的女人,被人知道曝光出来,往往更加受到谴责的不是弟弟,而是那个无辜的女人!

    他的爱,只能毁了她。只要,她还顶着他嫂子的身份!

    明明距离这么近,霍言戈却觉得很远。

    他撑在贺梓凝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因为用力,手背上青筋迸起,颤.抖得更加厉害。

    没有什么比明明那么喜欢她,却在她毫无抵抗能力下,依旧远离更加难受了,而且,他同样被人下药了……

    “小凝——”霍言戈看着贺梓凝,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顿时心跳若擂鼓。

    她现在意识不清了吗,他,能不能趁机对她表白?

    “好难受……你是谁?”贺梓凝的眼睛半眯着,似乎已经看不清他、听不清他的声音。

    “我是卿少。”霍言戈看着贺梓凝,一字一句道:“小凝,我爱你。”

    他说完,只觉得心被撕扯般痛到极致,却又在这样的痛感里,找回了些许的理智和冷静。

    就好似生怕自己反悔一般,霍言戈猛地起身,快步往外走。

    可是,就在他走到门口正要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刚刚,我们也收到消息了,说二楼这个房间有大新闻!”走廊上,几个美国记者用英语道。

    *作者的话:

    夜洛寒抢人回家、晞晞合法带米米回家,都是带回家,差距这么大!

    卿少终于表白了,撒花!不过,危机也来啦……

    谢谢HEART,alina,Geiana的打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