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0章 你谈的恋爱都是不走心,是走肾
    第160章你谈的恋爱都是不走心,是走肾

    宴会里暗潮汹涌,可是傅御辰却丝毫不知。

    因为,他这次就是为了宗佳玥来的,好容易当上了她的男伴,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所以,两人几乎是从开场,一直到此刻,都在跳舞。

    宗佳玥性格比较活泼,傅御辰更是擅长交际。

    所以,两人几乎将所有的舞姿都换了一遍,直到宗佳玥跳得出了汗,实在热了,这才提议休息。

    “你看,我们俩多合拍?”傅御辰鞍前马后地给宗佳玥拿水果和点心:“考虑一下呗!”

    宗佳玥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傅御辰,你真不是我的菜,你给我感觉就像小屁孩一样,我真怕耽误了你!”

    “不就比你小两岁吗,哪里小屁孩了?”傅御辰坐在宗佳玥旁边,手臂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美女,我是认真的!”

    “行了,不说这些了!”宗佳玥转头四处看去道:“大哥和二哥怎么都不见了?”

    “不管他们!”傅御辰摆了摆手:“佳玥,你以前交过男朋友吗?”

    “怎么,查我户口啊?”宗佳玥抬眼看他:“身家比你清白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交过不少女朋友?看来在暗暗关注我?”傅御辰抛了个媚眼:“不过,那些都是不走心的,我对你才是认真的。”

    “那些不走心,走肾?”宗佳玥一针见血道。

    “冤枉啊!”傅御辰卖萌:“我身心都是纯净的!”

    “滚。”宗佳玥白了他一眼。

    而就在这时,宗佳玥的手机响了。见到是霍言深打过来的,于是,唇角扬起:“深哥。”

    “佳玥,御辰和你在一起吧?你们帮忙招呼一下宾客,言戈这边有点事,我需要处理一下。”霍言深道。

    “二哥怎么了?”宗佳玥脸色一变。

    “没事,霍家的客户你几乎都认识,所以,如果有人问到,你帮衬一下就好。”霍言深说话很快:“我这边处理好了就过去。”

    “怎么?”傅御辰看出来宗佳玥情绪不对。

    “没事。”宗佳玥摇头,显然对傅御辰有些心不在焉:“我们去帮忙招呼宾客吧!”

    *

    二楼的休息室中,贺梓凝因为透支体力,身体还有些发软。

    所以,结束之后,霍言深便开始安排人调查事情的始末。

    只是,就在这时,心腹打了电话过来……

    霍言戈是在露天泳池西面的一处死角被霍言深的手下发现的,发现的时候,漂浮在水面上,生命体征几乎为零。

    因为那里十分隐蔽,从地面没法过去,所以即使有记者在被霍言深赶下楼之后,还在泳池附近守过一会儿,却都没有发现什么,只能泱泱离开。

    霍言深听到报告,马上冲贺梓凝道:“凝凝,言戈出事了,我去处理一下!”

    贺梓凝一听,连忙拉住霍言深的手:“我也去!”

    她开始的时候,迷迷糊糊没太明白,现在清醒后一思考,顿时反应过来,霍言戈是为了维护她的名誉才跳水的。

    现在他出了事,她怎么可能不管?

    “凝凝,你身体还没复原,好好休息……”霍言深说着,快速往外走。

    “没事,我也去看看!”贺梓凝觉得有些心慌,虽然浑身发软,但还是快速整理了一下衣服,追了出去。

    泳池另一头的休息室里,已经有医生过来对霍言戈进行了急救处理,见到霍言深进来,顿时抱歉地道:“霍先生,我们已经在尽力抢救,但是……”

    霍言深大步走到担架边,看到霍言戈紧闭的双眸,还有发紫的唇色,心头一片慌乱:“不论什么办法,必须救他!”

    “我们已经联系了救护车,救护车一到,我们就转去医院。”医生道:“希望来得及。”

    正说着,救护车已然到了门口。

    此刻,周围被霍言深的人封锁,倒是没有宾客或者记者靠近。

    于是,众人一起,坐上了救护车。

    此刻,贺梓凝看到霍言戈接受救治,一动不动,心头难过得无以复加。

    他是因为她才会跳水的,他救了她,她却浑然不知,刚刚还……

    现在,他如果真的无法醒来,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言深,言戈他……”贺梓凝脸色发白地看着霍言深:“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他会醒来的,凝凝,别担心。”霍言深看着自己的亲弟弟,认真地道:“他从小都很有主意的,当初掉进海里都没事,这次的游泳池又怎么可能淹死他?!”

    说着,霍言深怕贺梓凝凉,于是将西服脱下来给她披上。

    “言戈,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虽然这么说,贺梓凝内心还是满满都是负罪感。

    始作俑者必然是想要对付她和霍言深,说不定和当初抓她父母的是同一个人。

    那个人,从开始想让她当众悔婚,再到此刻设计她和霍言戈,必然,都是为了破坏她和霍言深!

    可能多年前能抓走自己的父母,那就证明,那人和贺家必然有仇。

    那些都是上一代的恩怨,都是贺家的事。而霍言戈,无疑成了那个人手段下的牺牲品!

    由于霍氏酒店原本就在市中心,所以,距离医院很近。

    很快,霍言戈被转移到了急救病房。

    这时,霍言深的手下才有时间讲出当时的情况。

    “我们发现二少爷的时候,他呼吸微弱,几乎感觉不到脉搏,我们把他吞进去的水排出来了,但还是不行,可能水温太低,冻的时间太长了……”

    贺梓凝听到这里,突然想起,她所在的窗口,距离那个角落那么远。

    所以,霍言戈竟然是从窗户这里潜泳过去的?

    这么冷的水温,几十米的距离,他到底是怎么撑过去的?

    有感动和酸胀感充斥着胸腔,她看着病房里正在抢救的霍言戈,喉咙哽咽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时,玻璃门打开,医生的助理走过来,递过来文件:“霍先生,病人脉搏停止,我们建议尝试点击起搏,手术确认书,需要您签字。”

    贺梓凝听到心跳停止四个字,吓得几乎跌坐在地上。

    霍言深捏着笔,手指也在发颤,他快速签下名字:“不论什么办法,一定要救醒他!”

    “好的,我们尽力!”助理说着,正要进去,想到什么又道:“霍先生,您可以随我进去,您想想病人最在乎什么,看看精神上能不能试图唤醒他。”

    “好。”霍言深答应着,随着助理走过去。

    贺梓凝虽然难过得浑身无力,还是跟了进去。

    病床上,霍言戈一动不动,旁边的心电图监控,也几乎是一条直线。

    医生带着绝缘手套,冲着助理吩咐:“准备电击。”

    贺梓凝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况,看到医生拿出电极头,有些不敢看,却还是死死看向霍言戈的胸膛。

    “准备。”医生开口道。

    随着第一次电流落下,贺梓凝看到一旁的心电图监控似乎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成了直线。

    她忍不住眼泪滚了出来:“言戈,言戈,你听得到我们的声音吗?”

    病床边,霍言深看着自己的弟弟,道:“言戈,你是不是要故意吓我们?那我想说,你成功了!爷爷奶奶其实很疼你,你如果醒不来,奶奶肯定会晕倒,爷爷高血压会发作,爸妈他们,更是无法承受失去你两次的痛苦……”

    说着,他闭上眼睛:“而我和梓凝,也会内疚一辈子……言戈,这是你的牺牲所想看到的吗?你还年轻,今后,你最想得到什么?如果没有生命,一切就都没有可能了……”

    这时,医生让助理稍微调大了电流,开口道:“准备——”

    贺梓凝也闭上眼睛,不敢看此刻的残忍,可是,忍不住脱口大喊:“霍言戈!”

    电流落下——

    贺梓凝不敢去看,却在片刻后,听到医生惊喜的声音。

    “他怎么样了?”霍言深虽然看到心电图似乎正在趋于正常,不过他是外行,依旧不敢肯定。

    “病人心脏正在缓慢复苏。”医生赞叹:“真是奇迹!”

    贺梓凝这才敢慢慢睁开眼睛看过去……

    虽然心率恢复,可是,刚才在水中低温被冻太久,此刻依旧还没有复原,所以,医生依旧还需要对霍言戈进行救治。

    再次推出手术室,已经是半小时之后。

    霍言戈被转移到了特护病房,霍言深和贺梓凝守在床边。

    “医生,为什么他还没醒?”贺梓凝看向正在吸氧的霍言戈。

    “病人还在深度昏迷中,并没有解除病危预警。”医生道:“现在,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只能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了。”

    贺梓凝原本以为霍言戈没事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可是……

    她看向床上静静躺着的男人,想到他从小就不合群,而且很少看他笑。

    而那次,他笑起来明明那么阳光漂亮的。顿时,她的心头就涌起难以言喻的难过。

    眼泪稀里哗啦砸下来:“言戈,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你醒来好不好,我们都在等着你……言戈……”

    眼泪一颗一颗,落在霍言戈的手臂上,贺梓凝还在继续自责:“我应该自己回房间的,我为什么没有意识到当时身体不对是因为什么……言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