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1章 单独相处的温馨
    第161章单独相处的温馨

    手臂上,有温热的触感砸落下来。

    昏迷里的霍言戈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他觉得自己好像去了北极,周围很冷,满世界的风雪,冰冷彻骨,只有他一个人在艰难前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前行,但是,却顶着风雪继续往前。

    直到,后来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思维混沌,一切遁入黑暗。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他感觉到有电流刺激心脏,而就在这时,他恍惚里听到有人在叫他。

    声音很急切,仿佛很担心他似的。

    可是,他真的太累了,没有任何回应的力气,很想让这一切到此结束。

    只是,那个声音却一直在叫他,渐渐地,他觉得有些熟悉,直到,又有一道男声对着他说话。

    耳畔,越来越多的声音都开始敲击着耳畔,却只有那道柔.软又急切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想多听听。

    之后,他感觉身体稍微好了些,不过,眼皮依旧沉重,无法睁开,甚至,随时都可能再次陷入永久的沉睡。

    直到,手臂上,有触感传来。

    有些许的温热,潮潮的。

    他有些困惑,这是什么?

    思维开始疑惑的时候,就证明大脑已经运转了。

    一个名字跳入霍言戈的脑海——小凝。

    是她么?

    他仔细听着,又听到了贺梓凝的声音。

    她真的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她一边叫着,似乎一边在抽泣,很伤心的模样。

    所以,他手臂上的水渍,是她的眼泪?

    她竟然会为了他而哭?

    他感觉,沉寂到冰冻的心,一点一点,开始回春。

    “言戈,对不起……”

    为什么她一直道歉?霍言戈有些疑惑,感觉到贺梓凝的声音闷闷的,他心头难过,很想安慰她。

    而且,昏迷之前的记忆复苏,他想起,她当时被下药了。那么之后呢?

    会不会他昏迷后被守在水边的记者发现,所以……

    霍言戈想到这里,心头一个激灵,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顿时,猛地睁开了眼睛!

    贺梓凝正难过着,霍言深则是揽着她的肩膀,无声地将温暖传给她。

    而就在此刻,她却看到,霍言戈醒了!

    贺梓凝眼睛猛地睁大,好半天才发出惊喜的声音:“言戈,你真的醒了?!”

    说着,她连忙去扯身边的霍言深:“他醒了!言深,他醒了!”

    霍言戈这才慢慢将视线聚焦在了床边,贺梓凝的面孔从模糊到清晰,他看到了她腮边的泪痕、睫毛上挂着的泪珠。

    她真的是在担心他、为他而落泪!

    干涸的心底,仿佛注入了温暖的清泉,一点一点,滋润着皲裂的土地。

    霍言戈还发不出声音,却是冲着贺梓凝扬了一下唇角。

    此刻,霍言深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轰然落地。

    他连忙站起身,冲着套间外间的医生道:“医生,他醒了!”

    医生听了,连忙过来给霍言戈检查。

    而病床上,霍言戈垂眸看着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那里,还有一片晶莹。

    霍言深这时,才能打电话将此事告诉家人。

    霍战毅是知道霍言戈出事的,他虽然一直在宴会上镇静地招呼客人,可是,其实心头担心一片。

    听到霍言深报了平安,顿时落下心头石,交代道:“好好照顾他,一会儿这边结束,我们马上赶过去!”

    “好的,爸,你们看好晞晞,千万别再有任何别的事情了。”霍言深道:“这件事,必然有我们霍家自己人参与,所以,必须随时小心。”

    “嗯,我们知道。”霍战毅道:“晞晞这边你放心,你爷爷奶奶也都不清楚这件事,所以你和言戈回来之后,都不要提。”

    “好,我知道了。”霍言深挂了电话,见医生检查完毕,于是问了一些情况。

    刚交代清楚,他的手机又响了,却是母亲黎美芝打过来的。

    “妈?”霍言深疑惑道。

    “言深,你看见静染了吗?”黎美芝问道。

    “没有。”霍言深蹙眉:“怎么了?”

    “静染好阵子不见了。”黎美芝道:“她的保镖说她去休息室休息了,但是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所以问一下你。”

    霍言深突然觉得这问题似乎一下子大了,难道,背后黑手的人,还对霍静染动了手脚?!

    挂了电话,他马上又给心腹打电话,扩大搜查范围……

    只是,此刻床边,贺梓凝看着霍言戈醒来,真是满心欢喜。

    听医生检查后说霍言戈身体在复原,虽然刚才被冻得厉害,但是毕竟没有伤到筋骨,那样的温度皮肤也不会被冻出外伤,所以,她心头稍微一松,冲霍言戈认真道:“言戈,谢谢你救了我。”

    霍言戈看着床边的女孩,心头在庆幸。

    还好,他们都没事,他撑到了最后一刻,她没有被连累。而且,他又活过来了,还能继续看到她!

    他冲她微笑,艰难地道:“没事。”

    贺梓凝见霍言戈唇.瓣很干,于是道:“你喝不喝水?我去给你倒!”

    他点头:“好。”

    贺梓凝连忙起来,拿了一次性水杯给霍言戈接了一杯水,又打开旁边准备好的吸管,递到了他的唇边:“喝点热水感觉会好些。”

    霍言戈要伸手去拿,贺梓凝连忙道:“没事,我帮你拿着,你就着喝就好!”

    说完,她又补充道:“你这么躺着吞水会不会呛着?要不要我问问医生,看能不能把床头升起来?”

    霍言戈见她紧张照顾他的模样,只觉得心底好似开遍了鲜花,芳香馥郁。

    他摇头,冲她温柔道:“没关系,我可以。”

    贺梓凝点头:“好,那你慢点喝。”

    霍言戈就着贺梓凝的手,慢慢将水吞完,见霍言深打完了电话过来,这才意识到,她不是他的啊,于是,悄然垂下了眼睫。

    霍言深坐到贺梓凝旁边,冲霍言戈道:“言戈,感觉怎么样?”

    他淡淡道:“没事。”

    霍言深点头,认真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不过,你真的吓死我了……”

    “没关系。”霍言戈道。

    “这件事,我已经开始彻查。”霍言深眯了眯眼睛:“没想到对方竟然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用了两次类似的手段,如果被我抓住……”

    正说着,他的手机又响了,是他的手下打过来的:“霍总,我们找到了可疑的人……”

    挂了电话,霍言深道:“那边已经有了线索,我得回去一趟。”

    “我没事。”霍言戈道:“你们去吧。”

    “言深,我留在这里吧!”贺梓凝道:“言戈身体还没复原,他不能一个人在医院……”

    “嗯。”霍言深点头:“我马上让白念倾和宗佳玥也过来帮忙照顾。”

    说罢,他拢了拢贺梓凝身上的西服,道:“凝凝,如果有什么事,随时给我电话。”

    “好!”贺梓凝点头:“言深,你不用担心。”

    霍言深一走,病房里就只有贺梓凝和霍言戈。

    她想到他体力耗损很大,于是问道:“言戈,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比如喝点粥?”

    霍言戈想到贺梓凝其实在宴会上也因为离席太早,根本没有吃多少东西,于是点头:“好。”

    “你等我一下,我出去订。”贺梓凝冲霍言戈笑笑,然后,起身走到门口,冲门口站着的保镖道:“你看看附近哪里有粥,二少爷要吃的。”

    两名保镖,一名继续留在门口,另一人连忙出去买。

    很快,保镖便返回来,提着袋子道:“夫人,这是医院提供的,不知道合不合二少爷口味?”

    “你放下吧!”贺梓凝说着,从里面拿出一份,来到病床边,冲霍言戈道:“言戈,我帮你把床头升起来?”

    霍言戈点头微笑:“好。”

    床头升上来,贺梓凝坐在床边,将粥递到了霍言戈手边。

    他伸手去接,手指却在轻颤。

    贺梓凝见状,连忙拿稳粥碗,道:“言戈,手是不是还没力气?没事,我拿着!”

    说罢,她端着碗坐在床边,让他就着碗,颤巍巍地一口一口慢慢吃。

    贺梓凝原本想着要不要喂他,可是觉得他毕竟是她小叔子,虽然因为救她才会这样,但即使他们之间没什么,有人来了看着也是不好,于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只是,这样的相处,对于霍言戈来说,却仿佛到了天堂。

    他看着他喜欢的女孩坐在距离他这么近的地方,他甚至微微一抬眼,都能看到她根根分明的睫毛和眼底他的倒影。

    他甚至希望,这碗粥永远喂不完,这样,他们就能一直这么相处着,永远留住这样的温馨。

    “会不会太清淡了?”贺梓凝问道。

    霍言戈摇头:“没有,很好喝。”

    他想,这恐怕是他喝过最好喝的粥了。

    于是,宗佳玥和白念倾走进病房,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床边,贺梓凝捧着粥碗,霍言戈就着她的手,慢慢舀着粥,他的唇角微微扬起,整个人是她们从未见过的开心模样。

    明明是病房,却温馨、静谧、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