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3章 那个人,就在我们身边!
    第163章那个人,就在我们身边!

    霍言深吩咐完事情,靠在走廊壁上认真思索,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许久,他转身回到房间,看向王叔:“王叔,既然你说夜洛寒找到你,给你钱,是怎么联系的你?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旁边又有没有人作证?”

    王叔连忙道:“就大前天我去华尔街送个东西的时候,遇见的夜洛寒,我们没有打电话,所以没有通话记录,旁边也没有人。时间大约是下午两点。”

    “很好,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他给你的订金在哪里?后续,又怎么打钱给你?”霍言深眸色犀利道。

    王叔摆手:“他没有给我订金,只说事成之后,给我一百万美金。”

    “呵——”霍言深轻嗤一声:“王叔,你好歹也跟着我三叔干了几十年,一个霍家的叛徒找上你,让你做这样的大事,一分钱订金也没有,你却毫不犹豫去做?你是想说你是傻子还是我霍言深是傻子?!”

    说着,他眸色凌厉:“这次和夜洛寒一起参加晚宴的James是三叔过去的合作伙伴,所以,你自然是知道夜洛寒今天会来!只是,你们没想到,他竟然会掳走静染!可是他这么做,反而帮了你们,因为,你们正好找不到一个替罪羊,就趁机拉他顶上!”

    王叔脸色一变:“大少爷,我也不知道啊!”

    “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对你动武吗?”霍言深在王叔对面坐下,把.玩着手里的枪:“因为我八岁那年,一次爬树上滚下来,是你接住的我。”

    他的眸底有失望的神色:“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机会,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害我的妻子和我的亲弟弟,这件事情,绝不能忍!”

    说罢,霍言深拿起手枪,对着王叔的腿旁打了一枪:“我每数一声,枪口会向着你心脏的方向移一寸。你可以试试,看我会不会说到做到!”

    “大少爷!”在霍言深对准王叔的大.腿就要开枪的时候,王叔一把按住枪口:“大少爷,都是三老爷让做的!”

    “继续。”霍言深换了一个二郎腿方向。

    “三老爷的确一直都有这方面的心思,不过也不敢做什么,可前天有个人突然来找我们,让我们按照他说的做。”王叔道:“他什么都没有承诺给我们,但是三老爷却安排我去办事,我猜想,或许那个人的手里捏着三老爷重要的东西。”

    “那个人是怎么找到你们的,我要细节。”霍言深道。

    “那个人是打电话和发的短信,但是电话声音经过处理了,根本听不出男女老少。”王叔道:“而且号码也是一串数字,我们回过去,根本打不通。”

    说着,他眼睛一亮:“对了,今天他还打电话了!就在二少爷出事后,告诉我们,如果查到我们,就说是夜洛寒做的!”

    “他也知道夜洛寒来了,还带走了静染?”霍言深心头蓦然觉得有些发凉。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王叔道:“三老爷那边,其实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这件事,但是我们又联系不到他,所以根本不可能告诉他。但是,他却主动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栽赃夜洛寒。”

    “好,我知道了。”霍言深点了点头,令人带走王叔。

    他走到窗前,看向窗外的明月,长吸了一口气。

    所以,毫无疑问,幕后那个人,应该就在他们身边!

    否则,怎么可能将一切都算得那么分毫不差,又怎么可能每次手段一旦得逞,都会是一次对霍氏的重击?!

    不过,既然对方玩阴的,那么,他就陪着他继续玩下去!

    只是夜洛寒,对不起了,这个黑锅,暂时必须让他来背!

    而追杀令也不可能撤回,当初,夜洛寒将霍静染害成那样,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

    所以,一旦霍静染获救,对于夜洛寒,自然是杀无赦!

    霍言深拿起手机,给时衿言打了一个电话:“衿言,再试试能不能将匿名电话的来源缩小……”

    霍言深处理完事情,见霍宸晞已经和爷爷奶奶睡觉去了,他放了心,便开车出来,向着医院驶去。

    而此刻,医院里,贺梓凝坐在床边,因为她今天也体力透支,所以,眼皮也开始打起架来。

    霍言戈只觉得床边有什么突然一沉,他垂眸一看,便发现贺梓凝睡着了。

    一瞬间,他只觉得心跳漏掉了一拍,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生怕惊扰到她。

    一旁,白念倾看到贺梓凝睡着了,于是拿起一个毯子,给贺梓凝盖在了身上。

    霍言戈生怕她醒了就走了,可是,或许她实在太困了,只是睫毛颤了颤,没有睁开眼睛,又睡了过去。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傅御辰终于将宗佳玥带回了病房,二人原本要说话的,见贺梓凝睡着,也就回到了沙发上坐着,各自玩手机。

    霍言深进来的时候,霍言戈也体力不支睡着了。

    他大步来到床边,看了一眼霍言戈的情况,然后,将贺梓凝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她微微掀开了眼皮,见到是他,于是,唇角扬了扬,继续放心地睡。

    当夜,众人都在医院陪床。到了第二天,霍言戈身体监控一切没有问题,而霍家因为有基本医疗设备和家庭医生,所以,两边签字同意后,可以出院回家休息。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场家庭会议自然是少不了的。

    第三天,霍言深冲着在场的所有人开口道:“前天晚宴上的事情,经过调查,是夜洛寒做的。同时,他还利用当时的混乱,成功带走了静染。这两天,我一直派人寻找他的下落,却一直没有消息,所以,我对他下了霍家追杀令,希望所有看到追杀令的势力,都能够同时出动!”

    霍家人有人是根本不知道夜洛寒还活着的,顿时震惊:“夜洛寒不是十年前就死了吗,难道还有别的夜洛寒?”

    “他没有死,这十年来,一直隐姓埋名。”霍言深道:“十年前的事,他怀恨在心,十年后,伺机报复。总之各位,如果有他任何消息,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他说话的时候,刻意看了在场众人的表情。

    很多人在他提到夜洛寒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震惊和困惑,也有人,是完全没有反应。

    霍言深将所有人的神态记下,同时,家庭会议的房间四个角落和中央,也全方位记录下了此刻的画面。

    或许,有的小动作,就需要心理学家来分析了!

    而如果那个人,在今天的家庭会议后,是会更加嚣张,还是会配合着他故意误导成的夜洛寒,而暂时消停一阵子呢?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那就拭目以待吧!

    霍言戈身体恢复,霍言深在宁城那边还有事,所以,众人都要准备回国。

    霍静染虽然没有找到,但是,霍家已经全力在找,所以,众人即使继续留在纽约似乎效果也不大。

    霍宸晞是全程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的,所以,听时衿言说小米米也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在机场和他们汇合的时候,自然极为兴奋。

    霍家包机,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回宁城。

    而此刻,在距离纽约几百海里的一座小荒岛上,夜洛寒已经和霍静染在这里待了几天了。

    当夜,他带着霍静染大摇大摆从霍家离开,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之后,他坐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车,中途在没有摄像头的路段换成了小面包车,最后,开车到了港口。

    那边的僻静处,有他早就准备好的船。

    他带着她出了海,按照预定计划准备去另一个港口城市坐私人小飞机离开美国。

    只是,他的船在半路上抛锚,他还是捯饬了许久才勉强开到了那个荒岛,于是,两人只能将就在荒岛上对付一.夜。

    本来就是冬日天气,夜晚很冷,夜洛寒虽然在船上准备了厚外套和一些水和干粮,却根本没有帐篷之类的东西。

    所以,霍静染生平第一次这么毫无准备地露宿。

    偏偏,她还不能说话!

    也不知道夜洛寒那个药的效果会持续多久,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个玩.偶娃娃,不能说话不能动,只能被夜洛寒抱起来放哪里就待在哪里。

    顶着冷风,夜洛寒总算找到了一个破木屋,也不知道是不是附近渔民建的,他带着霍静染进去,看到木屋里只有一间木板单人床,也觉得有些头大。

    他找了点干草,将霍静染放在干草上,然后,开始打扫起了房间。

    霍静染恨得牙痒,可是,她不能说话,只能眼巴巴继续干坐。

    夜洛寒动作倒是颇快,不多时,房间里的灰尘和蜘蛛网被清理了干净,他将干草弹去了灰,铺在床上,上面垫一层船上带下来的毯子,冲霍静染道:“小染,我们今晚勉强在这里住一.夜。”

    说着,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则是侧着躺在了她的身边。

    她拿眼瞪他,他这才想起来解释:“药效8个小时,没有副作用。小染,睡一觉明天你就能正常说话和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