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5章 他的话像在交代后事
    第165章他的话像在交代后事

    “小染,这几天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夜洛寒问道。

    他想着,他其实还好,原本就不是什么少爷命,在霍家二十来年衣食无忧,已经算是上天额外的恩赐了。

    他习惯这样的生活,甚至偷偷想着,外面对他追杀,他和她躲在这里,只要有她,其实生活也挺温馨的。

    可是她是霍家大小姐,从小锦衣玉食,又怎么能够受这样的苦?

    所以……夜洛寒想到这里,心头涌起一阵苦涩。

    “当然难受!”霍静染说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夜洛寒怪怪的,可是,她已经说出,便无法再收回这句话。

    “嗯,我送你回去吧!”夜洛寒道:“我的手机还能放到船上充电,到时候,我通知霍家来接你!”

    他在霍家那么多年,自然明白霍家追杀令意味着什么。

    他如果带着她,恐怕永远都要过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再也无法安宁。

    可是,曾经的他明明是想让她永远都做他身边无忧无虑的女孩,不愁吃穿、不会有任何危险,天天开开心心的。

    而现在,他将她困在这里,似乎和他当初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他和她睡硬板床,虽然他修补了房子,可是夜里依旧很冷,到处都是带着潮气的海风。

    白天,他钓鱼,她在旁边帮忙。

    听起来似乎很浪漫,可是,她的手却被冻得红肿,有时候他要帮她焐好久才能恢复知觉……

    夜洛寒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会有主动将她推开的时刻,即使,在几天前,他还信誓旦旦地说,她一辈子都是他的妻子,绝对不会放手!

    霍静染被夜洛寒的态度吓了一跳,她困惑地道:“你不挟持我了?”

    “我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挟持你。”夜洛寒冲她笑了笑,然后拿起钓鱼竿:“小染,我明天一早送你回去,今晚我争取钓一条大鱼。”

    霍静染觉得他的神情真有些奇怪,而且,他说什么他送她回去,他应该怎么送?船坏了,他们无法离开这里,那么,就是等着霍家人过来接她?

    但是,他本人不就被抓了吗?还是,他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夜洛寒折回来拿东西,见她还在原地,于是拉着她:“我们去船上钓,我今天特意用鱼饵引诱,大鱼都藏在了船下面。”

    霍静染被他拉着上了船,海风被挡住,感觉没那么冷了,她搓了搓手。

    “小染,过来。”夜洛寒冲她招手。

    霍静染磨蹭着刚走到夜洛寒身边,他便伸臂将她环在了怀里。

    “我们在这里等鱼儿上钩。”夜洛寒在她的头顶道。

    他将鱼竿卡在船沿,然后收紧手臂,抱着霍静染,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暖着。

    他没有说话,两人都有些沉默。霍静染却始终觉得夜洛寒好像有些怪怪的,让她的心头有种隐隐的不安。

    时间慢慢过去,似乎有鱼儿在咬钩,不过只是小鱼,鱼竿稍微轻颤了一下,就没有动静了。

    夜洛寒一边继续守着,一边道:“小染,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去钓鱼吗?”

    她哼了一声,没有说记得,也没说记不得。

    夜洛寒继续道:“那时候,我才九岁,你更小,我带你去河边,因为钓了许久都没有钓起来,所以,我们就冲着河里扔石头。结果,旁边钓鱼的大爷生怕我们把鱼全赶走了,无奈只好送了我们一人一条。”

    霍静染想到过去,心头也有些恍惚。

    是啊,多少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小时候好,无忧无虑,也没有长大后那些烦恼。

    如果她没有喜欢过他、他们没有纠葛,那么,如今遇到,是不是还会心平气和地问候一句‘好久不见’呢?

    “之后,我学会了钓鱼,再带你去的时候,我们总能多少有些收获。”夜洛寒垂眸看着怀里的霍静染:“我在河里钓起来的一条小鱼,后来你养在了家里的鱼缸,活了七八年。以至于它死了的时候,你都上高中了,还哭了一场。”

    霍静染听得心头也涌起复杂的感觉,她咬了咬唇:“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是个重感情的女孩。一条鱼死了你都会伤心,如果一个人死了,你估计……”夜洛寒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下来。

    似乎,他还该庆幸她不爱他吧,否则,如果他真有什么事,她伤心了没人安慰怎么办?

    “夜洛寒?”霍静染见他突然不说话,心头一慌,抬眼看他:“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夜洛寒根本没告诉霍静染关于追杀令的事。

    霍家的追杀令一下,所有和霍家暗地里合作的势力,也都会响应。

    到时候,除非霍言深用他那枚戒指打开一个发射器,让所有人都收到消息收手,否则,这个追杀令只会在被追杀的目标死的时候才自动终结。

    所以,他一旦对外发送了消息,通知霍家人来接她,自然也就相当于暴露了他的行踪。

    如果他被霍家抓住了,他或许还有解释的机会。也或者,抓他的人,根本不会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那么,为什么不挟持她呢?夜洛寒心头轻嘲,刀枪无眼,他怎么能够让她暴露在枪口之下?!

    “小染,以后你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夜洛寒轻抚着霍静染的长发,原本,那么柔顺的头发,因为被海风吹乱,此刻都已经打结了。

    “记得多运动多健身,这样气血流通,身体才能好。”夜洛寒继续道:“霍言深对你挺好的,以后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你都多听他的意见,不会错的。”

    霍静染越发觉得夜洛寒好像在交代后事,她听得心头越来越堵,不由抓住他的手臂:“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上鱼了!”夜洛寒却是猛地将鱼竿提了起来,兴奋地道:“小染,好像还很大!”

    鱼竿原本就很简陋,很难拉上来大鱼,所以,夜洛寒很是小心。

    他放开霍静染,然后顺着鱼儿游动的方向慢慢拖拽,直到鱼儿有些累了,他才将鱼往船边拉。

    “小染,帮忙拉一下线!”夜洛寒此刻已然将鱼儿拖到了船边。

    霍静染连忙伸手去拉,两人一起,成功地将鱼拽了上来。

    “成功了!”夜洛寒冲霍静染竖起大拇指:“今晚能吃到饱了!”

    霍静染也有几分成就感,所以,难得冲他笑:“那我们怎么做呢?”

    夜洛寒被她的笑容晃花了一秒,这才反应过来,道:“鱼大约有七八斤,身子可以刺身,头和尾熬汤,小染你觉得行吗?”

    船上没有什么调味料,只有点儿盐和酱油,似乎,也只能这么做了。

    “好。”霍静染点头:“我们淡水够熬汤吗?”

    “还有三瓶矿泉水。”夜洛寒道:“应该没问题。”

    于是,两人在船头用燃气罐开始做饭。

    夜洛寒剖鱼,霍静染烧水。

    因为鱼很新鲜,所以,虽然食材简陋,最后却是格外得香。

    米因为已经吃完,所以二人今天可以算是全鱼宴。

    鱼汤浓郁,鱼皮也Q弹,霍静染吃得很饱,不由揉了揉肚子,冲夜洛寒道:“我有一种上学时候春游的感觉,感觉好像在山里自己做饭都比家里大厨的好似的。”

    她难得主动这样冲他说话,令他心跳乱了节拍。夜洛寒走到霍静染面前,理了理她的发丝:“小染,你也觉得很好吃?”

    “嗯,挺香的。”霍静染说完,生怕夜洛寒误会什么,于是又道:“可能因为之前饿了吧!但是经常这样吃,也会厌的。”

    “没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明天中午就能吃到霍家大厨做的饭菜了。”夜洛寒凝视着她:“你也不用为了躲我,留在美国。你不是挺喜欢你的工作室吗?总是视频会议也不好,早点回国吧!”

    “你到底——”霍静染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是不是要做什么?”

    “没有,我只是送你回家。”夜洛寒说完,低头,吻住了霍静染的唇。

    他想,他真的要离开了。这几天的相处,在她刚刚开始有点儿接受他的时候,他却不得不离开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缘分吧!

    因为心头不舍,唇.瓣上的触感便越发缠.绵刻骨,他的吻一点一点加深,直到将她抵在了船舱壁上。

    他撬开她的牙关,强迫她和他纠.缠。

    她躲,他追,一点一点逼近,直到她无路可退。

    霍静染的空气都被夺走,不得不和夜洛寒抢夺。

    只是,她才刚刚主动,他便马上好似点燃了的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明明是隆冬,可是,霍静染却觉得有些热。

    她微微扭动了一下身子,他便将她扣得更紧,而且脚步移动,辗转到了船舱里。

    夜洛寒一边吻着霍静染,一边脱下外套垫在了硬板之上,然后,抱着霍静染压了下去。

    这几天,他们天天躺在那个破旧的木屋里,其实是什么都没做过。

    他怕她脱了衣服冷,这里又没有药,感冒了怎么办?

    可是此刻,他想到他们或许就要面临着永久的别离,所有的理性也好、克制也罢,都在这样的不舍中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