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6章 从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
    第166章从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

    船舱外很冷,可是,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船舱内却很暖。

    衣服层层褪.去,霍静染发现,她竟然没有控制自己的能力,似乎,她所有的动作都是顺从……

    这个意识令她有些懊恼,不由抬手按住了夜洛寒的手。

    他要挑开她最后一层扣子的动作微顿,唇.瓣微微错开她的,声音恍若叹息:“小染,就这一.夜……”

    说着,他直接拿开她的手,继续动作,很快,便将她剥了个精光。

    他看着浑身白皙、和周围的简陋破败格格不入的她,眸色浓郁得好似永远化不开:“你好美。”

    他赞叹着,沉入了她的身体。

    霍静染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和人这么亲密过,甚至,她感觉到随着夜洛寒的动作,他们的船都在浮浮沉沉地动。

    不,应该是海浪冲击的效果吧?

    她感觉自己时而被推高,时而又落下来,这样的感觉令人有种大海孤舟的漂泊感,她有些不安,不由伸臂环住了夜洛寒,想要找到可以攀附的依靠。

    她的主动,令他更加兴奋。他们本来就不是第一次,早已熟悉了彼此的身体,所以,夜洛寒重新找到了霍静染敏.感的地方,开始进攻……

    船似乎动得更厉害了,霍静染紧紧抱着夜洛寒,唇齿间,随着他的撞击,不由发出了平时羞于启齿的声音。

    他感觉到她紧致的包围,也不由更加沉溺,想到今夜之后可能面临的分别,于是动作更加疯狂。

    渐渐地,霍静染也被夜洛寒卷入了这样的情潮之中,忘记了所有。

    他们不管曾经的爱恨,不管明日可能的分离,就这么彼此纠.缠,用最原始的方式,温暖着因为伤痛支离破碎的心。

    一夜,夜洛寒不知道要了霍静染多少次,这才帮她穿好衣服,盖好毯子,将她抱在怀里。

    她身子完全软软地没有力气,脑袋靠在他的胸口,眼睛半眯着。

    他抚.摸着她的发,开口的声音很轻:“小染,其实我对你说谎了。”

    “嗯?”霍静染迷迷蒙蒙地应着。

    “我没有喜欢过别人。”夜洛寒深深叹息:“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的身边除了你,没有别的女孩,又怎么会喜欢别人?”

    “唔?”霍静染听得有些困惑,可是实在太累,她慢吞吞地抬起眼睛,看着夜洛寒:“什么?”

    “小染,我爱你,从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夜洛寒说到这里,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烫。

    为什么,他明明一直都放不下她,却在重逢的时候那么对她,浪费了那么多好时光?

    而天亮之后,他们却要分开了,以后……

    不,或许没有以后了。

    夜洛寒眼底,有潮气聚集,凝成了一颗泪珠,悄然滑落。

    霍静染被他那句话震惊住,她想看清他的表情,可是,周围光线太暗,她只能勉强看清他的轮廓。

    “你说什么?”她问道。

    “老婆,我爱你。”夜洛寒搂紧她,却说了别的:“明天,会有人来接你,你不要告诉他们,我们之前的几天,都住在岛上。就说之前我们都在船上,我是昨夜离开的,好吗?”

    “为什么?”霍静染心头的疑惑更浓,可是,他折腾了她大半夜,她真的是几乎完全不能动。

    “因为,你如果说了,我会有危险的。”夜洛寒说着,低头吻了吻她:“你也不忍心看到我死,对不对?”

    她沉默。的确,她如果忍心看到他死,她就不会赴约,此刻也不会在这里。

    “小染,睡吧,睡醒一觉,你明天就能回到你温暖的家了。”夜洛寒低声在霍静染耳畔道:“老婆,晚安。”

    霍静染心头疑惑,脑海里涌起很多念头。

    她想要问他的,可是,因为思维渐渐被困意席卷,自己都在半梦半醒间,根本不知道自己问了没有,就靠在夜洛寒怀里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霍静染不觉得冷,以为夜洛寒还在,可是伸手一摸,却没有摸到人,心头不由一惊。

    一瞬间,她想起昨天他的话,还有他那些反常的举动,顿时,心头无法淡定。

    顾不得其他,霍静染连忙起身,大步走出船舱。

    然而,整艘孤零零的船,只有她一个人。

    此刻,太阳初生,将万里海面都洒上了一片金色。波光跳跃,又是新的一天。

    霍静染站在船头,却突然升起一阵怅然若失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视线尽头,有白色的轮船出现,轮船越来越近,霍静染隐约看到,上面似乎有霍家的标志。

    所以,是夜洛寒通知的?

    她心跳若擂鼓,不由转身,回到船舱,想看看船上有没有夜洛寒留下的什么东西。

    只是,却毫无发现。

    她又快步走了出来,看向岸边的方向,大喊:“夜洛寒!夜洛寒,你在哪里?!”

    只是,回应她的只有风声。

    她慢慢将手放下来,却被手上什么东西晃了一下。

    她低头,看到她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戒指款式再简单不过,赫然就是之前夜洛寒给她戴过的。

    昨天在她睡着之前,他的话一下子跳入脑海,他说,他没有喜欢过别的女孩,从头到尾,都只爱她一个!

    所以,这枚戒指,本来就是要给她的?!

    在十年前?!

    此刻,风突然有些大,周围的海浪更加起伏了,一如霍静染再不平静的心情。

    “夜洛寒,你到底什么意思?!”霍静染冲着前方大喊:“那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对我?!”

    然而,耳畔回应的却是越来越近的马达声音。

    有快艇从远处停着的轮船处开了过来,来到霍静染的船边,卢敬出现在快艇上:“大小姐,我们接您回家!”

    霍静染微愣,看了看周围。

    而卢敬已经从快艇上跳了上来,然后,将霍静染一把抱起,带上了快艇。

    很快,他们逼近了霍家的轮船。

    不过一会儿工夫,霍静染就感觉自己似乎从寒冬到了春天。

    轮船上,温暖极了,卢敬端来早餐和热牛奶:“大小姐,您饿了吧,快吃点东西暖暖身子。”

    吃了早餐,霍静染洗了澡出来,去见霍战毅。

    霍战毅看着自己的小妹,开口道:“静染,这几天让你受苦了,夜洛寒有没有怎么欺负你?”

    “没有。”霍静染摇头。

    “你们这几天,一直都在那条破船上?”霍战毅又问道。

    霍静染顿了半秒,点头:“嗯,没有地方去,我们都在船上,但是昨夜他就不见了。”

    “嗯,知道了。”霍战毅点头:“言深前天回国了,走之前对夜洛寒下了霍家追杀令。”

    霍静染听到这里,心头猛地一沉。

    顿时,她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夜洛寒要说那些话,就好像面临着永别一样……

    她说不出心头什么滋味,只是突然觉得比刚才一个人在破船里还冷。她开口道:“是不是找到我之后,追杀令就生效了?”

    霍战毅点头:“嗯,不过你别想太多,我们既然知道他没死,以后就会提防,你不会有事的。”

    “大哥,我要回宁城。”霍静染开口道:“我工作在那边,还是先回去吧!”

    “之前不是说不回去了?”霍战毅困惑道。

    “没有,我就是觉得还是回去方便些。”霍静染道。

    “好吧,都随你。”霍战毅道:“那边言深言戈都在,你们互相照应也好。”

    霍静染点头,回到房间的时候,她的心跳依旧还是不平静。

    她想,短短几个月前,她恢复清明的时候,还那么恨他、巴不得他去死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听到霍家追杀令之后,心头竟然这么慌?

    第二天,霍静染也坐上了飞往宁城的飞机。

    而此刻,霍宸晞却是在家里开了一个party。

    怕欧阳米来宁城不习惯,或者觉得小伙伴太少,所以,霍宸晞在征得霍言深同意后,叫上了自己的小伙伴到家里,和欧阳米一起玩。

    小孩子们在楼上的儿童‘城堡’里玩,而大人则是在一楼大厅坐着聊天。

    楼上,霍宸晞冲小伙伴介绍:“大家好,这是我家小米米。”

    说罢,又将其他小孩子介绍给了欧阳米。

    有小孩就问:“宸晞,为什么说是你家的小米米?她以后就住你家啦?她没有爸爸妈妈吗?”

    “米米当然有爸爸妈妈,不过她舅舅在宁城,所以会经常过来和我们玩。”霍宸晞说着,给小伙伴们发道具:“大家看看手里的数,数字一样的就是一组,一会儿组队玩游戏……”

    楼下,贺梓凝和颜慕槿在一起研究那件衣服好看,而霍言深则是和时衿言坐在一起,讨论起了那天的事。

    时衿言道:“深哥,那个短信实在是无法锁定,只能看出来发送的位置是在纽约中心城区,也就是以霍氏酒店为中心,周围覆盖五公里的范围内。”

    霍言深点头:“所以,幕后那个人应该就在霍氏,或者即使不在霍氏,也在酒店附近的街区?”

    “嗯,对。”时衿言道:“这还是墨涵带领DR团队分析出来的,这家伙在钻研技术方面,比我认真多了。过两天他就要回国了,等他到了,如果幕后那个人再做类似的事情,我想或许能有突破。”

    *作者的话:

    今天夜少终于表白啦,静染也因为他,对大哥撒谎了~

    衿言婚礼快要到啦,回头大家就知道之前猜的CP对不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