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7章 让我见到,我肯定亲手弄死他!
    第167章让我见到,我肯定亲手弄死他!

    “嗯,好。”霍言深点头:“这件事的真相,也就你和我知道,其他人都以为我们真相信是夜洛寒做的。”

    时衿言抬眼:“御辰也不知道?”

    霍言深点头:“嗯,没给他说。不是不信他,而是这家伙女朋友太多,别什么时候说了不该说的。”

    “不过,我看他最近消停了。”时衿言笑道:“他好像喜欢上你们霍家小妹宗佳玥了。”

    “随他吧,天知道是不是两分钟热度!”霍言深随口道。

    时衿言同意:“嗯,也是,他和他龙凤胎妹妹真的是两个极端,一个太外向,一个太高冷。”

    “所以,你其实一直都没打算和语冰……”霍言深意味深长道。

    时衿言笑,看了一眼正和贺梓凝聊得开心的颜慕槿道:“当然。”

    “什么时候开始的?”霍言深又问:“藏得倒是挺深!”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习惯就成了自然。”时衿言道:“哪像你,有了女朋友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这叫宣誓主权!”霍言深看向贺梓凝,心想,谁叫他老婆那么漂亮呢,还不得看紧了!

    这时,颜慕槿拿着手机过来,坐到时衿言旁边:“衿言哥哥,你看这两件衣服,哪件更好看?”

    时衿言看了看,似乎都差不多,于是道:“都好看,都买了吧!”

    颜慕槿撅了撅嘴:“不要,我只买一件,你帮我挑挑啊!”

    时衿言将她拉近怀里:“没事,老公有钱,喜欢的都买!”

    颜慕槿红了红脸:“那我都买了,你不会觉得我败家啊?”

    “不会啊,我就喜欢给我老婆花钱!”时衿言很自然地道。

    颜慕槿唇角扬得高高的:“衿言哥哥,你真好!”

    “乖,看到什么喜欢的,随便买,我的密码你都知道。”时衿言揉了揉颜慕槿的头发。

    她开心地仰起脖子,亲了时衿言一口,然后,又去找贺梓凝继续看衣服了。

    对面,霍言深挑眉:“狗粮都撒到我家了!”

    时衿言:“彼此彼此!”

    当晚,时衿言和颜慕槿在霍言深家吃了饭,见欧阳米还和小伙伴们玩得欢,于是道:“米米,我和你舅妈要回家了,你和我们回家吧,小姑娘要早睡哦!”

    欧阳米摆手:“舅舅、舅妈,你们回家吧,以后我就搬到宸晞哥哥家住了!我要和宸晞哥哥一起睡!”

    时衿言差点笑出声来:“米米,你是女孩子,宸晞是男孩子,你们不能一起睡。”

    欧阳米愣了两秒:“小时候我也和两个哥哥一起睡过的呀!”

    “现在米米长大了,不能和男孩子一起睡了。”时衿言道:“要不然,我们接你回家,明天再送你回来?”

    “不要不要!”欧阳米大眼睛里一下子就蓄上了泪水:“我要和宸晞哥哥玩!”

    刚才,霍宸晞说了,每天晚上睡觉都要给她讲故事的。白天那个故事他才讲了一半,她还等着听结尾呢!

    欧阳米的表现让大人们都哭笑不得,于是贺梓凝道:“米米,那我们在晞晞房间里再加一间床,可以吗?”

    欧阳米马上破涕为笑:“好呀好呀!”

    时衿言无奈:“好吧,那孩子以后就拜托给你们了!”

    “没问题,我会照顾好米米的!”贺宸晞拍胸.脯保证。

    于是,晚上时候,霍言深拉了一间小床到了贺宸晞的房间。而贺梓凝则是马上找助理定了一个上下铺的儿童床。以后,贺宸晞睡上面,欧阳米睡下面。

    晚上,两个小家伙洗完了澡,躺在床上都很兴奋。

    贺宸晞侧过去看着距离自己一米多的欧阳米道:“米米,我继续给你讲故事吧!”

    欧阳米马上点头,大眼睛看着贺宸晞:“好啊,我好想听!”

    于是,霍宸晞开始讲:“原来,王子是因为中了魔法,才会变成那个大怪兽的样子,他其实长得很英俊……”

    他讲着讲着,开始打哈欠,而对面的欧阳米开始还能哼哼两声表示听见,到了后面,则是彻底睡了过去。

    霍宸晞见她睡着,也支撑不住睡了,意识迷糊间,他想,有小伙伴真好,以后,他要把欧阳米一直留在家里,他们一起长大!

    因为霍静染从美国回来了,所以这天,霍言深带着贺梓凝一同前往霍家老宅见霍静染。

    霍静染这两天,可以说是睡得很不好。

    几乎每天晚上,她都会做很多梦,而梦里,总是夜洛寒被人抓住,或者被枪杀、或者被刀子捅死的场景。

    因此,她一回国,就马上让霍言深过来了。

    此刻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她开门见山道:“言深,你对夜洛寒下了追杀令?”

    霍言深点头:“静染,之前宴会上梓凝和言戈的事情,你可能还不太清楚……”

    他说着,将当时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又道:“我后来将计就计,将所有的责任推给了夜洛寒。而这件事,你知道就好,千万别说出去,因为幕后的人,必然在我们身边!”

    霍静染点头,迟疑了两秒,还是开口道:“言深,既然不是夜洛寒,那……”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静染,不要告诉我,你在给他求情!他把你带走后,做了什么?还是对你说了什么?”

    霍静染见霍言深那么激动,心头微沉,决定委婉一些:“言深,我其实隐约觉得,他可能知道什么东西,所以,如果下了追杀令,他真的死了,有些线索可能就被埋葬了。”

    “静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你在给他求情?!”霍言深说到这里,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我还清楚得记得,这十年你是怎么过来的!还有,十年前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样子,需要我用当时医院的报告来提醒你吗?!”

    他越想起当初越觉得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静染,你因为他,现在连孩子都生不了了!他毁了你一辈子!如果让我见到他,我肯定亲手弄死他!”

    房间里,都是霍言深毫不掩饰的杀气,霍静染见他态度坚决,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他了。

    可是,如果夜洛寒要真的对她不好,那天就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仅仅只是把她带走。而在那个荒岛上的时候,更不会再次冒着危险向霍家发送信号……

    她觉得心有些乱,面对着霍言深散发的无形压力,又开了口:“言深,我没有对他求情,我只是想说,如果你能找到他,能不能先别动手,因为我有一件事要问他?”

    “或许来不及了。”霍言深道:“所有的人都收到了追杀令,如果霍家先找到他可能会给他喘息的工夫,但是如果不是霍家……”

    霍静染打了个寒颤,仿佛看到了梦境中的事情发生。她几乎脱口而出:“那个追杀令不是可以追回吗?”

    “是可以。”霍言深道:“不过那枚戒指已经不在我的手里了。”

    “丢了?!”霍静染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送人了。”霍言深并没有告诉霍静染送了谁,因为,他根本就不想放过夜洛寒!

    而此刻,贺梓凝正在外面客厅和宗佳玥聊天,见霍言戈过来,她连忙起身道:“言戈,你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别担心。”霍言戈冲她微微扬了扬唇角。

    贺梓凝又道:“不过你也别大意,我听医生说需要定期检查,你都去了吗?”

    他点头:“嗯,去了。”

    贺梓凝于是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她说着,见他站在原地没动,不知道他是要留下来还是回去,于是主动挑起话题道:“刚刚罗伯伯还聊起了你,说你小时候很静,别的孩子调皮,两个膝盖经常都是破的,但是你从没摔过,唯一的伤疤还是烫过一下小腿,留了个印。”

    霍言戈听着贺梓凝说话,只觉得她不论说什么,都好听得仿佛在拨弦,让他的心底涟漪不断。

    他正要点头表示同意,突然却心中一动:“你要看照片吗?”

    贺梓凝一愣:“什么照片?”

    “小时候的我……”霍言戈顿了两秒才补充完整句话:“和我哥。”

    贺梓凝听了,顿时眼睛一亮:“你们的照片啊,好啊!”

    她突然十分好奇,霍言深小时候是不是也是现在这幅自信心爆棚的臭屁样?

    于是,贺梓凝冲宗佳玥道:“佳玥,我们一起去看照片吧?”

    “没事,嫂子,你自己去就好了。”宗佳玥看向霍言戈,微微自嘲道:“二哥可能不欢迎我。”

    一般这样的情况,话题方都会解释一句,怎么会不欢迎之类的来缓解尴尬气氛,可是,霍言戈根本没有看宗佳玥一眼,便兀自往前:“嫂子,走吧。”

    直到贺梓凝随霍言戈去了书房,她才小心翼翼地开口:“言戈,你刚刚那样,佳玥会不高兴的。”

    “她高不高兴都跟我没有关系。”霍言戈说着,很自然地拿出相册,语气已然完全不同:“照片都在这里了,你看吧。”

    贺梓凝见到他眼底的柔光,忽而想起那天在医院病房,似乎宗佳玥是哭着出去的。

    是因为霍言戈?

    她不由抬眼看向他:“言戈,佳玥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