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69章 有钱人真会在车上玩
    第169章有钱人真会在车上玩

    贺梓凝哼了一声,继续不理。

    霍言深一看,这问题大了。可是,他却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生他的气啊?

    记得之前傅御辰开恋爱培训班的时候,对他说过,不知道女人怎么生气,也别问。否则,她们会更生气。

    所以,霍言深打算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他利用力量优势,直接将贺梓凝捞到了他的大腿上,低头去吻。

    突然意识到什么,于是,他按了一下车里的开关。

    挡板降落下来,将车前后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前方,司机松了口气,幸好挡板落下来了,否则,他会不会被灭口?

    不过,这下子开车应该是开快些还是慢些呢?也不知道老板和夫人会进展到什么程度?

    不过,他想了想,决定加快步伐,先到了家门口再说。然后,他也不提醒,随便老板在后面怎么折腾,他到时候赶紧下车是正经!

    此刻后排,贺梓凝被霍言深强吻,更加不爽了。

    他让她相信他,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根本都不告诉她,还让她傻乎乎地以为真的是夜洛寒!

    她胸口起伏,推他。

    他顺势握住她的双手,轻松举过头顶,身子重心微微前倾,便将她压.在了座椅上。

    贺梓凝眼睛一下子睁大,前面是司机,他们也还在路上,这家伙不会做什么没节操的事吧?!

    “宝宝,不生气了嗯?”霍言深一边继续吻她,一边轻轻哄着,手掌在她的身上打圈。

    贺梓凝身体被霍言深调.教得早就熟悉了他,他这么一打圈,她就条件反射得无力。

    所以,全然没了动弹的力气。

    霍言深见状,心头的紧张稍微好了些,他凑到她的耳边,舔她的耳垂。

    她身子轻颤,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落在她敏.感的地方,真是全身都软了,电流乱窜。

    “宝宝,你这个样子真诱.人!”霍言深目光灼灼地锁着身下的女人:喉结上下滚动:“我们回家继续?”

    她瞪他,谁跟他继续?!精虫上脑的男人!

    “真可爱!”霍言深丝毫没有感觉到贺梓凝任何眼神杀,反而越看越喜欢:“宝宝,我好喜欢你!”

    贺梓凝生气,闭上眼睛不理他。

    霍言深继续十分兴奋地吻她,他想着,哄女人最高法宝就是——

    先强吻,然后死赖着不走,最后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深入式按摩就行!

    这是傅御辰说的追妻宝典最后一式。

    贺梓凝在车里被他吻得无法,火气终于一点一点升起,于是,在车行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终于爆发了!

    火气带来了力量,她又回到了几个月前的贺梓凝。

    于是,她一下子从车座上弹起,开始揍人。

    此刻,司机已然忙不迭下了车。

    他刚刚关上车门,就见着车里振动了一下,他的心肝儿颤了颤,准备跑路。

    只是跑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车果然在震动。

    光天化日的……

    有钱真好,真会玩!

    而且,他开车的时候,都没听到后面有声音,车好,隔音效果真棒!

    只是,就在这时,车门开了。

    司机吓得心脏差点没有飞出喉咙,他连忙闭眼自我催眠:“我什么都没看到……”

    只是,实在按捺不住好奇,他将眼皮掀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就见着霍言深头发和衬衣都有些凌乱,就好像一副被蹂.躏过的模样。

    而贺梓凝被他打横抱着,双.腿还在不停地晃。可是,贺梓凝只有头发乱些,身上好像比霍言深整齐不少?

    司机心头咯噔一响,只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难道,他们霍总在外面看起来那么杀伐决断,但是回来家,在床上的时候却是受?喜欢女王?否则怎么会被蹂.躏得那么惨?

    幸好两人火急火燎回了别墅继续打战,没有发现他,还能逃命……司机的心,许久才落回胸腔。

    此刻,霍言深抱着贺梓凝大步走进卧室,别墅里的佣人只看见一道风一般的残影。

    房间里,贺梓凝刚刚被他放下,他便随即压了下来。

    她早有准备,手覆在唇.瓣上,于是,他的吻落在了她的手背。

    他微愣:“宝宝,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怎么还在生气?”

    她人也揍了,发泄也发泄了吧,难道他真做错了什么大事?那样,问题就大了!

    贺梓凝瞪着他:“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不是夜洛寒做的,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霍言深反应了几秒,突然明白过来。

    必然是霍静染对她说了什么,原来,刚刚两人在老宅根本不是看什么设计图,而是在聊别的?

    所以……

    他心头一道激灵,瞬间明白,霍静染是找贺梓凝对夜洛寒求情了!

    贺梓凝见自己问完,霍言深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就是被揭穿后,根本找不到台词的模样,顿时,心头一下子更委屈了。

    她一把推开他:“还说什么要互相信任,结果你根本都不相信我!”

    霍言深这才反应过来他刚刚怎么没在第一时间的道歉,他连忙重新抱住贺梓凝:“宝宝,我没有不相信你,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怕你害怕。”

    贺梓凝撅了噘嘴,显然不信。

    霍言深又道:“宝宝,你听我说,因为那个人或许就在我们身边,我担心你知道了以后怕,这才没说的。但是,我又请了几名保镖暗中保护你,不是我不信任白念倾,虽然她的简历没有问题,但是,那天她也是参与了整个过程的。”

    贺梓凝眨了眨眼。

    “宝宝,我觉得离找到那个人已经不远了,所以打算等一切结束才告诉你。”霍言深说着,亲了亲贺梓凝的脸颊:“你是我想好好保护的宝宝,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些事情而心神不宁。”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贺梓凝咬了咬唇:“就因为这个?”

    “当然。”霍言深见贺梓凝松动,连忙表真心:“我那么爱你,怎么会不相信你?宝宝,等抓到那个人,我带你看我狠狠惩罚他!”

    说完,又摇了摇头:“算了,那种场面,你还是别看了,怕吓到你。”

    贺梓凝心头一惊,已经脑补了类似血腥的场景。不过,那个人抓她父母,囚禁多年,后来又做了那么多坏事,真的是如何惩罚都不为过!

    只是,和夜洛寒无关,她又怎么能看着静染担心?

    所以,她抬眼看着霍言深:“那你都知道静染对我说什么了?”

    霍言深眉头微蹙:“宝宝,静染心软,被夜洛寒骗了,你不能再让她重蹈覆辙了。”

    “但是,这次夜洛寒并没有害她,而且,如果他真要做什么,怎么没有挟持她,反而冒着被你们发现的危险发送信号?”贺梓凝说着,抓住霍言深的手臂:“言深,我答应了她,发射那个终止信号。”

    霍言深有些头疼,无奈道:“宝宝,他们的事情你就别参与了,你忘了你第一次看到静染,她是什么样子吗?我怎么会放过夜洛寒?!”

    “这件事明明就有误会。”贺梓凝坚决道:“我答应了静染的,如果夜洛寒死了,她有的话就不能问他了。”

    “宝宝,乖,听话。”霍言深用手指背轻轻刮了刮贺梓凝的脸颊:“霍家的追杀令没有刚刚发出几天就收回的,夜洛寒只要躲起来再也不见静染,说不定也没事。”

    “你送给我的戒指,里面是不是有发射器?”贺梓凝直接问道。

    霍言深点头:“对,里面有,但是需要启动密码。”

    贺梓凝不由道:“那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当初怎么就给了我,这样的话,要收回追杀令怎么办?”

    “所以我说霍家追杀令发出就基本没有收回的可能。”霍言深道。

    “但是,如果用发射器发送,追杀令就终止了,对不对?”贺梓凝道。

    “嗯。”霍言深点头,揉了揉贺梓凝的头发:“宝宝,你知道的,我想杀夜洛寒很久了,不论这次是不是他,他都该死!”

    贺梓凝没说话,兀自推开霍言深,去拿了那枚戒指出来。

    原本材质特殊的戒指,此刻上面被包了一层白金,贺梓凝找到了开口,正要打开,霍言深便按住了她的手。

    霍言深摇头:“宝宝,现在它不是发射器了,而是我们的订婚戒指。”

    贺梓凝抓紧戒指:“我觉得拿来救人一命更有意义。”

    说着,她从开口打开了白金,于是,原本材质奇怪的戒指露了出来。

    “还需要密码。”霍言深又道。

    贺梓凝看他:“密码是多少?”

    霍言深不想说,可是又不想让贺梓凝生气,于是装睡:“宝宝,我困了,要睡觉了。”

    说罢,还真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贺梓凝生气,将戒指研究了一会儿,还真看到了花纹上的按钮。

    上面一共有三个按钮,都和雕花融为一体,要不是她提早知道这是发射器,打死也看不出来。

    而这三个按钮,估计按动顺序不同就是不同的效果,看来,还真只有霍言深知道。

    她看向床上的男人,伸手推他,他竟然还装起了打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