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70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第170章从此君王不早朝

    于是,贺梓凝伸手,去挠霍言深的痒痒肉。

    他终于有了反应,却是一把抱住她,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贺梓凝动不了,霍言深也装睡不睁眼。她似乎真的没了办法,心想着答应霍静染的事如果办不成,夜洛寒真死了,那么……

    她开口:“言深?”

    他继续装睡。

    她再次叫他,可他还是装,一动不动。

    她看着他紧闭的眉目,轮廓深刻,赫然想起第一次见他时候的模样。

    一瞬间,贺梓凝突然觉得,或许之前他对她太好,是因为没有遇到原则性的事情,现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求他,其实都是没用的。

    原来,她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么?

    想到这里,她的心头突然涌起一阵难过酸楚,这种感觉遥远而陌生,已经很多年不曾体会到了。

    果然啊,人就是本能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暴露给别人,卸去了坚强的外衣和防御,此刻的柔.软,竟然脆弱得这么得不堪一击!

    有眼泪从贺梓凝的眼睛滚落出来,她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以后,都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再也不要迷失了……

    霍言深本来就是装睡,却发现贺梓凝突然没了动静。

    他静静听了一会儿,发现还真没有任何动静,不由掀开了眼皮。

    她垂着脑袋,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此刻的她情绪似乎不对,安静得不像话,仿佛还透着一种化不开的忧伤。

    他也根本忘了继续装,而是伸手要去将贺梓凝的脸蛋捧起来。

    哪知道,才刚碰到她的脸蛋,就摸到了一片水光。

    他心头一慌,连忙挪动身子和她对视,果真,他的小娇.妻闭着眼睛,还有不少眼泪争先恐后地从她的眼睛里挤出来。

    “宝宝,怎么哭了?”她的样子,让霍言深看得心疼:“宝宝?不哭了好不好?”

    贺梓凝不理他,继续哭。

    “宝宝——”他低头去吻她的眼泪,可是越吻越多,他的唇瓣上都是她咸咸的味道。

    好半天,她似乎才从情绪里出来,伸手去推他:“不用了,反正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霍言深心头有个不好的预感。

    “我以后再也不会为难你了。”她抬眼看着他,眸底都是认真倔强的情绪,绝美的脸蛋上,有种他第一次见她时候的、仿佛与生俱来的疏离。

    霍言深心头一颤,一下子意识到贺梓凝是认真的。

    他明白,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好容易才打开她的心结,好容易才让她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现在,因为这件事,她要因此封锁心门?

    这怎么可以?!

    她一旦真的关闭心门,要想再次打开,估计真的比登天还难了!

    霍言深顾不得解释其他,连忙从贺梓凝的手里找到戒指,放到她的面前:“宝宝,我现在就终止追杀令!”

    说着,他按动上面的按钮,前前后后按照顺序按了三遍。

    接着,就有亮光从戒指内部散发而出,亮光闪了几下,这才慢慢熄灭。

    霍言深举着戒指道:“宝宝,我已经终止对夜洛寒的追杀了,全球各地的杀手都会收到命令!”

    贺梓凝抬起朦胧的眼睛,将信将疑地看着霍言深。

    霍言深又起身拿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夜洛寒的情况,然后冲贺梓凝道:“宝宝,夜洛寒至今为止没有被抓到,所以,现在开始,他安全了。”

    贺梓凝心头有些空白,顿了两秒,她冲他道:“谢谢。”

    “宝宝,你为了另一个男人来谢我?”霍言深眯了眯眼睛。

    贺梓凝别开眼睛:“我是帮静染。”

    霍言深叹息,妥协得一塌糊涂:“算了,你们都这么善良……我以后再找人保护好你们就行,至于夜洛寒,随他吧!”

    无奈,他怎么能够忍心看着自己的女人哭?

    那些过去要弄死夜洛寒的誓言,在看到贺梓凝眼泪的时候,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贺梓凝信了霍言深的话,连忙拿起手机,将这件事告诉霍静染。她飞快打字:“静染,追杀令已经终止了,夜洛寒安全了。”

    霍静染回得好快:“梓凝,谢谢你,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说服言深了!”

    “我刚刚哭了,所以他就同意了。”贺梓凝打完这句话,正要删掉,却见霍言深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他的眼神很深,仿佛两道旋涡。

    她和他对视,手一抖,按了发送。

    那边,霍静染感觉自己吃了一顿猝不及防的狗粮。

    “宝宝,刚刚你说,你以后都不会难为我了?”霍言深眯了眯眼睛,靠近。

    贺梓凝微微缩了缩身子,没有说话。

    “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想离开我了?”霍言深指了指贺梓凝心脏的位置。

    她有些心虚,不过想到刚刚的心情,还是开了口:“我在想,你会不会对我失去新鲜感了,很多东西,就不会再让着我了?会不会以后时间更久了,我们结婚十年了,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烟花绽放的时候很美,燃尽的时候,天空还有光影划过的痕迹,一切都会很快结束,就连留在地面上的烟火座,最后都会退温。

    贺梓凝的长睫垂下来,自语一般道:“我可能要求得太多了,其实,哪里有一直都那么好的感情呢?我不应该这样得寸进尺的……”

    就好像情侣,追求的时候放低所有的姿态,热恋的时候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可是,结婚后,却慢慢成了另一番光景。

    霍言深听到贺梓凝小心又不安的话,心被揪成了一团,他明白,她因为一些经历,一直都有些缺乏安全感。

    他们在一起后,这样的感觉都渐渐淡化了,可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又被勾了起来。

    这样的不安,就好像她心里埋着的一颗种子,平时沉睡,但是到了某些时刻,却能致命。

    他将她抱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宝宝,你听我说。”

    她抬眼,和他对视。

    他的眸子很深,眸底的光也很坚定:“宝宝,我刚才之所以不想终止追杀令,是想保护静染。我不是不想对你妥协,而是觉得有时候我的判断更正确。但是,比起让你难过,我更无法承受。”

    “这不是原则性的东西,就算是原则性的东西,我们如果有不同的观点,以后我们好好商量。”霍言深亲了亲贺梓凝的脸颊:“你不要考虑太多,只要自己觉得对的,就直接告诉我。我今天也不对,不应该逃避和你讨论,但是以后不会了。”

    贺梓凝听到这里,也觉得自己说不动就哭有点儿不太好,于是,点了点头:“哦,好。”

    “宝宝,还有一件事。”霍言深严肃道:“别人婚姻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是在我这里,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小宝宝,我们的感情不会退温的,但是,你如果把自己关在你的世界里,不让我进去,我会心痛的。”

    他说着,将她的手扶在他的心口:“刚刚你看我那个眼神,让我觉得你离我好远,我有些害怕。我们分开了七年,我也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尝试任何分别了!”

    她难得听到他这么认真又深情的话,不由咬了咬唇:“言深,对不起。”

    说完,她主动在他怀里蹭了蹭:“我从来没有和谁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也不懂该怎么长久和人相处。而且你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会觉得不安。我没有疏远你,我只是怕受伤。”

    “宝宝,你怎么会什么都没有?”霍言深揉了揉贺梓凝的头发:“你是我霍言深的太太,我们婚后,霍氏的市值还在继续水涨船高,我这段时间挣得一半都是你的。而且,你还有宁城的一家五星酒店,算起来,也是个小富婆。”

    贺梓凝眨了眨眼,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霍言深又道:“最重要的是,你这么漂亮,外面多少人虎视眈眈?我不好好看紧你,你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贺梓凝不由笑着推了推他:“我哪里会跑?我身边就只有你呀!”

    “这就乖了。”霍言深说着,低头去吻她:“你身体里,也只有我!”

    贺梓凝一下子听懂了霍言深话里的意识,顿时,原本心里的复杂都被懊恼取代:“流.氓!”

    “对自己老婆一个人耍流.氓不是流.氓,而是专一!”霍言深说着,将贺梓凝压.在身下:“都说夫妻要多沟通宝宝,我们来一场负距离的交流吧!”

    “现在是白天,你不是说下午还有个视频会议?”贺梓凝道。

    “有句诗句叫什么: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霍言深啃了贺梓凝一口,十分熟稔地开始给她宽衣解带:“宝宝,如果开会晚了,我就说老婆在家缠着我不让走。”

    贺梓凝眼睛顿时瞪得老圆,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霍氏旗下数万员工知道他们老板其实这么没有节操么?!

    *作者的话:

    深哥和梓凝初为夫/妻,也需要磨合,这次算是正好一次磨合的机会吧,以后,会越来越信任对方,有矛盾也会好好拿出来讨论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