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72章 酒后,她和他……
    第172章酒后,她和他……

    服务生一看,就知道是个失恋的女孩,于是劝道:“小姐,你这么漂亮,我相信会遇到喜欢你的人。”

    “你说的是你吗?”宗佳玥笑。

    “我——”服务生踌躇两秒,红着脸点头:“也可以啊。”

    “不逗你了,你走吧!”宗佳玥冲他挥了挥手。

    她继续开始喝起来,视线虽然看的是窗外,可是,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今天在商场里的情景。

    在那个所谓‘炸弹’爆炸的那一刻,那个身影一下子护在了贺梓凝身上,他将她牢牢护在身下,没有一丝犹豫。

    当时,她就在距离他们三米远的地方,清楚地看到了那一幕,而正因为那个画面,她竟然,丝毫没躲!

    生平第一次这么不理智,这么看着别人看到忘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只为将当时的细节看得清楚,好在日后,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而最伤人的是,安全解除,他根本忘了她的存在,还是大家都要走了,才想起还有一个被孤立出来的她!

    宗佳玥自嘲一笑,拿起酒杯,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

    虽然是鸡尾酒,可是前前后后喝了好多杯,此刻,有一阵眩晕感蓦然袭来,宗佳玥觉得身子有些恍惚,可是,似乎反而舒服些了。

    她转头,用模糊的视线看向窗外,突然发现世界变得有些不甚清晰。

    直到,有水落在落地窗上,她才发现,竟然下雨了?

    天气已经很冷,落下的雨很快在地面冻上,可是因为实在有些大,空中除了雨还有雪花,所以,隔着窗户看去,倒是多了一种唯美。

    窗上起了雾气,她用指尖写了一个字:霍。

    只是,刚要写第二个,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她有些不想理会,可是手机响个没完,她有些烦躁,拿起来接听的时候都带着火气:“什么事?”

    “怎么,谁惹大小姐生气了?”傅御辰的声音带着调侃。

    “怎么又是你?!”宗佳玥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情绪的抒发口,冲着傅御辰喊:“为什么是你?!”

    而不是,他……

    傅御辰听出来宗佳玥声音怪怪的,他忽略掉她话里的意思,问道:“你在哪?”

    “我在哪关你什么事?!”她说不清为什么自从他表白后,她就想冲他凶。

    “你喝酒了?”傅御辰思索了几秒:“在月亮湾酒吧街?”

    “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怎么阴魂不散似的?!”宗佳玥说着,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傅御辰再打,她继续挂,然后,嫌他烦,关了手机。

    那头,傅御辰听到电话已关机的提示,自嘲一笑。

    当初,这招是他对付别的女人的,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别的女人这么对自己!

    真是报应啊!

    他自言自语着,穿上厚外套,想了一下,又拿了一条围巾准备给宗佳玥,于是,快步出了门。

    月亮湾他过去是常客,所以,很是轻车熟路就开了过来。

    一路上,因为雨夹雪,道路湿滑,有些堵。

    他将车停在了路口,然后,戴着羽绒服的帽子就从第一家酒吧找了过去。

    似乎,宗佳玥也是根本没有选择、而是就近的,所以,他才找到第二家,就看到了窗边的她。

    她看来真的喝了不少,此刻,倚在窗边,手指在窗户上不知道写着什么,脸颊绯红,表情却带着一种忧伤。

    他快步过去,隐约看到上面有字迹。

    只是,房间里热气很足,字很快就花了。

    他将她拉起来:“怎么喝这么多?”

    她慢慢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依旧满是火气:“要你管?你是我谁啊?!”

    “行,算我欠你的!”傅御辰拿起宗佳玥的包,将她一把抱起,来到吧台:“结账!”

    服务生拿来单子:“这位小姐一共消费673元,打个折,660吧!”

    傅御辰付了钱,看着怀里的女人,也有些气:“厉害啊,喝了这么多,喝不死你!”

    她听到这里,伸手去抓他,他钳住她的手,两人带到外面,冷风蓦然扑来,宗佳玥顿时打了个喷嚏。

    傅御辰将她放在屋檐下,拿起早准备好的围巾给她围上,凶巴巴地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送!”宗佳玥一把推开他:“我自己走回去!这么多年,都是我自己过来的,不稀罕!”

    说着,她快步跑进了雨中。

    可是,路上很湿滑,她喝得又醉,根本没有站稳,便跌进了雨中。

    虽然穿得厚,可是双膝依然一阵生疼。

    她低头看向被擦红又被泥水弄脏的掌心,突然,心头的酸楚再也掩藏不住。

    有眼泪一颗一颗砸落下来,她坐在雨里大哭。

    傅御辰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她,语气柔和了很多:“想哭,回家再哭,现在很多人看着你,你也不想被人看到你的脆弱,对不对?”

    她抬起眼睛,视线模糊地看他。

    他俯身将她抱起来,也没有戴帽子,和她一起淋着,一步一步走向他的车里。

    傅御辰将车里的暖气开到了最大,温暖袭来,宗佳玥后知后觉一阵天旋地转。

    前方及时递过来一个袋子:“要吐就吐里面。”

    她木讷地接过,也不说话。

    “我送你回霍家老宅?”傅御辰问道。

    “我不回那里!”宗佳玥反应很是强烈。

    “行,我送你去你公寓!”傅御辰调转车头。

    一路上,宗佳玥没有说话,眼睛半迷蒙着,直到到了小区楼下。

    傅御辰停好了车,抱着她上楼,进了房间,打开灯,他将她放在洗手间镜子面前:“自己看看,现在脏成了什么样子!”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本精致的妆容早就已经花掉,今天她穿的是浅色的大衣,在泥水里一滚,大片大片的污渍,活像一个逃荒者。

    “我就喜欢脏,你嫌我脏赶紧走啊!”她冲他吼,浑身带刺。

    傅御辰将她抵在门上:“想哭,一会儿关上门洗澡,好好发泄出来!”

    说着,他转身出来,将空间留给她。

    头顶的花洒有温水冲下,声音覆盖了一切,宗佳玥放肆地大哭,酒精和泪水模糊了视线,直到热水器里的热水都被她用光。

    她觉得身上凉,这才关了花洒,然后,呆呆地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脑海里,依旧还是今天在商场里的情景,挥之不去。

    “啊——”她大喊。

    外面,傅御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冲到了门口:“怎么了?”

    宗佳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听到,继续喊。

    傅御辰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下子撞开了门。

    于是,他将不着寸缕的宗佳玥看了个全。

    “你——”傅御辰顿了两秒:“我先出去……”

    只是,他还没出去,宗佳玥就蹲下来,然后,抱着腿继续哭。

    他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终于,他走过去:“佳玥?”

    她埋着头,没有反应。

    “你这样会感冒的。”傅御辰说着,从墙上拿下一条浴巾,将她拉起来,裹在她的身上:“去床上睡。”

    宗佳玥猛地被拉起,大脑一阵缺血,再加上酒精没有散去,顿时,浑身无力,直接倒在了傅御辰身上。

    他身子瞬间绷紧,环住她:“佳玥?”

    她抬起眼睛,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可是,却觉得这样的呼唤似乎很遥远,又很熟悉。

    心里的酸胀感越发侵蚀理智,她伸臂环住傅御辰的后脖颈:“你是不是来救我的?你终于还是来救我了对吗?”

    他微愣:“嗯?”

    可是,下一秒,怀里的女人却主动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傅御辰大脑的弦瞬间断裂,瞳孔缩紧,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她却似乎想要证明什么,甚至,伸出舌.头要撬开他的牙关。

    挣扎,不过就是几秒,所以,傅御辰在宗佳玥第三次要撬开他牙关的时候,变被动为主动。

    顿时,他拿到了所有的主动权,直接侵入她的世界,开始和她纠.缠。

    她在他怀里,也好似要将所有的交给他,火.热、不带一丝犹豫。

    酒精的味道弥漫整个呼吸,傅御辰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醉了。

    他将她抵在墙面,开始疯狂地亲.吻,动作间,她身上本就不紧的浴巾掉落在地,他的手,触摸到了一片柔.软。

    顿时,血液叫嚣着、兴奋着,他扣紧他,辗转到了卧室。

    她感觉在缺氧的海洋里浮沉,直到,后背接触到柔.软的东西,紧接着,有人压了下来。

    此刻,宗佳玥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向身上的男人。

    她的脑海,有片刻的清明,于是,伸手去推他。

    可是,他却又很快吻住了她,手掌在她身上熟练地点火。

    酒精再次占了上风,身上奇异的感觉令她放松下来,直到她感觉到包围她的触感从衣料变成了光滑的皮肤。

    她伸出手臂摸了摸,身上的人,身体温度有些高,肌肉紧绷,似乎蕴含着随时爆发的力量。

    “我们……”她心头一慌,莫名地意识到了什么。

    可是,腰却被他拖住,然后,有坚.硬抵了过去。

    “啊——”宗佳玥被痛得尖叫了一声,刚刚美甲过的手指在傅御辰身上留下红色的抓痕。

    他停下来,气息不稳:“佳玥,是不是很疼,那我再轻些?”

    她听到他的声音,痛感换回了所有的理智,宗佳玥看着身上的傅御辰,心脏仿佛被冻结。

    她怎么和他……

    *作者的话:

    恭喜御辰半脱单

    大家觉得,深哥是不是已经基本确定霍言戈喜欢他家凝凝了?

    欢迎新读者关注公众号“慕寒小说”抱走各大角色图和参与剧情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