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76章 六年前,我和他就同居过了!
    第176章六年前,我和他就同居过了!

    “你就是霍静染吧?”女人道:“我见过你的照片,在一个男人的钱包里。”

    霍静染微微转眸,打量着这个主动说话的女人。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身材很好,此刻穿着一条低胸的礼服裙,更显得胸口的波澜壮阔呼之欲出。

    脸蛋算是标准的网红脸,漂亮是漂亮,不过好像缺乏辨识度。应该算是宅男YY的对象,但是要说想要因为外表嫁入豪门,似乎还差了那么点儿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

    见霍静染眼底带着几分不屑,女人心头的不爽顿时被激发了。

    她兀自开口道:“你不好奇在谁的钱包里见过吗?”

    “我没有兴趣。”霍静染冷冷地说着,擦干了手上的水,就要离开。

    “那个男人,小腹上有个纹身。”女人在霍静染身后道:“纹的是凤求凰。”

    霍静染心头狠狠一沉。

    以前,夜洛寒身上是没有纹身的。

    但是十年前,火灾之后,夜洛寒小腹上有几个伤疤掉了比较明显,当时,他看不见,摸着那里问她是不是很难看。

    她说没关系,不难看,但是如果回头他觉得难受的话,可以用纹身挡一挡。

    而十年后,他们亲密的时候,她不止一次见到过那个凤求凰。

    女人见霍静染脚步微顿,于是追过去,在她的耳畔道:“六年前,我和他就上过床了!他养了我一年多,直到后来因为我不想太早给他生孩子而分手。那时候,我问他,钱包里的女人是谁,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

    霍静染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曲起,停顿了两秒,她转过身来,淡淡地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说完,干脆地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见到霍静染消失在了视线,女人这才拐进了洗手间,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出去:“我都照你说的做啦,不过她好像没反应,不管怎样,什么时候把尾款给我?”

    等了一会儿,她发现手机振动了一下,果然,有进账的信息,顿时,开心地扬起唇角。

    回到大厅,女人看向霍静染所在的方向,眸底有嫉妒升起。

    当初,她的确是和夜洛寒开房了,还是别人将她送给夜洛寒的。

    那时候,她还没有整容,虽然土点儿,可是满满都是原生态的胶原蛋白,追她的人能排到好几条街。

    那天,她见到酒店房间里的夜洛寒,顿时,就被他的外表和气质所吸引。

    可是,他们都脱光了,他最后却没碰她。

    她清晰地记得,当时他似乎在发泄着什么,眸色腥红,恨一般地说道:“不是只有你可以!别人也可以!”

    然而,却在最后关头,一把将她粗暴地推下床,拿起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砸在她的身上,让她马上滚出去!

    她哆哆嗦嗦捡起衣服的时候,看到那个男人坐在床上,抱着头,似乎很痛苦地呢喃:“为什么你做了那样的事情,还是只有你可以……”

    她见他似乎很难受,于是试探地过去,那时候,便听到他低低的声音:“我找了你四年,为什么做错的是你,你却不回来……”

    她于是凑过去说:“先生,你找的是谁?”

    “我老婆。”他道。

    她瞬间想起,夜洛寒拿钱的时候,钱包里依稀有个女人,于是问道:“是钱包里那个吗?”

    “我心里那个。”他说完,眸子变得冰冷:“你马上滚出去,以后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交集,也是她这么几年来,第一次被人拒绝得那么惨!偏偏,还是她一见钟情的男人!

    之后,她见过他好几次,他给她的印象是那种冷漠无情的,可是,她却记得,那天他在谈及那个女人时候的柔光……

    后来,她被一家娱乐公司看上,工作慢慢忙了起来,渐渐地,她也已经忘了那个男人了。

    直到,一个月前,她在商店买东西,看到夜洛寒牵着霍静染的手走进去。

    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再次唤醒。再到,一个人突然找到了她……

    此刻,霍静染回到座位,耳畔还回响着那个女人的话。

    她想,她不该被干扰的,但是,有的东西却好似挥之不去的魔咒。

    那个纹身,那么靠近隐秘的地方,除非脱光了衣服做那种事情,否则,根本不会看到!

    而夜洛寒钱包,她似乎有点儿印象,的确放了一张照片,好像是十年前的她。

    当时他们才重逢没多久,那个周末,她无意间看到,也没有看清,夜洛寒就已经将钱包抢了过去,还说什么,他放照片不过是为了提醒自己曾经的愚蠢!

    现在这么一联想,和刚刚那个女人说的在吻合不过!

    所以,在她那疯疯癫癫暗无天日的十年里,他却正在和别的女人风.流快活?

    呵呵,不论是爱情还是生理需求,总之,他都做了那样的事情!

    她痛苦着,他却愉悦着……

    霍静染想到这里,捏紧了旁边的座位扶手。

    不过,很快她又强迫自己平复下来。

    她不是决定了放下过去的所有了吗?那么,他曾经和谁在一起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不在乎,她什么都不在乎的!

    旁边,霍言深一直还在刷着帖子,直到贺梓凝回到座位。

    她见他表情有些丰富,于是凑过去:“在看什么?”

    霍言深连忙关了屏幕:“没什么。”

    她见他反应这么大,不由眯了眯眼睛:“不是背着我和谁聊天吧?”

    霍言深连忙澄清:“宝宝,我联系人列表里,只有你!”

    贺梓凝刚刚不过也是调侃,没有在意,而是道:“我刚刚在后台,觉得溪川刚刚的那首歌唱得真好!声音也好听!”

    “是吗?”霍言深眯了眯眼睛,不爽道:“没你老公我唱得好!”

    “嗯?”贺梓凝却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言深,我还没听你唱过歌,你回头唱给我听听呗!”

    霍言深:“……”

    他貌似因为吃醋,把自己埋坑里了。

    这时,时间进入了倒计时,跨年的钟声也即将敲响,全场一起等待着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

    贺梓凝正注视着舞台,就感觉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被温暖的大手握住。

    周围,是现场所有人整齐的倒计时:“八、七、六……”

    耳畔,却有温热的气息落下,磁性的声音开口:“宝宝,新年快乐!”

    霍言深刚刚说完,两旁大屏幕上的指针就同时指到了0的位置,周遭,有烟花盛开,美不胜收。

    贺梓凝转头,也冲霍言深笑得明媚:“言深,新年快乐!”

    他凑过去,印了一个吻在她的唇上。

    跨年音乐会圆满收官,众人分别离场。

    简安安走到停车场,正要问乔南之去哪里,一转头,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她心被失落包围,觉得有些凉,于是拢紧了身上的外套。

    自己开了车离开工体回家,简安安刚洗了澡,就有一个电话打过来。

    她看到是匿名电话,不过怕错过什么机会,所以还是拿起来接听,却听到一个处理过的声音道:“简安安,我来和你做一笔交易……”

    简安安疑惑道:“你是谁,什么意思?”

    那人道:“你别管我是谁,我却知道,你和乔南之根本不是外面报道得那么恩爱甜蜜!”

    简安安呼吸一窒:“你胡说!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要几张照片。”电话里,那人道:“乔南之上学时候,和贺梓凝在一起过吧?为什么网上却找不到他们的合影?你的手里,应该有他们的合影吧?”

    简安安蹙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人道:“你可以不配合我,不过,你还记得,你10岁时候,有个老师叫王仲楷吗?”

    简安安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脸色大变,差点站不稳。

    “我手里,还有一段当时的视频,你要不要重温一下?”那人冷笑道:“如果你不配合,我可以考虑,把那段视频公布出来!正好,说不定还有很多人同情你呢!”

    简安安想到那段黑暗的过去,身子抖得厉害:“不要、求你不要……”

    “那就把贺梓凝和乔南之的合影发给我!”那人道:“我会把邮箱地址短信给你!三天内,收不到照片我就发视频!”

    电话被挂断,好半天,简安安才反应过来。

    她跌坐在地上,身子已然被冷汗浸透。

    这时,半夜上厕所的简母走过来,见她在地上,不由过去将她拉起:“安安,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简安安摇头,始终还是惊魂未定。

    “你手怎么这么凉,谁刚刚打电话了?是南之吗?”简母又道。

    “不是。”反应了几秒,简安安这才抬头:“妈,你那里有南之和贺梓凝的合影吗?”

    “怎么问这个?!”简母道:“当初,为了让失忆的南之相信你才是他的女朋友,我和他家人不是将过去那些照片全销毁了吗?”

    “真的没有了?”简安安的心,蓦然坠入冰冷的地底。

    “好像还有一张,不过就只是坐在一起拍的。”简母疑惑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妈,有用,你快帮我找一下吧!”简安安乞求一般道。

    *作者的话:

    boss你好,大家都等着你出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