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你是我的遥不可及 贺梓凝霍言深 > 第177章 她竟然同意留他过夜
    第177章她竟然同意留他过夜

    不得不说简母记性不错,还真在箱底找到了这么一张照片。

    照片里,贺梓凝和乔南之坐在简家的沙发上,似乎是乔南之第一次去他们家玩时候拍的。

    之所以为什么留这么一张没有销毁呢?简母自己也记不得原因了。

    她将照片交给简安安,吩咐道:“你要拿这个发出去?不过我警告你,现在乔南之好容易才和那个贱人断了,你这么做,只会引来他的反感!”

    “不,我不会发的。”简安安道:“应该是贺梓凝得罪了什么人,总之,这次绝对不会怪到我的身上!”

    “你自己多动动脑子吧!”简母有些气:“那个电影一演完,就争取把孩子怀上!生下来之前,什么都别做,再也不要节外生枝了!”

    “好的,妈,我知道了,你快睡觉吧!”

    简安安见母亲睡了,她这才回屋关了门,将照片翻拍了,发到了那个邮箱里。

    当夜,傅御辰作为霍氏娱乐负责人之一,在音乐会结束后,便赖上了宗佳玥。

    宗佳玥才刚到车边解锁,副驾驶座就被拉开。

    她看向泰然自若的傅御辰,于是瞪眼:“你自己有车,做你自己的去,赶紧给我滚下去!”

    傅御辰笑着看她:“让我系安全带啊?玥玥,你真关心我!”

    说着,他将安全带系好,等着她开车。

    “说了别叫我玥玥!”宗佳玥窝火:“还有,你听不懂我说什么吗?”

    “邀请我去你家?嗯,我也正打算呢!”傅御辰眨眼:“宝贝儿,开车吧!”

    宗佳玥拉他,他不走,气得跳脚。

    可是,外面太冷,她今天穿得不多,只好钻进了车里。

    发动,踩油门!

    “玥玥,油门轻点踩,要不然太费油!”傅御辰道。

    “我想费油就费油,跟你没关系!”宗佳玥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见车太多,也担心出事,只好放缓了车速。

    她再气,也只能开车到了家。

    果然,车一停下,傅御辰就黏在了她的身上,跟着她进了门。

    不过,宗佳玥眼明手快,在傅御辰跟进卧室前,声东击西,成功地将他关在了门外。

    “玥玥,开门……”傅御辰在外面道:“我保证不对你做什么的!”

    他的保证等于屁话,她不相信,根本不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宗佳玥在房间里觉得憋得难受。她想要去洗手间,可是,她的小公寓,卧室不带洗手间和浴室,这可怎么办?

    没办法,她打开了门。

    外面客厅,却没有任何动静,似乎那个缠人的家伙已经走了?

    只是,宗佳玥眸子一扫,见到客厅茶几上放了一杯牛奶。

    她突然想起,傅御辰敲门的时候似乎说过,他给她热了一杯牛奶,让她出来喝,这样睡觉比较香。

    她心头微动,看了那杯牛奶几秒,然后,快步去了洗手间。

    用完洗手间出来,她还是走到茶几前。

    牛奶还是温热的,说明他似乎没走多久。

    她拿起来,将牛奶喝了,正要回去睡,却见傅御辰从厨房走了出来。

    “我帮你用定时功能熬了小米粥,明天早上起床就能直接吃了。”他说着,走到她面前:“玥玥,我对你真不是只有生理欲.望的……”

    她没说话,房间里似乎有暧.昧在这样的夜里升起。

    傅御辰伸臂抱住了宗佳玥:“我们在一起吧!”

    他见她没有反抗,于是,拉着她进了卧室:“你看,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你忍心让我风餐露宿吗?收留我一.夜吧?”

    说完,他低头亲了她一口:“我去洗澡了!”

    宗佳玥至始至终什么都没说,可是,也没拒绝。

    直到傅御辰洗完澡回到卧室,她才反应过来。

    她想,她肯定是疯了,怎么同意留他过夜?

    只是,他的确如他所说,只是躺下来抱住她,什么都没做。

    听到耳畔有男人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响起,宗佳玥有些恍惚。

    是因为那杯牛奶,还是因为他在电饭煲里准备的小米粥?那一刻,单身29年的她竟然觉得有些暖。

    她转头看了一眼沉睡的傅御辰,心想,就这么一次吧!这些年,她一个人太久,也想要拥有一个这样温暖的时刻,哪怕,她爱的不是他……

    过了跨年夜,自然就是元旦了。

    霍宸晞放了三天假,虽然冷,但是小孩子却不怕冷,带着欧阳米泡游乐场。

    贺梓凝自然是陪同着,身旁,还有白念倾和两名保镖。

    霍言深最近工作颇忙,只是陪两个小家伙一起坐了一次过山车,就匆忙去开会了。

    而霍静染,则是一个人去了一个地段颇为幽静的小庙。

    只是因为是新年第一天,还正好赶上农历十五,所以小庙还真有不少香火。

    霍静染走到后院,便有一个小童迎接了她,带着她到一间庙堂。

    庙堂里,大师侧着她的方向跪坐着,正在看书。见她进来,冲她点了点头。

    霍静染走到大师面前,微笑道:“清远师父,好多年不见了!”

    清远点头:“有十年了吧?那时候,你还是个黄毛丫头!”

    “哪有?”霍静染笑了笑:“师父现在可好?”

    “还不错,只是现在上了年纪,身体不如以前了。”清远道:“怎么想起来看我?”

    霍静染道:“没有,就是最近有些烦心事,让睡眠都有些不太平静。想到您在这边,加班之余,正好过来看看您。”

    “烦心的事?”清远道:“我看,和感情有关吧?”

    霍静染低头笑了一下:“是啊,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

    “而且,还和十年前那个小子有关吧?”清远又道。

    当初,夜洛寒无处可走,还和霍静染一起来小庙待过一阵子。只是,后来二人又一起离开了。

    “嗯。”霍静染自嘲一笑,简简单单地将后面的事情讲了一遍。

    “其实,道理你不是都懂了?决定你也做了?”清远给霍静染倒了一杯茶:“但是,还是过不了心里这关,对吗?”

    霍静染点头:“是啊,我什么都明白,也知道早就该放下了,可那天听到那个陌生女人的话,心头又开始不舒服了。”

    “其实从头到尾,你做的,都无愧于心,不是吗?”清远轻啜一口清茶道:“人生在世,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无愧于心?既然你能做的都做了,而且做的时候,也是心甘情愿,又何必执着于结果?”

    霍静染抬眼:“但是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论出发点有多无私,终究还是希望能够有个好的回报,不是吗?”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清远道:“其实,你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当年,他看不见,你给他捐了角膜,所以,他恢复了光明。当初,他烧伤几乎毁容,你带着他治疗,现在外表已经完全恢复。”

    他清润的目光和霍静染对视:“这些,都是你当初最想看到的,也都实现了。你得到了最想要的,那么,现在你还奢求什么?”

    霍静染感觉仿佛拨云见日一般:“师父,我明白了。”

    “付出时候不求结果,失望的时候记得初心。”清远将清茶喝尽:“当放下之后,你会发现,一切豁然开朗,心境也会慢慢平和。”

    “嗯,师父,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去纠结那些过往了。”霍静染微笑地将面前的清茶也喝尽了。

    离开小庙的时候,她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头顶,有阳光落下,她步行来到自己停车的地方,嗅了嗅周围的空气。

    有些冰凉,可是,却让她觉得,世界好像真的不同了。

    她想,那些所有的过去,就这样,随着时光,慢慢埋葬在记忆最深处吧!她,以后都只看未来!

    *

    而此刻,纽约的机场里,夜洛寒刚刚办理完出境登机手续。

    自从霍静染离开荒岛后,他又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天。

    很多天没有洗澡、没有刮胡子,当终于等到了一艘船经过的时候,夜洛寒想,恐怕他都认不出自己了吧?这样,是不是也能逃过追杀呢?

    这几天在岛上,没有淡水,不过还好有太阳,他便自己做了个净化装置,虽然喝的水依旧带着咸味,不过好歹不至于因为缺水而渴死。

    几天里,他吃过生鱼片、生鱿鱼,还有生贝壳,只是因为燃气罐里的气也霍静染离开后第二天就用光了。

    他感觉自己被大自然成功地锻炼成了一名荒野求生者,而终于,等到了一搜船带他回文明世界。

    船上,他看着胡子拉碴、棉衣破碎的自己,自嘲一笑,不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小染还能不能认出来?

    还好,他提前将她送回家了,她便看不到他这么丑的样子……

    夜洛寒找人借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通,他这才知道,原来追杀令已经解除,他终于安全了!

    是她吗?是不是她让霍言深停止追杀的?夜洛寒心情激荡,恨不得马上出现在霍静染面前!

    于是,洗澡、刮胡子,甚至还修了修发型,原来的夜洛寒回归。

    他将手机充电,才刚开机要准备给霍静染打电话,就看到了陈哥发过来的消息:“查到了当初那个医师助理,看到给我回电!”